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埃隆·馬斯克,戰鬥機飛行員的時代仍將繼續

抱歉,埃隆·馬斯克,戰鬥機飛行員的時代仍將繼續

據defensenews網站2020年3月2日刊文,美國米切爾航空航天研究所執行董事Douglas Birkey發表題為“Sorry, Elon, fighter pilots will fly and fight for a long time”的評論文章,認為戰鬥機飛行員的時代還將繼續。

上周,在一個擠滿美國空軍人員的房間裡,SpaceX公司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發表瞭一個大膽的聲明:“戰鬥機時代已經過去……局部地區自主的無人機戰爭是未來的方向。此番言論引起瞭在場美國空軍人員的沉默。

Douglas Birkey認為,雖然馬斯克成功地挑釁瞭空軍人員,但他的預測並不準確。自主技術領域確實取得瞭令人印象深刻的進展,但有人戰鬥機將繼續為未來幾十年的空中優勢任務提供基礎。

簡單地說,戰鬥機飛行員是世界上要求最高的職業之一。隻有一小部分人能成功地完成為期數年的訓練,並進入作戰戰鬥機中隊。即便如此,這些人也需要多年在戰鬥機駕駛艙的經驗才能勝任作戰任務。此外,經驗豐富的戰鬥機飛行員必須每天訓練以保持他們的技能。

原因很簡單:合格的戰鬥機飛行員必須能夠在高度動態的戰場環境中,以超過兩倍音速的速度,掌握極具侵略性的三維機動,操作高度復雜的任務設備,並面對竭盡全力交戰的敵人。成功則意味著第二天繼續全力以赴,失敗通常等於死亡或被俘。

相比之下,埃隆·馬斯克的自動駕駛汽車隻在二維地面運行,具有可預測的交通規則,並瞭解人類行為規律。即便如此,2019年底,三輛使用“自動駕駛”功能的特斯拉汽車還是發生瞭撞車事故。其中一輛闖紅燈,導致兩人死亡;另一輛撞上瞭一輛停在路邊的消防車,造成人員傷亡;第三輛撞上瞭高速公路上的一輛警車。這裡並不是要貶低自動駕駛技術的成就,而是謹慎地指出,今天和明天的自主技術潛力無法與科幻小說混為一談。

在軍用航空領域,自主技術已經有較大的影響力。在任務參數易於理解,未知數最小化和遵循規則的情況下,自主技術表現出色。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空軍一直使用RQ-4“全球鷹”這樣的自主偵察無人機來執行全球情報任務的原因。該機遵循程序化的任務軌跡,並幾乎可以肯定地安全返回基地。

F-22和F-35等戰鬥機已經具備瞭多種自主技術,以幫助飛行員完成一系列機載功能。無人機也將作為任務夥伴加入有人戰鬥機的行列——這一概念被稱為有人/無人團隊。在過去幾年的測試中,這種前途光明的技術在關鍵方面取得瞭進展。然而,這與局部地區自主的無人機戰爭相去甚遠。放任一個自主系統去判斷是敵是友,在沒有人類批準的情況下發動攻擊,非明智之舉。必須認識到,像MQ-1“捕食者”和MQ-9“死神”這樣的無人機都是遠程操控的,由人類操控飛行和攻擊——它們不是“終結者”式的殺人機器。

在考慮這個問題時,至關重要的是要理解空中優勢(即戰鬥機執行的任務),實際上是一個國傢可以擁有的最重要的作戰能力之一。例如,英國皇傢空軍戰鬥機飛行員在1940年的不列顛戰役中拯救瞭他們的國傢。相反,一個無法保衛領空不受敵人攻擊的國傢是無法生存的,想想1945年的德國或1991年的伊拉克吧。海上的船隻、地面上的士兵、空間和網絡設施,以及把保障飛機的設施,都無法在沒有戰鬥機保護的情況下持續運轉。這就是為什麼馬斯克的觀點引起瞭空軍人員的質疑。這些空軍人員為瞭確保天空的安全,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盡管追求自主是明智的,但要想與熟練的人類對手交戰,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馬斯克的特斯拉汽車能做到自主泊車,但這不是國傢防禦至關重要的事情。

事實是,美國目前的戰鬥機機隊已經開始老化,空軍現役的戰鬥機平均年齡超過25年,隻有不到20%的飛行員具備駕駛隱身戰鬥機應對先進威脅的能力。這就是為什麼像F-35這樣的戰鬥機必須迅速擴大規模,成為美國空軍優勢力量的支柱。不應當把遙遠的自主技術同今天和明天的現實威脅混為一談。

中國航空工業發展研究中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