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對於時下這個復工季,富士康員工用瞭兩個詞匯:“最難”、“最貴”。作為全球制造業的龍頭,疫情對於富士康的考驗是巨大的,兩個詞匯代表瞭數不盡的艱難險阻。見一葉而知秋,富士康的“復工難”映照出整個電子產業中制造型企業的困境,每一個企業的復工之路實難有“輕松”二字。

復工程度有差,防疫決心無異

疫情爆發之後,各地政府采取瞭一系列防疫手段,或封城,或管制。與此同時,醫療產品需求暴漲。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為保障電子元器件、模組、PCB 板等供應,部分制造企業響應政府號召提前復工。這其中,包括金百澤和歐朗電子。

惠州市金百澤科創服務中心 / 技術研究中心總經理田政權表示:“由於金百澤所接醫療訂單均為國傢調配給疫情一線的物資,當地政府 2 月 4 日批復同意公司復工復產,2 月 5 日開始公司逐步復工,復工員工比例從最初的 30%逐步增長到 70%。”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惠州市金百澤科創服務中心 / 技術研究中心總經理田政權

為瞭配合醫療客戶支持疫區,歐朗電子同樣提前復工。歐朗電子(中國)生產工業化副總經理張華指出,恢復辦公初期,員工復工率大概在 60%左右。由於政策要求返蘇人員居傢隔離等因素,一線員工比較缺少。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中國)生產工業化副總經理張華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企業都需要在疫情過程中緊急復工,大部分制造型企業都會像嘉興耐通一樣於政策規定的 2 月 10 日,或者晚於這個日期復工。嘉興耐通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潘浩回復稱,嘉興耐通是在 2 月 11 日復工的,復工人員占比 20%,主要是生產、采購、計劃。

雖然各制造企業復工時間上有分別,但是對於防疫,大傢都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和疏忽。各企業除瞭準備消毒和個人防護物資,以及必備的測溫以外,也都有自己的執行標準。田政權對此講到:“金百澤以信息化手段做好日報統計、人員返工統計、異常情況篩查、防疫知識學習和重要提醒通知;推行‘一園四戶’,‘四同’,采購使用自動紅外體溫測試儀、專業衛生防護服,設立督導組檢查防控中的漏洞。”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金百澤配合防疫檢查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金百澤的防疫宣傳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金百澤防疫工作實景圖

張華介紹稱,歐朗電子結合工業坊的要求,對每位員工的 14 天軌跡進行瞭核實後才發放進出通行證,也就是說隻有通行證的人員才能到公司辦公。同時,歐朗電子一早就準備瞭中藥沖劑以備萬一。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員工進公司前測溫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防疫宣傳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疫情宣傳電子看板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餐廳座位

受訪的三傢企業也分享瞭在防疫過程中的一些執行難點。金百澤提到瞭外宿人員的有效管控和返回人員的有效隔離;歐朗電子強調瞭初期口罩短缺;無法確認人員是否攜帶病毒是嘉興耐通頭疼的問題。

“用工難”,“交付有壓力”

不僅是制造業,幾乎所有疫情期間接受采訪的電子企業都提到瞭同一個復工難題:用工難,人力資源短缺。封閉的湖北,挖斷的村路,管制的社區……種種因素疊加在一起,制造業隻能“打折式”復工。

這勢必會影響產能和訂單。田政權告訴與非網記者,金百澤的工作是正常運轉的,但產能受到疫區人員隔離影響隻有 7 成,PCB 一線生產和交付,PCBA 貼裝和檢測受影響較大。

歐朗電子的產能恢復也是 7 成,但個別技能崗位存在很大的缺口。張華強調,特別是之前欠下的 backlog(積壓的工作),後面還需要慢慢地補上去。

三傢企業中,嘉興耐通的受影響程度最大,到瞭 2 月底產能也隻恢復瞭 15%。“人員不足,產線動不起來,訂單量沒有減少,主要是沒辦法復工,”潘浩這句話透露出太多制造型企業的辛酸。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嘉興耐通辦公室實景

面對人力不足,各公司目前更多是在努力自救。金百澤正在積極動員非湖北地區在安全前提下積極返回,積極進行社會招聘以及尋找政府資源介紹其他行業工人轉產;嘉興耐通則是鼓勵+獎勵招新員工,聯系老員工返崗;歐朗電子除瞭對目前還沒復工的人員建立瞭個人檔案,專門人員進行跟蹤,同時還制定瞭相關的新人推薦激勵,希望能夠在市場上盡快招到人員。

有一條辦法普適於制造型企業,也就是金百澤和歐朗電子提到的,鼓勵行政人員去產線。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管理層支援產線

疫情對於電子產業的打擊是全方位的。除瞭人力方面的影響,產業鏈層面同樣有困境。田政權指出:“目前接入訂單 90%以上是醫療訂單,全力支持醫療訂單排產,有受到 PCB 板材供應,以及醫療產品元器件供應不足的影響。主要是上下遊企業客戶復工較晚,訂單不能及時到達。預計第二季度後期會有較大回升。”

張華也談到瞭上下遊企業不能及時復工的背後影響。“一方面導致交貨周期延長,另一方面,導致潛在的產品價格上漲,比如目前知道的被動電子料和紙張。同時,客戶需求會出現一定的延後。”他說到。

對於產業鏈的影響,金百澤的解決辦法是提前做好聯絡,多資源協同,重點保障醫療訂單的方式解決。歐朗電子則會隨時關註國內外的疫情波動,與供應商協同合作,根據供應商復工和產能狀況,按照優先級別安排產品生產供應,防止材料斷供和盡量緩沖價格上漲,並協調總部資源,解決潛在缺料風險。

人力短缺,產能不足,供應鏈受阻……疫情造成的影響中的很多環節都超出瞭企業的可控范圍。這種時候,合適到位的政策是必要的。正如潘浩所言,“不是一味地讓企業填寫各種推責任給企業的承諾書、報表等。”

金百澤呼籲企業積極自救,並“報團取暖”,也迫切希望政府可以給予相關的政策扶持解決一部分成本的問題;歐朗電子希望政府協調返蘇員工進出小區的具體難題,並出臺政策鼓勵人員返蘇,同時在減免稅收、遞延稅收和退稅等方面給予支持,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疫情下的責任和擔當

疫情是冷酷無情的,但企業是人在運作,是一個有感情的團體。一方面竭力保護著自己的員工,另一方面也在向社會貢獻力量。

根據田政權的描述。金百澤第一時間響應政府和客戶號召,快速復工提交醫療設備配套板件,確保測溫儀、呼吸機、核酸檢測儀、起搏器等醫療設備到達一線,挽救生命,履行企業擔當。並在此過程中,做好防控不讓異常發生,如:“四同”網格化,數字化表單,食堂宿舍隔離標準化,宣傳動員的滿覆蓋等。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金百澤員工餐廳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金百澤產線實景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金百澤產線實景

潘浩很直接,“公司捐贈瞭資金。”

歐朗電子也捐款瞭。“在疫情爆發初期,也就是大傢還在春節假期中的時候,就立刻捐獻瞭 5 萬現金給到武漢慈善總會,在後來的疫情發展過程中,我們發現各大醫院物質緊缺,特別是缺防疫一線的 N95 口罩,公司 MD Grace 女士和總經理 Steven 先生緊急通過國外的姐妹公司渠道搶購到瞭 1 萬個 N95S 口罩,這批口罩目前已陸續送往疫區的醫院。” 張華表示。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 N95 口罩捐贈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歐朗電子 N95 口罩捐贈

電子制造業復工記:什麼是復工中的“老大難”?

武漢醫院接收口罩

他還強調說:“重要的一點是,針對這批捐獻物質,歐朗的每個員工或多或少幾乎都參與瞭進去。”

雨後,仰望天空

即使沒有彩虹,也會是晴空

“金百澤經過瞭這次‘戰疫’的洗禮,實戰檢驗瞭我們隊伍的戰鬥力以及我們體系的強運行能力,積極體現瞭金百澤人的攻堅克難,勇於奉獻的精神。”相信很多企業高層憋著一股子勁兒,想要在疫情過後喊出田政權這番話。

同時,我們不僅堅毅的精神更勝以往,一場疫情確實讓我們認識到很多東西的重要性。“智能化的工具和平臺得到劇增發展,網絡端服務業務享受到瞭爆棚紅利。”這是金百澤的下一步,也是歐朗電子和嘉興耐通認可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