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母親》

小時候

床是我的世界

我在床頭喝奶,母親在床尾護著兒

漫長午夜也不再漫長

少年時

村子就是我的世界

我在村東頭嬉戲,母親在村西頭一聲聲尋

裊裊炊煙伴飯香是那麼悠遠

成年後

世界大成瞭幾千裡

我在闌珊都市醉歌行,母親猶在桑梓念兒愁

一杯飲盡再無眠

再後來

電波成瞭母親和我唯一的聯系

孫輩在這頭奶聲喚,母親忙不迭的應

包裹裡的針腳線依舊那麼密匝哦

到如今

母親的世界換成瞭床

母親在床頭微笑,我在床尾護著娘

午夜的時光啊依舊漫長

歲月啊,再慢點、再慢點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