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近日,筆者在網上看到一篇題為《呼籲人大常委會對“網絡新規”釋法,消除公民疑慮,維護法治精神》的文章,該文通過自媒體發佈後,被廣泛轉發和傳播(因內容違規已被監管部門刪除),該文對3月1日實施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提出若幹質疑,但是文中內容與標題嚴重不符,現就文中的所謂幾點“質疑”做以下澄清。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一、關於對“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並未在國務院的直屬機構之列”質疑的澄清

文中質疑“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並未在國務院的直屬機構之列”,並提出所謂“《網絡安全法》等法律法規是否授權國傢網信辦有制定行政規章的權限?此授權是否合法?

根據2014年《國務院關於授權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負責互聯網信息內容管理工作的通知》(國發〔2014〕33號),國務院授權重新組建的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負責全國互聯網信息內容管理工作,並負責監督管理執法。

顯然,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屬於國務院授權負責全國互聯網信息內容的監管部門,根據立法法的規定,國傢網信辦有權依法制定部門規章,其發佈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令第5號)屬於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部門規章。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二、關於對“《規定》總則第一條有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傢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法律、行政法規,制定本規定。”怎麼沒提《立法法》,不知當否?“的澄清

首先,必須強調指出,制定部門規章的立法依據是“上位法”,不是《立法法》,《立法法》本身屬於憲法性法律的范疇,《立法法》制定的依據是《憲法》。如《立法法》第一條規定:“為瞭規范立法活動,健全國傢立法制度,提高立法質量,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發揮立法的引領和推動作用,保障和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傢,根據憲法,制定本法。“

其次,部門規章的立法依據是“上位法”,我國的立法體系遵循法律效力位階制度,下位階的法律必須服從上位階的法律,所有的法律必須服從最高位階的法。在我國,按照憲法和立法法規定的立法體制,法律效力位階共分六級,它們從高到低依次是:根本法、基本法、普通法、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和行政規章

《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作為部門規章,主要以網絡信息內容為主要治理對象,其上位法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傢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法律、行政法規。因此,《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一條規定:“為瞭營造良好網絡生態,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維護國傢安全和公共利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傢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法律、行政法規,制定本規定。”

再如《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財政部令87號)的上位法應該是《政府采購法》和《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因此,該辦法第一條規定:“第一條 為瞭規范政府采購當事人的采購行為,加強對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活動的監督管理,維護國傢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政府采購招標投標活動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和其他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制定本辦法。”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三、關於對“《規定》中‘謠言’等語詞的使用,是否合乎法律規范?如何具體界定何謂‘謠言’、何謂‘造謠’、何謂‘傳謠’?“的澄清

“謠言”是一個眾所周知的詞匯,其含義是沒有相應事實基礎,卻被捏造出來並通過一定手段推動傳播的言論。在《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出臺之前,“散佈謠言”一詞已近在我國的法律法規中多次出現,2000年出臺,2011年修訂的《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國務院令第292號)第十五條規定:“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不得制作、復制、發佈、傳播含有下列內容的信息:(六)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2005年8月發佈的《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一)散佈謠言,謊報險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擾亂公共秩序的;2003年出臺,2011年修訂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第五十二條規定:”在突發事件發生期間,散佈謠言、哄抬物價、欺騙消費者,擾亂社會秩序、市場秩序的,由公安機關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依法給予行政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六條規定:“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不得制作、復制、發佈含有下列內容的違法信息:(八)散佈謠言,擾亂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的。應當指出,全球進入網絡時代的一個顯著特征是媒體的社會化,這使得每個人都是新聞的創作者、生產者,發佈者,開始瞭人人自媒體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是傳播者。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當前,抗擊疫情正處於關鍵時期,我們看到很多沒有相應事實基礎,卻被捏造出來的信息在網絡傳播,給疫情防控工作帶來極大幹擾。筆者認為,一則信息是否構成法律上的“散佈謠言”有兩條認定標準:一是該信息內容沒有事實基礎,是被捏造出來的信息,且故意通過一定手段(尤其是網絡)發佈並傳播;二是該信息內容對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有一定程度的擾亂。

比如2月24日,撫州一居民周某藝(女)在其微信“周氏傢族群”及“一傢親群”發佈“南城又有疑似病例瞭,四個”,該言論沒有任何事實基礎,完全是捏造出來的內容,致使該不實言論被他人大量轉發,給廣大居民造成恐慌,嚴重擾亂瞭疫情防控期間的公共秩序。公安機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五條之規定,對其進行瞭行政處罰。

但是“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發佈的信息就不能認定是“散佈謠言”,首先,他在同學微信群裡發出瞭“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瞭7例SARS”的信息,後附一張檢測報告、一張患者肺部CT圖。後來他又補充,“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瞭,正在進行病毒分型”。顯然,盡管之前他稱為SARS(因為當時尚沒有“新冠肺炎”的定義),但該信息內容本身具有事實基礎,不是捏造出來的;其次,李文亮提醒不要外傳,但不久後,微信的內容還是被人截圖傳出,他沒有傳播的故意;再次,李文亮的信息內容發佈和傳播後,不但不會擾亂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反而會使人們對疫情及早警覺,對疫情的“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早處置”具有重要意義。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由此《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六條(八)明確確定,散佈謠言,擾亂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的行為是法律禁止的行為,不但符合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決定》提出的“以民為本、立法為民”理念,也反映瞭廣大人民群眾的呼聲。

四、關於對“《規定》第20條“鼓勵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積極參與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通過投訴、舉報等方式對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進行監督”,但卻沒有在後面的第七章《法律責任》中列舉有可能存在的“惡意投訴和舉報”或者“不實投訴和舉報”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這是否算是一種疏漏?”的澄清

應該明確,法律責任是指責任者由於違法行為或特定的法律事實而應承受某種不利的法律後果,是由於違反法定義務而引起的不利法律後果。“法律責任”的承擔在立法層面一般表述為違反義務性規范和禁止性規范。

首先,義務性規范是規定主體必須為某種行為的規范, 如《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十八條:“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應當文明健康使用網絡,按照法律法規的要求和用戶協議約定,切實履行相應義務。。。。”,該條中的“應當”就是一種義務性規范

其次,禁止性規范是規定主體不得為某種行為的法律規范,如《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二十二條“”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和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網絡信息內容服務平臺不得通過發佈、刪除信息以及其他幹預信息呈現的手段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者謀取非法利益。“,該條中的”不得“就屬於禁止性規范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由此可見,《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二十條:“鼓勵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積極參與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通過投訴、舉報等方式對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進行監督,共同維護良好網絡生態。“,該條用”鼓勵“一詞進行表述,既不是義務性規范,也不屬於禁止性規范,無需設置法律責任。

公民對法律應當有敬畏之心-剖析《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結束語:筆者以為,《呼籲人大常委會對“網絡新規”釋法,消除公民疑慮,維護法治精神》一文,屬於使用誇張標題,特別是標題使用瞭“消除公民疑慮,維護法治精神”,標題與內容嚴重不符,而且內容的制作者不做調查研究,擅自發佈“國傢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並未在國務院的直屬機構之列”等信息,對國傢網信辦制定部門規章的立法權質疑,以無中生有的方式誤導網民,使網民產生疑慮,這不是在維護法治精神,屬於《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第七條(一)的不良信息,廣大網民應當抵制,不要轉發擴散。

筆者作為一名長期從事網絡與信息法研究的法律人,堅定的認為,《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集中體現瞭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中提出的“建立健全網絡綜合治理體系,加強和創新互聯網內容建設,落實互聯網企業信息管理主體責任,全面提高網絡治理能力,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加強網絡生態治理,培育積極健康、向上向善的網絡文化,有利於建立健全網絡綜合治理體系”的精神,以網絡信息內容為主要治理對象,以營造文明健康的良好生態為目標,突出瞭“政府、企業、社會、網民”等多元主體參與網絡生態治理的主觀能動性,重點規范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網絡信息內容服務平臺,網絡信息內容服務使用者以及網絡行業組織在網絡生態治理中的權利與義務,展示瞭網絡空間的自由和秩序、開放和自主、管理和服務的辯證關系,重點突出瞭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的統籌與協調,這是我國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法治領域的一項裡程碑事件。

筆者相信,隨著《規定》的正式實施,我國網絡信息內容的生態治理將正式納入法治軌道,並將依法形成治理合力。古人雲:“畏則不敢肆而德已成,無畏則從其所欲而及於禍。”有人之所以漠視法律威嚴,知法犯法,甚至提出種種對法律的質疑,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缺乏對法律應有的敬畏之心。

總書記強調,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傢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堅決維護憲法法律權威。筆者溫馨提醒:“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法律的制定是維護社會秩序的根本途徑,法律、法規、規章一旦生效,每個公民都必須以敬畏之心去嚴格遵守,必須維護法律的權威,雖然我們有追求個性的自由,但這並不意味我們能標新立異,隨意制作和擅自發佈對現行法律、法規和規章的不滿和質疑等信息內容。

如果公民對現行法律、法規和規章等有修改建議,一定要通過法律途徑提出,不得隨意在網上散佈對現行法律、法規和規章質疑和不滿的言論!

【本文轉自公眾號:春暉大地;作者:王春暉】

作者:王春暉,法學教授、法學博士,南京郵電大學信息產業發展戰略研究院首席專傢、中國政法大學法商大數據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浙江大學當代中國話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西部數字經濟研究院首席專傢、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經濟專傢委員會委員、中國通信學會學術工作委員會委員、中國互聯網協會應用創新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法學會網絡與信息法學研究會常務理事、上海市法學會互聯網司法研究會副會長。主要從事網絡與信息法學及信息通信戰略與法律的交叉研究。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