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文|張誠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李鴻章(1823-1901),安徽合肥人,因參與平定太平天國有功,被任命江蘇巡撫兼通商大臣,從此扶搖直上,踏上晚清政治舞臺,縱橫捭闔四十年。

1870年天津教案之後,李鴻章出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加授文華殿大學士,參與清政府有關內政、外交、經濟、軍事等一系列重大舉措,成為清廷倚作畿疆門戶、恃若長城的股肱重臣。他久鎮畿疆聲威卓著,責任愈巨視野愈闊,綜觀世界各國的發展,痛感中國之積弱不振,得出“必先富而後能強”的認識,大量引進西方技術、人才,致力推動對外開放、招商引資,各地不但開礦、煉鐵、造船、修鐵路,許多地方還都有瞭電燈、供水系統、電報網絡。他還倡建海軍、軍校和軍工廠,力圖重整中國陸軍。在外交上堅持“外須和戎,內須變法。”為“以夷制夷”自強建設贏得寶貴時間。

傳染病

李鴻章安民查吏夙諸勤勞,還要不停地處理對外交涉事宜,日無暇晷,終於光緒十七年臘月(1891年底)病倒瞭。

這年冬天亢陽,時疫流行於市。先是德國領事病瞭,繼而法國領事也病瞭,又傳上瞭副領事。副領事稍好瞭到唐山遊玩,回來後又四肢發熱如炭。二人病體稍痊,英國領事又患上咳嗽,加以夜間盜汗,天天捂著大棉被,幾個大夫忙不迭地設法施治。

李鴻章這年沒回保定,他不停的咳嗽、頭眩,經中醫調治肝氣稍平頭眩暫止,稍在臥室前小步又感風邪,轉天就鼻塞發熱,年近古稀的他不顧傢人反對,堅持動用西醫前來,經伊爾文醫生(Andrew Irwen)連日治療,熱勢減退咳嗽亦稀,1月22日方能見客,夫人趙小蓮卻被他傳上瞭。

光緒十八年正月初五,也就是1892年的2月3日,是李鴻章七十壽辰,人生七十古來稀,按照中國傳統都要慶賀一番。為此,李鴻章也打算娛賓三日,借機犒勞部下。

李鴻章為大清之重臣,鑒於他的地位和貢獻,光緒帝和慈禧太後在他慶壽之時也禦賜瞭壽禮。為此,李鴻章特派他的侄子李經畬(編者註:其兄李瀚章之子,卞白眉丈人)進京到西苑恭迎。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恭迎賜壽圖

李經畬等於臘月廿八日到達天津西沽,李鴻章派人執龍旗、玉棍並黃亭廿四座恭迎,是日天津所有鎮道府縣及文武各官全部出郊。一路旌旗招展輿馬喧闐,將禦賜壽禮抬到總督行轅。李鴻章早在門左躬身相候,將禦賜壽禮擺在黃緞子鋪就的香案上。

計有慈禧太後賞的福壽字二方,禦書“調鼎凝厘”匾額一方,壽聯一幅,為:“棟梁華夏資良弼,帶礪山河錫大年。”慈禧把李鴻章比喻為支撐華夏江山的棟梁,上蒼送給朝廷的賢良大臣,沐浴永世的皇恩,老天爺也會賜他長壽。慈禧太後還賜給他字畫兩軸,其中有禦筆益壽字一幅,禦筆蟠桃圖一幅。還有長壽佛一尊,玉如意一柄,嗉貂外褂和朝裙各一襲,大卷江綢十二匹。

光緒帝也賞瞭福壽字、匾額、楹聯、金佛、如意、綢緞等。禦書匾額為“鈞衡篤祜”,壽聯為:“圭卣恩榮方召望,鼎鐘勛績富文年。”說李鴻章享有皇帝賜圭瓚、賞香酒恩寵之榮,名望可以與周代的召虎相匹敵。還說他建立瞭足以刻銘文於鐘鼎那樣的功勛,將來享有極美好的年華。

能夠獲此殊榮,李鴻章不覺熱淚盈眶,望闕叩頭謝恩。

李傢定於初四暖壽,初五祝壽,初六謝壽。李鴻章遂在行轅內設壽堂,將慈禧和光緒禦賜的壽聯和匾額掛在正面,中間為慈禧畫的蟠桃圖。李鴻章大擺筵宴並傳集梨園子弟三班,在吳楚公所、大王廟和行轅內搭臺演戲。

由於五公子疹子沒出好病的厲害,行轅內戲臺搭在已嫁的三小姐院裡,看戲的並無外客。而宴文員則於吳楚公所,宴武員於大王廟,三班輪流演唱,僚屬及王公、督撫咸以壽言頌祝,尤以張之洞精心撰寫的賀詞,辭藻華麗,朗朗上口。三日之內笙歌嘹亮,商民均於晚間結彩懸燈以伸慶賀。

外國官商亦有介壽之文,不可無賓筵之。李傢除在督署筵宴群僚外,初八日在英工部局戈登堂敬設彩觴宴待外國官商,並於臘月廿六提前在這裡高搭蘆棚演出助興。法國駐津領事也張貼紅諭,各鋪傢晚上在門外張掛紅燈,讓租界與津郡城廂事同一律。

正在李鴻章大排筵宴興高采烈的時候,五公子病勢沉重並於初六日過世瞭,李鴻章為辦喪事,不得不將筵宴西賓改在正月十三。

戈登堂

英工部局於前年(1890)落成,嵯峨百尺樹木青蔥。它高七丈一尺,中分四層,正面朝南,東西橫亙約二三十丈,樓之兩旁成八角式如鳥之張翼,居高可觀二三十裡,樓下房廊特辟戈登堂,規模寬敞氣概累閎,大可為宴賓之地。當時的英領事肆筵設席,恭請李鴻章及海關道、僑民士女一同慶賀,李鴻章欣然命駕率屬而來,樓中奏西樂相迎,席間奏樂侑酒,樓外懸燈施放煙火。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天津插圖本史綱

據1925年出版的英文《天津插圖本史綱》(上圖)記載:“李鴻章七十歲生日那一天,這位總督又被邀請到戈登堂參加宴會。”

此次李鴻章七十大壽,特於堂內搭建戲臺一座,上施帳幔下設氍毺,瓔珞繽紛光輝璀璨。此前李鴻章曾專門派人送信,說如能在大廳搭個戲臺,他將會帶戲班子來演出助興。於是工部局用李鴻章的錢,在戈登堂搭瞭個臺,李傢還把各地送給來的上等帷幕和繡品送來,還在四旁懸掛壽屏壽聯,均系名公鉅卿手筆。各省督撫送來的禮物琳瑯滿目,雜以各國旗幟五色相宣一塵不染,豪華椅桌有條不紊,且擦拭潔凈光可鑒影。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戈登堂李鴻章七十壽宴戲臺

戈登堂原是英工部局一樓大會議廳,它東西長南北寬,大門開在維多利亞道上,進門顯著地方掛著戈登將軍像,這是大樓建成時李鴻章送的賀禮,英工部局就把它掛在大門口,遂命名其為戈登堂,久而久之,人們便將工部局大樓稱為戈登堂。

2月10日晚上,英工部局樓上下四隅遍綴明燈,門外搭牌樓一座,上置雲霄紗簾兩對,燃燈其中表裡通明。門外及園中皆懸燈樹頂,光怪陸離如遊鰲山。英、法兩租界還在李鴻章經行之路兩旁各絙巨繩,相離尺許便掛一紅燈,綿長約及二裡,三岔路口則結紗為額,大書“立德立功”、“ 壽民壽世”等字。

2月11日那天,自晨至暮傾城仕女空巷,接踵駢肩幾於聯訣成帷,租界巡捕先是驅逐閑人清理街道,下午5點李鴻章座駕準時到達。輿旄導前驅從殿後,西樂隊候於道旁更唱迭奏,並有練軍一哨站隊恭迎,此時槍矛森列鴉雀無聲,文武各員在大門口排班鵠候。主持德璀琳將李鴻章接入,各國來賓也提前在大廳等候。

戈登堂門旁各有一貴賓室,緊挨著兩側入口,進去後靠門口橫向擺著一排餐桌,這是今晚的主賓席。當李鴻章進入宴會廳時,中外賓客全體起立,掌聲經久不息,之後樂隊演奏瞭樂曲。看李鴻章精神矍鑠的樣子,顯示他已經完全恢復瞭健康。

李鴻章的位置是在中間面對戲臺,背後有一巨幅掛毯,刺有許多小鹿和老壽星像,還有幾塊彩色織錦,代表當時中國藝術精美典范。

李中堂落座之後,外賓按順序依次入座,在他的左邊有3位外賓和葉提臺(葉志超)、裕運司(裕長),他的右邊是3位外賓及一位番司和胡臬司(胡燏棻);在他的對面坐有5位外賓,以及李道臺、吳鎮臺(吳殿元)、羅道臺(羅豐祿)、李道臺、賈總統(軍銜)、吳鎮臺。桌子的兩頭各一外賓,還有季運司(季邦楨)和周道臺(周馥),這桌由他們共同負責。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戈登堂李鴻章七十壽貴賓席

坐席安排早已排定好瞭,充分考慮來賓身份、地位,共計邀請外賓77人,其中有各國領事、軍政首腦和工商業人士;中方出席28人,其中一個提臺、兩個鎮臺、一個總統;有兩個運司、一個番司、一個臬司;還有九個道臺、三個知府、二個知縣。李鴻章的三個兒子、一個孫子和一個翻譯也參加瞭宴會。

在主賓席的前邊,順向還擺著4排餐桌,左邊第一排擺在靠南出口,由林知縣負責,兩側坐有20位外賓,為方便招待,李經邁坐在餐桌中間,背靠維多利亞花園,他的對面是錢知府;第二排由一知府和潘道臺負責,兩旁坐有12位外賓,宜道臺坐在餐桌中間,他的對面是李八少爺;第三排由李知縣和張道臺(張翼)負責,也坐有12位外賓,黃道臺坐在餐桌中間,他的對面是楊道臺;第四排靠北出口,由一知府負責,坐有20位外賓,曾翻譯坐在餐桌中間,他的對面是李四少爺,背靠後門的位置。李鴻章的長孫坐在知府對面。

獻茶即畢袍笏登場,宴會正式開始。英國駐天津領事佈倫南首先致辭,他請大傢舉杯,祝中國皇帝萬壽無疆。然後說:

“各位先生,有機會參加總督閣下七十大壽宴會,使我們不僅感到至高的榮幸,也使我們感到無比的幸運。先生們,如果我們還記得,總督大人在漫長的政治生涯中,以他的熱情和才幹,為四任皇帝做出瞭卓越的貢獻。作為一個政治傢,他以不斷的辛勞,完成瞭許多艱巨的任務,不但贏得瞭最高榮譽,也使中國在過去的三十年來,得到世界各國的認可。我們欣喜地看到,像他這樣強壯的身體,像這樣的精神和活力,很難讓人相信,他已是七十歲的老人瞭。”

佈倫南代表在場的所有外賓,感謝李鴻章的公正無私。他最後說:

“我以最誠摯地祝願,我們尊敬的總督,能夠繼續長久地為他的國傢提供卓越的服務,祝願他的聲名更加偉大,祝願他的子孫們在將來能取得像他那樣的豐功偉業。”

“先生們,為尊貴的皇帝陛下!為總督大人的健康,我請你們喝下這一杯酒!”

第二個站起來的,是坐在左邊的李鴻章次子李經邁,他舉起酒杯代表父親,首先祝各國的元首的健康長壽,感謝嘉賓的到來!

幹杯之後,李經邁對佈倫南說:

“首先,我要感謝你和各位先生,我父親今天很高興,能與諸位一起慶祝生日,他深感榮幸,並向在座所有外賓,表達誠摯的友情,感謝大傢對他七十大壽的祝福,也感謝在他不久前的大病中,諸位所給予的關切和和同情。傢父要借此機會,公開感謝西醫技術和伊爾文大夫,他高超的醫術、細致和耐心,令傢父、我們全傢及我們的朋友們感激不盡。”

最後,李經邁以父親李鴻章的名義,請全場為伊爾文醫生、他的同事們及他們高尚的職業而幹杯。

致辭之後賓主開始進餐,山珍海錯羅列滿前,菜單是中西結合輪番上菜。酒以卣盛肴山鼎進,恍似瑤池之會,頻添海屋之籌。

酒宴之後,大廳桌椅重新進行佈置,外賓已提前拿到準備好的節目單,李鴻章坐在觀眾席正中觀看演出。鑼鼓喧天笙簫徹耳,幾疑此曲隻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戈登堂照明一直用煤氣燈,入夜燃點後似不夜城長春園,大樓外煤氣燈火頭百餘,更假洋樓以做照壁,上貫天空萬點繁星,一輪明月照耀天心。維多利亞大街紅燈吐焰,居傢鋪戶亦懸燈於門外,為上元輝十倍。

晚上10點演出結束,李鴻章起身告辭乘輿回署,中外賓客恭送出門,綺筵始撤賓客盡歸。維多利亞花園燃放煙火,觀者萬頭攢動如山如海,但見噴薄而出變幻離奇,隨風起滅極宇宙之大觀。待玉兔影斜銅龍漏轉,街上遊人始漸散去。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戈登堂與維多利亞花園

1892年10月16日《紐約時報》評論李鴻章七十大壽:“李鴻章,這位中華帝國最重要的人物,剛剛慶祝瞭他的70歲壽辰。他的高齡,以及日漸衰落的精力,令帝國內閣更為關註的,是誰能在將來接過他的擔子來領導這個國傢。”文章認為,李鴻章成功地從一個軍事傢轉型為政治傢,是“當今時代最為卓越的、最值得尊重的人士之一。”李鴻章主導下的中國外交,成功地令列強無法為所欲為,“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位列強的外交官,能夠在任何涉及中國的事務中,超越這個精明的中國人。”

七十大壽之後,李鴻章派人將禦筆壽聯刻成抱柱,掛在直隸總督府大堂兩側,“鈞衡篤祜”和“調鼎凝厘”也掛在總督府。李鴻章還派李經邁,把那些賓客送給他的掛毯和帷幕等,做為禮物送給英工部局,這些東西後來一直掛在戈登堂。

1894年,京都同德堂由都門覓得原稿,照式繪圖付之石印《合肥相國七十賜壽圖壽言全集》出爐。按順序:圖一為列賜壽盛儀,圖二為宸翰聯額,圖三為謝恩圖,圖四為壽堂,圖五為戈登堂,圖六為各國公使,圖七為大王廟,圖八為吳楚公所祝壽圖等,總計有圖廿七幅。另外還有王侯公卿撰述壽序、壽詩、壽賦、壽聯等不下千餘首,宏篇鉅制無美不收。

登峰造極之李鴻章七十大壽

吳楚公所壽宴圖

下坡路

中國有句話叫“盛極而衰”“月圓即缺”。李鴻章七十大壽,標志他的人生登峰造極到達頂點。然而也就是在1892這一年,李鴻章開始走下坡路,厄運也伴隨而來。首先是他的五少爺不幸夭折;再有就是他的助手唐廷樞,積勞成疾因病去世;緊接著,就是他那旺夫運的老婆趙小蓮,也因久病不愈離他而去。接二連三的打擊,無情施加在這個老人身上,此時的李鴻章畢竟已是風燭殘年,外強中幹而不堪一擊瞭。

光緒二十年(1894年),朝鮮東學黨起事,李鴻章派葉志超和聶士成率軍赴朝。“高升”號在牙山被日艦擊沉,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大將左寶貴戰死,駐朝清軍平壤潰敗,統帥葉志超倉皇逃回。隨後北洋艦隊在大東溝亦遭重創。隨著旅順、威海衛等基地失守,北洋艦隊宣告覆滅,李鴻章在“國人皆曰可殺”聲中被黜,成清政府戰敗究責的替罪羊。

時隔六年庚子事變,清政府為收拾殘局,又想起當年的李鴻章。李則以身體不適遷延觀望,最後在慈禧連續不斷的催促中,不得不到北京和聯軍簽瞭《辛醜條約》,再次成為清政府的替罪羊,此時國人更曰其可殺無赦。時隔兩月,李鴻章便嘔血不起,此時俄國公使還要逼他簽字,臨終時其雙目猶炯炯不瞑。

正是:“勞勞車馬未離鞍,臨事方知一死難。三百年來傷國步,八千裡外吊民殘。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海內塵氛猶未靖,諸君莫做等閑看。”

(編輯:張翔[email protected]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