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27年前上映的《霸王別姬》,堪稱是華語電影的巔峰之作。一代名伶程蝶衣和段小樓半個世紀的愛恨情仇,伴隨著一段段莽莽蒼蒼的歷史,在精彩的舞臺上一一呈現。

其中,鏡子這一道具,作為視線介質頻繁地出現在影片中,或是人物甲通過鏡子看人物乙,或是甲乙均在鏡子中。本文就影片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作一探究。

1、暗寓“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主題

多年之後,當年戲班裡的小豆子和小石頭,已取藝名程蝶衣和段小樓。兩人合演的《霸王別姬》名動京師,兩人更是大紅大紫。

程蝶衣是一個男旦,在戲中扮演女人。藝術上,他是個戲癡,生活中,他竟也一時間雌雄不分,真假難辨。

那天,小樓和蝶衣唱完一折滿堂彩的《霸王別姬》,在後臺,鏡中,兩人雙雙望定。此時的霸王和虞姬,渾不知戲外別有天地。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蝶衣幫小樓提氣,玩著玩著就鬧起來瞭。此時的虞姬還化著妝,而小樓已經卸妝,一個是真虞姬,一個是假霸王,鏡裡鏡外,戲裡戲外,虛虛實實,真真假假,兩人恐怕都還有點分不清,這到底是戲還是生活。

正鬧著,袁四爺來瞭,他揮金如土,一出手,便贈給蝶衣一套珍珠鉆石頭面。

他對蝶衣是屬於同一類人,一生為戲癡狂。蝶衣不瘋魔不成活,而之後四爺被拉去槍斃之前,還走著豁達的臺步。

四爺對著鏡子,幽幽地說著話,仿佛是自言自語,自我沉醉:

“獨你程老板的虞姬快入純青之境。”

“有那麼一二刻,袁某也恍惚起來,疑是虞姬再現!”

此時,四爺和蝶衣同時出現在鏡中,蝶衣?虞姬?四爺和觀眾都恍惚瞭。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這兩處鏡子的出現,把兩個重要人物都框在鏡子裡,一方面寓意著接下來,這兩對人物將有故事發生,另一方面,也寓意著“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真真假假,實難分辨

2、拓展新的空間,充分展現人物內心

段小樓去花滿樓喝花酒的時候,救下瞭菊仙。那次,蝶衣打好底妝,一邊調著胭脂,一邊自鏡中打量他身後的小樓。小樓化妝的時候,不小心碰到瞭傷口,忍不住齜瞭下嘴,都被蝶衣看在眼裡。

兩人背對著背,面前的兩面鏡子,可謂是運用得恰到好處。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蝶衣的鏡子是圓形的,而小樓的鏡子是方形的,鏡子的形狀暗示瞭兩人的性情區分。圓形,代表著女性的柔美,而方形,則代表著男性的剛硬。

相對的兩面鏡子,拓展出新的空間。使得兩人,都能從鏡中瞧見對方任何細微的表情變化,雖是背對背,卻如同面對面。

背對,隱晦地表達瞭兩人此時的疏遠與隔膜;而鏡中影像,如同水中花鏡中月,預示著蝶衣接下來一些瘋狂的舉動,終歸是求近之心,反成瞭疏遠之意。

蝶衣不滿地質問小樓:“聽說,你在八大胡同打出名來瞭?”小樓嬉皮笑臉,王顧左右而言他:“這武二郎遇上西門慶,不打能成嗎?”鏡頭轉向鏡中的蝶衣,一臉的嚴峻:“這麼說,有個潘金蓮瞭。”

鏡中影像充分展現瞭蝶衣此時瘋狂的嫉妒與埋怨,他對小樓的情感已經呼之欲出,但他的內心仍然在情感告白的邊緣痛苦地掙紮著。他不能說,無法說,小樓不懂他,他痛之愈深。

蝶衣太渴望與小樓唱一輩子的戲瞭,他忍不住發瘋似地喊:“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小樓哪裡會懂?他一笑,認為蝶衣是“不瘋魔不成活”。此時,兩人同時出現在鏡中。

薩比娜·梅爾基奧爾-博奈在其著作《鏡像的歷史》中說:

“一個人盡心盡力,竭盡所能成為鏡子裡看到的那個影子,然而影子並不會就此變成現實。”

鏡中呈現的並不是客觀存在,而是人物內心的心理投射,這暗示著蝶衣內心底極度渴望與小樓永不分離。

兩人之間這場精彩的對手戲,鏡子起到瞭至關重要的作用,它拓展出新的空間,充分展現瞭人物豐富多變的內心活動,同時也暗喻瞭兩人之間求近,但終歸疏遠隔膜的命運。

3、暗喻人物關系的變化

小樓與菊仙定親瞭,蝶衣痛不欲生,獨自仰躺在椅子上。面前,是那面曾映照過霸王與虞姬的鏡子,霸王已成他人的丈夫,霸王與虞姬形影不離的日子已然成為過去。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空蕩蕩的鏡子,代表瞭蝶衣空洞絕望的內心,暗喻瞭人物關系的變化。

四爺來瞭,他靜靜浮現在鏡中。鏡頭中,有一根長長的翎子,斜斜刺入鏡中。這是四爺,他企圖趁虛而入,進入蝶衣的內心。

“這雙翎子,是從活雉雞的尾巴上,生生收取的。當真是難得。”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生生收取,生生地企圖建立關系。取不取,全憑蝶衣一心。

四爺靜靜地浮現,又悄悄地消失瞭。依舊是空蕩蕩的鏡子,空蕩蕩又彷徨無措的心。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鏡子這一道具,恰如其分地暗喻瞭人物關系的變化,為接下來的情節作瞭合理的鋪墊。

4、揭示“鏡花水月”的深刻主題

小樓和菊仙曾同時出現在同一個鏡頭中,菊仙在鏡旁,小樓在鏡中,一次是菊仙說自己懷孕瞭,一次是菊仙流產瞭,一紅一白,一喜一悲。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那回,蝶衣和小樓在唱戲的時候,被底下士兵用手電筒亂晃。小樓氣不過,與士兵發生瞭沖突。大肚便便的菊仙進去救人,在一片混亂中,菊仙流瞭產,而蝶衣也被抓走瞭。

菊仙頭綁帶子,靠在床上,她幽幽地告誡小樓,要他離開蝶衣。鏡中的小樓,滿是猶豫和痛苦。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之後,在那個特殊年代裡,小樓在外力逼迫之下,為瞭自保,不僅揭發瞭蝶衣,而且與菊仙劃清瞭界限,說自己並不愛她。菊仙深感絕望,懸梁自盡瞭。

任何感情,都是經不起考驗的。縱使當初愛得再深,在面對人性中的自私之黑洞時,任何人都不能幸免。

而那兩個鏡頭中的鏡子,已經早早暗示瞭菊仙對小樓的這份深情,終究不過是鏡花水月,到頭來心事終虛化。如同我們世間的很多感情,仔細想來,都是可怕地經不起推敲。我們和任何人之間的關系,永遠不可高估。

蝶衣曾經撿來一個棄兒,取名小四。他嫉妒蝶衣,搶瞭蝶衣的戲,還把蝶衣和小樓害得很慘。

他也很愛唱戲,那一天,他畫著虞姬的妝容,喜滋滋地打開蝶衣的珍珠鉆石頭面,對鏡幻想著成角兒的美好未來。誰料,身後的鏡子中,有一批人找上門來瞭。等待他的,必定是不好的下場。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鏡子中的幻象,如同鏡花水月,那都是小四偷來的,即便擁有,那也僅僅隻是一瞬。

5、擴大藝術表現空間,給人啟迪和思考

探究《霸王別姬》中,鏡子蘊含的深刻含義

鏡子,它雖是普通的物理反射板,但奇妙的是,運用在《霸王別姬》中,竟具有瞭不可思議的力量。

動蕩的年代,悲苦的人間,繁華與蕭索,人物悲欣交集。蝶衣在鏡中看小樓,求而不得;四爺在鏡中看蝶衣,求而不得;菊仙在鏡中看小樓,求而不得;小四在鏡中幻想自己成角兒,求而不得

當舊時光中的繁華褪盡,卻發現,一切隻不是鏡花水月,都是虛像,終歸都是可望而不可即。 當真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啊。

鏡子這一道具,使得戲劇小舞臺和人生大舞臺有機地結合在瞭一起,它極大地擴發瞭藝術表現空間,給觀眾以啟迪和思考。真可謂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作者簡介:水清,多傢平臺簽約作者,擅長有溫度有深度地解讀名著中的情感婚姻。曾寫過40餘篇10萬+,5篇百萬+,1篇全網千萬+。

參考書目:

1、 阮航、高力:《電影藝術概論》;

2、 野口嘉則:《鏡子的法則》,陶旭瑾譯;

3、 薩比娜•梅爾基奧爾-博奈:《鏡像的歷史》,周行譯;

4、 帕蒂•貝蘭托尼:《不懂色彩 不看電影:視覺化敘事中色彩的力量》,吳澤源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