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魯迅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他是一個能寫出“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民主戰士,是一個毅然選擇棄醫從文的著名思想傢,是一個蜚聲世界文壇的中國現代文學奠基人……

即使有無數光環加在這個男人身上,他卻不為所動,羞怯的把目光轉向瞭這個女子——魯迅好友、北大國文系主任馬裕藻(魯迅稱之“幼漁”)的女兒馬玨。

在那個盛產女神的清末民初,馬玨憑何能受到魯迅青睞?又為何擇一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終老,引得世人唏噓不已?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成為忘年交

馬玨到底有多漂亮呢?

在那個美女如雲的年代,馬玨毫不遜色於任何一位女神。著名歷史學傢,也是馬玨的同窗好友吳相湘先生回憶道:“上世紀20年代,故都的兩所美國氣味濃厚的燕京與清華盛行選舉‘校花’或‘皇後’。北大沒有沾染這一風氣,而北大政治系女生馬玨卻被公認為‘皇後’,名滿北京九城,燕京、清華的校花不免‘粉黛無顏色’的愧感。”

由於魯迅與馬玨父親馬裕藻是同窗,且都是浙江人,後來又一同在北大執教,兩人結下瞭深厚的友誼,這也為魯迅與馬玨的認識做足瞭鋪墊。1925年,15歲的馬玨認識瞭44歲的魯迅,並寫下瞭《初次見魯迅先生》一文,刊登在次年的《孔德學校旬刊》上,那是馬玨所就讀的學校刊物。

馬玨晚年回憶起那段時光:魯迅到馬玨就讀的孔德學校,讀到她那篇文章,居然十分高興,還誇自己寫得好。這份誇獎,從魯迅把它收進親自編選的《魯迅著作及其他》一書可以顯見,魯迅還將此書特意送給瞭馬玨。

魯迅和馬玨,就這樣,因著馬玨父親的關系,你來我往地交談,幾乎忘記他們之間存在著近30歲 的年齡差。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44歲的魯迅,竟然把十幾歲小姑娘寫的文章,親自編選進自己的書中,這是怎樣一種認可?也許,魯迅自己也沒想到,他對這個小姑娘的喜愛,跨越瞭漫長的歲月

許是因為馬玨真有一張傾國傾城魅惑眾生的臉,也或許是因著她身上散發的書香涵養動人才情,魯迅漸漸對她產生瞭不知名的情愫,他們開始瞭漫長的通信。那個年代,通信是一件十分要好的人之間才會做的事,魯迅和馬玨便是如此。

一代北大“皇後”

魯迅有多關愛馬玨?

1926年,馬玨給魯迅寫信,把想要學農的志願告訴瞭他,魯迅對此表示贊同和支持。魯迅在信中鼓勵道:“女孩子學農的不多,你想學,我贊成。”如此寵溺的話,就這樣從魯迅筆下生出,即使在那個年代,馬玨的這一思想甚為“離經叛道”,也阻止不瞭魯迅對她的包容。

1928年,馬玨考入北京大學預科,出於父親的關系,她轉入政治系本科,沒有走上她想要的農科之路。馬玨考入北大後,依舊與魯迅保持著書信往來,她似乎還是當年那個小姑娘。然而,世事無常,風華絕代的馬玨卻在無數熾熱的目光中,心態逐漸開始轉變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馬玨不像其他女生一樣,在追求者眾多的時候驕傲自滿,她反而不甚厭煩於此。晚年的馬玨回憶起在北大上學的往事,充滿著情書和惡作劇,但也沒有令她十分頭疼,隻要不太過分就好。她以為可以就這樣熬到畢業的,可惜她錯瞭。真正讓馬玨改變的,也正是在北大就讀時發生的那件事。

在馬玨的眾多追求者中,有一位內心脆弱的男同學,因追求未果而想不通跳樓自殺。雖然被救活,但善良的馬玨卻認為這與自己脫不開關系,她終日陷於內疚中。站在輿論中心,馬玨不得不公開聲明:“我不能禁止人喜愛我,但我有拒絕某人的自由。

馬玨退學瞭,她嫁給瞭楊觀保——一個默默無聞的天津小職員。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在歲月靜好中老去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喜愛,從他對她的行為中可見一斑。

1933年,還在上海的魯迅通過幼漁知曉瞭馬玨的婚事。就在這一年,魯迅和瞿秋白編譯的《蕭伯納在上海》一書出版,他開始照例將新書分送給以往的親朋好友,包括馬玨。而這一次,對於是否寄給馬玨,魯迅猶豫瞭

考慮再三,魯迅最終決定請幼漁代為轉交。這是有多麼關愛呀!甚至還考慮到瞭她的個人處境,很難想象這是一個心系國傢的大老爺們能想到的小事,若不是把一個人放在心上,怎麼能考慮得這麼仔細呢?

其實,這個時候的魯迅,身邊已經有一名伴侶瞭。這位伴侶以“妻子”身份,陪伴瞭魯迅的後半生,並為其育有一子。她也是他的學生,名叫許廣平。與此同時,魯迅還有一位發妻,名叫朱安,兩人一直沒有夫妻之實,但朱安卻替魯迅照顧瞭一輩子父母。也因此,許廣平和朱安都被後人認可為魯迅之妻。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許廣平作為魯迅實際意義上的妻子,與魯迅之間是有愛的,這在他們的《兩地書》中可以看得出來,雖然該書中也不止一次收錄瞭魯迅與馬玨的往來信件。也因此,後人總道魯迅對馬玨,或可稱之為“暗戀”,畢竟不曾得到,卻又視若珍寶。

馬玨後來讀到《兩地書》時,她表示十分的感動,想起魯迅還曾為自己起瞭個號——仲服,因為自己排行第二。

由此可見魯迅對馬玨的愛意是多麼明顯,即使這份愛並非是後人解讀的男女之情,但也不可謂不珍貴。馬玨是以最平凡的方式離世的。她與丈夫育有三子,於1994年病故,享年84歲。自此,一代名門校花的故事終結。

馬玨是幸運的,她擁有世人艷羨的容顏,有著書香清貴的傢世,有一個視其如珍寶的男人魯迅,還有伴其一生的丈夫楊觀保。

魯迅視她如珍寶,男同學為她選擇跳樓,她卻嫁給一小職員平淡餘生

馬玨也是不幸的,她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卻因自己而導致同學自殺;自己選擇的夫婿,卻被世人以“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作評價。

晚年的馬玨,會不會因為當年的選擇而遺憾,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皆知她的豁達,她的才情,她的高雅,她甘願平凡,最終得償所願,我想,閉上眼的那一刻,馬玨一定是幸福的。

年少時,大多數我們都追求轟轟烈烈,想要走上萬種寵愛的雲上之巔,卻忘瞭,平凡才是最難能可貴的福氣。無論是眾星捧月的青年馬玨,還是普普通通的萬年馬玨,她選擇瞭自己想走的路,並且在這條路上過完一生,這份福氣,已經超越多少女神瞭啊。請你珍惜腳下的路,它也會令你更加美好。

文/寧文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