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疫”一線 |“孔雀藍”以軍人的姿態沖鋒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不過是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穿著厚厚的防護服,配制藥物,更換液體,抽血,打針,照顧病人生活起居……忙碌的身影穿梭在ICU的監護室裡。他們是軍隊文職人員,更是白衣天使,也是與新型冠狀病毒抗擊的搏擊者!

3月9日,《解放軍報》第1版刊發文章《知音湖,匯聚海一樣的深情》,該文介紹瞭火神山醫院49名海軍文職人員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堅守在抗疫一線救治患者的感人故事。他們雖然不穿軍裝,但和軍人一樣,哪裡有任務,他們就出現在哪裡。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鬥中,他們勇挑重擔、敢打硬仗,充分展示瞭新時代我軍文職人員的鐵血擔當與戰鬥豪情。他們共同擁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孔雀藍”。下面我們通過7名文職文員的內心獨白和身體力行,來品味那沖鋒般的“軍人味”!

岑媛: “看到患者好轉,我由衷地開心。”

請輸入圖片描述

除夕夜,在萬傢燈火的目送中,岑媛登上瞭馳援武漢的飛機,來到瞭戰場——武漢金銀潭醫院,這次疫情防控阻擊戰最先打響的地方。

參加過汶川抗震救災、雅安抗震救災等重大災害救援任務的她,這一次主動請戰。她說:“我能預見將面臨的危險,但身上的軍裝給瞭我義無反顧的力量,堅定而無畏。”

李晨:“直到現在我都很害怕,但是我不後悔。”

請輸入圖片描述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隊員李晨是個愛笑的90後的姑娘。出發前,她把自己的手機密碼和各種賬號的密碼都寫在紙上留給弟弟。但是她的“出征”並沒有告訴母親。對於這場戰“疫”,她做瞭最壞的打算,卻盡著最大的努力。

黃冬竹:“等到春暖花開,你再為我披上婚紗”

請輸入圖片描述

2月17日,南部戰區海軍第一醫院護士黃冬竹作為醫院選派的醫療隊員馳援武漢。在她去武漢支援的三天前,男朋友陳烈鋒主動提出領證結婚。他說:“我不能去武漢和你一起戰鬥,但是我要成為你的傢屬,和你共進退。”臨行前,黃冬竹和丈夫約定 ,“等到春暖花開,你再為我披上婚紗”。

趙春光:“我覺得自己還應該做更多。”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趙春光從除夕夜上飛機開始,遇到任何苦活累活,都會說“我來吧”。他主動要求承擔任務最重的夜班。從凌晨4點到早上8點,這個班次除瞭密切關註患者生命體征、處理醫囑、分藥換藥、聯系協調外,還承擔患者早上的抽血送檢、采集核酸檢測咽拭子等工作。作為這個班次的負責人,每天他和5名戰友要照顧近50位患者。

“我覺得自己還應該做更多。”趙春光這樣說道。

張燕:“疫情無情人有情,我相信在黨的領導下任何困難都將被克服。”

2月2日,張燕作為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的一員抵達武漢。20天的奮戰中,她看到瞭一個個平凡而偉大的人,他們沖鋒在抗疫第一線。這裡面有很多都是自己的戰友、自己的同事。哪裡有困難,哪裡有危險,哪裡有需要,他們就出現在哪裡,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就是“共產黨員”!張燕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不久前,火神山醫院臨時黨委決定火線發展黨員。張燕知道後,鄭重地向所在的科室黨支部遞交瞭一份字跡清晰工整的入黨申請書……

王卉:“沒能到一線,我用歌聲為戰友鼓勁。”

請輸入圖片描述

今年30歲的王卉是海軍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胰膽外科的一名文職護士。春節前,當她得知醫院要選派人員去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後,第一時間遞交瞭請戰書,但由於有孕在身,最終沒有獲得批準。

“不能上一線戰鬥,那就為一線的戰友們鼓鼓勁吧!”既不是專業歌手,也不是職業作詞人,王卉卻用自己並不擅長的方式,努力實現自己參加戰“疫”的願望。

賈雪嬌:退掉回傢的車票,選擇瞭“逆行”

請輸入圖片描述

1月30日,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文職醫護人員賈雪嬌退掉瞭回傢的車票。回到單位的她,除瞭負責歸隊人員接收、集中隔離人員生活保障、每日健康檢查外,還要為隔離房間準備飲用水、派發一日三餐、回收處理垃圾……一個人負責起50餘人的隔離工作。一天忙碌的工作結束,她悄悄拿出自己寫下的“請戰書”,上面的紅手印是那樣的耀眼奪目。此刻,在她心裡,似乎對一線又有瞭更加深刻的理解:不論身處何地,隻要全心全意盡到一名醫護人員的責任,哪裡都是一線。

脫下白大褂,他們也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兒子……穿上白大褂,他們讓平凡的世界有瞭“英雄”的模樣。硝煙還未散盡,戰鬥還在繼續,文職人員將繼續一往無前,以軍人的戰姿,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攻堅克難、敢打必勝。

(資料來源:解放軍報、中國軍網、當代海軍、空軍新聞)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宋麗麗、於雅倩

責任編輯:宋麗麗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