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地球知識局——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NO.1399-蝗蟲的遠征

作者:乃一姆

制圖:孫綠 / 校稿:酸奶 / 編輯:養樂多

近期,與印度鏖戰長達半年之久的南亞沙漠蝗災剛剛結束。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非洲多國在年初爆發的蝗災,還是有可能再次進入印度。

同樣的套路,每年來一次真是受不瞭…

其實年初東非蝗災的源頭還是阿拉伯半島▼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對於印度來說,且不說第二輪蝗災來襲時的殺傷力,單說第一輪蝗災留下的後遺癥(蟲卵等),若未及時清理,幾個月之後還是有復發風險。再加上隔壁的巴基斯坦蝗蟲已經進入交配繁殖階段,情形似乎不太樂觀。

印巴與中國相鄰,如果蝗災再一次發生,會進入中國嗎?

高山阻隔

印度位於中國西南方,喜馬拉雅山脈與喀喇昆侖山脈等阻隔瞭其與中國西部地區的來往。高海拔的寒冷山地與熱帶、亞熱帶的環境氣候迥異,完全達不到沙漠蝗以及蝗蝻和成蟲遷移活動所需的相對濕度60~70%、氣溫18~45℃的生存條件,表面上看沙漠蝗蟲很難逾越這道天然的屏障。

這蝗蟲似乎沒有理由上高原,來吃土?

(圖片來自:NASA)▼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然而,這隻是寬泛地理條件下的大致假想,具體到實際中,有時國界線並不會以山脈主山脊進行劃界。如喜馬拉雅山脈雖然平均海拔達到瞭6000米,但是在這一系列山脈之中,仍有許多埡口以及各種谷地的海拔在2000米左右,這些地區又正是熱帶以及亞熱帶氣候,年中之時已處於雨季,再配合上季風,沙漠蝗有較小幾率會過境印度到達中國境內。

喜馬拉雅山脈並不與國界完全重合

一方面是中印之間還有尼泊爾、不丹等國

一方面我國藏南有一部分在山脈主山脊以南▼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在中國與印度交界處就有這樣的地方,它位於西藏山南與林芝兩市的南部地區,屬於雅魯藏佈江流域。在路邊上處可見芭蕉林的墨脫尤其如此,充足的水源、適宜的氣候、年中的暑期,加上若是印度阿薩姆邦等地發生沙漠蝗事件,則極有可能威脅到這朵“隱秘的蓮花”。

雅魯藏佈江在這裡拐瞭個大彎然後一路向南

氣候逐漸溫暖濕潤,森林也越發茂密起來

(圖片來自:NASA)▼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若來到中國境內的蝗蟲沒有得到及時遏制,這些蝗蟲則可能會沿著雅魯藏佈江河谷繼續移動(其實西藏也有所謂西藏飛蝗),但由於海拔的限制,沙漠蝗深入雅魯藏佈江核心地帶的幾率已經微乎其微。

其實西藏也是有沙漠的,而且也有所謂“西藏飛蝗”

(圖片來自:Format945 / 圖蟲創意)▼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雅魯藏佈江方向隻是印度與中國交界東段地區的情況,在中印東西兩段交界地帶之間,還有中尼和中不邊境地區。這兩段邊境線以及中間夾雜的一小段中印邊境(原中錫邊境)呈不規則擺佈的形式分佈在喜馬拉雅山脈主山脊兩側。

除瞭東段和西段之外,中間還有一小段

(曾經的錫金現在是印度的錫金邦)▼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這些地區的情況同中國的山南-林芝南部類似,隻是河谷更短小。如果印度的阿薩姆邦-比哈爾邦-北方邦被蝗蟲侵入,尼泊爾、不丹、錫金邦三地也難以幸免,進而影響到中國邊境。而邊境線附近的中國一側,也有不少地區位於喜馬拉雅山脈南麓山區的密林谷地中,同樣不是想象中的寒冷高原的形象。

這裡隻有很低概率會成為飛蝗走廊,但也並非不可能▼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其中比較著名的就是G318國道的終點,聶拉木的中尼邊境樟木口岸,這裡曾在上世紀70年代發現過沙漠蝗,但當時並未產生實際的災害影響。

不過,這一線對中國可能有的影響遠不如中印東部邊界,該線所能影響到的地區僅僅局限於喜馬拉雅山脈的南麓山區,繼續向北的群山對蝗蟲來說還是太難瞭。

蝗蟲能飛到這山腳下,已經非常努力瞭

(圖片來自:google map)▼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從普蘭縣的中印尼三國交界點一直到空喀山口的中印邊境,該線中國一側基本全部處於高原山地環境,其縱深的城鎮、水源、耕地稀少,各種狀態並不利於沙漠蝗的生存。假使烏塔蘭恰爾邦-喜馬偕爾邦-克什米爾(印控)被蝗蟲所侵襲,它也無法飛到常年高寒、太陽暴曬的阿裡高原之上。

普蘭縣至空喀山口的一段▼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從空喀山口開始就進入瞭新疆境內,一直到中巴阿三國交界的塔什庫爾幹河、瓦罕河、罕薩河三水系之間分水嶺相交處的邊境線,該段線的中國一側正好處於昆侖山脈、喀喇昆侖山脈、帕米爾高原的山區腹地,同阿裡高原一樣,沙漠蝗蟲很難影響至此。

除非蝗蟲有西天取經一般的意志

經過周密安排和準備,不然過不瞭這一關

(從新疆通向巴基斯坦的紅其拉甫通道)

(底圖來自:NASA)▼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繞路而行

可以看出,若要防范印巴蝗災侵襲中國,即把喜馬拉雅山脈南麓山區的邊境線地帶保護好即可。而目前的情況也是,印巴蝗災去年所發生的范圍仍遠離中國邊境線。

表擔心,離得挺遠▼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但是,假若年中蝗災成群泛濫達到一種不可控的狀態,就有可能侵襲到邊境線附近,即使中印和中巴邊境線一帶的蝗災不足為慮,其繼續遷移的路徑仍可能造成少量沙漠蝗進入中國,出於風向、風速以及環境適應性等原因,這個路徑隻有可能向東。

北路不現實,蝗蟲還是給沿著自己熟悉的緯度走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com)▼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沙漠蝗真的能繼續向東挺進,將會有很小概率波及到印度北部諸個邦,進而影響到中國西藏。若它們繼續東行,則孟加拉國以及印度東部幾個邦也會成為受災區,繼續前進則可能來到緬甸北部。

能成功穿越印度的概率還是很低的,但也有先例▼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雖然此時蝗災數量由於山地的阻隔已有部分衰減,且緬甸北部與中國雲南間又有橫斷山脈(高黎貢山等)相阻隔,但其環境相比南疆-西藏邊境的惡劣條件還是要友善很多。這片處於熱帶與亞熱帶地區的山地物種資源極其充足,在年中時來臨的季風也可能會助沙漠蝗一臂之力,致使少部分蝗蟲來到雲南。

雖然這環境和沙漠蝗的老傢相去甚遠

但餓的時候也不挑食

(緬甸北部克欽邦野生動物保護區)

(圖片來自:imageBROKER.com / shutterstock.com)▼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若蝗災侵襲雲南,首當其沖的就是怒江州-保山(騰沖)-德宏州-臨滄-西雙版納州一線,也就是瀾滄江西部地區將會的農業將會受到一定影響。

雲南方面可能受影響的主要區域-瀾滄江以西▼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必要的防范

既然沙漠蝗災有一定可能性來華,那麼我國對此自然不能坐視不管。

就在2月底,國傢林業和草原局就下發瞭《關於切實做好2020年沙漠蝗相關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除瞭要求相關省份要高度關註、密切監測沙漠蝗的變化動態,以及在可能遷飛路徑上佈置監測點外,同時還要加強協調溝通,開展省際間的協作。

而在大前天,國傢更是再一次緊急“吹哨”,農業農村部、海關總署、國傢林草局三部門聯合制定並印發瞭《沙漠蝗及國內蝗蟲監測防控預案》,主要策略就是“禦蝗於境外、備戰於境內”,並具體明確瞭一部分重點防控地區,這條防線基本就是今天新G219國道(中國西部沿邊公路)的伊爾克什坦-磨憨段一線附近。

預案原則上涉及的范圍很大

伊爾克什坦-磨憨,也就是從新疆西部到雲南南部▼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一些省份已經在行動當中。

新疆海關部門已加強對中巴唯一的陸路邊境口岸(紅其拉甫)開展沙漠蝗監測管控防控工作,將對口岸周邊2公裡范圍內的沙漠蝗疫情進行監測和信息報送,並對入境車輛、貨物進行檢疫或消毒處理,主要檢查車輛及人員有無夾帶或攜帶沙漠蝗成蟲、若蟲,有無夾帶或攜帶含有蟲卵的土壤及植物。

雲南昆明也在上個月18日發佈《昆明市植保植檢站關於加強沙漠蝗等蝗蟲監測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強蟲災防控。而雲南全省也在本月4日發佈瞭《雲南省沙漠蝗防控技術方案》和《雲南省沙漠蝗監測預警方案》,共涉及9個州市,將佈設110~120個監測點。

就連非邊疆省份的四川都行動瞭起來,這是因為如果沙漠蝗來到瞭西藏和雲南,四川也難全身而退。而一旦蝗蟲進入農業發達、人口稠密的四川,後果便是不堪設想。

雖然沙漠蝗入侵四川概率非常小,但不能完全排除極端條件下的局部遷入危害,如果它們侵入,將主要分佈在四川與雲南、西藏接壤的安寧河、金沙江和雅礱江流域局部地區,預計最大影響面積為20萬畝。

為瞭擴大蟲情調查范圍,四川針對相關地區設立蝗情田間監測點100個;同時,組織專業技術人員沿江開展拉網式排查,確保及早發現蝗災隱患。

為此,四川省農業農村廳與蝗蟲防控藥劑生產企業對接,簽訂綠僵菌、印楝素、短穩桿菌等高效生物農藥供貨協議,提早儲備20萬畝高密度蝗蟲應急防控藥劑;做好高效藥械準備;同時還在攀枝花、涼山、甘孜等市州,調集20支專業化防治隊伍,增配植保無人機40架、高效植保機械500臺,組織開展通用航空航化作業和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

當然,滅蝗最靠譜的手段還是在源頭或者是境外直接掐斷。正如林草局在《緊急通知》中所描述的那樣,“據FAO判斷,此次始於非洲的沙漠蝗災,因初期控制不力,可能會延續到2020年6月,屆時蝗群規模可能增長至當前的500倍”,從源頭消滅才是正確手段。

阿拉伯海西岸的非洲人民正在努力

東岸的印度大兄弟也要做好準備▼

2020年蝗蟲會來中國麼?幾乎不可能 | 地球知識局

但目前的局勢發展讓從源頭消滅已經不大可能,靠譜手段隻能是在印巴境內想辦法徹底消滅沙漠蝗,切斷中途傳播的源頭。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的蝗災防治工作組已經來到巴基斯坦,在旁遮普省巴克卡的蝗災區考察災情、協助滅蝗,提供急需物資裝備,而且後續還將持續為巴提供專業咨詢和技術支持。幫幫鄰居,也正是救自己。

壞消息是,研究者們表示:“這次蝗災比預想得要嚴重”……

參考文獻:

[1]陳永林.警惕沙漠蝗的猖獗發生[J].應用昆蟲學報,2002,039(005):335-339.

[2]陳永林.我國西藏初次發現沙漠蝗[J].昆蟲學報,1982,1:69-69.

[3]國傢林草局.關於切實做好2020年沙漠蝗相關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EB/OL].中國林業網,2020-2-26.

[4]農業農村部,海關總署,國傢林草局.沙漠蝗及國內蝗蟲監測防控預案[EB/OL].農業農村部網站,2020-3-6.

[5]孫少雄.新疆:加強邊境口岸監測管控,嚴防沙漠蝗災入境[EB/OL].新華社,2020-3-3.

[6]昆明市植保植檢站.昆明市植保植檢站關於加強沙漠蝗等蝗蟲監測防控工作的通知[EB/OL].昆植字[2020]1號,2020-2-18.

[7]雲南省農業農村廳種植業與農藥管理處.雲南省農業農村廳辦公室關於印發沙漠蝗防控技術方案和監測預警方案的通知[EB/OL].雲南農業信息網,2020-3-6.

[8]四川在線.四川省蝗災防治應急預案[EB/OL].四川省農業農村廳,2020-2-27.

[9]外交部.中國助巴基斯坦治理蝗災,同時助巴方抗擊疫情[EB/OL].央視網,2020-3-9.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 Innes

END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