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溫馨提示:本文約5800字,配圖32幅,原創不易,感謝您的耐心閱讀。)

在20世紀30、40年代的德國,希姆萊、戈林、赫斯、鮑曼,這些姓氏可謂傢喻戶曉,如雷貫耳,他們都是納粹德國統治集團的核心成員,代表著顯赫的權勢、無盡的財富和奢華的生活。二戰結束後,這些名字卻成為滔天罪惡和人性泯滅的代名詞,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受到世人的唾罵和憎恨。他們有的已經在戰火中殞命,有的畏罪服毒自殺,有的將在鐵窗中度過餘生,而在他們已經終結的人生背後,他們的子女仍然背負著沉重的名字直面艱難的命運。在納粹當權時,這些高官的子女們享受著優裕的生活,備受寵愛,可是轉眼間就淪為罪犯的後代,跌入社會底層,落差之大恰如天堂到地獄,他們是如何面對這種劇變,又如何看待父輩的罪行?

古德倫·希姆萊

在所有納粹要人中,沒有什麼人的名字比海因裡希·希姆萊更令人感到恐懼,其黑暗程度更甚於希特勒。作為黨衛隊帝國領袖,希姆萊掌握著第三帝國最龐大的情報特務機關和警察機構,黨衛隊的勢力滲透到帝國的每一個角落,他還是種族滅絕計劃的總策劃者和執行者,對上千萬人的死亡負有無可寬恕的罪責,然而這個舉世聞名的劊子手對自己的女兒卻有著溫情的一面。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陪同希特勒視察的希姆萊,他是種族滅絕計劃的總策劃和總執行人。

1927年,瘦弱靦腆的希姆萊在火車上認識瞭瑪格麗特·博登,一位比他大七歲,離過婚的女護士,這個女人讓未來的帝國領袖有生以來第一次產生瞭結婚的沖動,兩人不顧傢庭的反對於1928年7月結婚,於次年8月8日誕下一女。希姆萊以北歐神話中的理想女性的名字給女兒取名古德倫,而在生活中他更喜歡昵稱她為“小娃娃”。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希姆萊夫妻與女兒古德倫在鄉下的合影。

婚後希姆萊在慕尼黑郊區辦瞭一座養雞場,打算和妻女過田園生活,但是在1929年出任黨衛隊領袖後這個理想註定隻能放棄,他終日忙於打造自己“黑色帝國”,與傢人聚少離多,養雞場也在1933年倒閉,瑪格麗特攜女兒前往慕尼黑定居。盡管工作繁忙,希姆萊對女兒始終保持關愛,經常打電話或寫信問候女兒,盡可能抽出時間陪伴女兒,即便是1938年希姆萊與女秘書發生婚外情並與瑪格麗特分居後也始終未變。隨著希姆萊的地位不斷提高,年幼的古德倫也成為納粹核心圈的寵兒,希特勒每年新年都會送給她禮物,對此希姆萊夫婦非常欣喜。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希特勒與古德倫在一起,這個金發小女孩很受寵愛。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希姆萊與妻女的合影,他也有父親的溫情。

1937年,希姆萊將傢人安置在上巴伐利亞的格蒙德小鎮上,直到1945年之前,古德倫的大部分時光都在這裡度過。戰爭爆發後,希姆萊回傢的次數更少瞭,在大戰期間父女相聚的次數不超過20次,大多數時候都通過電話或書信保持聯系,他還時常寄食物和生活用品給女兒,在戰爭後期還指示屬下驅使集中營囚犯為傢人挖掘瞭防空洞。雖然不能經常見面,古德倫對父親的崇敬之情卻與日俱增。1943年8月,希姆萊出任內政部長,古德倫在日記中寫道:“我欣喜若狂。”希姆萊從來不在傢人面前提及工作和種族滅絕,但他偶爾會帶上古德倫去督導工作。1941年,希姆萊帶著女兒前往達豪集中營,甚至親自為她說明囚犯佩戴的標志的含義。在這個12歲的小女孩看來,集中營不過是個普通的勞動場所罷瞭。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1941年,希姆萊帶著女兒視察達豪集中營,古德倫頭上的牌子寫著“囚犯集合處”。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已經長成少女的古德倫與父母的合影,攝於戰爭期間。

1944年11月,古德倫最後一次見到父親,1945年3月最後一次通電話,同年4月接到最後一封信,此後就斷瞭聯系。隨著德國戰敗,瑪格麗特帶著15歲的女兒開始瞭逃亡,但最終還是盟軍逮捕,受到調查。8月20日,古德倫第一次得知父親早已服毒自盡,震驚過度,大病一場。1946年11月,母女倆被釋放,在一座修道院度過數年後於1952年開始自謀生計。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戰後,古德倫(左)與母親在一起,她堅持認為父親沒有犯下罪行。

盡管納粹的罪行已經公諸於世,但古德倫堅持將希姆萊當作“慈父”,不承認父親曾經犯下的殘酷罪行,並將所有責任推給“希特勒伯伯”,她還拒絕改姓。當古德倫被問及父親的職業時,她面不改色地回答:“我的父親是黨衛隊帝國領袖。”成年後的古德倫做過裁縫學徒、前臺招待、秘書等工作,不止一次因為身份公開而丟掉飯碗,但她始終不改變對父親和納粹主義的肯定態度,並把住所佈置成一座紀念希姆萊的博物館。1960年代,古德倫與一位親納粹人士結婚,育有兩名兒女。終其一生古德倫都與前納粹分子和新納粹組織保持密切聯系,尤其在前黨衛軍成員的聚會上,她會以上級接見下級的口吻詢問造訪者的從軍履歷,仿佛希姆萊的靈魂附身。2018年5月24日,古德倫在慕尼黑去世。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晚年的古德倫,終其一生都是納粹主義的支持者。

埃妲·戈林

在所有納粹權貴的子女中,最為養尊處優的莫過於納粹黨二號人物,德國空軍總司令赫爾曼·戈林的女兒埃妲,被稱為“納粹德國尼祿皇帝的小公主”。埃妲是戈林與第二任妻子艾米·索內曼的女兒,也是帝國元帥唯一的子女。埃妲的母親是魏瑪國傢劇院的演員,於1932年與戈林一見鐘情,兩人在1935年舉行瞭奢華盛大的婚禮,與古代皇帝娶後旗鼓相當,並由希特勒擔任伴郎。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1935年戈林與艾米舉行瞭隆重的婚禮,背景中可見擔任伴郎的希特勒。

1938年6月2日,埃妲出生,此時戈林已經45歲,喜不自勝的他命令500架飛機飛越柏林以慶祝女兒的降生。夫妻兩人收到瞭62萬封賀信,這件事讓埃妲在很多年後依然津津樂道,而當她接受洗禮時更是從德國各地接到瞭無可計數的禮物。不過,1940年由尤裡烏斯·施特萊徹主辦的納粹報紙《沖鋒報》爆料稱,埃妲是人工授精孕育的,而且根本不是戈林的女兒,因為戈林早在1923年啤酒館暴動中就受傷失去瞭生育能力,這件事令戈林怒不可遏,最後由希勒特出面才得以平息事端。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戈林和妻子艾米一起欣喜地看著剛出生的埃妲。

埃妲的童年時光是在距離柏林60公裡的卡琳宮度過的,那是戈林於1933年興建的狩獵莊園,奢華無比,希特勒曾不無嫉妒地說,與卡琳宮相比他在伯格霍夫的別墅隻能算“庭園小屋”。卡琳宮占地面積廣大,被數千公頃的森林包圍,風景優美,內部有數百個房間,各類設施一應俱全,而且堆滿瞭戈林從歐洲各地搜刮的藝術品和珠寶,甚至養育幼獅作為寵物,可以說卡琳宮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宮殿,而埃妲在此過著童話般的公主生活。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希特勒出席埃妲的命名儀式並成為她的教父。

戈林將埃妲視為掌上明珠,對其寵愛有加,幾乎把所有空閑時間都用來陪伴女兒,並且樂於讓女兒成為大眾矚目的焦點,戈林抱著女兒拍攝的肖像照在德國發行瞭數百萬張。埃妲在卡琳宮裡過著無憂無慮、無限美好的生活,對於外面戰火紛飛的世界一無所知,按照她母親的形容是“不食人間煙火”。為瞭讓小埃妲開心,德國空軍送給她一座迷你宮殿,按照波茨坦皇宮進行縮微復制,細節精致,裝飾華麗。在埃妲的童年記憶中,來到傢中逗她開心的人都是大人物,不僅包括希特勒在內的納粹權貴,還包括美國前總統胡佛、英國溫莎公爵夫婦、意大利領袖墨索裡尼等外國政要。一個笑話充分證明瞭埃妲在納粹德國時期的影響力:“你知道帝國高速公路關閉瞭嗎?不知道?猜猜看為什麼?因為埃妲正在那裡學走路嘛!”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戈林將埃妲抱在懷裡,他對這個寶貝女兒非常溺愛。

埃妲公主的童話生活在1945年1月31日戛然而止。隨著蘇軍的逼近,艾米帶著埃妲離開卡琳宮前往貝希特斯加登避難。4月21日,戈林由柏林逃出前往與傢人團聚,兩天後他就因為試圖繼承希特勒的權力而被黨衛軍監禁,年僅七歲的埃妲不明白教父希特勒為何要這樣對待他們。5月7日,戈林被盟軍逮捕。艾米母女在各個拘留營內輾轉,於1946年3月在紐倫堡附近落腳,得以探視等待審判的戈林。10月15日,戈林在被執行絞刑前服毒自殺,他在給妻子的最後一封信中寫道:“我的整個心隻惦念著你和埃妲。”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幼時的埃妲非常可愛,右圖是她四歲生日時身穿特制的輕騎兵制服留影。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戈林一傢三口的合影,充滿瞭傢庭的溫馨氛圍。

戰後,埃妲母女像普通人一樣生活,盡管姓氏給她帶來瞭某些困擾,埃妲還是完成瞭大學學業,但她和母親一樣拒絕接受戈林在戰爭中犯下罪行的事實,她對戈林的印象始終停留於對她無限寵溺的父親身份上,堅持認為父親與迫害猶太人的暴行無關,唯一應該負責的隻有希特勒。和古德倫一樣,埃妲也是新納粹運動的支持者,她對父親的感情也從未改變。1990年,在某位記者試圖采訪埃妲時,她在拒絕采訪的同時強調:“我深愛我的父親,至少你可以寫出這點。”2015年,已經76歲高齡的埃妲還向巴伐利亞議會要求索回被充公的財產,遭到拒絕。埃妲於2018年12月21日在慕尼黑去世。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老年的埃妲,眉眼間與他的父親非常相似。

沃爾夫·呂迪格·赫斯

1937年11月,德國各地的納粹黨地方大區領袖接到一項來自高層的命令,要求他們從各自轄區挖取一塊泥土送往慕尼黑,這些泥土將被擺放在一個剛出生的男嬰的搖籃下,而這個孩子的父親就是納粹黨副元首,希特勒的指定接班人魯道夫·赫斯,他認為隻有這樣孩子才算真正在德意志的土地上展開人生。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赫斯在陪兒子沃爾夫玩耍,這個兒子他整整盼瞭十年。

1920年,赫斯成為納粹黨第16名黨員,同年他認識瞭未來的妻子伊爾瑟·普羅爾,兩人於1927年12月成婚。此後十年間伊爾瑟的肚子一直沒有動靜,為瞭能夠產下一兒半女,赫斯夫婦求助於各種星象占卜、民間偏方,直到1937年11月18日,43歲的赫斯終獲麟兒,喜形於色的他為兒子取名沃爾夫·呂迪格·赫斯,其中沃爾夫是希特勒在納粹運動早期使用的別名,而呂迪格源自北歐神話的英雄,這充分表明瞭赫斯對希特勒的崇拜和對兒子的期許,而希特勒毫不意外地成為這個孩子的教父。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赫斯將兒子沃爾夫抱在懷裡,滿臉笑容,非常開心。

對這個苦等十年的獨子,赫斯極為珍視,隻要情況允許都會馬上回到傢中,陪伴兒子玩耍。赫斯對兒子感到非常自豪,確信他前途無量。然而,這樣的天倫之樂並沒有持續多久,1941年5月10日,赫斯不告而別,獨自駕駛飛機前往英國,試圖媾和,他認為這是元首內心的真實想法,結果從此身陷囹圄,留下瞭二戰史上最大的謎團。赫斯的出走也讓妻兒的生活急轉直下,被迫從慕尼黑遷往山區小村居住,而赫斯的名字迅速從公眾視野中消失瞭。不過,在希特勒的關照下赫斯妻子仍能領到津貼維持生活。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赫斯護著年幼的兒子攀爬百葉窗。

1941年10月21日,赫斯收到瞭沃爾夫寫給他的第一封信,這讓他悲喜交加,此後漫長的囚禁歲月中,赫斯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接到妻兒的來信,他也通過紙筆傳遞對兒子的關愛,給予他引導,他在信中鼓勵兒子無論做什麼都要堅持不懈。1946年11月,赫斯在紐倫堡法庭上被判處無期徒刑,這對8歲的沃爾夫是一個沉重打擊,他認為父親是和平使者,不應該受到審判。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青年時代的沃爾夫,墻上掛著父親赫斯的畫像。

隨著年齡的增長,赫斯在沃爾夫心中的形象越來越模糊,但他對父親愈加敬仰。沃爾夫認為赫斯與希姆萊、戈林、鮑曼之流截然不同,不貪戀錢財,也不濫用權力。成年後的沃爾夫成為一名土木工程師,而在本職工作之外他把畢生的精力都傾註於為父親平反,他堅信赫斯是在希特勒的授意下才前往英國進行和平嘗試,而紐倫堡法庭的判決並不合法。1959年,沃爾夫拒絕服兵役,理由是1935年3月簽署兵役法是赫斯被判刑的罪名之一。沃爾夫還出於和父親同樣的理由給自己的兒子也取名為沃爾夫。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中年的沃爾夫展示一本關於父親赫斯的書。

在1946年後,赫斯就被關押在斯潘道監獄內,拒絕傢人探視,直到1969年12月沃爾夫才再度與父親相見,父子倆已經有31年不曾謀面,而這次相見甚至不允許握手,而他們的第一次擁抱要等到1982年。在戰後歲月中,沃爾夫四處奔走,設法讓父親獲釋,但始終遭到蘇聯的反對,最後在1987年1月迎來轉機,蘇聯的態度有所松動,可是同年8月17日沃爾夫卻收到瞭赫斯在獄中自殺的噩耗,他堅信父親是被英國情報機構暗殺的,以保守戰爭時期的秘密。直到2001年去世,沃爾夫仍然將父親當作為德國獻身的烈士。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1987年8月,沃爾夫站在父親的遺體前,他堅信赫斯是被謀殺的。

馬丁·阿道夫·鮑曼

在二戰中後期,在納粹政權的核心圈子裡,對希特勒影響最大的人是素有“影子元首”之稱的馬丁·鮑曼,他最初是希特勒的私人助理,後來接替出走的赫斯管理黨內事務,升任黨務部長,深受希特勒的信任,連權勢熏天的希姆萊都要退讓三分。鮑曼的地位是依靠對希特勒和納粹主義無條件的忠誠確立的,這種忠誠也體現在他的生活中,秉承為德意志民族孕育優秀後代的信條,鮑曼與妻子生養瞭10個孩子,而馬丁·阿道夫·鮑曼是他們的長子。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戰爭期間,鮑曼(右一)陪同希特勒在“狼穴”內散步,同行的還有戈林和凱特爾。

鮑曼的妻子格爾妲·佈赫是一位納粹要員兼希特勒密友的女兒,兩人於1929年9月結婚,1930年4月14日在巴伐利亞的格林瓦爾德迎來瞭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鮑曼為他取名阿道夫以示對黨的領袖的敬意。馬丁·阿道夫是希特勒的第一個教子,而他的教母是希特勒副手赫斯的妻子伊爾瑟。在1931年到1943年間,鮑曼夫婦又為馬丁·阿道夫生育瞭9個弟妹。值得一提的是,格爾妲是狂熱的納粹信徒,也是納粹主張的“賢妻良母”的典型,專註傢庭,不問政治,熱心生育子女,甚至贊同以生育為目的的一夫多妻制。盡管鮑曼風流成性,緋聞不斷,她依然忠貞不渝,居然歡迎丈夫帶情婦到傢中同居,共侍一夫!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1929年9月鮑曼與佈赫的結婚照,希特勒(後排右二)和赫斯(後排左一)均出席婚禮。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在貝希斯特加登,馬丁·阿道夫(左二)與母親和弟妹們在一起。

與許多納粹高官一樣,鮑曼在1936年夏天將傢庭遷往貝希特斯加登,以元首別墅為中心,那裡被劃為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特區,許多納粹政要的孩子都在那裡度過瞭童年和少年時代,包括鮑曼的孩子們。馬丁·阿道夫在當地鄉村小學就讀,依據納粹黨反宗教的原則,鮑曼夫婦禁止兒子上宗教課。鮑曼忙於政務和沾花惹草,很少顧傢,即便回傢也像個暴君,加上馬丁·阿道夫成績不佳,常遭斥責,父子關系冷淡。為瞭讓長子能夠得到“管教”,鮑曼於1940年將他送往一座旨在培養納粹精英的帝國學校,這個10歲男孩從此離開傢庭,再未回去,能夠擺脫父親的管束讓他感到輕松。鮑曼隻去學校看望過一次兒子,當被問及“國傢社會主義是什麼”時,他給出一個簡短的答案:“國傢社會主義就是元首的意志!”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希特勒和愛娃與鮑曼的孩子們在一起,左數第二位的高個男孩就是馬丁·阿道夫。

馬丁·阿道夫在納粹學校度過瞭五年時光,因為長相帥氣而被稱為“小王儲”。1945年5月1日,當希特勒自殺的消息傳來後,學校關閉,馬丁·阿道夫獨自踏上歸傢之路,而他的逃亡堪稱傳奇。他設法回到貝希特斯加登,發現母親和弟妹早已逃離,鮑曼的一位秘書幫助他搞到便裝和假身份證,囑咐他將青年團制服燒掉,絕不可吐露身份。馬丁·阿道夫在山區流浪瞭一個月,遇到食物中毒險些喪命,所幸被一戶好心的農傢收留,他謊稱父母都在空襲中喪生。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馬丁·阿道夫在納粹學校裡的側面肖像照(左)和身穿制服的照片(右)。

在農傢逗留期間,馬丁·阿道夫第一次接觸到基督教,也從報紙上瞭解到納粹的暴行,集中營內慘絕人寰的景象給他以強烈的沖擊,他漸漸明白父親所服務的政權是多麼的殘酷和邪惡。備受精神折磨的馬丁·阿道夫最終從宗教上找到瞭慰藉,他於1947年5月受洗成為天主教徒,並決定前往教會學校學習神學,直到同年年底他才得知母親已在1946年3月去世,而父親鮑曼下落不明,傳言已經死於柏林,並被紐倫堡法庭缺席判處死刑。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戰後成為神甫的馬丁·阿道夫·鮑曼,他通過宗教來化解心中的矛盾。

戰後,馬丁·阿道夫成為一名神甫,從事傳教,希望通過宗教力量化解對父輩罪惡的糾結感,他努力將鮑曼作為父親的角色和作為納粹高官的身份區分開來,但他非常害怕有朝一日父親重新出現在眼前,直到1972年鮑曼的遺骨被發現,這種擔憂才消除。馬丁·阿道夫於1971年同一位修女結婚,後來前往巴伐利亞的一座學校教授宗教課,那正是當年鮑曼禁止他學習的課程。2013年3月11日,馬丁·阿道夫·鮑曼去世。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正在主持宗教儀式的馬丁·阿道夫。

結語

實事求是的說,這些納粹戰犯的子女在戰爭期間都是幾歲到十幾歲的兒童或青少年,他們沒有必要為父輩犯下的罪行負責,但是他們繼承的姓氏確實是一份極為沉重的遺產,使他們在戰後的生涯中面臨種種折磨和挑戰。有些人依然眷戀於父愛,而無視良知,比如古德倫和埃妲,也有人選擇與父輩決裂,比如波蘭總督漢斯·弗蘭克的三子尼克拉斯,他在戰後著書立說,以最惡毒的語言批判自己的父母。但是,更多的人選擇瞭隱名埋姓,湮沒於蕓蕓眾生,希望人們能夠將他們的姓氏遺忘,有些人甚至選擇不生育子女,不讓帶有罪惡的基因得到傳承。無論如何,身為子女,誰都不希望自己的父親母親是反人類的罪犯,然而,歷史是不容更改的。

從官二代到罪二代,納粹後裔們如何面對父輩的罪惡?

■戰爭時期擔任波蘭總督的漢斯·弗蘭克及其傢人,他生育瞭五個子女,他的小兒子尼克拉斯(前排中)戰後對父親的罪行深惡痛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