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護法政府中唯一可協調矛盾的力量,卻遭人暗殺,實屬革命悲劇

護法運動之所以會失敗,歷來都被認為是西南軍閥虛假護法—名為護法、實為爭奪地盤所致。可揭開歷史的面紗我們才發現,真相並不盡然。

民國初期,政治生態錯綜復雜,除瞭孫中山的同盟會、袁世凱的北洋系之外,更多的還是一些前清官員或者其他派系的人物。他們並非袁世凱的嫡系,同時也與在南方咄咄逼人的孫中山系保持距離。其中一個代表人物就是程璧光。

程璧光,字恒啟,1861年出生於廣州香山,1875年考入福建船政學堂,畢業後成為廣東水師的一名海軍軍官。甲午戰爭時,程璧光正好帶著三艘粵艦到天津出差,於是主動要求參戰,卻不幸在戰鬥中負傷。不過,對於程璧光而言,受傷最重的不是身體,而是內心—他見證瞭屈辱的時刻,不僅自己帶來的三艘軍艦兩沉一被俘,還不得不親自擊沉擱淺的靖遠號。

他是護法政府中唯一可協調矛盾的力量,卻遭人暗殺,實屬革命悲劇

帶著憤恨,程璧光回到廣東,在弟弟的介紹下加入興中會。同年10月,興中會發動的廣州起義失敗,程璧光被迫逃到瞭南洋。1896年,受李鴻章邀請,程璧光返回國內參與海軍重建,並從管帶一路升遷至巡洋艦隊司令。辛亥革命前夕,程璧光帶領海軍遠洋艦隊的海圻號,開始瞭中國近代海軍史上的第一次遠航。就在回國的途中,辛亥革命爆發,程璧光遂帶領全體官兵響應起義。1911年12月,程璧光還沒有回到國內,就被聚集在上海的起義海軍代表們選舉為革命政府海軍總司令。

中華民國成立以後,黎元洪當選為副總統,而回國的程璧光發現這位副總統居然是自己在廣東水師時的部下。雖然孫中山也是自己年輕時的革命戰友,但程璧光不願意加入到孫中山和袁世凱的爭鬥中去,而是支持黎元洪。因為在他看來,共和制的民國要的是能妥協、能遵守法統的人物,黎元洪顯然是很符合這點的。

1916年,袁世凱死後,黎元洪繼任總統,但他隨後便和段祺瑞發生瞭爭執。次年,聲稱前來調解黎段沖突的張勛攻到北京,驅逐瞭黎元洪,解散瞭國會,激起瞭全國各地人民的憤怒。很快,張勛又被段祺瑞趕走瞭,可段祺瑞並沒有恢復原來的政府和議會,而是另組臨時參議院。

段祺瑞的作為,讓支持黎元洪的程璧光、失去議員津貼的老國會議員們以及本來就對段祺瑞強勢政府心存餘悸的南方實力派們很是不滿。而在護國運動中因在日本度蜜月而沒有獲得多少政治勢力的孫中山也決定東山再起,便號召反段力量在廣州集結,共同護法。各方勢力紛紛表示支持,一時間反段力量雲集廣州。

然而,一個新問題又出現瞭:這些來參加護法的人究竟是支持孫中山,還是支持護法?護法勢力中最有聲望的兩個人,一個是黎元洪,一個是孫中山。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支持黎元洪恢復總統的位置,可黎元洪遠沒有那種熱情,他不願意南下,於是就隻有孫中山可以擔任護法的代言人瞭。但是護法各派希望護法政府和原來的護國軍政府一樣,是一個合議制的機構,也就是說,遇事並不是一人說瞭算,而是大傢共同協商解決。這與孫中山希望護法政府中一切由他決定的想法不太一樣,於是各方產生瞭分歧。

不光南方的實力派們,就連孫中山自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內部的一些人也堅決反對孫中山的決定,但孫中山還是堅持宣佈就任護法軍政府大元帥,任命陸榮廷、唐繼堯為副元帥,並公佈各部總長名單。但唐繼堯、陸榮廷以及其他元老如伍廷芳、唐紹儀、程璧光、李烈鈞等人都覺得太過瞭,紛紛拒絕任職。此時,聯合各派的護法軍政府實際上已經分裂。

他是護法政府中唯一可協調矛盾的力量,卻遭人暗殺,實屬革命悲劇

沒過多久,段祺瑞的北洋大軍南下,護法的桂系和湘系組成湘桂聯軍,在湖南和北洋軍作戰;唐繼堯組建靖國軍,在四川、湖北等地和北洋軍作戰。大傢都沒把廣州軍政府當回事,留在廣州的孫中山和桂系的廣東督軍相互提防,夾在中間的程璧光則充當調和者,維持著廣州的“和平”。

當時,桂系控制著廣東的軍政、財政大權,而孫中山則想要組建自己的勢力。程璧光作為廣東人,當然同情廣東人,但他更要盡力避免雙方的沖突,因為他們畢竟是來護法的,而不是讓護法軍內部相互殘殺的。在他的幫助下,原本屬於廣東省長親軍的一支部隊被保留瞭下來,由陳炯明任司令,成為粵系勢力自己控制的軍隊,而且即將開赴福建進行護法。

孫中山覺得驅逐桂系的大好機會來瞭,因為以這支粵軍為基礎,加上在粵北支持自己的兩師滇軍,還有程璧光的海軍,一共有兩萬多人。於是他決定炮轟廣州督軍府,要求程璧光部海軍向廣州開炮。他認為,程璧光是廣東人,又是自己年輕時的好友,應該不會阻止自己的計劃。但他錯瞭。

此時,湘桂聯軍正在湖南戰場和北洋軍激戰,程璧光一心護法,當然堅決反對護法陣營內部發生任何沖突。程璧光火瞭,說道:“我是來護法的,不是來參與你和桂系之間的糾葛的。作為廣東人,應該維護廣州市民的安全,怎麼能炮轟廣州城?”然後他令各艦戒嚴,不準任何船隻靠近。

1918年1月,孫中山宴請同安、豫章兩艦艦長,一通酒水下去,這兩人都爛醉如泥瞭。孫中山把反對自己的部屬暫扣,然後和自己的親信一道帶著這兩人上瞭軍艦,並要他們下令炮轟廣州督軍府。兩個艦長當然猶豫,孫中山於是親自點火開炮。廣州城內的桂軍沒有反擊,而是任由孫中山的大炮轟擊—因為沒有幾發炮彈擊中督軍府,死的都是城內的百姓。

護法運動還沒結束,護法軍政府內部就自己打起來瞭,滇系、桂系自然是義憤填膺,支持孫中山的一些人也非常不滿,至於那些南下護法的議員、政客也無法接受這樣的內訌。很快,滇系、桂系、黔系、湘系、海軍,以及包括一批國民黨穩健派在內的各省護法代表在廣州召開“護法各省聯合會議”,事實上取代瞭孫中山的寡頭政府,因為他們才真正代表瞭護法派各路人馬的利益。

他是護法政府中唯一可協調矛盾的力量,卻遭人暗殺,實屬革命悲劇

會議確定:護法運動並不是要推翻原有民國政府,而是以戰促和,使民國法統早日恢復;其次,護法機構實行合議制,有事集體討論;最後,推舉唐繼堯、程璧光、陸榮廷為軍事總代表。程璧光在炮轟廣州事件中非常憤怒,但他不能拿孫中山怎樣,隻好撤掉瞭那兩位艦長的職務,並堅決表示不準海軍介入到各派軍事沖突中去。

1918年2月26日,程璧光坐船在廣州海珠碼頭上岸,突然遭到槍擊,當場身亡,這標志著護法運動中最明確恢復法統的實力派消亡瞭。從此,護法政府中少瞭唯一可協調矛盾的力量,隻剩下瞭彼此算計的對手們,這也註定瞭護法運動最終將以失敗告終的結果。

程璧光是誰暗殺的?孫中山陣營認為是桂系,理由是程璧光一直“追隨”孫中山,所以為桂系忌恨,於是派人殺之。但這顯然說不過去,因為很多人都知道程璧光並不完全贊成孫中山的主張,他支持的是黎元洪,況且他還多次反對孫中山進攻桂系,桂系應該會感激他而不是殺他。還有些人認為兇手是北洋系派來的,目的是分裂護法政府,但北洋系自袁世凱下臺之後就很少派人暗殺南方大員。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即程璧光是在革命內部的紛爭中死去的。

程璧光之死是一個悲劇,卻也是民國的一個寫照—辛亥革命之後,許多參與革命的人士,沒有在與敵人的抗爭中死去,卻在革命內部的各種紛爭中以這樣那樣的方式死去,這不能不說是亂世的一種悲哀。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山谷無風來源|《百傢講壇》雜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