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人立於世,往往是放縱容易收束難。看一個人日後會不會有所作為,當在他疲憊困窘之時,看他能不能恪守本心,自內而外有一份定力鎮住,即便蓬頭垢面,也奪不去他的氣度和神采。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蘇軾對“草聖”張旭不是很感冒,有一次他說,“喝醉瞭寫草書算什麼本事,能寫小楷那才稱得上厲害。”這番話值得我們玩味再三。

酒可行氣。喝過酒的人應該都有過體會,覺得身體中有一股氣勁在湧動,喝得愈興,這股氣就愈猛,幾乎不自覺地要大聲說話,動輒豪言壯語,肢體動作誇張到不受控制,非得將這股氣宣泄出來不可。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此時最艱難的,恐怕是節制自己瞭。即如東坡所說的,喝醉瞭,還能夠寫小楷。眾所周知,小楷大如蠅頭,字畫纖細嚴謹,一絲不茍,要寫好一副小楷的書法作品,本就必須平心靜氣,容不得亂來。當一個寫字熟練的人,在他醉醺醺時仍能寫出優秀的小楷作品,這已經不是平時的刻苦訓練所能達到的瞭,他必然是個自律嚴謹,對自己要求極高的人。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人立於世,往往是放縱容易收束難。看一個人日後會不會有所作為,當在他疲憊困窘之時,看他能不能恪守本心,自內而外有一份定力鎮住,即便蓬頭垢面,也奪不去他的氣度和神采。這樣的人,即便一生時乖命蹇,也能立得定、站得穩。蘇軾便是這樣一個人。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像蘇軾這樣的“天才型多面手”自古就很少,翻開一部中國史,自上而下,隻要蘇軾擔起瞭這個稱號,就休想把它戴到別的讀書人頭上。無論是誰,都覺得差點什麼。

當蘇軾出得眉山,考取進士後,皇太後曾對皇帝說,你要重視這個人,他是上天派來給你當宰相的。而他的詩文,更得到朝野上下推重,年紀輕輕,已被當時執文壇牛耳的歐陽修許為接班人。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然而世事總是不以人們揣度的正常軌跡運行,天才多遭困厄。但仔細一想又會覺得正常,高樹多悲風,古今如此。蘇軾一生,終不得其所。

宋神宗元豐二年,值蘇軾知湖州時,不幸卷入瞭當時的新舊黨爭,一群小人捕風捉影,羅列罪名,以訕謗罪名把蘇軾下獄。而後一度外貶,飽受風霜,過瞭將近十年的時光,才被召還朝。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但是他並沒有因此得以施展讀書人的抱負,還有更黯淡的前路的等著他。

時間過瞭八九年,蘇軾再一次被彈劾,背上“譏斥先朝”這樣的莫須有罪名,一貶再貶,從惠州到儋州,被趕到瞭當時還是蠻荒之地的海南。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後人喜歡研究他這個時期的詩文。認為其中有一股正氣,雖志不得伸,卻不可磨滅。尤其是著名的《六月二十日夜渡海》,末兩句“九死南荒吾不恨,茲遊奇絕冠平生”直接體現瞭蘇軾作為士大夫的昂藏,為人們所稱道。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元符三年,時間又過瞭近五年。困頓南海的蘇軾終於獲赦,可以北歸。在乘船橫渡瓊州海峽時,回首前塵,寫下瞭這首詩。人們被這首詩折服,亦因為末兩句的曠達及別樣的幽默,其背後波瀾不起,寵辱皆忘,世人能做到這一步的並不多。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近人程千帆先生曾將“蘇門四學士”之一、大詩宗黃山谷遭貶七年,遇赦後寫的《雨中登嶽陽樓望君山》之“未到江南先一笑,嶽陽樓上對君山”與上兩句作對比。程先生覺得黃在投荒萬死後幸而生還,在回望過去時,難忍悲歡交集,淒然一笑,與蘇詩在相同處境下所流露出的浩然胸次相較,似乎仍不能忘懷得失。

喝醉瞭寫草書不算什麼,能寫小楷才稱得上厲害

▲蘇軾小楷《滕王閣序》

都是磊落君子,後世典范。這已經足夠瞭。蘇軾本就有人之所以為人的自覺,無論逆境如何艱險,都能夠立得住,不是世間的風波可以侵蝕的。他的卓群,不需要任何對比來抬高。

然而世途的艱澀,蘇軾早已步履蹣跚。在寫下這首詩不久,他一路北上,終於在常州倒下,溘然長逝。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