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如果論及淡泊名利,從古至今,呼聲最高的就要數莊子瞭。

在莊子的思想中,多數智慧都是以淡泊名利為宗旨,甚至大多數人所羨慕的一國之君的位置,對於莊子來說,都是嗤之以鼻的職位。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在《莊子》的“讓王”這一篇章之中,用瞭各種不同的寓言故事,來講述瞭君主之位對於一個人生的影響。從最初的“身心比天下重要”,再到後來的“避害求安,保全自我的生命”等等,從各種不同的角度,講述瞭君王之位對於自身的危害。

這就是典型的道傢思想,就連蘇軾讀瞭莊子的智慧之後,都建造瞭一個超然臺,整天說著自己淡泊名利,想隱居山野。

蘇軾還寫瞭一首詩詞,也就是蘇軾的代表作《水調歌頭》,以此來講述自己如何的飄渺和淡泊。

《莊子》“讓王”這一篇章中,就是打破世俗的觀念束縛,認為生命至關重要的一個論點。莊子認為,連王位都可以舍棄,還有什麼舍棄不瞭的呢?

於是,在莊子的智慧中,就有三篇非常有代表性的寓言故事。

1:堯舜讓位

2:必害求安

3:貴身輕視天下

莊子通過三篇寓言故事,來告訴俗人如何淡泊名利,以及如何淡泊尊貴之位,來求得自身的一個安寧。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堯舜讓位

堯舜被尊為聖人,所以他們都把天下看作眾人的天下,實行禪讓制,也就是把自己的王位讓給賢德之人。

《莊子》之中,有這樣一句話:舜讓天下於子州支伯。子州支伯曰:“予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

有一天,堯想把天下推讓給許由,許由不肯接受,又推給子州支父,這個時候子州支父就說:“要讓我做天子也可以,不過我最近剛好身體不舒服,我哪有時間去治理天下。”

後來舜又把位子讓給子州支伯,子州支伯又說:“我剛好也生病瞭,身體不舒服,正在休心養性,正在治病呢,沒時間治理事情。”

後來舜又把天下讓給善卷,善卷說:“我生存在宇宙之中,我冬天穿上皮毛,夏天穿上精細的佈料,春天播種,秋天收獲,我能保證自身的休息和勞作,心情特別舒服。我要天下幹什麼,你真是不瞭解我。”

然後善卷說完,就跑到深山裡面隱居去瞭。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在堯舜那個時代,是實行禪讓制,但是莊子則是借由堯舜禪讓位的一個故事,來說明堯舜不足以稱為聖人。

莊子借此來表達功名利祿都是身外之物,都是人生的累贅,而不想要名利的人才是真正的一個君子。可以不計較世俗的蠅頭小利,這樣的人才是遠超於世俗之人。

在莊子看來,真正得道的人,可以把自己的心情看得比天下重要,可以把自己的快樂看得比外在的事物重要。

就好像善卷所說的“我在春天播種,我在秋天收獲,自娛自樂,整天特別舒服,我才不要去治理天下呢”。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莊子的“避害求安”

人性中都有這樣一個特性,叫做趨利避害,就是想追求完美,避開災禍和災難。

而莊子就借由人性的一個弱點,講述瞭一個故事,表達的就是一個人可以為瞭保全自身而避開君位的觀點。

在古代,越國人先後把他們的三位國君都殺瞭,被殺的第三個國君名字叫搜,是一個王子。

王子擔心繼位之後也落得人頭落地的下場,於是逃跑瞭,跑到一個叫丹穴的山洞裡面。這個時候屬下沒有瞭君王,於是國人就四處的尋找王子,最初也找不到,後來發現王子躲在一個山洞裡面。

但是王子又不肯出來,於是,這個國傢的人就在山洞口用艾草熏。最後,王子被煙熏出來之後,坐上瞭回國的專車。

王子拉著繩子,仰天高喊著說:“君位呀,你為何不放過我?”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其實王子不是討厭做國君,隻是討厭殺身之禍。

莊子借由這個小故事,就是說,在古代的時候,君王之位雖然高高在上,讓萬人仰慕,但是它是危機四伏的,所以居其位不能養身修性,連自身性命都難保,這個就是道傢中所說“讓王”的一個核心理念。

人和動物一樣,都會本能的保護自己,不想受到傷害,而這一篇章所說的,就是由這個小故事,引申到一個人面對災害的逃避思維。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貴身輕視天下

莊子多次闡述的思想,就是以輕視外在名利為基礎的思想,即便是古人所仰慕的君位。

那麼它的一個核心,其實就是避開外在的名利,才得以保全自身的安全,這就是貴身輕視天下的核心思想。

儒傢的思想是舍身取義,但是道傢的思想卻是保全自身。莊子認為,人不應該為瞭外在的事物而喪失瞭自身的安全,所以這個思想也可謂是莊子智慧的一個核心。

《莊子》中有這樣一句話:故曰:道之真以治身,其緒餘以為國傢,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觀之,帝王之功,聖人之餘事也,非所以完身養生也。

有一天魯國的君王,聽說顏闔是一個得道的人,就派人帶上禮品到顏闔傢去表示敬意。

這個時候,使者發現顏闔住在一個破舊的房子裡面,穿著粗佈衣服,親自給牛喂草。

魯君的使者來到這裡,就問:“這是顏闔的傢嗎?”

顏闔看到之後,迎瞭出來,說:“是的。”

使者說明來意,這個時候顏闔卻說:“恐怕你們是聽錯瞭,給你們添麻煩瞭,不如回去再問問君王的命令吧。

使者回去之後,核對瞭魯王的旨意,準確無誤之後,又回來找顏闔,但是顏闔卻跑路瞭,跑路的原因是什麼呢?就是不想去做官,不想受到國君的一個敬重。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莊子借由這一個小故事,來說明道的精華是在於保全自身,修身養性,其餘的精力才用來治理事情,才用來追求名位。並且認為外在的名利,都是以危害身體,拋棄生命為代價的。如果一味的去追逐功名利祿,這才是一種悲哀。

在這一篇章中,莊子明確的指出道傢“以自身為本,把治理事情作為無足輕重”的思想。這兩者是不可顛倒的,否則就會出現本末倒置的錯誤瞭。

莊子這一篇章的智慧,宣揚的是“貴重自身”的一個道理。

所謂的“貴重自身”就是把自己的身體作為最珍貴的事物,把生命高於一切。功名利祿以及外在的君位,這些在生命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如果因為功名利祿就讓自己深陷於其中,那就太不值得瞭。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其實莊子的這一個思想並沒有什麼錯,因為生命本來就是我們最應該最珍貴的一個事物。

比如《道德經》之中就說: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道德經》之中也說:我之所以有禍患,就是因為有身體,如果沒有身體,我還有什麼禍害呢?

他表達的意思,就是世人經常念念不忘自身的利益,為瞭自身的利益患得患失的狀態,這樣會產生許多的痛苦。如果能輕視自外在的利益,重視自身,像愛惜自己的身體那樣愛惜天下,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夠把大事交給他。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淡泊思想的利與弊

所以我們首先要肯定一點,就是道傢中所提出的“生命大於一切,生命極其尊貴”,這一點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比如說,我們經常理解的名利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哲理。就如同在《莊子》之中,他在“讓王”這一篇章中,闡述的就是“以貴自身,而輕視天下”為核心的智慧。

正是由於這種思想的影響,莊子特別歌頌隱士的風格和作風,以“隱居”為個性,都是為瞭避開仕途的紛擾。而隱居的地點,一般都是選在深山,竹林等等,這一點也深受後代隱士名流的效仿。

莊子:心性淡薄,人生自有安樂

但是我們生在俗世中,即便是心性可以保持一份淳樸,但是人生不可太過於消極。

如果說,不能正確的理解莊子所提出的心性淡然的智慧,隻是一顧的消極頹廢,那麼人生也是毫無意義和價值的,所以,我們需要保持一個適度,才是好的狀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