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志探史•陜南商洛歷史上的天災

周元王六年(前470)商境大旱,“丹水絕,三日不流”。

呂雉三年(前185)雨澇,丹江溢,淹沒田禾,為商地丹江最早的水災記錄。

建武元年(25)建武二年(26)商州大饑,金一斤易米五鬥。

太康七年(286)夏,鎮安、柞水地震。

永嘉三年(309)大旱,丹水枯竭。

永和十一年(355)二月,蝗蟲入河南至上洛,田禾、青草、樹葉被蝗蟲食之一空。

永徽五年和六年(654和655)六、七月,商州、上洛、商洛普降大雨,丹水暴漲。

垂拱四年(688)六月,上洛、商洛各縣大雨成災,州河泛濫。

貞元四年(788)二月二十二日,柞水縣地震。

元和八年(813)十月,商州大雪,人多凍僵,鼠雀多凍死。

建隆元年(960)夏至次年春,上洛俱遭鼠食,禾苗幾盡。閏三月,商州饑荒。

淳化二年(991)三月,商州霜,草木皆死。

淳化三年(992)三月,商州又霜,草木皆枯。

淳化四年(993)二月,商州大雪,民多凍死。同年夏,大旱。

隆興元年至二年(1163~1164)商州鼠患,田禾幾盡。

至元二十五年(1288)五月,商州大旱,餓殍載道。

大德五年(1301)五月,商地黑霜,殺麥成災。

天歷元年(1328)商地大旱,人相食。

洪武二年(1369)商州大旱,民大饑,逃亡甚眾。

天順八年(1464)商縣、洛南久旱不雨,全年大饑,人相食。

成化二十二年(1486)商州地震。

嘉靖三十一年(1552)商州、山陽地震。

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二月十二日半夜,商州、山陽、鎮安地震,震聲如雷,房屋有傾斜,人有傷亡。隆慶三年(1569)四月,商州、山陽、商南地震。

萬歷二年(1574)商州虎患嚴重,食人無數,有絕丁者。

萬歷十四年(1586)商州大旱。

萬歷二十一年(1593)六月六日,暴雨。商州丹江、洛南縣河水大漲,淹丹江河川、毀洛南縣城三分之一。

萬歷三十三年(1605)山陽、商南飛蝗入境成災,糧無收。

萬歷四十四年(1616)商州虎患再起,知州王邦俊頒告示,鼓勵除虎。數月間,獵人魚鯨在上官坊、牧護關等地獵捕猛虎7隻。後經數年捕殺,虎患告平。是年,商州蝗蟲成災,七至九月霪雨。山陽霪雨80日,雨澇成災。

崇禎四年(1631)商地大旱,鬥米銀價四兩,饑民群相搶劫,糧差無出,官吏棘手。

崇禎十三年(1640)商州大旱,鬥米值銀二兩。關中旱災更甚,來商趁食者達十萬眾,沿途拋妻賣子,餓死無數。官府令掘“萬人坑”瘞之。各縣餓盜四起,官衙民舍多成灰盡,山陽縣城閱歲絕人蹤,草茂深數尺。是年,商州發生牛瘟,死牛十之八九。

順治十一年(1654)六月八日二更,商州、龍駒寨、柞水等地震,房屋多倒,人畜傷亡無數。同年,商州、雒南降大雨、冰雹,堆積甚厚。

順治十五年(1658)正月,商州大雪。十二月二十日地震,震級3.5。

順治十七年(1660)十二月二十三日,商州地震,震級4.5。

康熙元年(1662)八月,商州大雨,丹江河漲,沿河民舍淹沒,城垣頹圮。

康熙三年(1664)十二月初一“日食”。二十三日,商州地震。

康熙六年(1667)山陽、商南縣地震。

康熙三十年至三十一年(1691~1692)商州、雒南、鎮安、山陽大旱、瘟疫,泉水俱涸,人食草根,流離轉徙,麥收五成,鬥米銀五錢。

康熙五十七年(1718)正月十九日,鎮安、柞水、山陽地震。

乾隆四年(1739)一月三日,商州地震。

乾隆七年(1742)四月七日,陰雨連綿,商南、山陽莊稼無收,人食樹皮草根。

嘉慶二十二年(1817)五月二十三日,暴雨加冰雹,雹塊重有十多斤者,房上瓦碎,禾苗無存。

道光十三年(1833)商州各縣大旱,民大饑,人相食,野多餓殍。

道光十四年(1834)鎮安、商南、山陽、孝義連年水患、蝗蟲,收成無幾,饑民成群外流乞討。

道光十五至十六年(1835~1836)孝義廳(今柞水)兩年春夏大旱,夏田顆粒無收,秋田未播,餓殍遍野。山陽、商州蝗蟲成災,秋禾損失十之八九。

道光二十六年(1846)商州前澇後旱,蝗蟲成災,莊稼無收,民大饑。

道光二十八年(1848)春,商南縣蝗蟲成災,秋大旱,糧無收,民大饑。

咸豐三年(1853)孝義、鎮安、山陽陰雨,河水暴漲,飛蝗蔽日,秋禾受損,民大饑。

咸豐四年(1854)秋,商州飛蝗蔽日,禾稼盡損。

咸豐八年(1858)山陽飛蝗弊日,秋禾盡損,民大饑。

同治十年至十三年(1871~1874)孝義廳連年瘟疫、暴雨、地震,死80餘人。

光緒二至三年(1876~1877)商州、雒南、山陽、鎮安、孝義廳等縣,春夏大旱,丹江斷流,井水枯竭,禾苗盡枯,三料未收,民大饑,餓殍遍野,人相食,死者十之二、三。清廷由豫、楚調運賑災糧食69396包,由荊紫關水運至龍駒寨,旱運西安,給商州留糧6296包。

光緒五年(1879)春,商南縣富水、城關等地狼多為患,時有婦女、兒童、老人被噬。

光緒六年(1880)六月二十三日,孝義廳地震,房屋有倒塌,死五十餘人。

光緒八年(1882)正月二十四日下午,孝義廳太陽外有小太陽,又有四虹反照。三月十六日大風,屋傾樹倒。六月十五日商州暴雨,丹江洪溢,洪水自南門沖入商州城,蓮湖畔民舍入水數尺。

光緒二十年(1894)商州大雨40多日,洪水裂石推山,人畜傷亡不計其數。

民國九年(1920)春,商南縣發生嚴重春荒,餓死者甚眾。十一月七日晚,洛南縣地震。

民國十年(1921)春,鎮安縣三月降黑霜,麥苗枯死;四、五月霪雨,秋季大雨,山洪暴發,禾稼無幾。

是年,商南縣多災,莊稼歉收,匪患、盜賊四起,百姓離鄉背井,逃荒避難。

民國十三年(1924)夏秋之交,柞水縣霍亂流行,死1500餘人,社川河一帶天花流行,死兒童無數。

民國十八年(1929)春夏之交,商縣、龍駒寨、雒南、商南、山陽等地久旱不雨,成大災。七月又降大暴雨,三料歉收,民食樹皮草根,路有餓殍。

民國二十年(1931)夏秋之交,商縣、山陽、鎮安、商南等縣,山洪暴發,鎮安死1200餘人;山陽死56人;商縣民房倒塌萬餘傢,死17人;商南房屋被沖毀900餘間,死80餘人。

民國二十一年(1932)春,商南縣青山、黃柏等地惡狼成群,食傢畜傢禽,傷人百餘。夏,雒南、商縣以及龍駒寨一帶霍亂流行,迅即蔓延各縣,死亡甚眾。僅商縣死亡8700人。七月三日至八日,商縣大雨六晝夜,山洪暴發,丹江河水猛漲,沖進縣城小南門,倒房238間,沿江兩岸倒塌房屋700多間,淹田禾7000餘畝。

民國二十四年(1935)七月三日,商縣傾盆暴雨連降6天,丹江河水猛漲,洪峰流量3040立方米/秒,泄入縣城小南門,民房倒塌298間,丹江兩岸田禾受損嚴重。商雒鎮、龍駒寨一帶兩岸稻田被毀;商南縣丹江兩岸田禾淹沒3.5萬畝。倒塌民房5400間,死167人。

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八月二日至八日,山陽、鎮安縣連降大雨,暴發洪水。山陽縣被沖毀房屋2500多間,沖走牲畜1300多頭;鎮安縣被毀田廬無數。

民國二十八年(1939)二月六日,山陽縣地震有聲,房屋有震動。春夏,鎮安縣大旱,民大饑,以野菜、樹皮、草根和觀音土充饑。七月,商縣傷寒病流行,死亡300多人。

民國二十九年(1940)八月,雒南縣久旱不雨,莊稼無收,災情嚴重,餓死278人。

民國三十三年(1944)秋,鎮安、柞水兩縣天花流行,不少村莊戶戶染病,死亡甚眾,幸存者即成麻臉,美國紅十字會捐藥治療。商南縣痢疾流行,死亡千餘人。

民國三十五年(1946)春,全區各縣春荒嚴重,省政府撥“義賑糧”1.3萬石、救濟款1.2億元賑災。

1956年4月,商縣、雒南、山陽、柞水等縣先後兩次降雹,受災面積27100畝,雒南花園鄉降雹持續1個多小時,5寸多厚,大如雞蛋,小如核桃。

1957年1月30日,商縣發生四級地震,震中烈度V。4月6日,全區發生麻疹、猩紅熱、腦脊髓炎流行性感冒等病情,區縣衛生部門全力進行防治。

1961年7月,連續大旱,丹江斷流。

1965年7月8日~10日,全區暴雨成災,64個公社遭受洪水災害,沖走糧食13萬斤,沖毀民房1080間,死82人。

1969年8月,商縣、丹鳳、洛南、商南幹旱嚴重,丹江變為細流,坡地玉米枯死,毀掉者甚多。

1975年9月19日~10月3日,全區暴雨。商縣兩次降雨285.5毫米,二龍山水庫首次溢洪。沖毀下遊河堤140多公裡,受災面積18.68萬畝,倒塌民房5635間,死亡52人。

1978年4月29日,丹鳳、商縣、鎮安、商南、山陽等5縣發生嚴重冰雹,受災面積4萬畝,損壞民房979間。

讀志探史•陜南商洛歷史上的天災

山區風光(網絡圖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