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歷史,講張良(七):就差那麼一點,張良就殺死瞭秦始皇,可惜

上一講我們說到,張良為瞭刺殺秦始皇,謀劃瞭三五年,找到瞭力大無比的刺客,做好瞭用於刺殺的銅球,現在一切準備就緒,隻等機會來臨。

張良想的這個辦法,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這確實太超常規瞭。我們講,在皇帝出行的時候,一般可能危及皇帝安全的武器,都在沿途密切防范的范圍內,而恰恰這種超常規的東西才會被忽略。

我們仔細想一想,你說張良制作的這個銅球有把手嗎?在我看來可能也是沒有的。為什麼呢?如果你拿著把手,甩著銅球,走進秦始皇去砸,肯定也不太現實,還沒走到呢,就被侍衛攔下來瞭,所以我們可以合理推測,張良制作的這個銅球是沒有把手的,它不需要拿著把手去砸,應該啊,是從哪裡拋過去,所以需要一名大力士,而且需要經過長期的練習。

具體說呢,就是將球拋到秦始皇的馬車頂上,從上面砸下去,將秦始皇砸死,這個方法是可行的。史書中說,秦始皇的馬隊高速前進,遭到這個銅球的正面撞擊,馬車當即就解體瞭,坐在馬車裡的人當場身亡。所以我們可想而知,這個銅球的破壞力還是很強的。

讀歷史,講張良(七):就差那麼一點,張良就殺死瞭秦始皇,可惜

張良的這個方法還是很絕的,一般人絕對想不到,這麼一個銅球竟然有這麼大的效果,如果張良活在當今,一定會加入中情局,不是一般人的腦子。

這裡有一個關鍵點,這個大力士能將銅球拋到秦始皇的馬車裡嗎?將銅球拋到馬車裡需要多遠的距離呢?

我們現在來細細的研究一下這個問題,你就知道我為什麼會說張良活在當今一定會加入中情局瞭,全都是在張良的策劃中。

將這麼大的銅球如果能拋出十幾米,就應該能有機會刺殺瞭。秦國的大道能超過30米寬嗎?我覺得應該沒有。大力士的本身體質好,你要知道,這是張良花費瞭很多時間才選中的人,應該是力大無比,其次,經過長時間的練習,不斷反復的練習,實施這個計劃,應該不難。而且,執行這個計劃最關鍵的就在博浪沙這個地方。

博浪沙,在河南陽原,我們瞭解一些的人會知道,當時那個地方是黃河岸邊,這種地方有什麼特點呢?溝壑縱橫!這是關鍵!意味著秦始皇的馬車路過的地方不是一望無際的平原,是有高低差的,這個地方的很多道路都在溝壑裡,兩邊就是土坡,大力士在拋球的時候,站在高處,更加容易將銅球拋向秦始皇。

讀歷史,講張良(七):就差那麼一點,張良就殺死瞭秦始皇,可惜

想象那個畫面,當秦始皇的馬車隊經過的時候,突然從高處落下一個大銅球,被砸中的馬車當即解體。

史記中,記載瞭一個細節,刺殺的時候,張良並沒有和大力士在一起,當時刺殺以後,大力士當即就被抓住瞭,而張良卻從另一邊的黃河岸邊的蘆葦叢逃走瞭。

這個細節很重要,也為這次沒有殺死秦始皇埋下瞭伏筆。

我們講,銅球砸中馬車,馬車當即解體,馬車中的人當即死亡,不過,卻沒有殺死秦始皇,因為啊,砸錯瞭馬車!應該是資訊出瞭問題。

張良傢從他這一輩就已經沒落瞭,青年的張良其實是沒有見過什麼大場面的,秦始皇的出行是什麼樣的?張良顯然是不知道的。我們前面說過,張良去學過一段時間的禮法,他所知道的秦始皇出行的車隊是什麼樣全都是書上講的,而真實的樣子,他是沒有見過的。

按照禮法,秦始皇出行自然有其天子的規格,天子坐的馬車是六匹馬,這叫天子駕六,而其他人隻能坐四匹馬拉的馬車,張良他們認為隻要攻擊六匹馬拉的馬車,這車裡應該就是秦始皇,但我們現在去博物館看過的人都知道,天子駕六不是一輛車被六匹馬拉,是四輛車被六匹馬拉的,這整個是一個車隊,實際上是不知道秦始皇坐在哪一輛車裡的。

讀歷史,講張良(七):就差那麼一點,張良就殺死瞭秦始皇,可惜

我們現在應該有當時那個畫面瞭。

張良花重金不知從哪裡買到瞭秦始皇出行的路線和經過博浪沙大概的時間,但當車隊過來的時候,張良一下就傻眼瞭。秦始皇出行的車隊足足有一裡長,而且快馬在黃河岸邊奔跑,塵土飛揚,根本就看不清哪一輛馬車是四匹馬,哪一輛馬車是六匹馬。當看見六匹馬的馬車的時候,張良一下就懵逼瞭,因為六匹馬拉的馬車不止一輛,而是好幾輛,最要命的是,此時的張良沒有和刺客在一起,他已經來不及阻止刺客的刺殺瞭。此時的刺客也很懵逼,他隻記得張良和他說過,對六匹馬拉的馬車動手就行瞭,可是這浩浩蕩蕩的車隊也讓刺客傻瞭眼,最後我們可以猜測,刺客一定是選瞭一輛車隊裡他看著最華麗的一輛出手瞭。刺客也沒見過這麼大的場面,誰知道,秦始皇的車隊有一裡地那麼長。他眼中所謂的最華麗的馬車,可能隻是先導車,秦始皇的更華麗的馬車還在後面呢,可是,他沒等到秦始皇的馬車到來,就出手瞭。結果,一聲大吼,銅球從天而降,轟隆一聲,先導車被砸得粉碎,裡面的人當場死亡,刺殺行動是成功瞭,秦始皇卻逃過瞭一劫。

讀歷史,講張良(七):就差那麼一點,張良就殺死瞭秦始皇,可惜

刺殺以後,整個車隊都被驚動,刺客當場被抓,而張良趁亂躲進瞭黃河岸邊的蘆葦叢逃走瞭。《史記》中還說,因為這次刺殺,秦始皇特別憤怒,一怒之下殺光瞭方圓百裡的百姓。

不過這裡,大傢千萬別誤解,這個時候的百姓和我們現在理解的百姓是不一樣 的,秦朝那個時候的百姓是不包括農民的。戰國的奴隸是沒有姓氏的,所以說傢裡有什麼人?有哪些親戚?這些都不包括奴隸,奴隸是算在牛羊那本賬單裡的,而那個時候所謂的百姓實際上是貴族。所謂的屠盡方圓百裡的百姓,就是殺光瞭方圓百裡的貴族。

秦始皇將憤怒發泄在這些貴族身上,也就說明瞭,後來的秦始皇不知道誰是幕後主使,這件案子一直沒有查明。如果他知道是張良的話,恐怕就算是要殺,也隻會殺韓國貴族泄憤瞭。

所以我們說張良這人,不僅腦子特別清楚,還特別壞,他策劃這次刺殺,不在原韓國的土地上,而是在原楚國的土地上。這個地方其實離著名的垓下不遠,這一帶向來是秦國管理比較松懈的地方。

張良的這次刺殺成功瞭,但也失敗瞭。他成功的執行的這次計劃,但因為殺錯瞭人,最終的結果是失敗瞭。

今天我們就先說到這裡,張良的故事我們下回接著說。

預知詳情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