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前言

五代(907年-960年):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

十國(902年-979年):前蜀、後蜀、南吳、南唐、吳越、閩、楚、南漢、南平、北漢。

這篇文章寫的有點久,起初就是想舉舉例子,大概的說說。但是發現確實不太好理解,雲集的人物,交雜的關系線,地域上對抗,藩鎮的獨立等等,所以就改成敘述的方式,全方面的闡述整個五代十國。註意這篇文章有點長 ,可以當作小說看,頭條的聽圖文的聲音很不錯,我喜歡。

大廈將傾,風雨欲來,黃巢造反

安史之亂過後,唐朝北方經濟摧毀,帝國經濟重心轉移南方,原本藩鎮割據無可奈何,內部宦官專政,黨爭屢禁不止,這個唐王朝似乎沒有瞭往昔的色彩,然後出現瞭一個私鹽販子黃巢,開始瞭這場紛亂的序幕。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遙想黃巢世代販賣私鹽,出身富貴。自小騎馬射箭,詩文也有些天賦;自是不滿足於安穩的富貴生活,想要在政治上大展拳腳。可是幾次不第,名落孫山,心裡不舒服,做瞭一首《不第後賦菊》: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屢屢不中,心情憤懣,想我黃巢文武雙全,必是奸臣當道害我不中。既然你不給我施展拳腳,那我就反瞭,自己當皇帝。於是便放著好好的鹽幫幫主不幹,聯合叔侄八人投奔王仙芝造反。本來販賣私鹽這種掉腦袋的事情,黃巢敢做,造反也一樣。或許黃巢造反有些天賦,一路進攻,打進長安,趕跑唐僖宗,建國大齊

話說這個唐僖宗也慘,自幼長於宦官之手,執著於鬥雞鬥鴨打馬球,這個模樣下去最多當個開心紈絝子弟。可是唐懿宗病死,當時即位的唐僖宗隻有12歲,所以國傢大權全由太監田令孜掌權。雖然唐僖宗貪玩,但不至於蠢,何況自己老傢都被占領瞭,自己怎麼能坐視不管。於是調集大軍圍剿黃巢,而朱溫所在的同洲是唐軍必爭之地。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朱溫投降

說起這個朱溫就是後梁締造者,然而此時是黃巢手下的同州防禦使。唐軍與之對戰的是河中節度使王重榮,幾次交鋒下來,朱溫不敵,向長安的黃巢求援。可是黃巢早已過上紙醉金迷的生活,把軍務全權交給瞭自己的親信孟楷,朱溫和孟楷有些仇恨,所以置之不理,這個時候朱溫進退無援。想想自己自幼喪父,少小跟母親討生活,要不是圖個榮華富貴,誰願意造反,跟著黃巢一路幹,好不容易混上一個大官,自己富貴生活沒幾天,就要交代瞭,朱溫接受不瞭。這個時候要是不投降,就得死。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於是朱溫做瞭一個選擇,投降唐軍,雖然封瞭自己一個左金吾大將軍,劃給他汴州這塊地盤,還給他取瞭個名字,朱全忠。原本這是一個很開心的事情,可是唐僖宗拍瞭拍他肩膀,小朱呀,這個東西雖然給你瞭,但是你得先滅掉黃巢才能上任。朱溫這是無語,黃巢又不是隻有他一個將領,怎麼打的動。所以就隻能在軍營裡幹吃飯。

李克用出山,黃巢覆滅

大傢一籌莫展之際,有人提出沙陀軍的李克用,這個朱溫的死對頭出現瞭。這位仁兄手下有著大唐最猛的騎兵沙陀騎兵。要不是因為當初李國昌抗命,李克用殺瞭大同節度使,造反失敗被趕到達靼過苦日子黃巢估計一時半會也攻不進來。不過李克用很開心,現在可以脫離這個偏僻的地方。李克用幾乎一路平推打進長安,居首功,封為河東節度使。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可是黃巢不死心,當足瞭皇帝,突然沒瞭,心裡心情多糟糕。於是被突圍到河南。這裡有必要提一下的 就是陳州事件,也就是吃人。為瞭補充糧食,發明瞭空前絕後的吃人機器一一巨舂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五十》:“”賊圍陳郡百日,關東仍歲無耕稼,人餓倚墻壁間,賊俘人而食,日殺數千。賊有舂磨砦,為巨碓數百,生納人於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人大饑,倚死城塹,賊俘以食,日數千人,乃辦列百巨碓,糜骨皮於臼,並啖之。

朱溫面對著黃巢大軍也是手足無措,四處求援,拉來瞭李克用一起進攻,黃巢大軍一觸即潰。朱溫也是收足瞭好處,拉攏瞭黃巢一大批將軍士兵。這個時候作為東道主的朱溫肯定得犒勞李克用,準備酒宴表達感激之情。

但是李克用居功自傲,少年英才,看不上朱溫,於是對於朱溫百般侮辱。朱溫自然心裡也不好受,本就嫉妒,現在又被嘲諷,心裡憤憤不平,晚上,酒席散後,乘李克用喝醉睡著,放火燒房,要不是大雨,李克用算是交代瞭。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這個時候李克用心裡極度不開心,但是自己的軍隊久戰已疲,實在無法與收編黃巢部隊的朱溫一戰,於是采取迂回戰略,向唐僖宗告狀,獲得點好處,日後再做打算。朱溫和李克用的梁子倒是結下瞭。

交惡王重榮,對戰李克用,僖宗再離都

黃巢沒瞭,唐朝其他的零星農民起義軍,也上不來臺面,唐僖宗繼續自己愉快的紈絝的生涯,但是執掌大權的田令孜,心裡可不這麼想。他覺得自己被趕出長安,主要是因為中央沒有軍權,權力都在藩鎮手上。為瞭自己大權,為瞭守護這個皇帝,他決定建設一個中央軍隊。可是唐王朝風雨飄搖,剛剛逃出來,又回來,還要靠著各個藩王賞飯吃,哪有錢,於是開始打起瞭王重榮 鹽池的主意,這可是白花花的銀子。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王重榮肯定心裡不舒服,說已經每年上繳瞭3000車,現在還來要,那我軍隊不養瞭?自是不服氣,肯定不服從。田公公肯定心裡不舒服,我堂堂神策軍使,還喚不動一個藩鎮將領,那唐王朝豈不是空架子,左西右想不對。既然如此,我也不和你扯皮瞭,我換個聽話的人。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田公公自認為自己的決策英明神武,國傢有錢有兵,以後還能建設一個大的兵團。讓王重榮兗海節度使,王處存擔任河中節度使。王重榮心裡肯定一百個不答應,自是上書田公公離間方鎮,還威脅到,萬一王處存,莫名掛瞭,可不要怨我。

田公公一聽炸瞭,馬上讓唐僖宗下旨,讓李克用保駕護航。王重榮心裡什麼憤怒,但是看到田公公絕不是像心慈手軟之人,在李克用大軍未到之際,田公公已經找來瞭朱玫和李昌符,打算三軍進攻,滅掉自己。

現在的自己有倆個選擇,乖乖聽話,交出鹽池;第二就是博一下,單車變摩托。你不試試,你怎麼知道自己的能力。王重榮哪怕絕望,也不能失望,萬一田公公步步緊逼,自己也隻是晚一點死無葬身之地。所以得忽悠一個人,李克用 。

李克用雖然強,但是腦子簡單。於是王重榮寫瞭一個假的詔書:“奉密詔,須公到,使我圖公。此田令孜、朱全忠、朱玫之惑上也

開始忽悠李克用:“王爺,朝廷忌憚你的實力,自是做局誆你進來,幾路節度使。還有你的老仇傢朱溫在內。李克用雖然武力強,但是頭腦簡單,自是王重榮馬屁直拍,我因為對於王爺敬仰高山流水,自是不想王爺被奸人所害。

李克用自是受用,先是上書朝廷,大罵田公公和朱溫。然後合軍王重榮瞬間擊敗朱玫和李昌符的軍隊,田公公一看不妙,再次帶著唐僖宗跑出長安,逃到陜西鳳翔。

這回李克用懵瞭,自己隻是想討個公道,結果皇上跑瞭,那豈不是自己要做亂臣賊子瞭?這萬萬不行,李克用冷靜下來,駐軍長安外,上書唐僖宗,我李克用起兵之時為瞭消滅那些小人,比如您身邊的田公公。

唐僖宗自是不舍殺瞭田公公,可是還沒等反應過來,自己手下的朱玫反水瞭,並且攻瞭過來。於是田公公再次帶著唐僖宗跑到四川一帶。

這回輪到朱玫傻眼瞭,自己隻是想乘機撈點東西,結果又跑瞭,自是心裡不甘。李克用見到這裡,心裡也不開心,就回傢瞭。

朱玫自是樂在其中,該走的人都走瞭,整個長安城竟然是自己最大。於是朱玫有瞭一個大膽的想法,立新君,挾天子以令諸侯。想的美滋滋,自是讓襄王李煴上位,加賞各路藩王,自己掌握大權。這個時候李克用不樂意瞭,這不是坐實老子亂臣賊子的名頭,自是迎回唐僖宗,和諸王搞掉瞭朱玫和新君李煴。唐僖宗自是三次逃亡,最後一次連祖宗牌位都沒來得及帶上,心中對於田公公心裡有瞭怨,原本自己鬥雞鴨,打馬球,很是快樂,你非要搞事情,於是一會去就把田公公革職流放,加封李克用為“忠貞平難功臣”,加封為晉王。一時風頭正盛。

那個老對手朱溫又在幹嘛?

朱溫的如意算盤

話說朱大哥的河南沒瞭黃巢,僅留下秦宗權一小股賊人,自是很簡單打敗,畢竟收復瞭那麼多將領,打點殘兵還不容易。可是沒想到的是,各路節度使都懶得搭理這小股敵人,自是沒好處,沒功績。就關隘一鎖,把殘兵留在河南和朱溫玩。

朱溫原本也沒在意,一點人。可是 萬萬沒想到的是,一連翻瞭幾個跟頭,秦宗權實力越來越大,朱溫有點捉襟見肘,這個朱大哥心裡氣啊,自己眼看就不行瞭。於是開始瞭老套路,搬救兵呀。倒是有些西遊記的韻味:“大師兄師父被抓瞭。”朱溫喊著:“兄弟,我快不行瞭,這是遍地黃金,大傢一起賺。”於是招來瞭朱宣和朱瑾。這不是親兄弟,隻是同姓,當年剿黃巢有點交情。

自是禮儀交情禮儀都用上瞭,招來瞭救兵。話說兄弟也很給力,瞬間把秦宗權爭霸天下的囂張打瞭下來。但是朱溫看到秦宗權殘兵,不在追擊,而是養寇自重,騙點給養,要是不給,老子就把他們放出去。禍害你們。頂著這個剿匪的名頭,朱溫自是底氣足。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看著自己沒事,對倆個兄弟打起瞭主意,自是看到山東兵力強盛,個頭比河南大的多。這些地方要是歸我朱溫,李克用就不用怕瞭。於是剛剛喝酒交情,瞬間開戰。一路節節勝利,倒是有瞭吞並山東的勢頭。

這個時候,李克用回過頭,看見朱溫混的風生水起,自是心裡不舒服,馬上讓自己的義子李存信,帶兵支援山東二朱。倒是朱溫被擊敗。

朱溫這是賠瞭姑娘又折兵,心裡不舒服。自是沒想到李存信禦下無方。剛剛借助魏博節度使羅弘信從山西到山東,轉頭就把羅弘信也搶瞭。朱溫似是看到瞭轉機,馬上寫書給羅弘信,大肆宣傳一遍,今天搶你,明天就敢滅你,你要是想活著,就跟我朱溫聯手。

羅弘信心裡憋屈,也不舔李克用瞭,大不瞭老子單幹,開始和朱溫聯合前後夾擊,自是李存信大敗。這個時候李克用心裡不舒服,自己兒子被欺負,做爹的肯定報仇,放話要搶完魏博。

羅弘信很慌,轉頭找朱溫,於是朱溫給他一計。古代的戰馬就跟現在的坦克一樣,攻擊厲害,這也是為啥李克用無敵的存在。但要是在河邊上多挖個馬坑,讓馬無法動彈,馬動不瞭,她李克用的騎兵不就跟篩子一樣隨便打。這一戰把李克用的長子李落落給殺瞭,李克用差點打不回來,羅弘信自是開心。

但是羅弘信玩的飛起,忘瞭李克用是個啥樣狠人,在洹河吃瞭虧,而且死瞭兒子。戰鬥力爆表,他李克用啥時候吃過這樣的虧,於是魏博全面開始淪陷。朱溫自是不能看見魏博淪陷,畢竟一旦魏博沒瞭,自己山東也不安穩。於是馬上掉頭阻擊李克用。幾戰下來,自是僵持。朱溫乘著雙方局面穩定,調軍先滅瞭山東。

劉仁恭的出場,跌跟頭的李克用

劉仁恭也算是是個豪爽人物,自是有一個獨門絕技聞名,當年打易州,一手地道戰聞名。後投靠李克用,保舉為盧龍軍節度使。自是李克用派使者求援,劉仁恭倒是以契丹進幽州表示無力支援。第二次再次求援,劉仁恭借口也不找瞭,沒有。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李克用那個心裡氣啊。這些人一個個跟自己作對,連自己的手下也是。於是轉頭就打劉仁恭出兵,五萬騎兵打幽州倒也容易。畢竟最強軍團。李克用沒有放在心上。

那天大霧,李克用輕敵,自是行軍,路途之間,聽到前方敵軍,單可及前來。本就大氣,看到劉仁恭派出一個小將,立馬追上。自是大勝,可是沒多久。發現自己的步兵全沒瞭,在大霧中被埋伏,好不容易殘兵回營。至此李克用一蹶不振。

朱溫看到李克用這樣肯定心裡想著,不能養虎為患,自是趕盡殺絕。先是把自己領地裡的秦宗權帶走瞭,然後一路追著把李克用,把他趕到山西 一塊根據地。眼看李克用就要沒瞭,京城傳來求援。

朱溫的挾天子以令諸侯,名存實亡的唐朝

唐僖宗沒多久去世瞭,唐昭宗即位,怎麼看怎麼看就是看僖宗那些太監不舒服,甚至囚禁昭宗立新帝。昭宗自是不甘寂寞,想到瞭現在勢力最大的全忠兄,也就是朱溫。朱溫隨即點兵進長安,自己在河南現在終於可以插手中央事務瞭。

太監一看朱溫來瞭,立馬挾持昭宗跑瞭,順便拉上鳳翔節度使李茂貞,李茂貞起初還有些底氣,誰不想執掌大權,可是幾戰下來,自己人沒瞭。李茂貞這個瞬間掉頭,搞死太監,把昭宗交給朱溫,留一個存活之地。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昭宗大難不死,自是感謝朱溫,加封梁王,自是風光無限的做瞭幾天帝王,隨著朱溫的野心,朝堂都變成自己人,昭宗有些光桿皇帝。

朱溫自是不放心,讓自己侄子朱友倫看著昭宗,自己去收拾李克用。可是沒想到自己侄子打馬球死瞭?朱溫自是一百個不信,這個朝廷有壞人,隨後便開始逐漸動手腳,全方位24小時監視昭宗。

昭宗也是苦不堪言,一度想到投奔李克用。這個時候李克用倒是和皇帝想的一樣,和其他沒投奔朱溫的節度使,組成聯盟,要求朱溫歸還昭宗。朱溫自是不幹,畢竟是自己手裡的尚方寶劍,但是心裡又不舒服,萬一自己不在,昭宗背後捅自己一刀。於是為瞭自己放心,殺瞭昭宗和反對的文武大臣。任昭宗的第九子李祝為帝,年僅13歲。史稱唐哀帝,自始唐朝名存實亡。

倒是李克用不甘心這樣,他得找盟友救唐朝,可是找不到,於是隻好問問契丹,畢竟擁有共同的敵人,劉仁恭。但是很快達成共識,先打劉仁恭,後擊朱溫,可是沒等開心幾天,契丹叛變瞭,投奔瞭朱溫陣營。自是李克用光桿司令,獨撐山西。

朱溫自是自得意滿。開始全國統一道路,先開劉仁恭。朱溫自以為,自己打劉仁恭無人支援。但是這個時候出現瞭一個人,李存勖,李克用的兒子,認為必須馳援益州。自是摧毀瞭朱溫的如意算盤,整個戰爭形勢,一下子停滯瞭下來。於是朱溫開始找事情做,當然是篡位,先給瞭名字,畢竟全忠刺眼,改成晃,於是907年,梁國建立,唐朝至此滅亡,李克用因此大哭不止,李存勖雖然桀驁不馴,但是對唐倒也是忠心耿耿,第二年去世瞭,留下瞭李存勖。

二十年的梁晉爭霸戰。

想著李克用抑鬱而死,留下瞭三箭給李存勖,一個朱溫,一個劉仁恭,一個耶律阿保機。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朱溫稱帝之後,有倆個道路,一個享樂,一個征伐。這裡就要提起一個人張氏,朱溫的老婆。自是張氏沒死之前,朱溫對於自己的老婆言聽計從,甚至當年做長工看上瞭這個大小姐。後來跟隨黃巢起義,部下獻上這個張氏,粗人的朱溫,搞起瞭明媒正娶的手段,各種手段感化張小姐。甚至婚後就是各種聽話,言聽計從的感覺,當年朱溫出征,張皇後說朱溫沒穿甲,讓人把朱溫叫回來,朱溫自己就乖乖回來瞭。張氏死後留下瞭戒色戒殺。朱溫倒也感念自己妻子的死,絕不立皇後。

但是皇後死瞭,朱溫沒立皇後。倒是性情大變,對自己的兒媳婦起瞭色念。甚至有瞭哪個媳婦伺候的好,就對誰偏愛的跡象。於是對自己寵愛的王氏說,讓你丈夫朱有文來,我要讓他即位。王氏很興高采烈。但是聽到這話的朱有珪妻子張氏,心中大感不妙。說起朱溫為瞭讓朱友文即位,要調朱友珪到地方當刺史。這個可是千鈞一發的關頭,一旦自己走瞭,自己本來就是營妓出身,地位不高,所以決定搏一搏。朱友珪隨即帶兵進宮,殺瞭朱溫。或許朱溫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死在兒子劍下。然後假造聖旨搞掉瞭朱友文,於是朱友珪成為後梁繼承者。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可是朱友珪想坐穩皇位可不容易,朱溫原本八個兒子,死瞭一個朱友文,還有六個,誰說不開凱覷,我都覺得不可能。何況還有個嫡子朱友貞,其實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主要有個楊師厚,後來的楊傢將先祖。

當年楊師厚在李罕之手下打工,後來投奔朱溫,先後擊敗鳳翔節度使李茂貞,迫降王師范,官至諸軍行營馬步都指揮使,率軍奇襲長安,擊破劉知俊,大敗李存勖,解除晉邢之圍。一直在魏博地區,戰鬥在最前線。自然不服氣這個當時隻是個左右控鶴都指揮使。何況當年朱溫自建的禁軍已經被李存勖打的所剩無幾,一直依靠著楊師厚抵擋著晉王的攻勢。朱友珪倒是不服氣,但是無可奈何。自是藩鎮調不動,朱友珪品行不佳,自是荒淫無道的生活著。這樣倒也安穩,至少軍事政治自有人管理。不過朱友貞按耐不住,一個營妓的兒子,竟然踏著自己這個長子繼位,而且殺瞭自己老爹。於是密謀造反,主要是想得到楊師厚的支持,最後密謀成功,朱友貞殺瞭朱友珪。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這個時候李存勖倒是不在意朱傢的內門爭鬥,他想動劉仁恭,朱溫死瞭,就輪到劉仁恭瞭。劉仁恭倒也可惜,擊退李克用之後,劉仁恭有些自得意滿,開始瞭沒羞沒臊得生活,不是美女就是丹藥。然後被自己兒子劉守光軟禁瞭。可是劉守光也不是什麼大才之人,殘暴脾氣大,甚至自視過高,在幽州稱帝,自稱大燕皇帝。原本我揍不瞭你,主要有後梁得軍隊,現在後梁內亂,李存勖乘機進攻,輕松拿下。自是完成使命,被李存勖獻於晉國太廟。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李存勖開始回過頭看梁國。好巧不巧得是楊師厚去世瞭。自是梁國最大得藩鎮勢力群龍無首。李存勖自是高興,少裡一將,畢竟曾經在他手裡吃過虧。何況朱友貞這樣得“神對手”。

雖然楊師厚死瞭,但是魏博得軍事勢力還在,於是將魏博六州分割為魏博、昭德兩鎮,以削弱藩鎮勢力。但是魏博士兵不幹,本就是傢鄉人,現在讓我們遷到河南,於是開始產生兵變。朱友貞也不想事情鬧大,於是就出兵鎮壓。魏博心裡不舒服,你不留我,爺自有人要,於是就去投奔李存勖。李存勖心裡開心的,不由得為朱友貞這樣得對手點個贊,光速出兵,無縫接管,消除擁良分子。順便擴大一下戰果,占據整個黃河以北,一時氣勢如日中天。

這個時候得後梁還有還手之力,依舊與李存勖有對戰之力,何況剛剛統一契丹得耶律阿保機也虎視眈眈。不過可惜碰上得是李存勖,哪怕胡柳坡之戰折損瞭大將周德威,但是面對得是一個憨憨朱友貞,哪怕大敗之後,迅速積累殘軍,大敗梁軍。耶律阿保機,被李存勖的三名大將搞定。不過後梁根基依舊。畢竟朱溫留下得江山足夠多。

也可以說留下得將領足夠多,自是誰也不服誰,但是肯定得保住自己傢。一時李存勖也學聰明瞭,不在冒進,我恢復唐朝,加上本性就是賜得唐一傢人,我稱帝。你朱傢就是亂臣賊子,慢慢收拾你。倒也是契丹過來動過幾次,不過耶律得四兒子倒是被李存勖關押在太原二十多年,契丹至此不再動瞭。

不過登基不久,後梁得盧順投降,他帶來得投名狀,就是鄆州兵力空虛。因為鄆州離後梁得都城比較近,李存勖聽到就開始蠢蠢欲動。雖然孤軍深入不科學,但是於是出奇制勝,於是輕松拿下。

朱友貞一看急瞭,這是在自己傢後花園埋瞭個炸彈,心裡不安。於是向敬翔求助,畢竟睡過一個女人得交情。敬翔倒是嚇唬他,於是老將王彥章上臺。自是老將勇猛,後梁越戰越勇。但是這些老將厲害,朝廷裡得小人心裡不舒服。自是趙巖害怕王彥章那句回來之後弄死奸臣。所以趙巖把王彥章功勞全部給瞭溜須拍馬得段凝,搬弄是非,王彥章被下調。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基本上朱友貞把後梁得最後一根稻草給毀瞭,把軍隊全給瞭繡花枕頭段凝,可想而知結果,喜歡出奇制勝得李存勖,輕騎直奔開封,消滅後梁。朱友貞自殺,王彥章至死不投降,被殺,後梁亡。李存勖這個時候突然想到當年聯合岐王李茂貞一起幫助後梁的王建。要是王建的話,李存勖或許給個官位,可是王衍不行,尋歡作樂,大興土木。客省使李嚴出使前蜀,趁機刺探蜀中虛實,覺得四川這麼好的地方怎麼可以讓這種人占著,便極力宣傳蜀國亡國相,於是李存勖便先遣使者李彥稠入川,表示要與蜀國修好,麻痹王衍;隨後派自己的兒子李繼岌和丞相郭崇韜帶軍6萬去打,這個時候王衍還在尋歡作樂,匆忙組建的3萬兵,不堪一擊,就這樣前蜀就被自己兒子玩沒瞭。

後唐的亂局。

李存勖軍事上倒是一把好手,政治上倒是有些爛,怎麼說呢?李存勖消滅後梁之後,便開始自我沉醉起來。對伶人極為寵信。其實早年間就有,稱帝之前,便曾因任用伶人楊婆兒為刺史,而貽誤戰事。再比如當年伶人周匝在胡柳陂之戰中被梁軍俘虜,因伶人陳俊、儲德源的保護而免死。後唐滅梁後,李存勖竟然要授陳俊二人為刺史,以報答二人對周匝的救命之恩,結果被郭崇韜勸阻。他承認郭崇韜所言乃是公正之論,但最終還是任命陳俊二人為刺史,原因竟然是言而無信愧見周匝。可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都沒有。伶人們更是隨意出入宮禁,欺凌大臣,幹預朝政;除此之位就是縱容皇後幹政,所發佈的教令與皇帝詔敕具有同樣效力,各地官府都必須執行;甚至生性貪婪吝嗇,四處巧取豪奪。但是這些最多激化民眾怨言,暫時不會波及朝堂。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隨著郭崇韜對蜀地的日益管理,先遭到宦官向延嗣挑撥,後遭到李存勖猜忌,然後劉皇後一紙詔書殺瞭這個開國功臣。這麼大的將領說殺就殺,一直激起瞭整個後唐人人自危,自是很多人自己覺得比不上郭崇韜。一時人人自危,流言四起,魏博戍卒在貝州嘩變,趙在禮為首領,接著邢州、滄州也相繼發生兵變,河北大亂。元行欽帶兵進討,但卻連連失利,隻好起用李嗣源攻擊鄴都。

可是自己的兵剛到鄴都也造反瞭,劫持瞭李嗣源要讓他稱帝。李嗣源畢竟是李克用的幹兒子,名頭上倒也說的過去,自己本無心,可是形式所迫,尋思尋思,反瞭,反正自己不受待見。於是找到瞭自己的女婿石敬瑭,沒錯就是那個把燕雲十六州,拱手想讓的那個,開始舉大旗造反。

李存勖一聽,心裡就不開心瞭,一個個都反,都當我李存勖吃幹飯的,於是發病平叛,可是經費都被自己花銷瞭,沒人願意跟自己幹,唯一的親軍將領郭從謙也被李存勖冷嘲熱烈,好景不僅提到瞭他的親人郭崇韜;郭從謙心裡不開心,甚至想到自己的下場,一想也反瞭。帶領將士,直接進攻砍李存勖。

好得李存勖也是五代的猛將,但是孤軍作戰,也躲不過暗箭,又不是超級賽亞人,殺瞭百餘人,被箭射中,血流不止而死。後被身邊人用樂器焚燒瞭屍體,以防遭到他人侮辱。

李存勖一死,打回來的李嗣源順利登基,犒勞將士這些,因為年紀大瞭,也懶得折騰,後唐倒是休養生息瞭幾年。但是很快病重瞭,生前中意的繼承人宋王李從厚,也沒啥大才,處事優柔寡斷。朱弘昭、馮贇自恃有擁立之功,專擅朝政,把李從厚架空。這樣也不滿足,惹怒瞭當時最大的藩鎮頭子鳳翔節度使李從珂,河東節度使石敬瑭。為瞭鞏固自己權力,二人先將李從珂兒子外調、女兒內召;後來為瞭削弱節度使權力,想讓鳳翔、河東、成德、天雄四鎮節度使進行易地調動。

這無異於削掉自己的權力,然後軟禁換人,李從珂不敢往下想,於是打著清君側的名義造反。但是雙拳難敵四手,雖然造反,但是壓力山大,隻好上演哭戲,甚至宣佈攻占洛陽,得百緡錢,一時士兵皆跟著反瞭,這是百貫錢。但是李從珂登基之後,士兵找他要錢,但是無錢可賞,隻好搜刮買賣,湊錢。士兵不開心,民眾更不開心,但這些都不是他考慮得問題,他眼裡還有一個威脅石敬瑭。當初李從厚是倆個,現在他即位瞭,就隻有石敬瑭一個。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石敬瑭害怕,造反沒兵,就拿幽雲十六州割土求援契丹,給你錢,給你地,隻要出兵。契丹一聽這麼好的事情,你盡管去,契丹爸爸給你撐腰,於是二軍混戰。後唐的西川節度使乘亂占據四川,稱帝建立後蜀。不久李從珂自焚死瞭,石敬瑭在契丹爸爸得冊封下當瞭皇帝,後晉。

石敬瑭作為皇帝沒有部隊,何況認賊作父,讓藩鎮將領不恥,自是沒有能力管,建立的後蜀,還有同時吳國權臣徐知誥占據瞭吳國,改號大唐,改名李昪,史稱南唐。當眾扇石敬瑭巴掌。但是石敬瑭沒辦法,手下沒人,隻能依靠他的契丹爸爸,小心翼翼的維護著。自是早期的契丹遊牧,生產力低下,打不過後唐,但隨著幽雲十六州的補給,石敬瑭的進貢,本就沒有太行山脈的阻擋,便開始肆無忌憚的南下中原,慢慢壯大。可是當兒子的感覺特別憋屈,不久憂慮死瞭。

石敬瑭七子多早夭,隻有一子年幼,便立侄子石重貴稱帝。景延廣傲氣,力主向契丹主稱孫不稱臣。反正就是不朝貢當孫子,我暫時沒錢,你寬容寬容總可以吧。可是契丹不管,派兵就幹,好在中原軍民強悍,周圍的藩鎮也來幫忙後晉,畢竟這不是普通的內部爭端,這是民族大義,契丹倆次進攻失敗。倒是樂瞭石重貴,自認為是天命之子,開始尋歡作樂起來,石重貴昏昏噩噩,全靠一群將相扶持。甚至自命不慚,杜重威在前線投敵,甚至出征契丹。但是事實殘忍的扇瞭他一巴掌,杜重威在前線投敵,將領張彥澤引兵南下,後晉大敗,自己為瞭不受侮辱,引火自焚,卻被近人所救,後在契丹至死。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契丹攻下後晉,自是自得意滿,在開封附近似乎忌憚的打草谷,惹來瞭無數的農民起義,大遼皇帝也因為天氣炎熱死於殺胡林,契丹士兵大規模減員,於是退回契丹,離開中原。現在整個中原地盤最大的就是河東節度使劉知遠,自是關起大門不管,知道石重貴打不過契丹,自己也不參和,背地裡投靠契丹。耶律德光也是很受用,畢竟聽話。但是看著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爆發,自己屢屢遭受猜忌,心一橫反瞭,驅除韃虜,復我山河,順便安撫投降的節度使,不怪你,隻要現在跟我打契丹,這些事情都是小事。於是劉知遠稱帝。國號為漢,一改過去靠括民財犒軍的慣例,而是拿出宮中所有財物賞賜將士,深得人心。接著采納瞭郭威“由汾水南下取河南、進而圖天下”的正確建議,舉兵南下,一路勢如破竹,所向無敵,很快拿下瞭洛陽和汴京,穩定瞭中原局勢。

中原穩固,後漢禁得起折騰,但是老劉的身體不行,因長子劉承訓之死而病重,後把小兒子劉承祐托付給史弘肇、王章、蘇逢吉、郭威等人,自己一命嗚呼。劉承祐沒有大兒子劉承訓賢明,也是個不甘落後的主,何況有四位顧命大臣大權在握,自己無權無勢,所以開始瞭奪權之路。被臣子叫閉嘴徹底激怒瞭劉承祐,於是政變開始,心狠手辣的一舉擊殺楊邠、史弘肇、王章三人及其傢屬,轉而攻擊郭威傢屬。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這個時候郭威心裡萬分痛恨,郭傢上下隻有一個幹兒子郭榮和自己相依為命,自己活著還有啥意思,起兵造反。畢竟郭威也不是省油的燈,早年出身富貴,要不是劉仁恭殺瞭自己父親,自己從少爺變成孤兒遊蕩,自然身上痞氣十足,之後遇到一個外放的宮女柴氏結為夫妻,後來跟著劉知遠混,倒也混到瞭樞密使,這樣的驍勇人物,打一個劉承祐還不簡簡單單,漢軍大敗。劉承祐逃跑,後被郭允明刺死。

這個時候郭威為難瞭,畢竟自己深受大哥的恩惠,這篡權不好,何況自己打著的名義是清君側,凡是不能做的太明顯,被人說閑話。於是翻翻大哥的族譜,先找到大哥還有一個病重的兒子,劉承勛。可是奄奄一息,不適合當皇帝,於是又找到瞭劉氏宗室、武寧節度劉贇認他為帝。剛派人找他沒多久。邊關告急,契丹人來犯。

一般少數民族入侵都在秋天,為啥冬天來。郭威在這樣的形式,毅然挺身而出,走到一半,士兵嘩變要郭威稱帝,自是黃袍加身,不得不做,隨後契丹就撤兵瞭,這其中蹊蹺不言而喻。

再說劉贇興高采烈的來當皇帝,走到半路,被郭威軟禁瞭,畢竟自己是皇帝,算瞭算自己身上的血脈,竟然可以延續到周文王,於是建國為周,史稱後周。劉贇被軟禁瞭,他爸劉崇很是生氣,但是自己打不過郭威,那還不能擁兵自立,以圖後世,於是在山西建國,後漢,史稱北漢。

後周的建立

雖然郭威這即位有些不明不白,又是外犯,又是兵變。但是論政治,提倡節約儉樸;整頓吏治綱紀;減輕壓迫和剝削;招撫流民,組織生產;治理河患,灌溉良田,有著一統的情況。隨著歲月流逝,郭威不行瞭,記不記得之前提過,郭威有個幹兒子郭榮,其實是自己妻子,柴氏的侄子,所以他也叫柴榮,是不是很熟悉。趙匡胤黃袍加身就是柴榮死後,拿的權。郭威不行瞭,就拉著郭榮的手,讓他好好的掌權。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再說那個劉崇聽到郭威死瞭,心想復仇的機會到瞭,郭榮年幼,軍隊威望不夠,於是拉著契丹一起起兵。果然如同劉崇所說,高平之戰周軍將不用命、士不能戰,差點被劉崇掀翻瞭,要不是柴榮頂著箭主動進軍,鼓舞士氣,勝負難以直說。然後趙匡胤追隨前來,一舉斬殺北漢大將,解的圍。

這一戰瞬間打醒瞭柴榮,自己兵不行,於是命趙匡胤廣募天下壯士“選取優者為殿前諸班”,將禁軍整頓為一支威震鄰國的軍隊。在繼承叔父遺志之後,勵精圖治。開始瞭統一大業,並采納王樸的“攻取之道,從易者始”的建議,制定瞭“先南後北”的戰略。

先揍瞭後蜀,接著三征南唐,打的南唐稱臣,北伐幽燕,僅四十二天,兵不血刃,連收三關三州;準備乘勝奪取幽州,收復幽雲十六州,可是當夜病重,隻能回京養病。但是養病也不安心,四處流言,點檢做天子,柴榮心裡不舒服,於是讓趙匡胤接任張永德當殿前都點檢。畢竟趙匡胤是自己的心腹。

五代十國:一段72年的藩鎮割據的混亂史

不久,柴榮病重,年僅七歲的柴宗訓即位。這個時候也是冬天,契丹和北漢聯兵南下再次來瞭,和郭威如出一轍的,黃袍加身的趙匡胤,陳橋兵變,讓小皇帝簽個詔書,自己順利繼位,建國宋。先後滅亡荊南、武平、後蜀、南漢及南唐等南方割據政權,完成瞭全國大部的統一。至此一段73年的紛亂糾葛,藩鎮兵亂的群閥割據的五代十國落下帷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