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瞭速度丟瞭安全,屢出事故的Amazon物流是否還能亡羊補牢?

撿瞭速度丟瞭安全,屢出事故的Amazon物流是否還能亡羊補牢?

​原文來自BuzzFeed News,作者Ken Bensinger、Caroline O’Donovan、James Bandler、Patricia Callahan和Doris Burke

原文鏈接: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kenbensinger/amazons-race-to-build-a-fast-delivery-network-the-human?utm_source=Benedict%27s%2BNewsletter&utm_campaign=cf66e0ebcd-Benedict%27s%2BNewsletter%2B318&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4999ca107f-cf66e0ebcd-70979757&mc_cid=cf66e0ebcd&mc_eid=0ac925b324

為假日出行高峰做準備,Amazon管理人員公佈瞭一項計劃,旨在將該公司配送網絡安全性提升到世界之最。

Amazon每天為美國各地的傢庭和企業配送數百萬件包裹。在過去幾年,Amazon配送貨車已造成一系列致命事故。該計劃稱,提升安全性是Amazon最大的機遇

提案的關鍵部分是為期五天的課程,新司機需要通過公路評測,一傢具有40年駕駛培訓經驗的外部組織負責監督。

但該課程最終並沒有落實。

在Amazon有史以來最繁忙的假日旺季到來之際,開展課程的提議被否決瞭。內部文件顯示,由於6周內發貨量超過10億個包裹,Amazon的司機一經錄用就需要投入工作。

旺季結束時,一位物流部門高級經理的備忘錄寫道:“放棄公路實踐培訓是不得已之舉,它拖延瞭新司機的工作安排。”

短短幾年,Amazon就顛覆瞭曾被郵遞公司FedEx和UPS主導幾十年的領域。但新聞公司ProPublica和BuzzFeed News的新調查發現,Amazon努力維持低成本的同時,不斷擴大業務規模,其物流業務過於強調速度和成本,卻忽視瞭安全

內部文件和采訪顯示,Amazon負責人忽略瞭一些跡象:快速增長的配送網絡已經超載。同時,Amazon沒有像UPS等傳統物流運營商一樣提供廣泛的培訓和監督

事故也傷到瞭Amazon的自己人。公司6年前開始建立配送網絡時,一輛載有Amazon包裹的送貨車在舊金山郊區撞倒瞭一輛自行車。騎自行車的是Amazon第一任CFO官喬伊·科維,她因此失去瞭生命,小兒子成為瞭孤兒。

雖然她的前同事們都很傷心,但這次事故並沒有改變公司制定的配送章程。事實上,Amazon創建的系統依賴於低廉的承包商,導致科維死亡的正是其中之一。

Amazon在一份聲明中駁斥瞭速度先於安全的說法,稱這項調查是ProPublica和BuzzFeed又一次不分青紅皂白的宣傳,指責完全是不真實的。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安全更重要。

Amazon表示,在美國,公司2018年為員工和配送合同工提供超過100萬小時的安全培訓,但Amazon沒有說明,僅在美國就有超過25萬名員工的龐大員工隊伍中,到底有多少人接受瞭培訓?

Amazon還表示,公司推進瞭總額5,500萬美元的“安全改善項目”,也就是2018年運輸總支出277億美元的0.2%。

Amazon不願透露今年或過去幾年到底有多少人在其配送網絡導致的車禍中喪生。公司內部文件顯示,Amazon會定期跟蹤撞車事故,並制定應對死亡事故的協議。

Amazon稱其2019年的致命車禍率低於最新的聯邦規定比率,而聯邦安全率並不針對配送或商業駕駛,將美國境內所有車輛的總行駛裡程除以致命車禍的數量,幾乎涵蓋瞭從私人轎車到500強公司的18輪卡車的所有美國車輛。

Amazon聲明稱,“不幸的是,從統計數據來看,在這種規模下,交通事故已經發生,而且還會再次發生,但這些都是例外,我們隻有實現整個配送網絡零事故後才會感到滿意。”

為瞭追溯Amazon配送交付網絡的歷史,ProPublica和BuzzFeed News采訪瞭Amazon的現任和前任員工、配送司機和承包商,其中許多人要求匿名,擔心談論Amazon可能會招致報復。

這些訪談以及內部文件都揭示瞭Amazon的高管們再三地取消、推遲安全計劃,不將其列入考慮范圍,因為他們擔心無法保證配送速度,從而降低客戶滿意度

調查顯示,Amazon的司機已經卷入瞭60多起車禍,造成瞭嚴重傷害,包括10人死亡。最近得知又有3人死亡。

Amazon一直嚴格控制司機為承包商工作的流程。公司知會全國各地的法院,當配送貨車撞車或工人遭到剝削時,Amazon不負責任。

這一立場正面臨更多的法律和立法挑戰,一些州試圖迫使Uber等科技公司對其業務背後的合同工承擔更多的經濟責任。

在Amazon向物流業擴張的初期,高管們就如何提升安全性展開瞭激烈的爭論。他們否決瞭各種計劃,比如為司機提供更長的休息時間和限制每條路線的包裹數量以提升安全性。這些措施導致配送每個包裹平均要多花4美分。

幾年後,一個審查小組發現,一些運輸承包商會剝削司機或未能提供足額保險。據知情人士透露,Amazon解雇瞭該審查團隊的負責人。

2018年,隨著包裹數猛增,某送貨站的一名管理人員加快瞭傳送帶的速度,導致工人受傷,並引發瞭內部調查。

公司文件和采訪顯示,為瞭向顧客提供更多的包裹,Amazon簡化瞭新司機招聘流程,雇傭的司機中,有一位患有夜盲癥,還有一位承認服用大麻。

據Amazon公司的文件顯示,2019年,Amazon依靠其打造的物流帝國發展更是一帆風順。該公司首次計劃將利用自己的獨立承包商和司機網絡配送其假期訂單一半以上的數億件包裹。

Amazon的內部員工擔心司機的工作量過大,這種配送速度是不人道的

一位在2017年沮喪辭職的Amazon前管理人員說:“他們根本不在乎達到目的的手段。Amazon強迫這些司機像離開巢穴的蝙蝠一樣把這些東西運到城市的每個角落,這為顧客創造瞭美好的生活。但人力成本實在太高瞭。”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Amazon成立初期,創始人兼CEO傑夫·貝佐斯親自將顧客訂購書籍的包裹送到郵局。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它開始依賴UPS、FedEx以及美國郵政局。

這符合貝佐斯的核心理念,客戶就是上帝

貝佐斯在1999年4月接受采訪時說:“我告訴Amazon的每個人,他們每天早上醒來時都應該感到害怕,恐懼已知的事物,害怕客戶,而不是競爭對手。”

“因為我們和客戶建立瞭關系:客戶會一直對我們忠誠,直到有一天有人能為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

這種精神推動著Amazon顛覆性的企業文化。貝佐斯認為,公司停止追求速度、行動力和風險的那一刻,也就死瞭。

為瞭避免這種情況,Amazon需要像“第一天”一樣每時每刻都在前進,這就是公司西雅圖總部辦公樓名字的由來。

貝佐斯很早就接受瞭管理人員的提議,要求Amazon對“最後一英裡”(倉庫到客戶傢門口的最後一段配送過程)施加更多控制。

2000年,Amazon開始不滿UPS和FedEx的僵化操作,對他們來說,Amazon隻是大量客戶中的一個。Amazon嘗試使用小型和地區性物流配送包裹。

2010年英國的一場暴風雪造成郵政公司Royal Mail被迫歇業,導致許多包裹未能按時配送,Amazon高管意識到,他們對當地和美國物流企業的依賴可能引發貝佐斯警告過的“潰於蟻穴”。他們需要建立可以自主控制的配送網絡

Amazon不想簡單地復制FedEx和UPS。Amazon希望做到更快、更便宜,並且有朝一日會更大,它將技術視為自己的競爭優勢

2013年初,吉裡什·拉克希曼受命負責運輸團隊。團隊需要在全球范圍內規劃配送路線,感到壓力山大,因為Amazon從零開始構建配送網絡,公司對於如何規劃最有效的路線一無所知。在早期的實驗中,一些司機被數量龐大的包裹壓得喘不過氣,而另一些司機則無所事事。

據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6月左右,拉克希曼在一份白皮書中提出,司機按件計酬,每條線路的包裹數設置上限,以確保司機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和應對天氣變化或意外交通延誤的能力。他估計這些措施將使平均每個包裹配送額外花費4美分。

促成瞭這個提議,拉克希曼需要戴夫·克拉克的支持,後者剛剛被提升為Amazon物流和運營主管。他對Amazon的倉庫管理很有一套。

盡管克拉克對提升安全性的想法持開放態度,但他懷疑4美分的安全措施是否能做到這一點?克拉克認為Amazon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鼓勵安全行為,他更傾向按配送路線數計酬,而不是將公司鎖定在一個可能會帶來高昂成本的付費結構:隨著Amazon規模不斷擴大,其包裹配送數可能會從數百萬件擴大到數十億件。

現為Amazon高級副總裁的克拉克在拒絕拉克什曼的提議之前,還對提議內容冷嘲熱諷瞭一番。

拉克希曼還向克拉克轉發瞭一封郵件,內容是一名記者關於4美分安全提案的思考。而Amazon發言人雷娜·盧納克說,任何關於兩人白皮書“爭論”的描述都很荒唐。

盧納克說,Amazon每天都會審議數百份類似拉克希曼撰寫的白皮書。她為克拉克爭辯,說他是一個有骨氣的領導,並補充說,“作為領導在評論時做到直接、清晰,這是一種美德,而不是缺點。”

克拉克在另一份聲明中說,公司“在最初配送包裹的幾年裡學到瞭很多,並將繼續學習……我們一直註重安全和進步,這一點不會改變。

就在爭論後幾個月,公司第一任CFO官喬伊·科維在舊金山南灣郊區的車禍中喪生。

2013年9月18日,50歲的科維出去騎行。當她在綠蔭環繞的天際大道下坡時,一輛貨車突然左轉駛入她的車道。

貨車司機後來作證說:“我聽到一聲尖叫,緊接著是撞車聲。”

事故中的白色馬自達由OnTrac公司派遣,作為Amazon增強運輸獨立性的地區性運輸公司之一。司機則是一名分包商,後來證實他“絕大多數”的配送都是為Amazon服務,但他沒有使用Amazon的路線規劃技術或導航服務。

OnTrac沒有回復評論請求。Amazon、承包商和司機的保險公司最終支付瞭625萬美元作為賠償。

科維的死使最後一英裡的運輸風險更加明顯,也更帶有悲劇色彩。

在Amazon早期,正是科維在公司虧損的時候說服華爾街為貝佐斯的長期願景買單。在帶領Amazon完成IPO後,科維於2000年離開Amazon,成為一名投資者和慈善傢。

當貝佐斯在追悼會上發言時,他哽咽瞭,作傢佈拉德·斯通在他的書《一網打盡》(The Everything Store)中記錄下瞭這一幕。

貝佐斯說:“喬伊和我經常談起未來,某一天,我們會和孫輩們坐在一起,講述Amazon的故事。”

這起事故本可以讓Amazon重新考慮處理安全問題的方式,但事實並非如此。當時物流部門的高級經理認為,死亡事件隻是一起單純的交通事故。

就在科維追悼會結束幾周後,Amazon又面臨一次假日配送服務的崩潰,而且是在美國。

聖誕節前夕,100萬人申請瞭Amazon會員,訂單數創下新紀錄。UPS被擠得水泄不通,顧客卻沒能在平安夜收到他們的禮物,“上帝”發怒瞭。

在這之後,Amazon加倍努力優化配送,旨在對配送過程擁有更多控制權,並確保這樣的失誤不會重演。

幾周後,Amazon新成立的物流部門發佈計劃書,要求迅速擴張公司最後一英裡的配送業務,業務范圍擴大到10個新城域,包括紐約、華盛頓和費城。

備忘錄中問道,公司在所有地區的配送都慢一拍,其配送網絡如何能更快?

這份機密文件詳細說明瞭Amazon計劃使用“顛覆性”技術幫助配送員工快速入門,並實施監控。Amazon的目標是“支持快速擴張,永不停歇”。20頁的文件9次提到瞭降低成本,隻提到瞭1次安全考量。

欲速則不達

2015年6月,阿格尼絲·阿塞拉在新澤西州霍博肯市過馬路時,一輛白色福特面包車向左急轉,從她身上碾過。這位89歲的老人曾是曼哈頓梅西旗艦店的售貨員,事故導致她骨盆骨折、腦震蕩、腿部骨折,不久後死於內出血。

司機因未能讓行吃到罰單,救護車把阿塞拉抬走後,司機還繼續完成瞭配送任務。雇用該司機的物流公司SDS Global Logistics是Amazon外包配送業務的小型獨立公司。

為瞭快速建立獨立的配送網絡,Amazon最初考慮運營自己的UPS級卡車車隊。但據Amazon前管理者回憶,在舊金山的一次試驗中,這些卡車在城市狹窄的丘陵街道上行駛時遇到瞭問題。外包業務給擁有貨車車隊的第三方承包商更便宜、更方便

與OnTrac或UPS不同的是,這些承包商隻派送Amazon包裹。他們遵循Amazon軟件指示,該軟件規定瞭貨車裝載的包裹數量和路線中停靠的站點順序。他們需要滿足的配送標準極高,包括配送準時率達到999/1000。

購買和維護貨車的成本由承包商承擔。與UPS使用的卡車不同,這些貨車的重量低於聯邦交通部的規定值,也就是說,他們不必完全遵守所有的安全規定,如聯邦監管機構的車輛檢查或連續駕駛時間的限制。

Amazon因而對承包商擁有相當大的話語權,他們的大部分甚至全部業務都與Amazon捆綁在一起,在價格談判方面幾乎沒有什麼籌碼

合同顯示,Amazon根據自己的條款定價,有時在同一市場,同一條路線,支付給一傢公司的費用明顯低於另一傢。

Amazon的律師為這些快遞公司起草的合同也讓這傢電商巨頭免於承擔幾乎所有的責任。快遞公司要對所有錯誤負責,比如工人投訴受到虐待或工資過低,行人和司機在車禍中受傷。

而當Amazon在此類案件中被起訴時,快遞公司甚至要負責支付Amazon的所有法律費用。

沒到一個月,阿塞拉去世瞭,Amazon總部一位名叫威爾·戈登的員工開始組建團隊改進路線規劃,最大限度地提高配送效率。戈登回憶道:“當時,大傢瘋狂地希望增加每條路線的貨運量。”

戈登於2016年離開Amazon,創辦瞭租賃物業維護初創公司Latchel。

滿腦子都是讓每輛卡車裝更多的東西。這是唯一的績效指標。”

每一傢配送公司都想最大限度地增加司機配送的包裹數量,但戈登說隻有Amazon做到瞭無所不用其極。他認為公司如果把重點放在大包裹上,情況會得到改善,因為外包配送這些包裹的成本更高。

相反,為瞭提高每條路線貨運量,Amazon在貨車上塞滿瞭小包裹,用美國郵政會是更明智的選擇。

戈登說,在洛杉磯等地區,Amazon沒有考慮到高峰時的交通狀況,低估瞭完成線路所需的時間。這使得快馬加鞭的司機們不得不盡快趕完路線。

Amazon收集瞭大量運輸數據,分析每一次運輸所需的投入。然而,戈登說,在美國,配送的一個要素經常被忽視:安全,一個最不該被忽視的因素。

以人為本

2016年底,Amazon已經在大多數地區建立瞭配送站,為瞭跟上需求,Amazon正抓緊向小城市擴張。隨著旺季的臨近,這一速度令許多承包商感到緊張。

那年秋天,Amazon邀請瞭十幾傢承包商代表來到新澤西州的會議室參加公司的首次配送峰會,在這裡可以俯瞰曼哈頓。

會議本應是圍繞計劃提出建設性的反饋意見。但與會者回憶說,對於Amazon系統的方方面面,承包商連珠炮似的抱怨就持續瞭幾個小時。

承包商抗議Amazon強迫司機等上幾個小時,然後讓他們配送過多的包裹,並期望他們在不切實際的時間內完成配送。司機們經常辭職,因為他們每天要遞送多達300個包裹。Amazon不靠譜的路線和導航軟件隻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Amazon要求承包商使用Rabbit App,該App不僅可以掃描包裹、提示送貨順序,而且提供實時路面導航。

但Amazon前員工表示,這款App的推出略顯操之過急。

App發佈後,設計經理特裡普·奧德爾的任務是帶領團隊對其進行改進。我們的工作方式是典型的Amazon風格:大膽嘗試、猛踩油門、實時改進、對癥下藥。奧德爾為Amazon招募瞭一批理想主義的設計師,他們的目標是優化司機的配送體驗。

但一名成員,保拉·伍德很快對這項技術以及Amazon的承諾感到失望。伍德說:“指望司機能在短時間內完成配送,真是可笑。他們是人,不是機器。”

伍德說,在許多路線中,司機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洗手間或吃飯,所以他們不吃飯、不休息、盡量不上廁所。導航指令很糟糕,會讓司機把車停在高峰時期禁停的路邊。Rabbit讓司機更加危險,在繁忙的道路來回穿梭,不斷地掉頭和左轉,就像撞倒科維和阿塞拉時一樣。

研究表明左轉風險很高,因為司機需要穿過迎面而來的車流,而擋風玻璃和車門柱會阻擋司機視線,而UPS使用的轉彎提示導航算法盡量減少瞭左轉指令。

一位Amazon前高層回憶說,他看到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大喊:“我恨Rabbit!我恨Rabbit!”

Amazon表示有數百名技術人員專註於不斷改進Rabbit。根據司機和承包商的反饋,僅2019年,Amazon就做出瞭500多項改變。

Amazon補充說,改變包括盡量避免左轉和掉頭,即使這意味著完成一條配送路線需要更長的時間,而且會保障司機有時間停車上廁所、休息。

2016年9月,Amazon聘請FedEx前律師瑞斯特·肖推動配送承包商計劃。

瑞斯特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參加新澤西峰會,會上有不少承包商覺得終於有人承擔瞭傾聽者的角色,並將向Amazon管理層說明司機的困境。

但是瑞斯特很難說服她的老板。她說話溫和緩慢,反映瞭她在田納西州的成長經歷,而且經常被同事打斷,很少說完整一句話。

根據對知情人士的采訪,瑞斯特·肖和她的團隊提出瞭改變建議,提高司機和公眾的安全性。他們推薦對承包商司機進行隨機藥物測試。這樣司機就不知道測試的確切時間,但這一想法被高層否決。

當被問及這一說法時,盧納克最初說這是假的。但當被問及有關該公司藥物檢測的其他問題時,她解釋說,Amazon要求員工在入職前進行“全面”的藥物檢查,並表示如果有合理原因或發生事故,司機將接受額外檢查。

據瑞斯特·肖團隊的兩位工作人員介紹,在一些配送站,司機取包裹前必須先從很遠的地方取回貨車,而這往往會使他們在出發前就落後於預定時間。

團隊要求縮短停車距離,如果做不到,團隊建議在規劃輪班時考慮到司機在取貨和停車地點之間的通勤時間,但這個想法也無疾而終。

有報道稱,司機會在瓶子裡小便,而不是去衛生間,有時甚至在顧客傢門口大便,這讓瑞斯特·肖的團隊成員感到非常尷尬。正常情況人是不會這麼做的,除非面臨巨大的壓力。

2018年初,瑞斯特·肖曾派審查小組評估日益增長的配送承包商,該小組報告發現數十傢公司不合規。

一些承包商沒有達到Amazon要求的保險金額,還有一些承包商沒有支付法律規定的加班費和休息費。

據熟悉審查團隊工作的人士透露,這一發現給負責最後一英裡計劃的高管烏迪特·馬丹帶來瞭大麻煩,因為每天讓盡可能多的司機上路是Amazon的首要任務

某配送站的一名管理人員說,包裹數量在一夜之間幾乎翻瞭一番。這傢電子商務巨頭難以承受拋棄已有的配送夥伴,否則Amazon將無法按時把這些貨物運送給客戶。

“你也能感受同樣的壓力,”一位熟悉審查團隊的人士說,“僅僅撤掉200輛配送貨車,就會影響到對顧客承諾的兩天內送達。”

瑞斯特·肖最終成為瞭替罪羔羊,她沒有解雇審查團隊的成員,而是選擇瞭辭職。審查團隊負責人也很快就被排擠,最終審查團隊遭到解散。

當被要求就這份報告中的細節發表評論時,現在供職於Amazon最大的零售競爭對手Walmart的瑞斯特·肖回答說:“我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多。”

Amazon對該說法的一些方面提出瞭質疑,稱自領導層改組以來,Amazon對配送承包商的監控有所改善。Amazon在一份聲明中說:“由於當時審查程序存在問題,審查團隊被轉移到另一個集中的合規組織。”

這一舉措和新的領導層立即產生瞭化學反應,包括增加瞭審查的范圍和速度。

馬丹沒有回答Amazon發言人提出的問題。Amazon表示將監督承包商遵守法律的情況,並希望那些沒有履約的承包商在30天內糾正問題,否則會面臨終止合同的風險。

Amazon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的運輸網絡強調速度,但同樣強調工作安全。我們關註流程和運營網絡的整合,以便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泥足深陷

2018年6月,Amazon邀請新聞媒體前往西雅圖,在風景如畫、俯瞰埃利奧特灣的位置舉辦活動。

戴夫·克拉克站在一輛貨車前,沒有宣佈開啟新的無人飛機或其他高科技項目,而是宣佈瞭重啟其配送網絡的消息,並將把運貨量中的大部分外包給小規模承包商。

這些新公司將分別管理20到40條配送路線,而Amazon此前簽約的大型承包商則管理著數百條路線。

Amazon將盡可能簡化合作過程:幫助新的快遞公司準備法律文書;安排租賃印有公司標志的新貨車;甚至推薦瞭那些可以提供保險和工資結算的優質服務供應商。

一些沒有物流經驗的企業傢匆忙報名參加,這讓Amazon在幾乎所有的配送環節都有瞭更大的控制權,同時也增加瞭對這些小公司的財務支配權。

與此同時,Amazon管理者們正在對雄心勃勃的道路安全計劃進行最後的修改,旨在使Amazon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最後一英裡配送商”

2018年7月,《Amazon全球物流道路安全計劃》文件強調:要實現這一目標,就需要徹底轉變公司的安全文化。

例如,每個配送站都會在墻上貼“安全天數”的統計,所有車輛每年都會接受專業檢查,確定是否適合上路,員工招聘將面臨更多的審查,Amazon將對嚴重的安全違規行為實施零容忍政策。

計劃還詳細說明瞭國傢交通安全研究所的教員將向新司機教授防禦型駕駛課程。培訓是創建正確文化、建立共同語言和發展正確行為的關鍵第一步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雖然Amazon監督配送過程的管理人員最初對安全計劃目標充滿熱情,但隨著最重要的旺季臨近,他們的態度發生瞭變化。

2018年感恩節至聖誕節期間,Amazon在全國范圍內的貨運量較上年增長瞭一倍左右,首次突破億件包裹大關。

公司鼓勵運輸承包商盡可能多地招聘司機。內部文件顯示,Amazon在短短幾周的時間裡又雇傭瞭3,949名司機,租用瞭美國境內幾乎所有的貨車。

最終,2018年旺季的操作看起來與4個月前安全團隊在提案中所闡述的截然不同。

負責檢查新配送站安全合規的員工在一份內部備忘錄中指出,他們無法在包裹送出之前訪問每個新配送站。

他們的確訪問瞭一些配送站,但他們看到的是一片混亂:沒有經驗的管理人員、人手不足、隨意出的配送車流和散落在地板上的包裹。

許多配送站就像是在郊區停車場臨時搭起的帳篷,內部最初將其稱為嘉年華站。這些站點經常面臨衛生間不足、工作環境不衛生、溫度過低、缺少刮冰機和排水不良等問題。

一些車站被淹,司機和包裹暴露在風、雨和雪中;一些停車場陷入厚厚的泥濘中,致使貨車深陷。一份備忘錄提出瞭解決辦法:在每輛貨車上放幾袋貓砂。

人力資源部的員工抱怨說,他們需要負責招聘數千名短期員工,再由本身就缺乏培訓技能的指導人員教這些員工如何完成工作。

2019年1月,Amazon物流業務的各個部門分享瞭備忘錄,詳細介紹瞭2018旺季的經驗教訓。

負責監督配送的管理人員感嘆,數萬名司機仍沒有衡量安全的現行標準。這些管理人員指出,在高峰期,司機經常會超速通過停車場,但卻沒有辦法追究他們的責任。

與此同時,Amazon負責教育培訓的部門在備忘錄中報告稱,公司遠遠沒有達到其司機培訓人員的招聘目標。備忘錄提到旺季結束近三周後,24個配送站仍然不提供任何司機培訓。

在一份聲明中,Amazon表示,所有送貨司機必須接受培訓,即使他們隻需要配送一個包裹。嘉年華站等臨時設施的使用是物流業的“標準做法”,目前Amazon正在將這些站點打造成永久性配送站。

Amazon內部文件顯示,負責配送承包商計劃的管理人員擔心,2019年假期高峰期間,系統壓力隻會加劇,因為Amazon計劃新建80個配送站,是計劃規模的3倍。在4月份,Amazon將隔日送達作為Prime會員用戶的默認配送選項。

一位經理在2019年1月提交的備忘錄中警告稱:“我們需要更加註重安全。”

為安全點贊

如今,隨著媒體、政界人士和Amazon的前管理人員質疑Amazon在物流方面的激進做法,Amazon的配送業務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註。

美國參議員理查德·佈盧門撒爾援引瞭BuzzFeed和ProPublica對Amazon隱瞞人員傷亡信息的調查,痛斥Amazon,稱其“冷酷、無情、道德淪喪”。

克拉克在推特上回復:“參議員,你被誤導瞭。Amazon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並對安全、保險和配送服務合作夥伴的許多其他保障措施有要求,我們定期對其合規性進行檢查。”

幾天後,佈盧門撒爾和另外兩位參議員謝羅德·佈朗和伊麗莎白·沃倫要求貝佐斯做出回應。

參議員們在給傑夫·貝佐斯的信中寫道:“由於司機培訓不當,在Amazon的巨大壓力下,司機不得不在交貨期限內完成任務,導致無辜的旁觀者,最小的年僅9個月,因此喪生或受重傷。”

“司機被迫駕駛有安全隱患的車輛,同時還要承擔危險的工作負荷,Amazon對此置之不理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在2019年旺季到來之前,Amazon已經調整瞭用於監控其配送承包商業績的基準,在審查業績記分卡之後,Amazon引入瞭新的安全指標。

例如,Amazon開始追蹤司機使用安全帶的情況,並將這些數據納入瞭配送服務的每周評分。數據通過App收集,大多數司機都必須使用這款App監控速度、加速度和剎車等指標。

Amazon每周都會對其800多傢快遞承包商的業績進行評估。那些獲得最高分數被Amazon認定為“優秀”或“超贊”,會得到獎金。一些配送承包商說,獎金可以帶來從賠錢到盈利的轉變。

在去年11月份的一份記分卡中,安全占總分的17%,而質量這一類別占總分的33%。

Amazon表示,如果承包商的安全性和合規性指標的綜合得分不高,那麼它就無法達到“優秀”或“超贊”的總分。而且得分一直很低的公司可能會面臨被解雇的風險,或者減少配送路線。

貝佐斯沒有回復參議員的信,但公司說客回復瞭。他寫道,Amazon通過其配送承包商計劃扶持瞭數百傢小企業,並指出瞭Amazon運用的安全和審查工具,這些操作遠遠高於法律要求。

他寫道:“安全是Amazon的首要任務。”

信發出一個月後,一個承包商在芝加哥市郊的聯排別墅區域運送包裹,在私傢車位左轉,撞倒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

“司機沒看見他。”仍在調查車禍的裡斯勒警察局副局長羅恩·威爾克說。

才23個月的男孩當天在醫院去世。

撿瞭速度丟瞭安全,屢出事故的Amazon物流是否還能亡羊補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