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草一樣活著

像草一樣活著

朋友每每來我傢,都埋怨我從不養花。

花太嬌貴,往往惹人惦記。未開花時,我們往往諸多期待,比如水夠不夠?肥足不足?陽光曬不曬?終於出瞭一支花蕾,興奮極瞭,更是無比珍愛。一不小心,水澆多瞭,沒幾天,你就會看見葉子稍稍泛黃,是不是肥料不夠,於是就像養金魚一樣,猛給料子,結果往往適得其反。

這叫關心則亂。所以我不適合養花。

像草一樣活著

像草一樣活著

朋友說,我的草養得可真嬌嫩,甚至比花還精靈。

草,可真是世間最常見之物,隻待春天,你不見她們,就難以稱之為春。夏天他隻管曬,曬著農作物,曬著人們怕出門,卻無法奈何她們。就算是懸崖峭壁,她們也是生長迅猛,大刀闊斧,開拓疆域。冬天,大雪以下,那草是多麼地生機潤潤,含羞微笑。

就不明白,那樣的柔弱,那樣的輕微,怎麼會有如此韌勁,野火燒不盡,春風十裡都不如她。

我們喝瞭點茶,剩下的往盆裡倒,她們用盡吸允;洗瞭米的水,隨意一潑,愈加蔥翠。爬上兩個窗臺的精靈,就算我用刷牙洗臉水,潑著這,潑著那,竟然看不見黃黃的即將謝幕的葉子。

可是我斷然想不到,這樣不起眼的雜草,竟然也能開花。她們這樣雜亂,嬌小,纖弱,甚至遮遮掩掩中長出瞭一二個小苞。“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疫情的一二個月裡,有瞭她們的陪伴,讓我參透瞭一點點對生命的最初的思索——平凡之路上註定也會有奇跡出現。

兩三個圓錐形花蕾,壓枝於蒼穹之下,旁邊長長的花蕾不經意就開出瞭五瓣粉嫩小花。無聲無息,仿佛就過瞭一個周末,她們就完全不同,仿佛瞭吸允瞭天地精華,朝陽雨露,孕育出粉色的花魂,在月色下,更加迷人。

你這樣不知道愛惜,下次這草都要離你而去。朋友看我將滾燙的茶水倒向她們,惡狠狠的說。

確實也曾擔心她們都枯萎瞭,甚至成為瞭孩子的標本。可是第二天,卻發現她們依然活泛,依然美妙的姿態,昂首挺胸的,不知所謂。

草,雖然沒有花那樣受人喜愛,但她有她的靈氣,堅毅,容忍,大度和淡定。亦如蕓蕓眾生的我們,也可以生之平凡,徐徐綻放。

像草一樣活著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