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地球知識局——伊朗,不容樂觀

NO.1391-伊朗 不容樂觀

作者:那日蘇

制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在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依然嚴峻的當下,日本、韓國、意大利等國也陸續深陷疫情旋渦。對比各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據,卻有一個國傢顯得不同尋常。

截止2月27日,伊朗累計確診1501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計死亡病例66人,死亡率超過瞭4%。在全球范圍內,中國湖北省的新冠肺炎死亡率為3.6%,除湖北外的世界平均新冠肺炎死亡率不到1%。

伊朗確診是海外第三,死亡是海外第一

不過這些國傢和地區確診案例增速都很快

準確的死亡率現在還很難判斷

(圖片來自:騰訊新聞)▼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為何伊朗的疫情會顯示出這樣的特點?

告急

2月19日,伊朗當局向世衛組織通報瞭兩起確診病例,同時宣佈這兩位確診病人因年齡過大導致的免疫力低下已經去世。

最先確診和因病去世的兩人

(圖片來自: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Iran)▼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新冠病毒從感染到表現出癥狀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潛伏期,而且致死率相對較低。突然有兩個人確診並死亡,說明輕癥患者和疑似被傳染者很可能已經有瞭很大的規模,隻是限於伊朗的公共衛生水平沒有檢測出來。

而且伊朗在二月大部分時間並未在意此事

二月份伊朗還舉行瞭議會選舉

不過疫情的快速惡化拉低瞭投票率

(2月18日,伊朗-德黑蘭街頭選舉宣傳)

(圖片來自:Farzad Frames / Shutterstock.com)▼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果不其然,首次發現兩例確診病例之後,通過對他們活動范圍周邊居民的檢測,伊朗次日又公佈新增三例確診病例。

疫情在公共衛生相對薄弱的中東擴散開來

非常令人擔憂

(圖片來自WHOEMRO / twitter)▼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這三人加上前一天因新冠病毒死亡的兩名患者,都生活在位於首都德黑蘭以南約140公裡處的庫姆市。其中一名感染者去過庫姆周邊的阿拉克市,但他們都從未接觸過從中國來的人。

伊朗衛生部表示,此前從武漢返回的伊朗學生大約有60名,他們全部都在醫院經過瞭14天的隔離期和全面的身體檢查,並沒有任何狀況。

這次疫情一上來就擊中伊朗首都周邊

如果沒有快速應對,很快就會蔓延至全國各地…▼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不管病毒的源頭是哪,伊朗的疫情很快就從中部的庫姆市向四周擴散,而且愈演愈烈。庫姆當地的一名政治人物艾哈邁德·阿米拉巴迪·法拉哈尼說:“我認為政府在控制病毒方面的表現已經失敗瞭。”

現在確診已經達到1501例,范圍已然遍佈全國

且鑒於伊朗的檢測條件,實際數字可能要多得多

(參考: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Iran)▼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法拉哈尼指的是伊朗政府在初期對新冠疫情的錯誤估計。耶路撒冷郵報報道,伊朗政府此前還在2月21日組織瞭公民進行議會選舉投票,至少有1100萬人曾經在人群密集的封閉空間中進行瞭投票。

排隊投票戴口罩者寥寥無幾

(圖片來自:Al Jazeera English/YouTube)▼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對此,伊朗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裡奇在2月24日一場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回應道:“沒有人能獲得比我們更權威的信息,有時人們會把普通的流感和新冠肺炎混淆,產生誤解。”

這位一直堅守在抗擊疫情第一線的伊朗衛生官員話說得斬釘截鐵,但是他在現場的表現卻讓人出瞭一把冷汗。發佈會上的哈裡奇神情怪異,精神不振,而且時不時用紙巾擦拭自己的額頭。

看起來狀況不太好▼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次日,英國路透社、法新社和今日俄羅斯(RT)相繼報道稱哈裡奇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隨後哈裡奇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瞭視頻,承認自己感染新冠肺炎,並正在傢中隔離。

還比較樂觀▼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哈裡奇感染新冠病毒隻是一個開始,伊朗國內陸續爆出消息,前伊朗駐梵蒂岡和埃及大使哈迪·霍斯羅沙希、五人制足球女國腳伊爾哈姆·謝赫等公眾人物相繼因患新冠肺炎去世。

伊朗前駐教廷大使,哈迪·霍斯羅沙希,已經病逝

(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أحمد من مصر)▼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就連處於國傢權力中心的政要也沒能幸免,伊朗國傢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穆傑塔巴·宗努爾、伊朗副總統瑪蘇梅·埃卜特卡爾都於27日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在災疫面前,人無分高低貴賤,都隻是病毒的宿主而已。

應該是非常緊張瞭

(圖片來自HadiNili/ twitter)▼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真相

為瞭應對疫情,伊朗動用瞭全國的資源。據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 News Agency)報道,伊朗軍方發言人阿佈爾法茲·謝卡奇準將表示,伊朗陸軍、伊斯蘭革命衛隊、準軍事民兵組織巴斯基和國防部等已動用所有力量;除瞭調動軍隊的醫療和治療設備外,武裝部隊還加強瞭對空中、海上和陸地邊境的控制。

24日,伊朗防長阿米爾·哈塔米命令國防部下屬的國防工業組織生產公眾所需的消毒液。在接到命令後,率屬國防部的軍工廠已於周二開始每天生產2萬升消毒液,供給伊朗普通民眾。

公共場所開始大規模消毒

(圖片來自:cpt.kama / Shutterstock.com)▼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目前,伊朗政府已經關閉瞭全國大部分地區的學校,並暫停舉辦足球比賽,電影和其他場地的演出也將暫停上映或舉辦。政府已開始對德黑蘭地鐵和市內公共交通車輛進行日常衛生處理。

學校也開始停課,大傢囤好口罩在傢好好呆著

(圖片來自:cpt.kama / Shutterstock.com)▼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其實在中東國傢裡,伊朗的醫療衛生已在平均水準之上。伊朗國內有著基本全覆蓋的初級衛生保健系統,有著分級的醫療體系;伊朗也是中東國傢醫療旅遊的熱門目的地,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來自阿富汗、伊拉克等國的患者持著到伊朗的旅遊簽證去接受醫療服務,順便去伊斯蘭教什葉派的聖城庫姆、馬什哈德等地朝聖。

由於巨大的聖地屬性加成

庫姆是國外什葉派前往伊朗的重要目的地

希望這不會導致疫情在臨近國傢也傳播開來

(圖片來自:canyalcin / Shutterstock.com)▼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但在美國等西方國傢的長期制裁之下,伊朗的抗疫行動卻顯得舉步維艱。伊朗的衛生醫療機構很難進口到足夠的醫療器械,比如在對抗疫情過程中極度需要的檢測試劑盒。

說也沒用

(圖片來自:EnglishFars / twitter)▼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而總部設於巴黎的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於21日決定,將伊朗列入黑名單,使伊朗銀行與外國銀行結清付款的手續更難辦理。這使伊朗在向外國購買測試套件時,沒有辦法將款項打給供貨方。

同樣進瞭FATF黑名單的還有朝鮮

(圖片來自https://www.fatf-gafi.org/countries/#high-risk)▼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而疫情在伊朗愈發嚴重的同時,也對伊朗的公信力造成瞭巨大的打擊。

除瞭中國湖北外,新冠肺炎的全球平均死亡率僅為0.7%左右,但是伊朗新冠病毒死亡率卻超過瞭4%,這讓人懷疑伊朗當局是否有能力及時、全面地檢測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外界根據伊朗目前新冠病毒致死人數判斷,疫情在伊朗中部可能已經失控。

還有另外一種猜測,即基於伊朗官方提供的數據推斷,在伊朗境內泛濫的新冠病毒本身致死率就極高。據稱,伊朗新冠病毒毒株與中國國內的兩種均不相同,這一點得到瞭美國疾控中心專傢的確認。庫姆市最先確診的兩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也並沒有海外旅行史,甚至之前沒有離開過本地。

伊朗及中東周邊地區曾經大規模流行的MERS病毒也是一種冠狀病毒,感染MERS的患者會很快由肺炎癥狀發展為呼吸系統綜合癥,伴有多器官衰竭如急性腎衰竭,病死率高達37%。國外有人據此認為在伊朗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是MERS的變異產物。

直到現在也沒有很好的控制住

每隔幾年都會爆發一次

(MERS病例的胸部X光片 圖片來wikipediar /US government employee)▼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該推斷未被證實,外界對於伊朗疫情的瞭解有限,而伊朗國內社會局勢又紛繁復雜,即便是伊朗當局也未必能全面瞭解新冠病毒在國內的傳播情況。隻是隨著時間的推進,伊朗公佈出的越來越高的確診數字讓人觸目驚心。

幾乎每天都在大幅增加

(圖片來自:wikipedia)▼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災難

伊朗最初發現的兩起新型冠狀肺炎病例是在庫姆市,至今檢測出新冠肺炎病患最集中的區域也是庫姆,在庫姆之外的感染和死亡案例也大多近期去過庫姆朝拜。

這座聚集四方信眾的聖城

不幸成為伊朗疫情的開端

(圖片來自:google map )▼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庫姆市成為新冠疫情的爆發中心,對伊朗來說絕對是個災難。

從地理位置來看,庫姆與武漢有著異曲同工之意:庫姆位於庫姆河畔,緊鄰卡維爾沙漠,是伊朗國土的腹地,同時也是陸路交通中心,從德黑蘭通往南方的鐵路與公路在庫姆市分開,一支經由伊斯法罕、亞茲德一直向東南沿海延伸;另一支經由阿拉克、阿瓦士向西南沿海延伸。

從首都德黑蘭出發,庫姆是通向南部伊朗的大門

(圖中僅示意伊朗國內公路交通主幹線路)▼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庫姆市於8世紀由阿裡派信徒所建,是伊斯蘭什葉派十二伊瑪目教派著名的聖地。因此除瞭本地常住的居民約120萬,每年前往該地參加宗教活動的人數也達到百萬級別。

伊朗-庫姆-法蒂瑪·馬蘇梅神殿

印度婦女正在神殿內祈禱

(圖片來自:canyalcin / Shutterstock.com)▼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伊斯蘭世界聞名的、培養什葉派伊瑪目(宗教學者)的庫姆神學院也位於庫姆這座城市。其中有很多來自敘利亞、黎巴嫩、巴基斯坦等國的留學生。什葉派不少神學傢、法學傢,包括有名的教法創制者均畢業於該學院,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建國領袖霍梅尼也來自該學院。

在教俗兩界,都有著巨大的權威

(庫姆神學院,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 Hesaminejad)▼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疫情在上百萬人聚集的宗教聖地爆發,使整個阿拉伯世界都受到瞭影響。21日晚些時候,世衛組織駐黎巴嫩代表處在其社交媒體賬戶上通報黎巴嫩出現首例確診病例,病人為一名45歲女性,當地時間20日晚剛剛從庫姆返回黎巴嫩。

(圖片來自WHO Lebanon / twitter)▼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到目前為止,庫姆的高級神職官員仍然拒絕關閉每天大量訪客出入的法蒂瑪聖陵。

庫姆法蒂瑪·馬蘇瑪聖陵

(圖片來自Wikipedia / Ralf Schumacher)▼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病毒卻沒有以神的意志為轉移,反而逐步在伊斯蘭世界蔓延。當地時間2月26日晚,巴基斯坦總理公共衛生事務特別助理紮法爾·米爾紮宣佈,巴當天確診2例新冠肺炎病例,這也是巴基斯坦首次出現新冠肺炎確診患者。

巴基斯坦在有確診病例前就做瞭一些防疫工作

但還是沒擋住病毒的侵略

(圖片來自Zafar Mirza/ twitter)▼

伊朗,不容樂觀 | 地球知識局

毫無疑問,這兩名患者均是兩周之內從伊朗返回巴基斯坦的信眾,首例病患發現於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南方港口卡拉奇。該病人近期與傢人一起前往伊朗朝聖,先後去往馬什哈德和德黑蘭,回國後第4天開始出現咳嗽等癥狀,後前往醫院治療並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第二名患者也有類似經歷,不同的是他居住在北方的首都伊斯蘭堡。

伊朗疫情爆發後,中東各國紛紛限制或停飛瞭來往伊朗的航班。與此同時,除瞭阿塞拜疆外的6個鄰國也都關閉瞭與伊朗的陸路邊境。

但此舉也許已經為時過晚,因為包括阿富汗、巴林、科威特、伊拉克的11個中東國傢都相繼報告瞭首例病例。

目前伊朗當局正在全力檢測,之後的數字可能會更加觸目驚心……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來自:cpt.kama / Shutterstock.com

END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