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理“戰”疫」疫情防控下的網絡公共話語權:價值功能與實踐互動

  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造成武漢封城,全國各地進入區域性防控、停工停產、民眾居傢隔離。在黨中央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網絡經濟已經成為人們重要的生存方式,網絡公共領域的微博、微信、抖音、快手微視頻等自媒體平臺,成為抗“疫”鬥爭條件下人們社會交往、信息接收、價值評價和價值傳播的重要手段。怎樣正確應對網絡公共領域紛至沓來的復雜信息和各種呼聲,如何看待網絡公共領域中精英點評、大眾跟帖、社會關註的話語權及主流價值引領,這是疫情防控中的一個重要課題。

  一、網絡公共領域的三大話語權及其價值取向

  大眾傳播全媒體化的強勁發展,對現代城市—社區的市民網絡公共領域興起,起著催化和媒介作用。“公共領域”反映瞭近代國傢與社會關系不同發展模式,也是近代社會文化交往機制的表現。主要是指不同話語權主體通過一定傳媒,以溝通、交流、對話和論辯等方式,表達其意願、訴求和觀點,進行“相互理性交往的空間”。“話語權”是公共領域新聞自由及其“表達權”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公民一項不可讓予和剝奪的民主權利。無論公共領域的交往主體、交往關系、還是傳播形式及結構都包含瞭對話語權的公共性與合法性訴求。

「學理“戰”疫」疫情防控下的網絡公共話語權:價值功能與實踐互動

  當前,我國網絡公共領域至少包括三大基本維度的話語權,即“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市場—精英話語權”和“社會—大眾話語權”。“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是黨和國傢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以國傢治理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為導向的話語體系。“市場—精英話語權”是在市場經濟層面反映多元利益訴求、多樣價值取向,以市場需求和交換價值為主導的話語體系,一方面以“小眾”的理論和學術研究為先導,敏銳反思、預測和洞察國傢發展趨勢和社會建設中存在的問題;另一方面通過人民政治協商制度及學術影響力等各種渠道反映大眾社會心理、公共輿論乃至影響國傢決策。“社會—大眾話語權”是以城市、社區的市民及網民為主體,體現瞭公眾對許多關乎社會民生及公共利益問題的態度和呼聲。大眾話語權會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及“網絡問政”等方式影響國傢公共決策。

  改革開放利益格局的多元化,必然催生出多樣性價值訴求和公共領域話語權的價值分化。如網絡公共領域的三大話語權中,“國傢—意識形態話語權”比較側重於公平正義的制度倫理,體現瞭國傢主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市場—精英話語權”比較側重於自由平等和交換關系的經濟倫理,反映出不同利益訴求的“多元價值體系”;“社會—大眾話語權”比較側重於人們日常生活道德判斷的善惡取向,反映社會公共利益訴求的“大眾價值體系”。而“公有制為主體,多種經濟並存”的經濟基礎,決定瞭我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主導地位,必然形成“一元主導多樣並存”的價值秩序。所謂“一元主導”,體現瞭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性質,即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以馬克思主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指導地位,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為主導的價值引領。所謂“多樣並存”,反映瞭社會經濟基礎多元化所導致的多樣性價值存在。構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和價值觀,以引領社會思潮、凝聚社會共識,成為改革開放以來黨和國傢意識形態建設的重要任務。

  二、疫情防控下網絡話語權的結構性關系與實踐整合路徑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基於網絡公共領域自媒體傳播的開放性、快速性、互動性技術支持特征,網民以“QQ群”、“微信朋友圈”、“關註公眾號”、抖音、快手等社交媒體為平臺,可以隨時隨地轉發關於疫情的各種消息和突發事件視頻。網絡公共領域既給網民提供瞭信息接收便利,也潛藏著各種話語權的價值評價與交互性紛爭。有些門戶網站和大咖為吸引公眾引眼球,紛紛發佈形形色色的消息、述評,使網絡信息平臺上魚龍混雜、真假難辨。在這場沒有硝煙的疫情阻擊戰中,網絡公共領域三大話語權的互動與爭紛,進一步凸顯瞭“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關註民意、回應輿情所面臨的嚴峻考驗和價值引領。主要表現在:

  一是,“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權威性和公信力,是網絡公共政治領域“市場—精英話語權”和“社會—大眾話語權”關註和價值評價的重點,即“支配性”政治系統自身的規范與公信力對主導核心價值權威評價構成一定的變量關系。“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的正當性與合理性首先基於自身的規范性、表率性。這次疫情突發,暴露瞭地方政府少數官員工作不力、管理混亂。對此,黨中央經調查立即采取措施,決定免去湖北省原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和主任職務,由湖北省省委常委兼任兩職。網絡公共領域傳出“一問三不知”的湖北省黃岡市衛健委主任工作態度惡劣的帖子,在新聞播出當天就被免職。黨中央積極有力地正面回應大眾呼聲的湖北省人事變動消息很快被公眾刷屏,讓疫情暴發中的民眾為之振奮,抗疫信心十足。十天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兩座醫院;急群眾所急,迅速建成13座方艙醫院,采取對所有病人“應收盡收”。讓人再一次感受到“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舉國動員”制度優勢和所承載的“以人民為中心”、“生命至上”的國傢信念;“萬眾一心,共度時艱”的民族精神。而“黨員突擊隊”、“插管敢死隊”的抗疫前線報道,更彰顯主流話語權核心價值的巨大正能量。

  二是,“社會—大眾話語權”的規范性和正當性,成為“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信息管理,回應輿情、價值引領所面臨的新課題。在疫情突發初期,由於對疫情認識有一個過程,且疫情是危及社會公共安全的重大事件,容易引起群眾恐慌和社會動蕩,國傢層面的確認需要慎重起見。隨著出現奮戰一線馳援武漢的醫生因公殉職,網絡公共領域引發瞭如何看待“吹哨人”輿情。為切實回應大眾關註,消解輿情事件負面影響,人民日報、中國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傢和有關政府部門很快回應瞭此事,並給予殉職醫生客觀公正的評價。事實上,反思這一突發輿情,會發現這一事件既體現瞭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話語權的邊界界定難題,又體現國傢治理體系現代化有待改進完善的問題,也讓我們更加深刻認識到,面對重大突發公共事件,網絡公共領域話語權是一個異常復雜的領域和問題。一方面存在網民個人素質差異、大眾社會心理焦慮,公眾輿論情緒化,以及外在各種勢力幹擾等風險,稍有不慎將會給社會穩定、國傢安全存在帶來極大隱患;另一方面網絡公共領域的“社會—大眾話語權”和“市場—精英話語權”對政府官員及其公權構成強大輿論監督的同時,也推動國傢危機處理機制走向更加開放的現代治理體系。

  三是,“市場—精英話語權”的專傢建言、仁人志士的愛國義舉和社會精英的學理論證,不僅對公共輿論、公眾評價及政策導向發揮瞭專業化解釋力,而且為國傢制定公共政策提供瞭科學性論證和建設性意見。從醫療衛生角度看,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是非常專業的醫療行動,需要根據傳染病防治法采取防護措施,制定救治方案。疫情中,網絡公共領域傳播和轉發著一篇人民日報微公號文章《他們,是院士也是戰士》,感動瞭無數人。報道記錄瞭疫情逆行的鐘南山、李蘭娟等院士不顧年過古稀,奔波在抗疫前線。他們不僅是專傢,為前線醫護人員的治療方案和手段提出專業技術指導,為國傢應急處理提供有力的科學論證;他們也是戰士,危急關頭面向公眾及時回應社會關切,對穩定社會,凝聚共識,增強民眾信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從社會治理看,疫情的防控是極為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根據突發事件應對和協調各個領域,統籌各方面資源。在抗擊疫情的最關鍵時刻,各界企業傢、仁人志士等社會精英在黨和國傢領導下,以強烈的傢國情懷和責任感回報社會、彰顯大愛。百度捐款超3億,阿裡巴巴捐款高達10億,華為捐款捐物達1億3千萬。據官方發佈信息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170餘傢(批次)科技互聯網企業啟動馳援方案,助力疫情防控工作,涉及資金及相關物資價值總額累計超過43億元人民幣。全國共產黨員自願捐款達47億多。還有那些為贏得疫情阻擊戰的勝利而無畏獻身的醫護人員、警察、公務員,人們將永遠銘記在心。很顯然,疫情防控下的“市場—精英話語權”的專業化支持,對“政府—意識形態話語權”和“社會—大眾話語權”有機互動,形成瞭專業知識性支持和市場資源配置性支持的有力保障。

  在疫情防控過程中,網絡公共領域三大話語權各自指向明確,運行方式各有不同,不僅體現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以人民為中心”的“舉國動員”體制優勢和制度自信,而且彰顯瞭中華民族“同舟共濟”、“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但是,網絡公共領域各種類型化的話語權表達,無不以最具根本意義的利益表達為核心訴求,網絡公共領域三大話語權同樣離不開公眾現實利益的實現和保護,離不開現實利益表達渠道的暢通。更重要的是,它們在網絡公共領域中能動地反映並有力構建著現實社會,隻有通過有效的制度引導與不斷完善的網絡公共領域治理方式,才能不斷推進中國作為現代國傢的國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而在未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征程上不斷提升網絡公共領域的話語權系統性建構水平,以形成良好的聯動機制,促進網絡健康和諧有序穩定的發展,為國傢發展與社會進步破除各種發展風險做好現實服務。

  (作者系合肥工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志紅 

歡迎關註中國社會科學網微信公眾號 cssn_cn,獲取更多學術資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