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會是互聯網金融出海的下一站嗎?

南美,會是互聯網金融出海的下一站嗎?

在走過工具出海、遊戲出海、內容出海等幾波熱潮後,中國的互聯網金融出海(亦稱“金融科技出海”)在過去兩年走向瞭高潮。特別是2017年,在毗鄰中國的印度、印尼等市場,聞風湧入的大量中國互金企業,幾乎把所到的每一個地方都變成瞭“中國市場”。

就在大傢調侃“東南亞互金市場已成中國內戰”之時,另一個同樣具備海量人口和巨大移動互聯網變現機會的市場——拉丁美洲——開始慢慢進入拓荒者們的視野。特別是巴西,這個人口多達2.08億、人均GDP高出印度5倍的南美第一大國,開始成為中國互金出海企業蠢蠢欲動的新目標。

印度、印尼之後為什麼是南美?南美的金融市場情況及互金發展如何?中國互金輸出南美有哪些障礙及相應的打法?基於TCL集團及豪客互聯在南美地區多年的出海經營經驗,我將用本文與您分享一些看法。

印度、印尼之後,下一站為何是南美?

中國互聯網金融在印度和印尼市場的參與度之高,堪稱空前。從2016年開始,大量中國互金企業出海首站都不約而同地選在瞭東南亞地區,這其中既包括BATJ等互聯網巨頭,也有不少創業公司。在去年的那一波“現金貸”熱潮在國內受阻後,據傳一個月間湧入東南亞的現金貸平臺就超過30傢。

和大舉進軍東南亞市場的原因類似,南美雖然遠在地球另一邊,但也因為人口基數大、移動互聯網滲透率高且發展迅速、傳統金融服務存在不足等現實因素,成為中國互金企業“覬覦”的新目標。

南美,會是互聯網金融出海的下一站嗎?

36氪整理的2017年全球互聯網普及概況

在互聯網用戶層面,36氪整理的數據顯示,2017年南美洲6.48億人口中有4億是互聯網用戶,滲透率高達67.3%,僅次於歐洲、大洋洲及北美洲,比中日韓所在的亞洲還高出幾個百分點。不僅基數大,該地區的互聯網成長也十分驚人,過去七年互聯網用戶年平均增長率高達305%。GSMA數據預測,未來五年內拉美地區將是全球移動用戶滲透率增長量第二大的區域,僅次於亞太。

而在傳統金融力量層面,南美的金融市場壟斷程度令人咋舌。以巴西為例,高盛的報告指出,2017年巴西的五傢大銀行持有貸款總額的84%,是典型的“寡頭壟斷市場結構”。在零售銀行分支機構數量上,五大行占據瞭90%的份額,而這一數據在美國約為20%,在印度稍高於30%。高度壟斷的市場結構造成瞭傳統金融機構服務意識落後、用戶體驗差等不足,卻也給當地的金融服務和金融科技創新等都提供瞭廣闊的機會。

有瞭上述兩大決定性因素,南美自然就成為瞭中國互金拓荒者們的下一站選擇。尤其是巴西,其超過2億的人口基數、多達1.4億的互聯網用戶、5倍於印度的人均GDP,以及在遊戲、音樂等方面已展現出來的高於印度和印尼(東南亞第一大國)的消費意願及平均消費水平,都有理由讓它成為中國互金企業們進軍南美的主攻陣地。

出征南美,機遇與挑戰並存

硬幣總是有兩面,必須看到的是,以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為代表的南美沃土,對中國公司來說有一定的文化差異,其監管審核等流程也相對嚴苛。相比東南亞國傢給予我們的熱情,南美地區尚稍顯平淡。同時,在這些因素的保護下,巴西等國的本土互聯網金融企業,也已經在各種因素推動下蓬勃發展起來。且巴西尚且處於互聯網金融業務的早期發展階段,當地政府針對互聯網金融監管的相關政策尚未出臺,這也為國內企業的入駐提供瞭有利條件。

仍以巴西為例,高盛在去年5月發佈報告稱,巴西正在經歷一輪很有可能吞噬該國龐大且遙不可及的銀行所占市場份額的金融科技增長。這份名為《金融科技的巴西時刻》的研究報告預測,未來十年內巴西200多傢金融科技企業預計會創造大約240億美元的營收規模。

高盛的預判並非空穴來風。2016年金融科技成為拉美地區科技投資中最受歡迎的領域,在其他各行業都顯露疲軟時投資比率逆勢上升至31%。其中,目前湧現瞭超200傢互金企業的巴西,尤其展現出瞭該區域互金市場的活力,由此誕生瞭NuBank、Stone、Banco Original、Pitzi、Youse、Creditas、PagSeguro、SmartBrain等一大批代表性企業,隨著這類優秀企業的湧入,既豐富瞭巴西互聯網金融業態,也為中國企業出海奠定瞭生態基礎。

南美,會是互聯網金融出海的下一站嗎?

白鯨出海統計的巴西主要的科技金融公司

拿NuBank來說,這傢標榜100%做網絡信用卡的公司,在2016年底獲得瞭莫斯科頂級風投公司DST Global的8000萬美元投資,迄今已累計完成2.35億美元融資,躋身獨角獸企業。截至目前,該公司在美洲以低利率、零年費和好服務吸引瞭約7500萬信用卡用戶,已成為巴西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領頭羊。

整個巴西有超過200傢互聯網金融企業,而成為區域佼佼者的並不多,這顯然不同於中國企業進入印度、印尼時所面臨的競爭環境。但憑借國內互金市場豐富的成功經驗,結合企業自身戰略佈局及資源優勢,中國企業若想從中脫穎而出,或許亦非登天之難事。

互金出海如何玩轉南美?得用戶者得天下

“夫夷以近,則遊者眾;險以遠,則至者少。”截至目前,國內互聯網公開可查的信息中,已出海南美的中國互聯網金融企業屈指可數,倒是傳統金融機構,則更早在這片土地佈局謀篇。

2010年3月中國銀行在巴西設立分支機構,在拉美地區建立瞭第一傢經營性金融機構。該分支機構定位於為中國企業走向巴西和走向南美,為巴西企業以及國際型大企業到中國投資和從事貿易往來提供金融服務。隨後,中國幾乎所有大型金融機構在過去幾年裡開始涉足巴西業務,為兩國企業界的產能合作鋪路搭橋。

互聯網金融層面的出海南美,據我瞭解和公開可查信息,似乎僅少數幾傢公司有所動作,尚未形成規模。南美這塊土地對於想要進入的互聯網金融企業來說,都還是處於“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階段。

盡管暫無成功先例,但基於已有的其他國傢及地區出海經驗,以及結合南美當地的實際情況,我們還是可以暢想一些思路玩法。

比如做互聯網金融的“橋頭堡”支付產品。不管是新型的網絡移動支付,還是集成的支付解決方案,在南美這樣一個傳統金融高度壟斷、金融科技發展相對落後的市場便捷的支付總是最基礎的金融需求之一。在東南亞,BATJ等互聯網巨頭的出海是以網絡支付開道,它們或收購整合、或投資參股,將自傢的支付技術或品牌輸出海外。支付這一入口一旦打開,深入的各種金融服務機會也就隨之而來

又比如做財務管理。數據顯示在南美,51%的成年人沒有銀行賬戶,其中更有86%的成年人沒有正式的存款。向來樂天派的拉美人看起來也多“月光族”,提供類似於國內挖財和隨手記之類的財務管理軟件,或許是對癥下藥。而記賬也是一個入口,背後潛在關聯著信用卡、投資理財等相關業務。

再比如做網絡信貸。這是全世界發展中地區都頗受歡迎的業務模式,我在去年底的一次演講中也指出,“巴西目前有1.4萬億人民幣規模的有擔保信貸市場,以及7000億無擔保信貸市場,現在巴西互聯網金融真正能觸達的也就隻有20至30億,裡面還有很大的市場”。想想2010年中國興起的大量P2P,道理不言而喻。

實際上從巴西的互聯網金融格局來看,支付、財務管理和信貸也是200多傢互聯網金融企業分佈最多的TOP3細分行業。尤其是支付和財務管理領域,兩者合計數量占瞭50%,足見“打造用戶流量入口,得用戶者得天下”普天同適。當然,除瞭這些,和互聯網金融發達地區一樣,可預見傳統金融“存、貸、匯”的每一個環節,互聯網金融創新都存在著大量的市場機會,具體玩法還得結合企業團隊自身的技能和資源來選擇切入方向。

對於豪客互聯來說,在成立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我們已經在全球范圍內累計激活用戶2.8億,覆蓋全球近200國傢和地區,月活躍用戶過億。在拉美地區也有著廣泛的用戶基礎和良好的用戶口碑,我們始終密切關註著這塊移動互聯網高速發展的市場,希冀能夠持續深耕拉美區域市場,在包括互聯網金融、跨境電商等新的方向為拉美用戶提供更多愉悅、方便、快捷的服務,讓拉美用戶能夠更好地連接彼此,連接世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