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制造業的新生,後互聯網時代的情與劫

這一波“新冠”疫情影響下,傳統制造業首當其沖,互聯網隻是一個工具,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此一役加速瞭傳統制造業的轉型換代,後互聯網的時代的大潮,傳統制造業何去何從?

傳統制造業的新生,後互聯網時代的情與劫

智能裝備自適應調試帶教模式

傳統制造業在歷史的進程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北大方正的破產,給我們千千萬萬的制造業敲響瞭警鐘。制造業典型的人員密集重資產,遇到突發事件容易傷筋動骨,輕則停業數月數日,重則關門大吉。但是,這背後是成千上萬的傢庭,不但會造成社會問題,更會給國傢增加負擔。企業要生存,員工要吃飯。那麼有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呢?答案是,開源節流,化整為零。

傳統制造業的新生,後互聯網時代的情與劫

智能工廠萬物互聯

解放人力以機器取代之,采用自動化智能化機器人裝備,遇到突發事件可以快速調整機器人佈局結構,以適用不同的產品形態。機器人技術發展到現今已具備實用能力。美團、京東等已經在某些地區投放瞭無人機送貨。L4級的無人駕駛某些地區已經在路測。

傳統制造業的新生,後互聯網時代的情與劫

工業互聯智能制造示意圖

未來的競爭是供應鏈的競爭,華為之所以越做越大,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跟供應鏈利益共享,風險共擔。

傳統制造業的新生,後互聯網時代的情與劫

自適應供應鏈

以下圖手機工廠為例,組成手機的所有模塊,都分流拆分出一個個獨立的個體。不但可以鞏固自己的供應鏈,而且還可以向友商提供資源,輔以智能化自動化制造手段,通過手機、鍵盤操縱整個工廠成為可能。實際上分流模式早在我們九年義務教育階段就有很好的實踐。80後都經歷過的教育分流,完成九年義務教育,一部分升到普通高中,一部分升到職業院校。三年後都可以參加高考。隻是這三年中側重點不同。至於這三年中怎樣還是取決於自己。

傳統制造業的新生,後互聯網時代的情與劫

手機組成示意圖

2003年的“非典”成就淘寶、京東等眾多互聯網企業。時隔十七年“新冠”疫情逼迫我們“直立”行走,時代的進程逼迫我們不斷進化,2020年個體經濟的崛起將打上鮮明的時代烙印。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最後附上一個很有啟發意義的片子。

《人類崛起》http://open.163.com/newview/movie/free?pid=MB8OU6OL9&mid=MB8QJNO7C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