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婦兩天兩夜沒生下孩子,斷瞭三次氣。 醫生打瞭強心劑,生下孩子卻不會哭……

趙杏存當年三十六歲,早在1953年,任縣訓練接生員的時候,她就積極參加瞭學習,後來就在大屯鄉接生站當接生員。開始,當地的群眾都不相信新法接生的好處,很長時期沒人叫她接生。

一天,她聽說本村崔春春生孩子,就主動去接生。可是人傢卻插上瞭屋門,把她擋在瞭門外。這個意想不到的釘子打擊瞭趙杏存,她思想動搖瞭。

產婦兩天兩夜沒生下孩子,斷瞭三次氣。 醫生打瞭強心劑,生下孩子卻不會哭……

正在這個時候,黨支部書記王根海碰見瞭她,鼓勵她要克服困難,不要辜負政府培養新接生員的好意而看著婦女和孩子的生命危險不管。村支部書記的話,引起瞭杏存激烈的思想鬥爭,使她想起瞭很多因為生孩子而死去的姐妹們的熟悉面孔。

最後,她終於下定瞭克服艱難堅持用新法接生的決心。她經常帶著新法接生的掛圖,利用走親、趕集等機會,向婦女們宣傳新法接生的好處。村支部書記王根海媳婦生過四個孩子都是得四六風死瞭,當她生第五個孩子的時候,杏存用新法給她接瞭生。結果母子都很安全。從這,找趙杏存接生的就慢慢多起來瞭。

趙杏存對自己的工作很熱心,為瞭產婦和嬰兒的安全,不管黑天白日,刮風下雨,隻要有人找她接生,立刻就去。去年5月,她在崗上村接完瞭生,天就半夜瞭,又下著大雨。

產婦兩天兩夜沒生下孩子,斷瞭三次氣。 醫生打瞭強心劑,生下孩子卻不會哭……

產婦傢再三留她住下,都被她婉言拒絕瞭。路上瓢潑一樣的大雨,淋得她不能呼吸,看不清路,一路上不知摔瞭多少跟頭。回到傢來,傢裡人見她滿身泥漿,就責備她不該半夜冒雨回來。

但是,杏存心裡有底。她說:“咱村李香鳳到生孩子的時候瞭,我哪能不趕回來呢?”果然她剛換瞭身幹衣裳,還沒來得及吃飯,李香鳳要生孩子瞭,她馬上又去接生。

去年冬天的一個深夜,趙杏存正在睡夢裡,被一陣緊張地敲門聲驚醒。原來前安莊劉山的媳婦兩天兩夜沒生下孩子來,斷瞭三次氣,叫杏存去搭救。趙杏存一聽,立刻就跟著人去瞭。

當她趕到產婦傢的時候,產婦正在痛苦地呻吟著。趙杏存給產婦打瞭強心劑,並進行瞭下部消毒,經過救治,天快明的時候,嬰兒生下來瞭。但是不會哭。

產婦兩天兩夜沒生下孩子,斷瞭三次氣。 醫生打瞭強心劑,生下孩子卻不會哭……

趙杏存急忙倒提著嬰兒,用手輕輕地拍著孩子的背部,半點鐘過去瞭,孩子還不哭,她又用雙手端著嬰兒,小心地活動著嬰兒的肺部,一個鐘頭過去瞭,孩子還是不哭;這時候,她想起瞭縣衛生院醫生曾說過,用大人的呼吸可以刺激孩子的呼吸。

於是,她不顧嬰兒臉上的黏液和污血,用自己的嘴對著嬰兒的嘴,往外吸“積痰”,往裡吹空氣,反復地進行瞭一個多鐘頭,孩子“哇”地哭瞭一聲。屋內死寂的空氣,立刻變得活躍起來。產婦臉上泛起瞭欣慰的微笑。

第二天,產婦的公爹帶著紅皮信來給趙杏存報喜,說他傢母子平安。前安莊村的黑板報上寫出瞭杏存救活大人孩子的事跡。

從1953年8月到現在,兩年多的功夫,趙杏存共接生一百七十六次,沒有一個產婦得月子病,也沒有一個嬰兒得四六風。同時,她還改造瞭兩個舊接生員,培養瞭兩個新接生員。兩年多的時間,趙杏存連續三次被選為任縣模范接生員。

■文/改編自《重溫勞模的故事》,原標題為《群眾愛戴的接生員趙杏存》(蓋祝國 著 河北出版傳媒集團 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

產婦兩天兩夜沒生下孩子,斷瞭三次氣。 醫生打瞭強心劑,生下孩子卻不會哭……

■編輯/儲鈺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許其他媒體轉載

■文中除書籍封面外,均為配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