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閥風雲》第103回“東北王”張作霖 “西北王”徐樹錚

《軍閥風雲》第103回“東北王”張作霖 “西北王”徐樹錚

《軍閥風雲》第103回“東北王”張作霖 “西北王”徐樹錚

1918年春,臨時參政院在北京開會,段祺瑞想到擺在自己面前的國會,總統選舉、對南方用兵以及與馮國璋鬥法等問題時,感到事事無頭緒,處處都為難,又無良策,心緒不寧,十分煩燥,山珍海味也食之無味瞭。

這時,徐樹錚便把王揖唐找來,一起出謀劃策。王揖唐狡猾道:

“這有什麼難的,隻要辦一個政黨就行瞭,我不吹牛,這件事隻要給我錢,我易如反掌。”於是,徐樹錚把段祺瑞節約下來的80萬給瞭王揖唐。果然,王揖唐利用這筆贓款,不幾天的時間就糾集瞭一批無賴政客,收買瞭無恥議員,成立瞭一個組織。這個組織的成立大會是在北京安福胡同的一個宅院中舉行的,就叫“安福俱樂部”也稱為安福系。

在競選議員期間,安福俱樂部晝夜車馬盈門,有的在這裡論政局,勾心鬥角,安插私人;有的則燈迷酒醉,挾妓狂淫。在其背後,金錢和政治勢力各顯神通,而最突出的還是官僚操縱選舉。

如黑龍江,參、眾兩院議員各十名,參議員由省議會選出,眾議員由人民直接選舉,全省分為兩個復選區,即龍江道和綏蘭道,復選區的監督由各道尹兼任。當時,綏蘭道道尹谷芝瑞是直系的,對安福俱樂部選舉,自然是個障礙。黑龍江督軍兼省長鮑貴卿是全力支持安福俱樂部的。為瞭排除障礙,他們就搞瞭個小陰謀,在選舉前夕,國務院調谷芝瑞進京,謊說有事諮詢。在谷芝瑞離職期間。道尹和復選監督由該縣長常谷香代理,常谷香是一切聽鮑貴卿的。這樣,安福俱樂部的人自然就可以為所欲為。由於安福系依仗官府權威,利用政治勢力,再加上大量金錢的補助。選舉哪有不獲勝的呢。所以,黑龍江省的二十名議員。無一外人,全被其囊括而去。

黑龍江省如此,其他省也大同小異。因此。全國大選揭曉。選出的八百名議員,時稱“八百羅漢,”其中屬於安福系的達三百多名,占絕對優勢。而梁啟超苦心經營的那個研究系議員所占的席位少得可憐。至於操縱國會、把持內閣那就更是白日作夢瞭。議員們選出後,徐樹錚等人便開始賄買議員,辦法是每月從軍隊空餉中撥出三十萬元作為議員的津貼費,每月分送給每個議員三百元。於是,這些議員便俯首貼耳,心甘情願供人驅使。從而,王揖唐、李盛鐸分別當選為眾、參兩院的議長。因為安福系在國會中黨徒眾多,勢力雄厚,遍佈上下,所以人們把這個國會稱為“安福國會”。

《軍閥風雲》第103回“東北王”張作霖 “西北王”徐樹錚

1918年9月,段祺瑞任命張作霖為東三省巡閱使,使張作霖的權力又提高瞭一步。吉林督軍孟恩遠,素與張作霖不和,張作霖為瞭達到由奉系統一全東北的目的,千方百計促使北京段祺瑞政府罷黜孟恩遠。1919年7月6日,北京政府下令調孟恩遠赴京供職。孟恩遠拒不服從調動。張作霖以武力相威脅,派軍隊分四路討伐吉林。孟恩遠的部將、吉林督軍總參謀長兼第一師師長高士儐等軍官,堅決抵制北京政府的命令的張作霖的軍事進攻,率吉軍萬餘人集結在長春、農安、伊通一帶與奉軍對抗。7月19日,日本駐軍故意在吉軍駐地寬城子挑起武裝沖突,雙方互有傷亡。事件發生後,日軍即以此為借口,要吉軍撤離長春三十裡以外。吉軍被迫撤出長春。接著,日本公使又向北京政府提出抗議。段祺瑞立即下令將孟恩遠、高士儐免職。高士儐還想繼續抵抗,但吉軍中許多官兵已被奉系收買,整個事軍陷於崩潰狀態。孟恩遠、高士儐不得不先後卸職,離開吉林。寬城子事件是日本帝國主義支持奉系軍閥張作霖稱霸東北的一個重大事件。在日本帝國主義的幫助下,張作霖不戰而勝,趕走瞭孟恩遠,奪取瞭吉林的政權,進而控制黑龍江,完成瞭稱霸東北的事業,成瞭名副其實的“東北王”。張作霖獨攬奉天大權後,加緊投靠日本帝國主義,加緊與段祺瑞相勾結,張作霖雖已成為獨霸東三省的大帥,然而他還心猶未足,他還想進取中原,主政北京,隻不過在當時,直、皖兩大軍閥正在激烈爭鬥,而以他為首的奉系軍閥,暫時還隻能充當配角。

1919年7月20日徐樹爭將“參戰督辦處”改為“邊防督辦處”,參戰軍改為“邊防軍”。他也由參戰督辦搖身變成瞭邊防督辦。蒙混過之後,他還不滿足,要求北京政府對他主持參戰的赫赫戰功予以嘉勉。本來參戰給中國帶來瞭極大恥辱,北京政府還把他的“戰功”說得天花亂墜,並授一等勛位,參戰處其他各員也都撈到瞭五花八門的勛章。借此機會。徐樹錚也步步高升,接二連三地攫得瞭西北籌邊使、邊防軍總司令、督辦外蒙善後事宜等要職,把皖系勢力迅速擴展到西北地區和外蒙古。對此,段祺瑞洋洋得意,雙十節時。他命令邊防軍第一師師長曲同豐舉行瞭大規模的國慶閱兵典禮,炫耀武力。這個師的第二旅旅長程長發,在一次全旅軍官會議上直接瞭當地說.仗是一定要打的,練軍隊就是為瞭打仗,現在就要準備好。軍隊好比狗,主人讓我們咬誰我們就咬誰。

《軍閥風雲》第103回“東北王”張作霖 “西北王”徐樹錚

皖系勢力的惡性膨脹和戰爭喧囂,引起瞭國內外各方面的嫉和不滿。特別是野心大、陰謀多、兵力雄厚的徐樹錚一躍而為“西北王”之後,曹錕,吳佩孚覺得受到瞭直接的威脅。張作霖也因其與自己的東北王齊名而擔心不樂。張作霖原來是追隨皖系段祺瑞的,後來皖系聲名狼藉,張作霖也見風使舵,加入反皖的行列。尤其是1919年6月徐樹錚出任西北籌邊使兼西北邊防軍總司令,控制瞭西北地區以後,對奉系構成瞭直接的威脅。於是,1919年底到1920年初,張作霖與曹錕組織瞭北方八省反皖同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