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對孩子吼叫發脾氣,我小時候打過的這個“疫苗”好像失效瞭

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從那年生瞭孩子,我覺著我整個人像小宇宙爆發瞭,天天因為點小事就噼裡啪啦一頓煩躁。

雖然咱也知道這樣不好,容易招人不待見,但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氣。

以為過一兩年沉淀瞭,能好點吧?可是並沒有。

現在依然瞬間火氣,莫名暴躁。

我覺得特別對不起我的孩子,讓他承受瞭我很多無名怒火。

世界上有沒有一種魔法能讓我的孩子免遭我的暴躁襲擊?在線等!

每回我都後悔,但每回又壓抑不住。壓抑不住就又吼……簡直陷入瞭痛苦循環。

總是對孩子吼叫發脾氣,我小時候打過的這個“疫苗”好像失效瞭

吼叫的樣子很難看

為什麼我變成這樣瞭?以前那個脾氣溫和略帶幽默感的我去哪瞭?

上天一定是聽到瞭我的心聲,於是派來瞭“福音”。

有一次我在傢正吃飯,一朋友給我發信息。本來約好這周來玩,但突然她說來不瞭瞭。

我問她,怎麼瞭?

她說,孩子剛打完狂犬疫苗,然後沒註意,帶他去人多的地方玩,可能免疫力有點低,這兩天發燒呢。

我說,孩子免疫力怎麼低呢?我小時候打過兩回狂犬疫苗呢,都沒事。

正說到這,我突然腦子裡噼裡啪啦靈光乍現,我急切地問我老公:“我現在這麼暴躁,是不是因為我小時候打的狂犬疫苗過期瞭,現在怎麼沒有作用瞭?!”

我老公被我驚呆瞭,他說:“那就再來一針!”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釋然瞭,輕松瞭。

我終於找到瞭“原因”!——原來我的“防爆疫苗”過期瞭!原來這是“哮天犬綜合癥”發作瞭!

哈哈,老公說我二不拉幾傻乎乎的,不知道我在嘚瑟啥。

他怎麼能明白我被自己的暴脾氣折磨幾年的痛感?

他怎麼能明白每次對孩子發出怒吼之後,我內心被小鞭子抽打一百遍的痛感?

總是對孩子吼叫發脾氣,我小時候打過的這個“疫苗”好像失效瞭

吼完孩子自己難受

有時候,孩子寫作業不認真,第一遍我耐心問他為什麼不會?他支支吾吾。

第二遍我耐心問他上課幹嘛瞭?他支支吾吾。

第三遍,沒有第三遍,因為我噌的一下就被怒火支配瞭,大聲責備他不好好學習,就知道玩。

孩子被我嚇得好幾次偷偷掉眼淚。

看到他那樣可憐巴巴的,我內心充滿瞭自責,恨不得時光倒流重新來一遍溫柔教育。

我咆哮的樣子一定極其醜陋。

我兒子也許也像繪本裡的那隻小企鵝,被我嚇得“身體”飛散的到處都是。

有時候他吃飯掉渣到處都是。耐心提醒他一次不準掉,結果剛說完又掉。

孩子一口飯還沒嚼完,我居然又發火瞭。

為什麼要發火呢?明明隻是掉飯粒而已,這不算什麼問題,我為什麼不換種方式教育他呢?

我怎麼能在飯桌上跟孩子咆哮呢,害得他都沒法好好吃飯。

孩子說我發火的時候像隻怪獸。

可不嗎?確實像一隻討人厭的“哮天犬”。

明明想做個和藹可親的媽媽,怎麼把自己弄成一隻怪獸瞭呢?

孩子難道不是親生的嗎?

為什麼對至親不能多一點包容和耐心呢?

我無數次責怪自己。

我必須要改改這個暴脾氣。

不然我會傷害到我的小天使。

總是對孩子吼叫發脾氣,我小時候打過的這個“疫苗”好像失效瞭

改變自己

自從知道自己是“哮天犬”之後,我開始默默地給自己拴上瞭“繩子”。

我不再把自己當成“大傢長”,而是做孩子的朋友。

可能以前總覺著自己是媽媽,孩子就應該什麼都聽我的,不管他說什麼做什麼,對不對合適不合適都應該由我裁判。

於是,當他違反瞭我定的規矩,我就會不滿意。

站在上位者的位置,我放任自己隨意發脾氣。這是我最大的問題。

隨著孩子慢慢長大,我開始發現,他也是一個獨立的生命個體,有自己的想法和世界。他有權利要求公平對待。

於是我開始嘗試尊重他。

有一天,他興沖沖地跑回傢跟我說:“媽媽,快看,我用遙控車換回來的竹蜻蜓,它超級厲害,這麼一搓就能在天上飛。”

我一看,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竹蜻蜓嗎,好像就值幾塊錢。

我意識到孩子進行瞭一次價錢差距特別大的交換。

以大人的價值觀,這是極不公平的。我想吼他是個傻瓜,太敗傢瞭。

但我的“繩子”拉住瞭我,它讓我先和孩子進行一次平等對話,瞭解他的想法。

於是我輕聲詢問他,這是和誰換的,為什麼要交換呢?

我兒子依然很興奮,他大聲告訴我:“媽媽,這個特別好,你看它多特別多奇怪,為什麼我搓一下它就向上飛?這是為什麼?”

他一邊說著一邊搓那個竹蜻蜓。

他確實很開心。

第一次玩遙控車的時候他也那麼開心。

突然問明白瞭。對孩子來說,東西值不值不在於它多少錢買來的,而在於它給他帶來的歡樂有多少。

我們做大人久瞭,因為已經習慣瞭“等價交換”的思維邏輯,反而錯失瞭很多本真的快樂。

如果我強行讓他扔掉竹蜻蜓拿回遙控車,不就是抹煞瞭這種本真的快樂嗎?

當他稍稍平靜一點的時候,他走過來問我:“媽媽,你不會生我氣吧?”

我很意外,也許孩子後悔瞭?

但他說:“剛才我好像隻顧著玩瞭,沒有好好站住回答你。”

我很慚愧。因為以前有一次我問他事情,但是他跑來跑去半天沒吭聲,我責備他這是不禮貌的行為。

沒想到他依然記得。

現在我決定放下架子,跟他平等對話。

我說:“沒有關系,兒子,你現在再和我說也可以。我聽你說。”

我沒有吼他。

他說清楚交換東西的來龍去脈後又放心地去玩瞭。

至於遙控車和竹蜻蜓後來怎麼樣瞭,這裡就不贅述瞭。

總是對孩子吼叫發脾氣,我小時候打過的這個“疫苗”好像失效瞭

我要再強調的一句是:我們無疑是愛孩子的,但是偶爾“防爆疫苗”會失效,這時候不妨再給自己套上一根“繩子”,把身段放低,做孩子的朋友,傾聽他,理解他,尊重他。

成功的父母既是孩子的傢長,更是孩子的朋友;既是孩子的“嚴師”,又是孩子的知己。 ——[中]於 漪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