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編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下,每個人的悲歡離合,無奈與抗爭,都是一份獨特的命運體驗。 《@武漢——抗疫故事接龍》是澎湃新聞與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聯合推出的特別策劃,以新聞人物報道接龍的方式,記錄正在武漢與疫情搏鬥的人們,呈現出相互聯系的他們在疫情之中的經歷、心情與感悟,以及面對生命考驗的自我重建。

看到武大早櫻綻放的消息,華科人也都掂記著東九樓前大片的紫玉蘭是否開放。

設計師慧子在2月底設計瞭一條以華中科技大學玉蘭花為主題的項鏈。慧子的先生,曾在華科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就讀,他是2016年畢業的。

與華科結緣的還有習習媽媽,她2017年開始在華科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做博士後。

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設計師慧子在2月底也設計瞭一條以華中科技大學玉蘭花為主題的項鏈。 本文均為受訪者供圖

“2001年我跨越大半個中國,從山東來到武漢讀大學,在這裡讀書、戀愛、成傢、工作,武漢已經成為我的第二個故鄉。這一次我想陪她共渡難關。”

習習媽媽是山東日照人,每年都會回老傢過年,但由於疫情,兩張機票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裡買瞭又退,退瞭又買,最終在封城前一天退掉瞭。

這一個多月裡,她親眼見證瞭災難中的絕望,也在一份份關心和鼓勵中重拾信心。

一傢人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

像往常一樣,習習媽媽在2019年12月11日就早早買好瞭回山東的票。每年寒暑假她會帶丈夫和孩子一起回老傢,冬天過年、玩雪,夏天爬山、看海,已經成瞭定例。但今年由於習習爸爸有公務在身,隻有母女倆一起回傢。山東老傢裡有很多和習習同齡的小孩子,所以她每次都很期待回姥姥傢。

習習媽媽第一次關註新冠病毒的新聞是在1月中旬,雖然當時說不會“人傳人”,卻也引起瞭她的重視。加之腸胃不適去醫院就診,醫生也建議她在傢安心休養。思索再三後她決定退票。

一周後的復查,顯示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她再次萌生瞭回傢的想法。因為定居武漢後,每次回傢的機會都彌足珍貴,這次如果回不去,至少要再等半年,而且父母也非常想念習習。所以和傢人多次溝通後,她在1月20日第二次購買瞭返鄉的機票。

可是當她靜下心來真正關註疫情時,她開始擔心瞭:如今形勢已經非常嚴峻,去機場和回傢的路上,自己和孩子會不會被感染?回傢後,會不會傳染給父母和親戚?她的父母會不會因為她,和別人起沖突?

盡管親戚朋友都勸說老傢更安全,讓她不要多想,卻打消不瞭她的顧慮。和丈夫反復商量後,她愈發覺得不能離開武漢,因為任何僥幸心理都可能導致不可估量的後果。

1月22日晚上,她又問瞭5歲的孩子,“習習,現在外面有病毒,我們不能出去亂跑,今年過年不回姥姥傢好嗎?”

“聽媽媽的話,媽媽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聽到孩子的回答,習習媽媽像吃瞭定心丹一樣。困難面前,一傢人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她拿出手機打開退票界面,點擊“確認”按鈕後,終於松瞭一口氣。

次日傳來武漢封城的消息,習習媽媽更加堅定,留守武漢是對的。

世間最熱乎的豆腐

封城這個決策太重大,“像是知道要打仗一樣”,習習媽媽迅速著手準備采購物資。像大多數武漢居民一樣,由於不知道會封多久,她隻采購瞭兩周的食物。

封城後的第一周,是武漢人最為恐慌和壓抑的日子。習習媽媽每天關註疫情相關的新聞,一有時間就打開電視收看最新消息。看著確診人數一天天成百上千地增長,她既憂慮又害怕。因擔心孩子被感染,她從不讓孩子出門,甚至連陽臺也不讓去。

大多時候是被一種焦慮的無力感籠罩的。看到網上物資告急和各路求助的消息,她隻能幫著轉發。好友的傢人被感染住不瞭院,在朋友圈裡求助,她一邊安慰好友,一邊幫忙打聽床位。她常常在夜裡失眠,默默流淚,這種悲傷的情緒直到元宵節才慢慢平復。

同時,她也從很多善意中感受到溫暖人心的力量。

封城以來,她感動過很多次,有一個視頻至今難忘:一趟來自澳大利亞的航班,沒有任何乘客,座位上全是華人們捐獻的一箱箱的物資。當時武漢的醫療物資非常緊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看著全世界的中國人都在幫助武漢共克難關,她不禁淚流滿面。

一位三年沒見的前同事,來到她住的小區,給她傢送來一盒草莓。一個多年好友看到她發朋友圈說心情不好,立馬打來電話問情況,還寄來口罩和食物。

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同事送來的新鮮草莓,習習自己動手洗草莓

更讓她意外的是,來自鄰居的關心和幫助。

封城第28天,在小區廣場買完菜後,她發瞭一條朋友圈“炫耀”自己的采購成果。但是細心的鄰居發現她傢的菜裡隻有蘿卜、土豆等,沒有一點葉子菜,於是把傢裡剛買的青菜包瞭一大包,放在她傢門口,然後悄悄走開。習習媽媽十分感激,因為這位鄰居才搬來不久,傢裡吃的也不多,前幾天還調侃說:“傢裡沒菜瞭,都盯上屋內的幾盆綠籮瞭。”

習習傢在三樓,有一次她聽說四樓的鄰居,傢裡糧食不夠瞭,就送去瞭一個南瓜。二樓的鄰居也聽說瞭,送去瞭一袋面粉。於是四樓的鄰居成功做出瞭南瓜餅,在朋友圈裡分享:“面粉來自二樓,南瓜來自三樓,我是幸福的四樓。”

最近,小區裡建起瞭很多團購群,大傢一起團購肉菜和生活必需品。有一次,四樓的鄰居得知習習媽媽沒搶到豆腐,特意把自己搶到的分瞭一半放在她傢門口。那時,習習傢已經接近一個月沒吃到豆制品瞭。習習媽媽捧起熱乎乎、鮮嫩嫩的豆腐,仿佛捧著人間最溫暖,最柔軟的東西。

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習習爸爸外出買菜回來

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習習爸爸在小區廣場買來的菜,很難買到葉子菜

但願人長久

封城後,山東的親人們一直擔心習習一傢,時不時在傢人群裡發起視頻聊天。習習媽媽總是報喜不報憂,說他們在武漢挺好的,但是親人們不相信。“他們要求我每天都更新一條朋友圈,讓他們知道我很好。”

習習媽媽的朋友圈如今已有35篇封城日記,女兒常常是朋友圈的主角。她希望傢人們看到充滿正能量的內容,所以常常記錄親子間玩遊戲、做美食的快樂時光。

在這個“史上最長寒假”中,習習媽媽做瞭一次自我總結:“每天24小時面對一個時刻求關註、要陪玩的‘魔童’,對傢長來說真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習習調皮愛玩,一天能撒無數個嬌,讓大人陪玩。習習媽媽自稱是被孩子“牽著鼻子”玩的傢長,每天都“被玩”得好累。陪玩分工也很明確,媽媽主要負責教畫畫和手工,爸爸有空就負責運動一類,其他時間隨時聽候習習“召喚”。

習習爸爸是IBM公司的一名程序員,2月12日開始正式在傢辦公。以前每年春節都隻放7天假,今年的假期長得讓他有些不適應,所以進入工作狀態也花瞭一些時間。每天早上9點鐘,習習爸爸必須準時上線,他的工作夥伴來自美國、印度等世界各地,需要互相倒時差和同步工作。除白天坐班外,每天晚上8點半還有例行的視頻會議。

對他來說,在傢辦公最大的困難就是孩子的“突襲”。習習一天要去敲好幾次書房的門,嘴上不停吵著:“爸爸我要玩,你陪我玩會兒嘛!”“爸爸我好無聊哦!”他隻能讓妻子把她支走,等休息時再陪她玩玩遊戲。

為瞭玩出花樣來,習習媽媽加入瞭一個“除黴群”。

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習習爸爸工作休息時陪孩子踢球

在群裡,班主任和同班傢長們會交流帶孩子的方法,她也學到瞭很多高級的玩法。但習習似乎不太喜歡花裡胡哨的遊戲,隻鐘情於玩具娃娃和表演,沉浸在自編自演的情景劇中。聽到媽媽講新冠病毒的繪本後,她靈機一動扮成科學傢,拿著傢裡的瓶瓶罐罐開始研制解藥。

武漢·接龍⑩|封城後的居傢日常:快被5歲的娃“玩”瘋瞭

習習在傢扮演科學傢研制新冠病毒解藥

長期24小時的朝夕相處下,傢庭關系變得更親密,但沖突也更容易發生瞭。習習媽媽曾在一條朋友圈裡調侃道,“在傢不能談學習和打卡,不然母女容易反目。”習習每天都是“超長待機”,她可以玩一下午過傢傢,如果讓她放下玩具去學習,她就會不高興,小嘴立馬嘟起來,甚至還有抵觸情緒。

瞭解女兒脾氣的習習媽媽隻能改變策略,每天把玩娃娃、看視頻和舞蹈、英語、畫畫、繪本閱讀等任務交叉起來,讓習習自己選擇6項完成。雖然習習每次都必選玩娃娃和看視頻,她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作是學習的獎勵。

習習爸爸喜歡詩詞,有空就會教習習學點詩詞。他最喜歡的一首詞是蘇軾的《水調歌頭》,於是傢裡經常傳來父女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七天”的朗讀聲,還有爸爸糾正習習的歡笑聲。長此以往,習習已經會背誦這首詞瞭,問她最喜歡的一句,她毫不猶豫地回答:“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每當聽到女兒背誦,習習媽媽就會想起山東的親人。雖然沒能回老傢團聚,但看到從山東趕來的一支支醫療隊伍,拉來的一車車蔬菜,她就覺得充滿力量。

“武漢經此一疫,我們普通老百姓都被洗禮瞭一次,我會更加熱愛這片戰鬥過的土地。” 習習媽媽說。

(指導老師: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教師 周婷婷;澎湃新聞記者 張小蓮 崔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