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這是一款命途多舛的遊戲”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2017年的E3展會可謂大作雲集,《怪物獵人:世界》《中土世界:戰爭之影》,《底特律:變人》《往日不在》,以及當時風光無限的《聖歌》悉數亮相,大餅一張又一張,占盡風頭。

不過誰也想不到,一個在微軟預告合輯中僅出現瞭兩分鐘的遊戲,一下抓住不少玩傢的心,引起瞭極大的討論熱度。

這款遊戲就是《The Last Night》,不過其實這款遊戲也是很命途多舛的,而具體是個什麼情況,且待下文慢慢道來。

讓人眼前一亮的遊戲

彼時,《The Last Night》剛剛亮相,它沒有展示具體的玩法,也沒有公佈發售時間,卻靠著絕妙無比的光影搭配,獨樹一幟的遊戲畫面,奪得瞭無數人的期待,到現在在steam平臺上已經有25萬人將它加進瞭願望單。

這款遊戲被贊譽為像素遊戲的變革之作,事實上它的的確確稱得起這個名號——它的畫面表現絕對是令人驚嘆的,一系列動態效果,光影變化,美術風格都相當精致,完全超脫瞭大眾對像素遊戲表現力的認識。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而更重要的是,整個宣傳片就如同一個十分前衛的概念藝術短片,商業元素極少,取而代之的是制作人非常個人化的表達,這也就是為什麼《The Last Night》能在一眾遊戲中脫穎而出——它實在太獨特瞭,我們能夠從中體會到制作人的無限熱忱。

制作人所面臨的困境

然而頭頂光環的《The Last Night》就這樣在玩傢的願望單裡躺屍瞭兩年半,甚至一度傳出停止開發的消息。好在剛過去不久的聖誕節,制作人發佈瞭專門制作的聖誕視頻,感謝玩傢們的不斷支持,又讓人們心中燃起瞭希望。《The Last Night》仿佛從長眠中驚醒過來,又續瞭兩口氣。

而至於為什麼遊戲會變成這個樣子,還要從制作人Tim Soret 講起。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制作人Tim Socret)

早在2014年的 Cyberpunk Jam(一個賽博朋克題材的遊戲比賽),法國人Tim Soret 就憑借著高質量的《The Last Night》的demo奪得瞭第一名。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The Last Night》在Cyberpunk Jam上奪得第一)

Tim Soret對賽博朋克懷有極高的熱情,賽博朋克的經典之作《攻殼機動隊》與《銀翼殺手》的特殊風格讓他魂牽夢繞,影響、改變瞭他之後一系列遊戲設計的思路。

而在2012年的香港之行,讓他對賽博朋克有瞭十分細致的實感,給予瞭他相當多的靈感,加之對橫版遊戲的熱愛,他與團隊一同制作瞭《The Last Night》的demo,沒想到一舉奪魁,這為團隊前進提供瞭助力,也堅定瞭Tim Socret 走下去的決心。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值得一提的是,排名23位的正是那兩位委內瑞拉阿宅的《賽博朋克酒保行動》原型)

然而2017年宣傳,預計2018年登陸PC與Xbox的遊戲,到瞭2020年還是完全看不到發售的跡象。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Tim Socret於2018年底也在推特上解釋過原因:資金不足,遇上瞭商業、法律之類的重大問題,以致於不得不取消瞭2018年TGA上的預告片。

同時Tim Socret也表示工作室也取得瞭相當多的進展,例如制作人數翻倍,代碼開發和技術開發有瞭很大成功,然而無奈資金還是太緊缺。

峰回路轉與自我建構

不過時過境遷,隨著2019年資金來源逐漸穩定,開發終於走上正軌,2019年的聖誕節,Tim Socret發佈瞭感謝視頻,感謝25萬名將《The Last Night》加入願望單的玩傢。現在遊戲已經進入瞭steam的玩傢最期待的40款遊戲榜單,毫無疑問,這會為遊戲的開發帶來更多的預算,算是為這款遊戲跌宕的命運暫時畫上瞭句號。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事實上,困擾Tim Socret的不僅僅是團隊的資金問題,還有他個人遭受的輿論壓力。

在2017年E3展上的一鳴驚人後,Tim Socret自然受到瞭大量的關註,而他3年前的言論卻也被挖瞭出來,這可踩瞭歐美政治正確的紅線——他曾經在相當有名的“玩傢門”事件中,批評瞭事件主角Zoe Quinn與支持她的“女權主義者”。

這陳年舊賬一經翻出,Tim Socret遭受瞭圍攻,甚至有人還打著“抵制《The Last Night》”的旗號。眾多玩傢一夜之間川劇變臉,而Tim Socret突然跌入瞭輿論的弱勢。

不過,Tim在隨後的采訪中作出瞭說明和解釋,而不管是從采訪中流露的思緒,還是從遊戲的立意與設計理念,都可以看出Tim Socret是一個相當浪漫的理想主義者。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他希望在遊戲中構建一個摒棄現代的各種問題的未來世界,而不是僅僅研究現代社會弊端的延伸,完全擺脫現有的條條框框,避免教條主義,真正辯證地看待他想要觀察的事物。

為此,《The Last Night》有意構架瞭一個完全原創的城市,不是新洛杉磯,也不是新東京或是香港,而整個人類社會也進入瞭“閑暇時代”,人類根本沒有生活的壓力,生產力的空前過剩使得人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人們通過科技實現完完全全的真正的直接民主,而同時階級完全固化,整個社會是靜態的。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Tim Socret認為這樣的環境,可以讓人體會到不同的未來世界,而他正是要不斷探索這個世界。

正如他在玩傢門事件中的態度一樣,Tim Socret在遊戲中要展現的是自由的表達。他不會站隊,不會依靠哪些觀點,也不會去選擇,他要構建自己的話語與世界,沒有與現實的妥協,一切是自我來制定。

這或許是空中建樓閣,但有如此野心,願意如此嘗試也未嘗不可。

小結

世上的遊戲千千萬,有的大獲全勝,有的死得轟轟烈烈,還有許多遊戲死得悄無聲息,然而《The Last Night》卻仍沒有實體。

它的玩法至今是謎,發售日期也沒有著落,資金時斷時續,可制作者Tim Socret將自己對未來的夢想註入進去,期待著的玩傢也將幻想註入進去。於是《The Last Night》擁有瞭微弱卻不曾斷掉的脈搏,保持瞭活下去的力量。

這或許是制作者和玩傢共做的一場夢,隻因為2017年的那兩分鐘,無數人走到一起,這是一件幸事,也祝願這些人們,夢醒時,霓虹依舊。

備受期待卻又命運坎坷,你也在關註這款遊戲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