1927年蔡元培主持的婚禮,是當年上海最熱議的娛樂新聞

他一生有四位夫人,先後分別是毛福梅、姚冶誠、陳潔如、宋美齡。本文側重講述蔣介石(後文簡稱“蔣”)苦苦追求第四任夫人宋美齡的故事。我們暫時拋開歷史人物功過是非,從時代大背景下,瞭解1920年代舊中國社會精英的戀愛婚姻方式。

本文客觀講述與展現歷史名人的婚戀情況,沒有對蔣氏的這種方式進行任何褒揚。

1927年蔡元培主持的婚禮,是當年上海最熱議的娛樂新聞

蔣第三任夫人陳潔如

與第一任夫人毛福梅離婚,與第二任協議離婚,送第三任去美國留學

毛福梅是蔣第一任夫人,蔣經國的母親,毛比蔣大5歲。1901年結婚時,毛20歲,蔣15歲。一個是成熟的女子,一個是涉世未深的少年,包辦婚姻加上文化程度的差異(毛福梅讀過半年書),出現瞭感情不和。

1919年4月,毛福梅帶蔣經國去上海探望蔣,蔣心裡很不高興。1921年4月3日,蔣與毛福梅二人對打起來,蔣決意離婚。但毛氏與蔣母關系甚好,蔣母堅決反對離婚。氣的蔣在日記裡以“老悖”不逆之詞稱呼母親,蔣是大孝子,這是唯一一次對她母親不尊的稱呼。

1919年6月14日,蔣母去世,蔣打算徹底離婚,親戚不同意,蔣在他舅舅面前大發脾氣,最終親戚同意離婚,但“離婚不離傢”。

1912年,蔣與離異的姚冶誠結合,感情篤好,但姚好賭,不懂照顧人。蔣一次得傷寒,姚不去照顧蔣,冷言冷語。蔣搬離寓所,住進賓館。蔣後來有“餘夙時孽重,遭此冤傢”之嘆。蔣終起離異之心。1927年,蔣宋結婚時,與姚協議離婚,蔣承擔姚的生活費用。

1927年蔡元培主持的婚禮,是當年上海最熱議的娛樂新聞

陳潔如

1921年12月,蔣與陳潔如結合,後蔣去桂林隨孫中山籌劃北伐。這段時間,蔣常寄信與照片給陳,表達思念之情。陳潔如很愛蔣,但容不得他與姚冶誠二人保持的關系。特別是1924年,蔣在國民黨召開一大時候,攜帶姚來參加,激怒瞭陳,陳丟下永不再見的話。

蔣對她愛恨交織,但陳不喜傢務,文化素養欠佳,蔣評價是“治傢無方,毫無教育”,北伐中,也不忘督促她“讀書治傢”。1927年,蔣宋結婚,他向陳潔如提出要求,請陳出國留學5年,再談婚姻關系,後陳赴美留學。

苦心追求宋美齡,終得宋美齡芳心

1926年6月30日,蔣日記裡有瞭與宋美齡見面的內容。7月2日,蔣在日記裡寫瞭“美齡將回滬,心甚依依”,已有傾慕思念之情。

實際上,蔣與宋美齡初次見面在1922年,但當時蔣與陳潔如熱戀,蔣與宋美齡用現在的話說,兩人初次見面沒有來電,彼此都不註意對方。

1927年蔡元培主持的婚禮,是當年上海最熱議的娛樂新聞

蔣、宋結婚照

1927年,蔣多次在日記裡寫思念宋美齡的話語,出現大量“美妹、梅林、梅弟”關涉宋美齡稱謂的話語。這段時間,蔣更是發電報、寫信、寄照片給宋美齡,苦苦追求。

1927年5月28日與30日,蔣日記裡兩次寫到“終日思念梅林”的話語,蔣已進入對宋美齡的無比依戀狀態。6月5日,宋美齡給南京的蔣寫瞭第一封信,蔣以示親密,開始用“三弟”稱呼宋美齡。

6月11日,蔣去杭州參加會議間隙,去探訪宋美齡。12日回到上海,與宋美齡交談到午夜。14日,款待上海商界大亨後,與宋美齡乘車兜風到深夜1點。15日蔣在上海召開國民黨黨員大會後,再訪宋美齡,兩人明顯已處於熱戀中,甚至到瞭談婚論嫁的階段。

宋美齡母親同意蔣婚事,蔣感謝介紹人馮玉祥夫人,請蔡元培主持婚禮

1927年9月26日,蔣面對國民黨內對自己傢事的質疑,在《申報》開始登載廣告三天,刊發《啟事》一文,為瞭迎娶宋美齡平息輿論壓力,說明自己與前三任已無婚姻關系。當日,他與宋美齡訂婚。

27日,兩人合影留照,並一起拜訪介紹人馮玉祥夫人李德全。28日,蔣去日本考察,早晨6點,他起床整裝,向宋美齡告別,兩人依依不舍。蔣日記寫到“情緒綿綿,何忍舍諸”。

10月3日,蔣到達神戶,和宋子文同車去拜會嶽母倪桂珍,宋母對蔣介石很滿意,目不轉睛地瞧蔣,看得蔣很不好意思。蔣日記也寫到“未免令新婿為難”。

1927年蔡元培主持的婚禮,是當年上海最熱議的娛樂新聞

蔣、宋結婚照

在日本這段時間,蔣與宋子文談論國事與時局。曾經反對妹妹與蔣婚事的宋子文,與蔣盡釋前嫌,相談投機。

1927年11月27日,上海《申報》登載結婚《啟事》,蔣聲明與宋美齡結婚不收婚禮,凡有饋贈,請移作修建“傷兵院”費用。28日下午,蔣、宋訪問主婚人蔡元培,在上海最豪華的結婚場所戈登路大華飯店禮堂進行彩排。

11月30日,各方紛紛送禮、送紅包。申報報道雲“禮物無不昂貴,收款員竟無片刻暇晷”,份子錢400、200、100元不等。

12月1日下午4時,蔣與宋美齡的婚禮開始進行。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會長餘會章擔任祝婚人,蔡元培、何香凝、李德全等名流證婚,邵力子擔當司儀。參加婚禮共千餘人向國旗、黨旗、總理遺像三鞠躬。蔡元培宣讀結婚證書,新人彼此一鞠躬,婚禮結束。婚後,兩人乘坐新買的汽車在上海兜風。

蔣當天日記記載:“見餘愛姍姍而出,如雲霞飄落。平生未有之愛情,於此一時間並現,不知餘身置何處矣!”

舊中國積貧積弱,人民處於困難之中,但對於聚斂社會財富的大資本傢,他們豪奢的生活幾乎影響甚微。本文通過社會精英的戀愛婚姻過程,讓您瞭解舊中國富裕精英階層生活的遂心與奢華,看到當時社會階層固化的真實情況。讀史明心增慧,願您讀瞭有思考與收獲。(2019年11月30日,楊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