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在宋代的歷史人物研究中,嶽飛是僅次於王安石的史學研究對象。現代意義的嶽飛研究從20世紀二三十年代逐漸展開。“九一八”事變後,抗日救亡的號召響遍全國,很多有識之士認為應該從古代民族英雄身上汲取力量。在這種情況下,嶽飛研究蔚然興起。這時候對嶽飛的研究主要是為現實服務,隻在於強調嶽飛的抗金事跡和愛國情操,借以激發民眾的愛國熱情和鼓舞士氣,所以並不系統也不夠深入。

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嶽飛(國傢博物館藏)

到瞭40年代,開始有一些水平比較高的專業性論文出現。從1949年10月新中國建立到1965年,內地學者努力探求歷史規律,在嶽飛研究方面取得瞭不小的成績。但特殊時期開始後,學術界對嶽飛展開瞭批判活動,進而由批判轉向全面否定,正常的史學研究一度終止。

80年代,嶽飛研究逐漸走向正軌,並且成立瞭專門的研究團體——“嶽飛研究會”。各種研究專著、論文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其中最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有鄧廣銘《嶽飛傳》、王曾瑜《盡忠報國——嶽飛新傳》、龔延明《嶽飛評傳》等,這三部著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嶽飛研究的水平。此外還有各種通史著作中的相關內容以及多篇專論。

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嶽飛傳》

目前得到學術界公認的一點就是嶽飛是一個民族英雄。在其它方面則存在不少爭議,學術界討論得比較多的主要是以下五個方面的問題:

一、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鄧廣銘堅持認為“秦檜是殺害嶽飛的元兇”,在他所著的《嶽飛傳》裡他就以此作為第二十章的標題。他的理由是秦檜專擅朝政,“挾虎勢以要君”,能把趙構玩弄於股掌之上;“嶽飛父子的冤獄完全是秦檜矯詔所造成的”。王曾瑜對此則有不同意見,他認為“宋高宗為瞭對金媾和的成功,加之對嶽飛的忌恨,故在秦檜的慫恿下,決定殺害嶽飛”。龔延明也認為“宋高宗是這次預謀的罪魁。可是,南宋的史傢在當時的封建專制勢力的壓力下,隻能歸罪於秦檜”、“高宗下毒手殺害嶽飛,有充分的歷史材料可資證明”,原因主要是在於嶽飛在議和問題上不合作,也怕嶽傢軍的存在威脅到他的統治。戴建國從宋代司法制度入手,認為宋代審案“十分慎重”,“一般案件允許上訴”,但屬“奉聖旨根勘”則不允許上訴。嶽飛一案正是“禦筆”親斷,“不許人陳告,官司不得受理”。所以嶽飛一案“所有活動自始至終都是在高宗的旨意下進行的”。朱瑞熙從中央決策制度角度進一步論證秦檜一手遮天,假傳聖旨是不可能的。辛更儒則支持鄧說,認為宋代宰相在刑法方面本來就享有決斷的權力,甚至可以先行後奏,“高宗處理重大行政要務的權力往往被架空”。因此,“秦檜在殺害嶽飛事件中充當首惡的角色”。

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秦檜

二、《滿江紅》真的是嶽飛寫的嗎?。最先提出《滿江紅》作者問題的是餘嘉錫,他在《四庫提要辯證》卷23《嶽武穆遺文一卷》說到《滿江紅》詞始見於明代弘治年間浙江鎮守太監麥秀所刻詞碑,此詞碑由廣東按察使趙寬所書,“非飛之親筆”。他認為此詞“來歷不明,深為可疑”、“疑亦明人所偽拖”。對此疑問,學術界一直有爭論。鄧廣銘、王曾瑜、龔延明三人在各自的著作中,都認為此詞確實是嶽飛所作。鄧廣銘對此問題有論文專門論述,他先後發表《嶽飛的〈滿江紅〉不是偽作》,《再論嶽飛的〈滿江紅〉不是偽作》指出“嶽飛投軍後的文化程度提高很快,具有填詞做詩的能力;同時,具有這種思想”,認為“以嶽珂《金佗粹編》未曾收入《滿江紅》為理由,而否定嶽飛寫過著首詞,也不能成立。嶽飛的另一首詩‘雄氣堂堂貫鬥牛……’同樣未收入其中”。王瑞來一方面肯定此詞“如果沒有嶽飛那樣經歷的人很難寫出”,另一方面又提出“迄今為止,還沒能找到一條毋庸質疑的材料”可以推翻餘嘉錫的懷疑。港臺學者對此也有論述,孫述宇提出:“這首詞裡有很多嶽飛的典故,應該不會是他自己寫的,若不是後人懷他詠他,就是別人擬他的身份寫的”,“這首詞與嶽飛的《小重山》風格不符”,“即使不是嶽飛所作,《滿江紅》也值得流傳下去”。一些臺灣的學者則認為,鑒於《滿江紅》詞與嶽飛精神已融為一體,成為激勵民族浩然正氣的有力武器。因此,對《滿江紅》的真偽沒有必要爭論下去。

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三、嶽飛是愚忠之人嗎?。黃君萍認為“嶽飛深受忠君思想的毒害”,他“自以為在盡忠,其實是助紂為虐,是對人民的不負責任”,“愚忠思想”把他“推向瞭與人民為敵的深淵,最後使抗金事業半途而廢”。鄧廣銘、王曾瑜、龔延明三人則基本上認為嶽飛“有忠君思想,這是由其所處的時代與環境決定的,但忠君思想並不同於愚忠”,而且“嶽飛並不是事事都聽從高宗”、“嶽飛既有‘忠’也有‘鬥’,不存在對高宗‘無限忠誠’和‘絕對忠君’的問題”。朱瑞熙也認為在中國古代,“忠君和愛國難以分開,忠君的思想和行為自然被看成是愛國的表現”。“嶽飛屢次抵制高宗的投降政策,因而遭到殺身之禍,他以實際行動表明他的忠君並非對皇帝的盲目的無條件的愚忠”。

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宋高宗

四、嶽飛是否進軍朱仙鎮?。嶽飛北伐抗金的事跡有沒有被誇大,哪些是實情,哪些是虛構?。鄧廣銘在其書中沒有明確提到嶽飛進軍朱仙鎮,或許他不認為確有其事。王曾瑜則認為“‘朱仙鎮之戰’確有其事”。陳振則認為“即使無大戰,亦非空穴來風,‘朱仙鎮之戰’應當是嶽飛為掩護部隊撤退而進行的佯攻,並非真的進攻”。

史學界怎麼看待嶽飛,殺害嶽飛的元兇到底是誰?

五、怎麼看嶽飛率軍鎮壓楊幺武裝?。1135年,嶽飛率軍鎮壓瞭楊幺領導的農民武裝。關於這個問題,鄧廣銘認為“嶽飛用軟硬兼施的手法瓦解瞭湖湘起義軍”,“這是嶽飛的罪行”。同時駁斥瞭楊幺武裝集團與李成有勾結的說法。龔延明也認為“嶽飛忠實地執行瞭君王的命令,鎮壓瞭聲勢浩大的農民起義,是一項罪惡活動……縱然不能有嶽飛負主要責任,但嶽飛也回避不瞭應負的責任”。馬強則認為“楊幺領導的農民軍在其後期已經蛻變為破壞南宋抗金事業的反動地主武裝,所以鎮壓楊幺集團是嶽飛愛國業績的組成部分”,給予肯定的評價。俞兆鵬認為“所謂嶽飛平楊幺事件,實質上是南宋抗金部隊與愛國民間武裝在共同保衛民族利益前提下的聯合,而這也是南宋政府處理農民問題效果最好的一次。因此,嶽飛不僅不是什麼‘鎮壓農民起義的劊子手’,而是歷史的功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