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孩子認識他們真實的感受

孩子的感覺絕非小事,承認而不是抑制它。

•傾聽並對孩子的感覺作出回應,親身“感受”孩子的感覺。

•當遇到更大的傷害時,承認痛苦的情感會讓孩子變得堅強。

•隻要世界上有一個能真正聽懂和理解的人,這痛苦就能夠忍受。

幫助孩子認識他們真實的感受

課程伊始,吉諾特博士決定和我們探討承認孩子感覺的重要性,他借助多種方式論述自己的觀點。

你可以有各種感覺,但是行動卻受到局限。我們必須承認,孩子有他(她)自己的認知。

孩子隻有感覺正確,才能正確地思考。

孩子隻有感覺正確,才能正確地行動。

我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完全理解瞭這些想法。承認孩子的感覺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如果是真的,那麼這跟讓孩子變得仁愛和堅強又有什麼關系?

過去,我認為孩子的感覺無足輕重。“她隻是個小孩子,她知道什麼?要是按照她的想法來辦,世界還不亂瞭套。”我小時候受到的教育是,隻有等到長大成人,我的感受才能被人認真對待。我已經習慣聽到下列說法:

“那麼想真是傻。”

“你沒有道理不高興。”

“你在杞人憂天。”

我從未懷疑過,覺得這是理所當然。可現在,身為父母,我知道瞭自己的工作是幫助孩子認識到他們的真實感受,因為這樣對他們有好處。

“自己完成瞭拼圖,你看起來很高興。”

“湯姆沒來你的派對,你應該覺得失望。”

我們還知道瞭,孩子的所有感受,甚至包括負面的,都應該得到承認:

“一件不稱手的玩具可以讓人沮喪。”

“你非常討厭哈裡特嬸嬸掐你的臉。”

過去我從未發現發掘自己的感受會有什麼益處,但是,承認感覺而不是克制它,在某些方面融洽瞭傢庭關系。今天吃早餐的時候,大衛說:“呃,雞蛋太軟瞭!”我忍住瞭對他的長篇說教,沒有提醒他煮這隻雞蛋的時間和他昨天吃得津津有味的那一隻一樣長,我隻是簡單地說:“噢,你喜歡硬一些的。”這樣做巧妙地把問題控制在煮雞蛋的火候范圍內,而不會引發人們的壞脾氣。

不過,我仍然不能理解感覺的神秘之處。接著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有瞭全面的瞭解。

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我們正在吃晚飯。這時天空出現一道閃電,整幢房子頓時一片漆黑。電燈在幾秒鐘後重新亮瞭起來,孩子們看上去嚇瞭一跳,我想,這是幫他們驅散恐懼的最佳時機。我正想說:“看,事情沒有那麼糟糕,對吧?”但是我丈夫泰德卻先開口瞭:“嘿,那可真嚇人。”孩子們都盯著他看。

很好,他先說瞭。我接著他的話往下說:“很有意思,當房間裡來著燈的時候,每樣東西都顯得很友好很熟悉。但是,把同樣的東西放在同樣的房間裡,如果屋裡一片漆黑的話,會變得嚇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就是這樣。”

三雙眼睛望向我,孩子們看起來如釋重負,對我非常感激,我被這一幕征服瞭。我隻不過是簡單地描述瞭一個普通的事件,對孩子來說,這件事卻非同小可。他們開始嘰嘰喳喳,互相打鬧。

大衛:有時我強盜會進來綁架我。

安迪:我的搖椅在黑暗中就像個妖怪。

吉爾:我害怕的就是樹枝刮窗戶的時候。

孩子們暢所欲言,每個人都講出呆在黑暗的房間時候自己最害怕的東西,我們兩個邊聽邊點頭,他們不停地說著話,最後終於講完瞭。

接下來的沉默中,我們都覺得全傢人是那麼地相親相愛。我意識到,我們一定是觸動瞭某種非常強大的過程的核心部分,孩子的感受絕非小事,那麼別人是否知道這一點呢?

我開始偷聽別的父母和孩子的談話。

在動物園裡,我聽到:

孩子:(哭泣著)我的手指頭!我的手指頭疼!

父親:怎麼會疼呢,隻是劃瞭一下。

在超市裡,我聽到:

孩子:我熱。

母親:你怎麼會覺得熱;這兒很涼快。

我在玩具店,我聽到:

孩子:媽媽,你看那隻小鴨子,他是不是很可愛?

母親:噢,那是給小嬰兒玩的,你不會再喜歡嬰兒玩具的。

令人驚訝。這些父母似乎無法註意到孩子最簡單的情緒,當然,他們的回答並不是存心想傷害孩子。但是,實際上,他們傳達給孩子的信息無非是下面這些:

你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你不知道自己知道什麼。

你沒有自己的感覺。

我忍不住想拍拍這些父母肩膀,告訴他們不妨這樣說:

我看見你被劃瞭一下,會疼的。

或者:

在這裡你覺得很熱,對不對?

或者:

啊!你喜歡那隻毛茸茸的小鴨子,是嗎?

我憋不住瞭,如果沒法告訴陌生人,至少得告訴朋友們。我不得不說出去。我給幾位朋友打電話,我覺得他們能夠忍受我的頭腦發熱,有耐心聽我描述最近的發現。他們有禮貌地聽著,甚至帶點興趣,然後就送給我各種“但是”。

“但是,珍妮特,我甚至不確定是不是聽懂瞭你說的‘感覺可以承認,行動卻受限’我怎麼才能用在蒂米身上?”

我想出幾個例子:

“蒂米,我知道你喜歡摘很多水仙花帶回傢。可牌子上寫著不能從公園摘。”

“蒂米,我知道你喜歡對著盒子裡的每塊巧克力咬上一口,隻是為瞭看看裡面有什麼。這很有吸引力。但你也可以隻挑一塊,明天再挑另一塊。”

“蒂米,艾瑞克弄壞瞭你的自行車,你非常生氣,我敢說你想揍他。我知道。但是,你得和他講道理,不要動拳頭。”

另一個朋友說:“但是,珍妮特,如果你承認瞭孩子的感覺,不就是對他們的默許嗎?我女兒不讓任何人碰她的玩具,我當然不希望她這種自私的行為。我覺得重點在於讓南希長大後成為慷慨大方的人,所以我告訴她人人都要學會分享。”

還有一位朋友說:“但是,珍,如果我讓羅傑告訴我他多麼討厭妹妹,難道不是鼓勵他去發展這種最壞的感覺——鞏固它們——允許他恨別人嗎?”

太難解釋瞭。我試著告訴他們,幫助孩子弄懂自己的感覺,不代表認可或者鞏固它們,我不是在鼓勵孩子:“太好瞭,南希,你討厭分享!”或者“棒極瞭,羅傑,你想勒死妹妹。”

我的意思是,你要傾聽並對孩子的感覺作出回應,努力親身“感受”孩子的感覺。

這就是我本人所做的,簡單地說一句“噢”或者“我明白瞭”,相當於告訴孩子:“你的所有感受都很重要——無論好壞。它們是你的一部分,你的感覺沒有把我嚇壞。”

這樣孩子就不會生氣或者受到傷害,你傾聽並承認瞭他的感受,他也就樂意改變。

我不確定自己這一番熱情的演講是否有效,所以,幾天後,我既高興又有些忐忑地接到瞭兩個朋友的電話。

“珍,發生瞭不可思議的事情。今天上午,南希的朋友讓我告訴南希,要她和朋友們分享她的新玩具,我頭一次考慮到南希會有什麼感覺。接著發生瞭奇怪的事,我沒有對她發火,我發現自己的態度幾乎是非常親切,我說:‘我覺得和朋友分享新玩具一定非常難,人們有瞭新東西,都喜歡自己先享受很長時間。’我又和南希的朋友說:‘南希準備好瞭的時候,她會給你玩和的。’沒有人說話,但是,過瞭半個小時,我聽見南希宣佈:‘好吧,芭芭拉,我作好準備和你分享瞭!’”

第二個打給我的人,聲音聽上去也很驚喜:“你不會相信的,珍妮特。今天早晨,小女兒在睡覺,羅傑像往常一樣沖進來,想扯掉她的毯子。我差點要打他並說出這樣的話:‘你是個大孩子瞭——你應該多懂點事!’但是,我記得你那天說的話——壞的感覺走掉之前,好的感覺是不會出現的。所以,我隻是擋住他的手,說:‘嘿,羅迪,我一直在想小妹妹有時候是怎麼讓你煩心的。就算她在睡覺,我敢說,隻要她在傢裡,就算隻是看到她,有時也會使你生氣。’他感激地看瞭我很長時間,所:‘妹妹冷瞭,給她蓋上吧。’你能相信嗎?”

我非常得意。他們的話證明我做得對。僅僅承認一種感覺,就足以作出改變;而這是多麼大的一種改變啊!父母不會再惱火地試圖把成年人的觀點強加給倔強的孩子,他們學會瞭真正地傾聽和理解孩子——孩子有瞭聽眾,覺得自己被人理解瞭——他們願意作出更為積極的回應。

接著發生的一件事讓我躊躇瞭。瑪麗·蘇,吉爾上幼兒園以來最好的朋友,開始取笑吉爾——笑話她穿著幼稚的衣服,和其他女孩背地裡討論她。可是,吉爾卻很信任她的老朋友,她似乎不知道發生瞭什麼。星期六,吉爾給瑪麗·蘇打電話,請她過來玩。這次瑪麗·蘇攤牌瞭,她告訴吉爾不想再和她做朋友,其他不喜歡吉爾的女孩也不會和她做朋友瞭。

吉爾吃驚地站在那裡,受到瞭很大的打擊,她掛上電話走進自己房間。過瞭一個小時,我從她開著的房門前經過,看見她躺在床上,臉上全是淚痕,盯著天花板。那一瞬,我隻想雙手抓住瑪麗·蘇使勁地搖晃她,直到她嚇得牙齒打戰。那個刻薄、自我中心的臭孩子——她怎麼敢這樣對待吉爾?我想告訴女兒,她指甲縫裡的灰比瑪麗·蘇有價值。我想大叫:“有其母必有其女!看看瑪麗的母親吧——她也一樣地冷酷、虛偽!”可我最希望的是能夠減輕吉爾的痛苦,能說一些有智慧的話來幫助她。

我可以給她怎樣的建議呢?我知道,孩子通常不喜歡建議。我還知道吉爾需要時間自己想出解決的辦法。不過,我迫切地感覺需要解決她的問題。毫無疑問,她值得同情。我害怕如果幫她承認自己的感覺——抗拒與孤獨,會完全毀掉她。

我以最溫柔的語氣說道:“親愛的,人生不能隻依靠一個朋友,你是個瞭不起的姑娘,你可以有很多朋友,為什麼不給別人打個電話叫他們出來玩呢?”

吉爾放聲大哭:“你總是告訴我做這做那!你怎麼知道我不會那麼做?可是現在我不想!”

我一整天都在考慮這件事,如果給孩子提供解決方案不是合適的回答,那什麼是呢?我要怎麼做才能幫助女兒?我不能僅僅表達瞭一番同情之後就坐視不理。

“承認孩子的感受”這個脆弱的理論似乎有其內在的局限,誠然,對於處理小矛盾,它非常管用;被劃到的手指頭、丟失的玩具、因為下雨而取消的野餐。但是,遇到比較大的傷害——真正的損失、心愛的寵物死掉瞭、被朋友拒絕瞭——又該如何呢?把這些感覺重現出來是否合適、會不會有幫助?揭開傷口難道不會帶來傷害嗎?

帶著疑問,我進去瞭下一學期的學習。吉諾特博士搖搖頭:“我也想知道怎麼辦,”他說,“怎樣說服父母們:痛苦能夠幫助成長、掙紮可以強健性格。父母們太希望孩子快樂,所以經常不讓他們體驗那些能夠讓人成熟的感受——失望、挫敗和悲傷。‘別哭,’他們說,‘我們再給你買一隻小狗。’

“如果父母們能夠明白,當他們承認有痛苦的情感存在時,可以讓孩子學會堅強,他們就不會害怕說出:‘你想念普瑞斯。你覺得自己的心都碎瞭……我知道,我知道。’這才是我們可以給予孩子的最好的幫助。

“當你的孩子被小刀割瞭一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傷口馬上愈合,你會先幫傷口消毒,然後貼上創可貼,你知道接下來時間會愈合一切。對於精神上的傷口,也是同樣的道理。我們給孩子精神上的創可貼,但是,必須明白的是,愈合的過程本身是緩慢的。

我們可以對吉爾說:‘某個多年的好朋友離開瞭你,這非常痛苦,會讓你突然覺得很孤獨。’

“接下來吉爾可以告訴自己:‘我也許失去瞭一個朋友,但是,我有個理解我的媽媽。’”

我對聽到的東西有點錯愕,帶著茫然回到瞭傢。以前我從未想過這些東西:真正的傷害對一個孩子的人生來說意味著什麼……父母隻要深深地理解這種感受,就能產生巨大的力量給孩子安慰……父母——沒有被孩子的悲傷嚇到,也不否認這悲傷——而是選擇堅強,傾聽孩子的心聲,理解他的痛苦,通過傾聽本身,傳達給孩子最深層的信息,你可以忍受痛苦。隻要世界上有那麼一個真正聽懂和理解我們的人,這痛苦就能夠忍受。

房門怦然環關上的時候,我正迷失在這些想法之中。我抬起頭,看見6歲的安迪站在房間中央,苦著臉。

“老師沖我喊瞭,”他聲音嘶啞,“我去撿掉在地上的鉛筆,她開始叫起來。她說我不專心,大傢都在看我。她說我放學後必須留下,要接受教訓。她罰我留堂,而你卻不關心我去哪裡瞭!”

我的心一沉。他都經歷瞭什麼啊。快點,快點,我會消除他的不快,告訴他這沒什麼,沒什麼好難過的。我會告訴他試著多想想未來的事情。給他一個吻、一塊餅幹,他就沒事瞭,沒事瞭!

然後,我想起很久以前,有個上一年級的小孩,因為說話被罰站墻角,我記得昏暗的墻上那些裂瞭紋的油漆,回傢吃午飯的孩子們排隊經過時竊竊私語的聲音。

還有那可怕的安靜。突然,一個尖厲的聲音傳來:“你現在可以回傢瞭,珍妮特,我希望你接受瞭教訓。”

幫助孩子認識他們真實的感受

幫助孩子認識他們真實的感受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