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東北鼠疫過後,老百姓習俗發生三個變化,至今仍有影響

鼠疫爆發後,為阻止疫勢迅速蔓延,東三省政府采取隔離措施,該措施的實施與東三省傳統民風習俗發生瞭激烈沖突,使當地傳統民風習俗受到打擊。具體表現為:

首先,與傢庭倫理觀念發生沖突。傢庭倫理觀念又稱傢庭道德觀念,是調整傢庭成員間關系的行為規范或準則,是社會倫理道德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傢庭以專聚一室為無上樂境,生離死別尤視為最苦,傢人、父子間有一催病者則必親嘗湯藥目睹鹼含,以為能盡其骨肉之分際也。今因疫病易於傳染之故,欲令其隔離他處,使尊者不能視察卑者不能侍奉,正所以離間其至親之骨肉,阻其孝養慈愛之心。隔離措施的實施打擊瞭民眾對親人敬以生死之孝道。

1910東北鼠疫過後,老百姓習俗發生三個變化,至今仍有影響

其次,與鄉土觀念發生沖突。我國民眾鄉土觀念根深蒂固,在外務工之人皆心向故土,渴盼葉落歸根。“三省食力之徒往往來自關中,春夏之交聯袂東行,一屆歲終結隊復歸。今疫禍適逢冬臘,鮮卑華僑、吉江客民相爭南下,京奉鐵道正當其沖,故轉瞬之間關內己有被染者。自京奉車全部停駛,東清、南滿亦停售二、三等票,實行杜絕交通以後,截留於沿鐵道各地者不下十萬餘人。各地各站節節留養,愚民既不善諒遂生怨,以為上之人將遏絕其歸途,使之永羈於異鄉,於是有私逸者、有抵抗者、有取徑荒僻徒步旅行者,望雲思鄉益覺懇切,歲時伏臘爆竹時聞尤足催骨肉他鄉之感,故人民對杜絕交通一事,有極端之不滿意者。”

1910東北鼠疫過後,老百姓習俗發生三個變化,至今仍有影響

交通隔離使在東三省務工的民眾歸鄉受阻,令他們格外思念傢鄉。

1910東北鼠疫過後,老百姓習俗發生三個變化,至今仍有影響

為防止疫毒滋生,東三省對染疫斃命者之屍身實行消毒、掩埋和火葬措施,這一措施與東三省傳統喪葬習俗格格不入。主要表現為:

第一,傳統喪葬觀念不易動搖。受孝梯觀念影響,我國喪葬文化以死者為大,要求厚葬死者,屍體要保持整潔和完整,以示尊重。“死亡之事我國人視之尤重,保存屍體既同於神聖之不可侵犯,而身後之供奉往往厚於生前,以為不如此則子弟無以明其孝友,尊長不足以表其仁慈也。今者因防遏傳染之故,乃欲其屍體施種種消毒之法,或則令掩埋或則加以火化,彼死者之父若兄妻若子,目染耳聞能無不動心乎。”

1910東北鼠疫過後,老百姓習俗發生三個變化,至今仍有影響

第二,第二,傳統喪葬禮儀繁瑣。東三省民眾在親人病故時,長輩或晚輩對於故人要大辦喪事,儀式繁多,時間較長,對防疫極為不利。“吾國關於逝者葬祭之禮歷代隆重,子孫對於尊親、尊長之對於子弟,病則日夜調護,死則圍守哭泣,葬則儀文煩褥,由病至死、由死至葬數年如一日。而防疫政令與此數千年相傳之禮俗相反對,死即迅速抬埋或付火化,小至病人所禦服物、所居房屋亦有以消毒乏術而即付一炬者,死亡疾病之餘又繼以死別生離,毀室焚巢之慘其怨胡可言喻。”

1910東北鼠疫過後,老百姓習俗發生三個變化,至今仍有影響

第三,傳統土葬不講防疫之法。東三省民眾大多采用土葬,使死者入土為安,生者得以慰藉,但不講究方法,使其於防疫極為不利。“屍棺之葬貴乎適法而喪傢掘土淺深之度不講、掩土消毒之方不聞,火葬最宜於防疫則且有聞而卻走者,凡此皆易以一人一傢庭為社會之害。自防疫會舉行一切喪葬焚埋之法強制行之,而所謂習慣成俗牢不可破者一且廓如,而怨謗繁與各防疫員幾以一身為眾失的,匿屍等事時有所聞,為善後上之繁瑣擎盡。”

可見,鼠疫的流行使東三省傳統喪葬習俗遭受沖擊。

綜上所述,鼠疫的到來使東三省傳統民風習俗頗受打擊。

參考資料

【1】奉天全省防疫總局.東三省疫事報告書

【2】考驗醫生.大公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