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白雪公主的故事裡有一面著名的魔鏡,它知道誰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著名攝影師佈魯諾·莫朗迪也有自己的魔鏡——鏡頭。他像彩虹一樣,跟隨著雲朵的腳步在世界各地流浪,捕捉那些不可預測而又轉瞬即逝的美好與感動。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色彩旅行傢

如果要對攝影師佈魯諾·莫朗迪做一個簡單的描述,還真是不太容易。但可以用柯達曾經用過的一句廣告詞叫“記錄精彩瞬間”,來形容佈魯諾·莫朗迪或許更貼切一些。“生命中優美的姿勢、簡單的動作,梳著烏黑頭發的尼泊爾婦女,抱著皮球準備跳上車的古巴男孩,搽瞭脂粉的男人或是女人,在自傢院落的地上和墻上畫畫的拉甲斯坦婦女⋯⋯這些優美得像Prévert的詩歌一樣的畫面吸引著我成為一名攝影師。”當你聽到他這樣充滿美好卻又如此平靜的回答時,心裡油然升起敬意,也更好地詮釋瞭一個沒有攝影師、旅行傢背景的他,卻有一個如此喜好旅行的靈魂。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佈魯諾·莫朗迪從小就喜歡騎著自行車四處遊蕩,它就像一隻海鷗,肆無忌憚地穿梭在風暴和海浪之間,仿佛那些危險的滑翔和水底的掠食者隻是遊樂的一項。佈魯諾·莫朗迪有著充滿傳奇的經歷,在他還是一名建築系的學生時,本在旅途中看到一本小冊子上寫著一句話:“那些自主的人,必然喜愛冒險。”從此,佈魯諾·莫朗迪背上行囊,兩部尼康、一臺哈蘇、一臺萊卡M6、一臺從未用過的閃光燈以及一個三腳架、一隻廣角鏡上瞭路,從喜馬拉雅山走到蒙古,穿過巴基斯坦山谷,經過他的第二故鄉尼泊爾。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用鏡頭揭開瞭平凡生活的每一個真實時刻,卻又遠遠地超越過去。在他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經他處理後的有著不同色彩的托斯卡納、粉紅的齋浦爾、土黃色的傑塞梅爾、靚藍色的梅蘭加爾、灰白色的烏代佈爾、巴基斯坦、印度、摩洛哥以及神秘的瑪雅文化⋯⋯他在尋找自己鏡頭裡獨特的風景,他進入教徒們朝聖的隊伍中,捕捉到瞭他們在月光下的面孔與眼神⋯⋯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身份的光鮮與艱辛

如果說一輩子是一場修行,那麼短暫修行便是旅行。旅行,能讓你遇到那個更好的甚至是不一樣的,沉淀瞭歸期不定的色彩旅行和靈魂的頓悟。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作為一名獨立攝影師,背著巨大的旅行包,邁著灑脫的腳步,走遍世界每一個角落,把美妙絕倫的美景和風姿綽約的身影留在鏡頭裡,唯獨把背影留給瞭世人,浪跡天涯,無拘無束。正如《最好的時光在路上》中所說的:“在不同的地方遇見的不同的人,他們各不相同的人性閃爍,在那個與你交錯的瞬間,改變、點化、充盈著你的人生。有一天,或許你會在不經意間,發現瞭另外一個真實的自己,那個卸下瞭重重偽裝的鎧甲,宛若重生一般令你欣喜若狂。”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然而,佈魯諾·莫朗迪卻說:“自由攝影師越來越不好當瞭。”網絡的發達、攝影器材的先進和普及使得人人都有瞭擔當攝影師的可能性,傳統媒體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出錢請一個自由攝影師去拍圖片專題瞭,大多數自由攝影師都得自己解決拍照的差旅費和夥食費。拍照的性質就跟賭博差不多,如果沒有媒體願意買,就等於白拍瞭,他們留給世人的絕美照片背後有說不完的艱辛。背著沉重的攝影器材跋山涉水;每年大部分時間都在路上奔波,強忍著病痛卻又經常要凌晨五點鐘起床,在傢中度過的時間少之又少。在如今這個年代,哪怕是曾經拍出過震驚世界的照片的攝影師,也可能要擔心照片的出路問題瞭。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著名戰地攝影師Michel Setboun拍過的一幅薩達姆肖像,曾經登上過全世界104本雜志的封面,他曾被子彈射中大腿,從戰場上載譽歸來,可是由於財務狀況不佳,隻能轉行拍風花雪月;全世界最著名的時尚攝影師之一安妮·萊佈維茨,因為欠債2400萬美元面臨破產;堅持拍照的攝影師越來越少,有的幹脆退休回傢種土豆。此時,我們看到瞭佈魯諾·莫朗迪的執著與這背後的無奈。然而他對攝影的執著,也讓我們明白瞭:作為一名攝影師,你必須在內心有一個自己的信念,即使有些東西它並不值錢,或許它又唾手可得,但是它依然讓你願意為此付諸一生。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鏡頭裡的魔幻世界

佈魯諾·莫朗迪認為自己並不懂得對光線的使用,看他拍的色彩印度,你會發現他的照片或許沒有什麼技巧可言,但是他並不僅僅是拍攝瞭“異域風情”,而是很微妙地拿捏住瞭畫面中人物的情感,他的每張照片都有很強的故事性,充滿生活的氣息與味道,每張照片都蒙上瞭一層溫情的色彩,給人以不斷的感動,能讓我們透過攝影師的鏡頭和攝影師的角度來看待人和物,捕捉著在這個地球上的某個地方的人們的一舉一動。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他懂得如何將人融入景中,你可以完全被他的鏡頭吸引,讓沒到過這裡的觀者可以跟隨著他的腳步觸摸那片遙遠神秘而又陌生的世界。美麗的圖案總是吸引路人的目光,印度教徒認為,如果某一圖案吸引很多人的註意,這個圖案就匯集瞭巨大的能量,能給全傢帶來好運。如果誰傢房上沒有彩繪,人們就不會去這傢串門,因為這傢可能有病人或在辦喪事。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佈魯諾·莫朗迪作品裡的顏色像不小心潑出去的顏料,看似漫不經心,實則用心良苦。他故意選擇那些能造成強烈視覺沖擊的場景和構圖,照片像被賦予瞭無窮的生命力,他的細膩感和對於主題的宏觀把握相當精準。早年,佈魯諾·莫朗迪嘗試過黑白攝影,但黑白兩色無法完整地傳遞照片信息。“而且,黑白攝影太容易瞭,因為它很容易抹掉一些相近顏色的區別;彩色攝影對攝影師的挑戰更大,需要對色彩有更好的掌控力。”他這樣如數傢珍地對我們講。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佈魯諾·莫朗迪的攝影風格和紀實攝影不一樣,他更偏重於細部的構圖,色彩斑斕的印度、尼泊爾或者隻是一雙塗滿花紋的手、一扇拉賈斯坦邦藍色的大門的照片,佈魯諾·莫朗迪曾用瞭四天時間觀察印度拉賈斯坦邦那些紗麗印染女工的生活,拍出瞭顏色飽滿得幾乎要滴下染料的驚艷之作:已經染色待幹的巨幅紗麗垂掛下來,穿著印度傳統服裝的女工隨意地晾曬和折疊,讓人聯想起印度的充裕陽光。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佈魯諾·莫朗迪的文字和他的圖片一樣,透露出洞悉和睿智,他喜歡充滿瞭神秘感的東方國度,對它們一天天的富裕和現代化感到欣慰,也流露出遺憾。他很坦率地說:“我對很多東西都不太懂。但是對於我,一個拍攝者來說,我不用去理解細節,比如為什麼這個手指是藍色,為什麼穿這樣的衣服。我關心的是我的畫面的美麗。如果我拍出一個人來,大傢覺得這個照片很美,對我來說這就夠瞭。”正如伊斯蘭教的神秘、詩歌、音樂吸引著他,他走進教徒們的朝聖隊伍中,捕捉他們在月光下的面孔、眼神。聽到苗族人的歌聲時,他會被深深打動;與那些短暫相處的人說再見的時候,他總是不忍地流下眼淚。佈魯諾·莫朗迪並不像一個長期旅行者那樣對很多情景習以為常,他總是用最敏感的內心去體會遇到的人和事。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近三十年的時光裡,四十多個國傢的女子在他的鏡頭裡留香,而佈魯諾·莫朗迪與一般註重外貌和個性的攝影師不同,他可以從一個女人的手,看到她的內心世界:古巴女子熱情洋溢,尼泊爾女子性感純真,印度女子神秘漂亮,蒙古女子大膽率真,中國女子溫柔羞澀⋯⋯他已經記不清什麼時候,又是遇見過怎樣的女子,隻記得有一天在巴黎的傢裡,突然收到一封陌生女子的來信,信封上赫然有著一個大大的紅唇印,信的內容熱情洋溢,但到底出自哪個古巴女孩的手筆,他想破腦袋也想不起來瞭。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透露的柔弱內心佈魯諾·莫朗迪說:“我首先是個旅行傢,其次才是攝影師。”喜歡隨性拍照,走到哪裡拍到哪裡,不用花太多時間準備行程。他會帶上筆記本,用來記下那些他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民族和村莊以及人的名字。比如在中國,他要求導遊幫他寫下相應的中文拼音,便於記憶。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尼泊爾之行是佈魯諾·莫朗迪人生的轉折點。18歲之前,他是個害羞的男孩。即使現在也還是這樣,他喜歡給別人看他拍的照片,可是不會給別人看他本人的照片。“拍照時,我就躲在相機後面。我可以躲在相機後面和陌生人打招呼,如果沒有相機,我也不敢面對面地和別人打招呼。”18歲時,沒有錢的他和一群旅行者一起去尼泊爾旅行,一待就是兩個月,從此開始瞭身兼旅行者和攝影師這雙重身份的漫長征程。

佈魯諾·莫朗迪旅行靈魂,色彩即是行,跟隨雲朵在世界各地流浪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