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為何點贊中國?——從“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說起

編者按:在20多年前的那次戰火中,中國同塞爾維亞人民生死與共,用鮮血凝成瞭深厚友誼。雖然當時限於種種條件,沒有能最終扭轉局面,但中國守住瞭國際政治中的道義,沒有在強權面前沉默和屈服,淪為附庸和幫兇,而是勇於發出正義之聲,對霸權蹂躪下的國傢人民提供瞭力所能及的幫助。這說明自新中國成立以來不畏強權、獨立自主、同情弱小的觀念深入人心,盡管經歷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反攻倒算依然沒有消失殆盡,中國人仍有不屈的民族氣節和英勇氣概;在親西方思潮特別嚴重的背景下,國內還有不唯西方馬首是瞻的決策者。這也是西方國傢始料未及的。

前幾天,筆者註意到人民日報海外網刊登的一則新聞報道:《塞爾維亞外長訪華:當年中國不怕強權的炸彈,現在塞爾維亞也不怕新型的病毒》。在疫情期間海量的消息中,這則外交消息顯得不太起眼,但細看來卻是挺有意味的。

牢不可破的“鐵桿之情”

據報道,塞爾維亞副總理兼外長達契奇是中國發生疫情以來中方接待的第一位外長。在會談中,中國外長王毅表示:在中國人民全力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時期,塞爾維亞代表團專程訪華,以實際行動體現塞爾維亞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情誼,體現中塞牢不可破的“鐵桿之情”,體現在關鍵時刻相互堅定支持的良好傳統。中方表示高度贊賞,中國人民將銘記於心。

塞爾維亞為何點贊中國?------從“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說起

塞爾維亞外長達契奇表示,塞爾維亞人民不會忘記,當年北約轟炸南聯盟時,中國朋友堅守在貝爾格萊德,同塞爾維亞人民站在一起。當時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現在塞爾維亞人民也不怕新型的病毒,我們將與中國兄弟感同身受,患難與共。

這裡,達契奇毫不避諱地提到瞭北約轟炸南聯盟的歷史事件。“牢不可破的‘鐵桿之情’”,“關鍵時刻相互堅定支持”,“與中國兄弟感同身受,患難與共”,雙方用語反映出中塞兩國非同一般的關系。要理解這一關系,還得從21年前北約轟炸南聯盟、美國轟炸中國大使館的往事說起。

90年代,蘇東劇變,西方取得冷戰勝利,美國為首的北約集團一路攻城略地,蠶食前蘇聯陣營地盤,迫使與之對抗的國傢和民族屈服,所向披靡,“歷史的終結”似乎指日可待。在這期間,歐洲東陲的俄羅斯元氣大傷,位於東西歐之間、作為前社會主義國傢南斯拉夫遺產的南聯盟成瞭北約東擴之路上的一顆釘子。

當時的南聯盟為塞爾維亞和黑山組成,由政治強人米洛舍維奇領導。米洛舍維奇具有社會主義情結和獨立自主傾向,被稱為“最後一個不悔改的佈爾什維克”“巴爾幹不死鳥”“鐵漢總統”。其政權盡管采取瞭西式民主政體,但政治上親俄、中,在民族問題、領土主權問題上毫不妥協退讓,在國內有深厚的群眾基礎,被西方封鎖禁運長達十年、扶植煽動反對派和民族分裂勢力頻繁生事,仍屹立不倒。於是西方國傢玩起瞭一貫的手法,先是在鬧分裂的科索沃地區通過西方媒體和組織的調查,拋出一個所謂“拉察克大屠殺事件”,對南聯盟國內沖突歪曲報道、大肆渲染,借此對米洛舍維奇政權施壓,要求南聯盟政府軍退出科索沃,由西方軍隊進駐接管,赤裸裸地要插手幹涉、分裂南聯盟。在遭到拒絕後,北約開始瞭連續78天的野蠻轟炸,使用瞭包括貧鈾彈、集束炸彈、石墨炸彈在內的武器,摧毀瞭南聯盟大量民用設施,造成瞭巨大災難,最終迫使米洛舍維奇簽訂瞭城下之盟。

在這期間,中國頂著西方壓力,堅決反對幹涉他國和武裝入侵的野蠻行徑,在政治和經濟上給予南聯盟必要的支持,的確與塞爾維亞人民“感同身受,患難與共”,“相互堅定支持”。特別是美國轟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激起瞭全體中國人的憤怒,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並在美國的炸彈中覺醒,看清瞭帝國主義的面目,看清瞭中國獨立自主、振興國防的必要性。從對西方溫情脈脈的夢中醒來,發奮圖強,“五八炸館”事件成為中國民族精神史上的一個轉折點。

塞爾維亞為何點贊中國?------從“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說起

感同身受,患難與共——戰火中的堅守

北約轟炸南聯盟期間,中國政府對南聯盟局勢十分關切,對西方國傢的野蠻行徑一再表示反對和譴責,主張通過政治對話解決問題。中方也以實際行動表示對南聯盟政府和人民的支持。戰火之中,許多國傢駐南聯盟大使館紛紛關閉、撤員,中國是為數不多堅守不撤的國傢之一。正如時任中國駐南聯盟大使潘占林在回憶中談到的,中國使館人員在炮火中的堅守,一方面是為國內提供一線信息,供領導人決策參考;另一方面,“我們使館的存在,我們的外交官堅守崗位,也是對南斯拉夫人民的支持。”

此外,中國大使還同南聯盟政府官員會談,商討中國向南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問題。中國新聞工作者更是冒著戰火進行戰地報道,采寫瞭大量通訊文章,在世界輿論被西方霸權把持之時,勇於揭露真相,留下真實的記錄,為和平與正義吶喊。

南聯盟也對中國表示瞭足夠的信任。1999年3月轟炸開始後,美國驅逐南聯盟駐美使館人員時,南聯盟曾請求中國駐美使館代表南聯盟在美利益,我國也接受瞭這一委托,後因美國以中國不是“中立國”為由反對才作罷。

直到1999年6月,在西方緊逼,俄羅斯綏靖之下,南聯盟無奈接受瞭西方方案,米洛舍維奇總統還希望中國能參加將要進駐到科索沃的維和部隊,以平衡西方國傢的力量:

【“如果有中國和俄羅斯參加,才意味著真正的多國部隊,科索沃才能有多種力量的平衡,這也意味著多極世界,而不是哪一傢獨霸。中國參加維和部隊也是南斯拉夫的有力支持。”】

當然,由於此時西方國傢已完全主導瞭局勢走向,米洛舍維奇的這一願望沒能付諸現實。

中國和南聯盟在戰火中的相互支持和信任,除瞭國際共運的歷史淵源,還源自兩國密切的經濟聯系和共同的政治訴求。90年代,中國同南聯盟的經濟交往十分密切,南聯盟首都貝爾格萊德和北京有直達航班,許多中國人在南聯盟投資、經商、居住。南聯盟長期被封鎖禁運,是中國人帶去瞭寶貴的資金和物美價廉的豐富商品,對南聯盟經濟社會的恢復和穩定起到瞭作用。正因為如此,北約對南轟炸開始後,南聯盟對各國人員的進出都采取瞭嚴厲措施,但對中國僑民則相對放寬限制,延長居留期並簡化辦事手續。

在政治上,中南兩國有著反對西方幹涉、維護自身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共同政治訴求。中國近代以來飽受帝國主義之苦,對南聯盟的遭遇可謂感同身受。90年代,西方在臺灣、朝鮮方面大做文章,不斷在亞太地區給中國制造麻煩,並在輿論上渲染“中國威脅論”,對中國進行妖魔化,加緊對華挑釁施壓。轟炸南聯盟之前,美國法律專傢起草瞭所謂《科索沃和平與自治臨時協議》,得到瞭美國總統克林頓和國務卿奧爾佈賴特的賞識,他們竟聲稱也請這位專傢為西藏起草一份“自治協議”——將他們正在插手制造分裂的科索沃問題同所謂西藏問題相提並論,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正是基於相似的政治訴求,中國對西方幹涉並武裝侵略南聯盟堅決反對,多次譴責。轟炸前的1998年10月23日,英美等國出臺瞭一份對南聯盟問題的決議草案提交聯合國安理會表決,其中含有支持北約對南聯盟采取軍事行動的內容,遭到中國和俄羅斯的反對,決議草案未能通過。1999年3月24日轟炸開始後,不少國傢選擇沉默,中方則強烈要求北約立即停止對南斯拉夫的軍事幹涉。中國外交部譴責北約空襲,中國國傢主席致口信給南總統,並復信美國總統,強調中國反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脅別國。

在1999年4月19日,有關國傢就科索沃問題提出瞭一系列犧牲南聯盟主權和利益的所謂解決方案,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秦華孫大使對此強調,中國主張通過政治方式解決南聯盟科索沃危機,反對將任何解決方案強加於南聯盟政府的行為。他表示,任何解決方案都必須遵循兩個原則:1、切實尊重南聯盟的主權和領土完整;2、保護南聯盟科索沃地區所有民族的合法權益。這再次申明瞭中方的政治立場。

堅決反對打著民族、宗教等種種旗號的地方分裂勢力,反對西方幹涉內政,維護自身主權和領土完整,是新中國一貫的立場。這也是中國反對西方策動科索沃獨立、堅決支持南聯盟維護自身統一訴求的重要原因。

由於中國同南聯盟的同氣連枝,加上俄羅斯一開始對南聯盟的支持和兩國特殊的地緣關系、歷史淵源,美國方面擔心中俄聯手為南聯盟提供支持援助,或在東亞地區打亂美國部署,阻止美國先歐後亞的稱霸世界戰略。於是,美國先發制人,一方面拉攏俄羅斯,一方面牽制中國。在北約開始轟炸南聯盟的3月24日當天,美國指令日本修改瞭針對中國、染指臺灣的日美防衛合作相關法案,即日美《戰爭法案》,並指使日本海上自衛隊在二戰後首次向朝鮮船隻開火;3月26日,駐韓美軍又舉行瞭代號為“勇敢海峽”的軍事演習。這些劍指中國的玩火舉動,既是美國對華遏制戰略的延伸,也是對北約打擊南聯盟行動的直接策應。顯然,美國是擔心關系密切的中國、南聯盟再加上搖擺不定、一度有過聯南抗美傾向的俄羅斯形成合力,打斷西方在南行動進程的。

在當時的入世談判問題上,美國也罔顧中方表示的善意和做出的讓步(如大量進口美國牛肉、柑桔和小麥,同意開放電信、金融服務和娛樂業等),在中方人員訪美時出爾反爾,徑直拒絕瞭中國的入世請求;甚至美聯邦調查局還當著中方人員訪美的面,故意搜查此前他們制造的所謂“中國核竊密案”主角李文和的住所。這都是在轟炸南聯盟期間對中國的變相挑釁和打壓。

可以說,自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傢封鎖南聯盟以來,中國就與南聯盟患難與共,特別是北約悍然轟炸南聯盟期間,中國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地同南聯盟人民站在一起,以實際行動給與支持,一同承受西方的壓力,甚至為此遭遇瞭美國的炮火——北京時間1999年5月8日,美國轟炸機投擲三枚精確制導炸彈,從不同角度襲擊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致使中方三名記者身亡,數十名人員受傷,使館嚴重損毀。中國人將這一天視為國恥日。事後美方宣稱是“誤炸”——如此精確的“誤炸”,當然是無恥的謊言。在親歷戰火的潘占林大使看來,美國此舉是為擊垮南聯盟米洛舍維奇政權的心理防線:

【“那些美國和北約的主戰派們事先宣稱,隻要三天,最多一個星期就讓米洛舍維奇跪下求饒,這成瞭他們大言不慚的自我吹噓。北約騎虎難下,無計可施,於是采取‘左道旁門’的卑劣做法,轟炸中國大使館,打掉米洛舍維奇的所謂‘精神支柱’,打擊南斯拉夫人民抗擊北約的戰鬥士氣,達到扭轉戰局,便捷取勝的目的。當然,這也是對同情南斯拉夫,反對北約戰爭行動的俄羅斯的一個警告。”】

塞爾維亞為何點贊中國?------從“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說起

“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

在當時看來,美國的狂轟濫炸,包括悍然襲擊中國大使館,雖然達到瞭目的,迫使南聯盟政府最終屈服,但長遠地看,卻產生瞭西方國傢意想不到的效應。美國炸館激起瞭中國民眾的激烈抗議,中國人民沒有因為美國的恐嚇而嚇破膽,反而是恍然從迷信西方美好的幻夢中驚醒過來,猛然記起“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遺訓,達成瞭空前的團結,民族情感空前地激發。在中國強烈要求下,美國領導人進行瞭道歉,但始終謊稱是“誤炸”。野蠻轟炸中國使館的法西斯行為,讓美國的帝國主義本質不證自明,西方自由主義普世價值的虛偽和資本主義的暴力屬性不證自明,許多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從迷信西方的自由主義者轉為愛國主義者乃至馬克思主義者,西方價值在中國喪失瞭道義制高點,中國人的思想和眼界重新得到解放。而中國國傢層面也對此前一些自廢武功的政策進行瞭反思和調整,航空、航天、船舶等軍工和高新技術產業重新得到重視和振興。

多少年過去,南聯盟及其繼承者塞爾維亞的人們沒有忘記中國人民的支持和犧牲。貝爾格萊德的中國大使館遺址處立起瞭一塊黑色紀念碑,用塞爾維亞文和中文寫著:

【“謹此感謝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塞爾維亞共和國人民最困難的時刻給予的支持和友誼,並謹此緬懷罹難烈士。”】

貝爾格萊德大學教授帕夫洛維奇說:

【“塞爾維亞人民心裡永遠記得中國當年的犧牲。在那個非常時期,中國和我們站在一起,你們的傷痛也是我們的傷痛。”】

直到今天,塞爾維亞都是全歐洲對中國最友好的國傢。據報道,2019年中國國慶期間,貝爾格萊德街頭還張貼著《我和我的祖國》的海報。

塞爾維亞為何點贊中國?------從“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說起

塞爾維亞沒有忘記中國在戰火中的支持和堅守,中國更沒有忘記自己的烈士和英雄。炸館發生後,北京於1999年5月12日以降半旗這種最莊重、最高的規格向犧牲的三位中國記者致哀,國傢領導人對烈士傢屬進行慰問。2016年,當地時間6月17日下午,對塞爾維亞進行國事訪問的習近平主席同夫人剛一抵達貝爾格萊德,首先前往中國駐南聯盟被炸使館舊址,敬獻花圈,憑吊烈士。兩國元首強調,中塞兩國深厚傳統友誼和特殊友好感情是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必將世代相傳。習近平說:

【“塞爾維亞人民在歷史上以不屈不撓的精神一次次在鳳凰涅槃中復興,中國人民對此深感欽佩。中國同塞爾維亞都是不畏強權、珍愛和平的國傢。”

2019年5月7日,在事件20周年時,中國駐塞爾維亞使館舉行紀念活動,再次緬懷北約轟炸中犧牲的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三位烈士。

塞爾維亞為何點贊中國?------從“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說起

可以說,在20多年前的那次戰火中,中國同塞爾維亞人民生死與共,用鮮血凝成瞭深厚友誼。雖然當時限於種種條件,沒有能最終扭轉局面,但中國守住瞭國際政治中的道義,沒有在強權面前沉默和屈服,淪為附庸和幫兇,而是勇於發出正義之聲,對霸權蹂躪下的國傢人民提供瞭力所能及的幫助。這說明自新中國成立以來不畏強權、獨立自主、同情弱小的觀念深入人心,盡管經歷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反攻倒算依然沒有消失殆盡,中國人仍有不屈的民族氣節和英勇氣概;在親西方思潮特別嚴重的背景下,國內還有不唯西方馬首是瞻的決策者。這也是西方國傢始料未及的。

人要有點精神,國傢和民族更是如此。在當前抗擊疫情的緊張情勢下,塞爾維亞外長重提北約轟炸南聯盟事件,是對中塞兩國人民的激勵,也是對一些罔顧實情跪拜美國、爭相代表中國“道歉”之人的提醒。回到題目上來,塞爾維亞方面之所以稱贊中國,還因為當前中國在抗擊疫情戰鬥中的堅守和努力,中國人民的英勇奮鬥。正如達契奇所說的:“中國人民站在第一防線上,為世界人民的健康安全做出瞭貢獻和犧牲,值得世界上所有人的尊重。”抗擊疫情是沒有硝煙的戰爭,面對的不隻是病毒,還有國內外的各種明槍暗箭。貿易戰以至疫情以來美國對華行為一再表明,西方敵視中國的傾向沒有變,遏制中國的意圖沒有變。炸館事件讓有良知的中國人痛定思痛,反思覺醒,這次疫情中的很多事也值得思考。疫情過後,中國仍將面對諸多挑戰,有外部的,也有內部的。前路依然兇險,需擦亮眼睛,提高警惕,團結正義的力量,勇敢向前,“不畏強權的炸彈”,也不畏任何形式的打壓、恐嚇。

(作者:王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