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防疫卡口點上定格 | 追記戰“疫”文博人王曉東

生命,在防疫卡口點上定格 | 追記戰“疫”文博人王曉東

2月28日,51歲的王曉東走瞭。

走的時候,他隻是安徽省天長市文物局管理所的普通一員。或許他自己從沒料想過,他的離去會牽動世人的心。

3月2日,國傢文物局給天長市文物局管理所發來慰問信:“在新冠肺炎防控阻擊戰中,王曉東同志作為共產黨員義無反顧、沖鋒在前,將整個身心撲在瞭疫情防控工作上,他是文博人的優秀代表,他堅守初心、對黨忠誠、服務群眾的品質與情懷,將激勵著廣大文博人投入到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鬥爭中。”

文化和旅遊部黨組書記、部長雒樹剛在批示中說:“王曉東同志在疫情發生以來,日夜值守,犧牲在防控工作第一線,用自己的模范行動昭示瞭共產黨員的崇高精神。”

天長市文旅系統的幹部群眾深感痛心、備受激勵,不僅在心中沉痛悼念這位可敬的同事,還在微信工作群和朋友圈中傳頌著這位犧牲在抗疫一線的文博幹部平凡而感人的故事。

01生命定格在防疫一線的卡口

2月28日,51歲的王曉東在生命最後時刻的行動軌跡是這樣的:

6:00,老母親打來瞭電話。

前一天,她聽孫女說王曉東這兩天身體不舒服,所以一大早電話催促兒子抓緊時間去醫院檢查。王曉東安慰母親說:“媽,你不要為我多煩神,最近忙著疫情防控值班,我會抽空去檢查的,你放心!”

6:55,王曉東上崗瞭。

在紅十字會醫院疫情防控卡口點上,他穿上瞭文明勸導員的紅馬甲,戴著口罩和紅袖標,以黨旗為背景,挺直身體,站在瞭執勤搭檔趙樹新的鏡頭前照相,簽到打卡。

7:03,王曉東“簽到”。

“簽到”照片出現在天長市文旅局微信工作群裡。這時,他和搭檔已經開始瞭卡口執勤各項準備工作,放置好桌椅、指示牌,拉起隔離繩,測試瞭溫度檢測儀器,將登記表和筆等擺上工作臺。

生命,在防疫卡口點上定格 | 追記戰“疫”文博人王曉東

王曉東在工作中

7:20,忙完準備工作。

之後,王曉東問搭檔趙樹新早飯吃瞭沒有,聽說還沒,他說:“正好,我早上起來時,施館長(天長市博物館副館長施慶)跟我要西月城遺址保護的一份資料,忙得也沒顧上吃呢,我們一起吃吧。”他從自己車上拿來兩桶方便面,一根火腿腸。“火腿腸就剩這一根瞭,咱們倆一起分著吃。”說罷,王曉東拿起剪刀在開水裡燙瞭幾遍,把火腿腸剪成細片,分出一半倒進瞭搭檔的面桶裡。“這樣搭配好吃著呢。泡面裡放火腿腸,咱吃完繼續幹活!”他笑著說。

8:00,劇痛襲來。

正忙著整理登記信息的王曉東,突感左肩後背劇痛,臉色蒼白。趙樹新勸他趕緊去醫院檢查,王曉東扶著工作臺,忍著疼痛說“等下班後再去吧”。其實,昨天他已經感到身體不適,請示領導將今天的晚班調為早班,就是打算不耽誤工作,下班後再去看病。眼下雖然難受,看到自己值守的卡口點事務繁雜,難以抽身,王曉東不願離開崗位,還想忍一忍。

8:10,止痛藥來瞭。

王曉東打電話給朋友,要來瞭止痛藥,想跟往常一樣把病情對付過去。但他服藥後仍不見效,疼痛到滿頭虛汗,無法站立。王曉東捶著肩膀自責地說:“我是不是年紀大瞭,不耐疼瞭,以前腿傷開刀也沒有這麼疼。”搭檔趙樹新見狀,立即安排人送他去醫院。

12:45,醫院宣佈搶救無效。

王曉東因心源性猝死不幸離世,臨終前沒來得及留下一句遺言。

在防疫卡口點,

02他是哨兵,也是“暖男”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一個多月以來,王曉東一直奮戰在防控一線。

2月13日,王曉東的值守崗位固定在瞭天長市石梁西路紅十字醫院南側卡點口。這裡是老舊小區,沒有物業,裡面住著百餘傢散戶。小區門口又是個小醫院,前來就醫咨詢的市民較多,每天來往二三百人、上百輛車,疫情風險較高,工作量也較大。

值守半個月以來,王曉東通常是提前半小時到崗,認真做好小區出入人員的登記工作,為他們測量體溫,疏導車輛,宣傳防疫常識,主動瞭解他們的目的地和來源地,每天忙得像陀螺,經常顧不上回母親和女兒的電話、微信,顧不上喝口水,吃飯也隻能瞅個空吃兩口方便面。

“他曾說,苦點累點不算什麼,保護群眾的健康最重要,不阻擋住疫情決不收兵。”回憶起朝夕相處的“戰友”,趙樹新說。

2月15日傍晚,天長市突降大雪,值勤卡口點的棚子被風雪刮得東倒西歪,眼看要散架,王曉東和搭檔迎風冒雪,死死固定住棚柱,重新扯好油佈,用繩子進行加固。待棚子整理好後,王曉東這才發現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割破瞭一個小口子,血把手套浸紅瞭一塊。身在戶外的他們,頭上身上的積雪已化成瞭水,氣溫越來越低,隻能跺腳取暖,才能在卡點堅持住。

一天,小區裡的一個老太太送孩子上學,沒有佩戴口罩,著急要沖過卡點,王曉東堅決攔住她說:“不戴口罩不能走!這是為您好,也是為大傢好。”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自己備用的口罩給老人戴上。

類似的情況時有發生。

2月13日上午,在卡口點值班的王曉東看到不遠處停著輛小汽車,一位中年女士一邊圍著車子打轉,一邊打電話,樣子十分焦急。原來,她的車碰上瞭路牙石,輪胎癟瞭,當時卻沒有一傢維修店開門,一時束手無策。王曉東見狀主動上前說:“別著急,我車上有工具,我來幫你換。”他從自己車中拿出瞭千斤頂及換胎的工具。天很冷,王曉東卻忙得一頭汗,一會兒,輪胎換好瞭。女士既感激又驚訝:“你這業務也太熟瞭,專業維修的?”王曉東笑道,“我是搞野外文物保護工作的,經常到偏遠的農村去,車子在野外壞瞭不自己修,哪行?”

生命,在防疫卡口點上定格 | 追記戰“疫”文博人王曉東

王曉東在卡口點附近幫助群眾修車

在文博工作崗位上,

03他是“頂梁柱”“活地圖”

疫情關頭如此,本職工作更是如此。

天長市文物管理所系市文化旅遊局下屬單位,肩負著全市地上地下文物保護管理工作。王曉東於1992年從司法部門調入文物管理所從事文博事業,從此愛上這一行。2010年,他加入中國共產黨,2016年,他任文物管理所副所長。

他曾經領著同事們到大包幹起源地鳳陽小崗村參觀學習,在“時代楷模”沈浩的墓前莊嚴宣誓“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他曾參加第三次全國不可移動文物普查,帶頭跑田野山鄉;在保護田野古墓葬,打擊盜墓犯罪分子方面,他深入全市大中型建設工地,積極宣傳文物保護法律法規,使不少古墓葬免遭破壞,一些珍貴文物得到保護。

他曾經領著同事們到大包幹起源地鳳陽小崗村參觀學習,在“時代楷模”沈浩的墓前莊嚴宣誓“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他曾參加第三次全國不可移動文物普查,帶頭跑田野山鄉;在保護田野古墓葬,打擊盜墓犯罪分子方面,他深入全市大中型建設工地,積極宣傳文物保護法律法規,使不少古墓葬免遭破壞,一些珍貴文物得到保護。

談起王曉東,天長市文物管理所所長施慶不停地誇贊:“王曉東工作作風特別紮實,跑遍瞭天長市的野外文物點,我們稱他‘活地圖’,每次下去野外作業,都是由他領路,不會走錯路。”

天長市文化和旅遊局藝術總監錢玉亮含淚回憶起王曉東工作中的一些事。

2014年寒冬,天長市轄區發生一起古墓葬被盜事件,接到報告後,大傢到現場進行拍照繪圖、搶救清理。在清理中,發現一長方形漆盒,內裝有30餘片木牘,均有清晰文字,大傢判斷是具有重要歷史價值的珍貴文物。在驅車連夜回返途中,怕漆盒和木牘顛壞,王曉東始終像抱嬰兒一樣小心抱著。當回到單位進入庫房時,王曉東已是嘴唇烏紫,渾身瑟瑟發抖。原來,漆盒中的污水早已把他的下身浸濕瞭,要知道,那可是在數九寒冬啊!保護下來的這批木牘,後來在文博考古界產生瞭巨大影響,被定名為“天長西漢木牘”,成為研究領域裡的重要歷史文獻。

2017年炎夏,王曉東在西城河治理工地上整整跑瞭一個夏天,汗衫袖口處的皮膚被曬成瞭顏色分明的黑白兩截。西月城遺址從最早發現,到及時采取保護措施,到組織協調省考古研究所駐場考古發掘,全是他在積極奔走。

2018年,天長市16處文物保護單位豎立標志牌,他和工人一個個點挨個跑,現場指揮施工,有的保護點車進不去,他就同工人一道人抬肩扛。

就連王曉東的鄰居、發小王興高都知道,他一貫是個工作很拼的人。他回憶說,1992年天長市博物館開始基建,一天工地送來瞭鋼材,負責保衛的王曉東放心不下,親自到曠野上的工地值夜班,搭瞭個簡易棚子,邀請王興高幫忙,一起連續住瞭好幾個夜晚,警惕地守夜。王興高還記得,2010年一次出差,王曉東意外摔倒,腿部嚴重骨折,上瞭鋼板。痊愈之後,本該及時去做手術取出鋼板,可是他一直忙於工作,舍不得花幾天時間住院。一到陰雨天就腿疼,他捶一捶就對付過去。他總是忙於工作,直到去世,都沒有來得及取出腿中那塊折磨他的鋼板。

在日常生活中,

04他是心好、心細的“大白”

王曉東在生活中屢遭不幸,父親早逝,又中年喪妻。但是,他在親朋和同事們關愛下,沒有被厄運壓垮,而是盡自己所能努力工作,同時撫養女兒和老母,溫暖身邊的親朋和同事,被群眾公認為“大白”式的暖男。

2017年,女兒遠離傢鄉,隻身赴浙江溫州讀書,因為剛到新的環境,又恰逢自己20歲生日,女兒便在微信朋友圈中發瞭一條傷感的信息,說有點想傢、想媽媽瞭。王曉東看到後,頓時兩眼濕潤瞭,利用工休時間直奔溫州。當女兒意外地看到爸爸專程來給她過生日時,兩人頓時相擁而泣……他不僅對自己女兒、自己的親人這樣,對同事、朋友乃至陌生人也是一樣像春風般溫暖。

生命,在防疫卡口點上定格 | 追記戰“疫”文博人王曉東

辦公室的櫃子裡整齊擺滿瞭傾註王曉東和同事們心血的文物資料檔案(郜磊攝)

生命,在防疫卡口點上定格 | 追記戰“疫”文博人王曉東

王曉東的工作書桌上擺放著他經常翻看的文物分佈圖

施慶最近得知一件事,7年前,王曉東父親患癌癥住院,傢裡經濟負擔很重。當時,王曉東看到與父親同病房的一個農村病友更加困難,他馬上拿出1000元,默默捐給瞭這個素不相識的病友。當時,單位許多人都不知道這件事,直到王曉東去世後,才由知情人說出。

天長市抗大八分校紀念館館長喬國榮與王曉東曾是多年同事,他說王曉東樂於助人是一貫的。他回憶說:“1994年,自傢的自行車被盜,上班不便,王曉東就把他自傢的永久牌自行車給我瞭。當時,一輛名牌自行車價值不菲,可是他一點沒有吝惜。1995年,他看我穿著佈鞋,怕我野外工作行走傷瞭腳,又送給我一雙結實的老人頭皮鞋。”

喬國榮說:“他這人不僅對我,對誰都好。他善於做炸醬,送給我品嘗,我兒子說要是加點肉丁就更好吃瞭。他真的就放在心上,專門去買瞭優質去皮豬肉,重新做炸醬,送給我們吃。他做的炸醬,我傢不知吃瞭多少。我在朋友圈裡點贊瞭他做的炸醬,同事們見瞭也紛紛點贊。他是個有心人,做瞭一大鍋炸醬,分裝成瓶,給每個同事送上一瓶。出差在外的同事,他就放在人傢桌子上,在瓶子上貼上人傢名字。”

喬國榮還回憶說,王曉東有個遺憾,一直想參評副高職稱,卻沒有空閑時間寫論文。但是,同事評職稱,王曉東卻有時間幫助,耐心告訴別人申報職稱的程序和需要的各項材料,不少同事都曾經向他咨詢並受益。

天長市博物館原工會主席項勤回憶說,王曉東這人心好,又心細。每次出差,他總是隨身帶著各種常備藥,如感冒靈、止瀉藥、創可貼,等等。誰需要瞭,都向他要。一次出差,我突然感到頭疼,他馬上把藥送到我手裡,真是貼心人。

錢玉亮總監回憶起一個細節,1992年,一次與王曉東等一起出差,遇到大雨,大傢鞋子都濕透瞭。吃飯時,大傢把鞋墊子拿出來晾。正是飯口,王曉東卻不見瞭。過瞭一會兒,他濕漉漉地回來瞭,手裡拿著新買的幹燥鞋墊,原來他是冒雨替大傢買鞋墊去瞭。小小鞋墊,溫暖瞭人心,給大傢前行增加瞭力量。

3月1日,王曉東同志遺體火化後下葬。按照防疫工作要求,沒有舉行任何儀式。凌晨4 點,天色漆黑,還下著凍雨,卻有許多朋友、同事和鄰居自發趕來瞭,100多人分散在他傢附近,戴著口罩,隨著靈車步行送葬 ,經反復勸解,才不舍地離去。 同事們都說,王曉東工作上踏實肯幹,為人上助人為樂,所以對他的英年早逝格外痛心。

安徽省文化和旅遊廳黨組第一時間作出安排,派員赴天長市瞭解情況,深切哀悼王曉東同志,慰問其傢屬。近日,整理瞭王曉東同志先進事跡,專文發出通知號召全系統幹部群眾向王曉東同志學習。

天長市委和滁州市委先後做出決定,追授王曉東為優秀共產黨員,號召黨員幹部深入開展向王曉東同志學習活動。

春風浩蕩,王曉東的感人事跡傳遍江淮大地……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