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跟大傢更新一下情況,我覺得失去味覺和嗅覺肯定是癥狀之一,我已經4天嘗不出任何東西的味道瞭。”北京時間3月23日,魯迪·戈貝爾(Rudy Gobert)在個人社交媒體中如此寫道。這是戈貝爾確診後時隔10天再度披露自己的病情。那些與戈貝爾有過密切接觸的人,現在情況如何?

托尼·瓊斯(Tony Jones)是The Athletic的記者,負責爵士隊的跟隊報道。猶他爵士與俄克拉荷馬城雷霆比賽取消當天,他正好就在現場進行報道。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瓊斯(右)是爵士隊的跟隊記者。

在比賽宣佈延期後,瓊斯嘗試前往爵士隊的更衣室。他一路上通行無阻,每看到一位安保人員都會自信地出示自己的記者證,但當走到通往爵士隊更衣室的走廊時,他被攔下瞭。受挫的瓊斯決定去爵士隊球隊大巴的停車位,希望等到球員們出現,但最終卻等來瞭戈貝爾確診的消息。

此後,瓊斯繼續完成自己當天的工作。但與其他媒體同行一樣,他在報道之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擔心,例如什麼時候與戈貝爾有過密切接觸,能不能接受檢測等,同時還得回復不斷湧入的關心短信。當天晚上,焦慮的情緒在現場的每個人心中蔓延。

當晚,瓊斯最終接受瞭新冠肺炎的病毒檢測,並在第二天得知檢測結果為陰性。但瓊斯決定繼續自我隔離,玩遊戲和在Netflix上看劇將成為他接下來一段時間的生活常態。而且,即便隔離期結束瞭,瓊斯仍將面臨一段時間的“失業”狀態,因為NBA的比賽將至少暫停30天。(相關鏈接:突如其來的停賽,NBA震蕩12小時還原

《鹽湖城論壇報》記者安迪·拉爾森(Andy Larsen)的經歷與瓊斯類似,兩人都在當天晚上經歷過一段焦慮期。所幸的是,拉爾森的新冠肺炎病毒檢測結果同樣為陰性。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拉爾森同樣在戈貝爾確診當天采訪過爵士隊球員。

拉爾森在回憶整個事件時,有一個細節值得註意。3月11日,NBA發佈瞭臨時媒體采訪守則,要求媒體與被采訪的球員、教練保留6英尺(1.83米)至8英尺(2.44米)的安全距離。但第二天,當拉爾森等人在俄克拉荷馬城的21c Museum酒店隔著6英尺采訪爵士隊球員多諾萬·米切爾(DonovanMitchell)和主教練奎因·斯奈德(Quin Snyder)時,一些跟隊記者卻與這兩位采訪對象肩並肩地坐在一起。而在當天晚些時候的新冠肺炎病毒檢測中,米切爾確診患上瞭新冠肺炎。

這一細節也反映瞭,盡管聯盟已經出臺瞭相關規定,但不以為意的仍大有人在。

在戈貝爾確診後,ESPN記者阿德裡安·沃伊納羅夫斯基(Adrian Wojnarowski)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戈貝爾此前在更衣室表現隨意,會觸碰其他球員以及他們的個人物品。但在檢測結果公佈後,戈貝爾的態度有瞭明顯轉變。“我太馬虎瞭,這沒有任何借口。希望我的事情可以警示大傢,對新冠病毒重視起來。”戈貝爾說。

目前拉爾森已經順利回到傢中。盡管沒有出現任何疑似癥狀,他還是會自我隔離14天。

與瓊斯、拉爾森相比,NHL解說員約什·福斯倫德(John Forslund)的感染風險來得更加離奇,因為他並沒有與戈貝爾正面接觸。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盡管與戈貝爾素未謀面,福斯倫德仍有感染風險。

福斯倫德是NBC體育的解說員,負責NHL卡羅萊納颶風的比賽解說與報道。他在3月9日晚與球隊一同入住底特律的威斯汀凱迪拉克酒店,而爵士隊則是在前一天晚上剛剛離開該酒店,福斯倫德入住的房間也正好是戈貝爾住過的房間。

戈貝爾確診的消息公佈後,威斯汀凱迪拉克酒店方聯系瞭颶風隊的副總裁邁克·桑德海姆(Mike Sundheim),後者將這一消息轉告瞭福斯倫德。另外,颶風隊的球隊攝影師紮克·佈拉姆(Zack Brame)同樣也有感染風險。

當時,NHL的比賽已經暫停,颶風隊正準備從新澤西州的紐瓦克返回駐地。在返程的飛機上,福斯倫德和佈拉姆都在飛機的前部隔離。據颶風隊總經理唐·瓦德爾(Don Waddell)透露,球隊被告知兩人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不高,但仍建議福斯倫德和佈拉姆居傢隔離14天。

到傢後,福斯倫德在傢裡的地下室自我隔離,他的妻子會把飯菜送到地下室的門前。隨著天氣逐漸轉暖,福斯倫德偶爾也會走出地下室,隔著庭院與妻子、鄰居聊天。

因為戈貝爾的確診,隊友、工作人員、媒體,甚至是素未謀面的解說和攝像師都面臨著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但在真正確診之前,他們可能都不會想到運動員真的會感染。

2008年,雷霆隊進駐俄克拉荷馬城,羅佈·沙漢(Rob Shahan)從那時就開始購買球隊的季票。戈貝爾確診當天,他去瞭現場。由於雷霆隊與爵士隊的比賽遲遲沒有開始,現場隻能一直播放音樂,甚至將為中場休息準備的表演節目都提到瞭賽前。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北京時間3月12日雷霆隊與爵士隊的比賽現場。

最終現場播報員宣佈比賽因不可預見的情況而延期,沙漢隻好離開球館。在退場途中,沙漢看到球隊給球迷贈送的T恤到處散落,座位上、球館的各個角落以及回傢的路上都能看見。

當比賽延期的原因公佈後,沙漢十分驚訝。“這讓人感覺特別不真實,我們從未想過一位世界級運動員,一位NBA球員會感染新冠肺炎。在今晚之前,我們都不認為真的會有球員感染。”沙漢接受The Athletic采訪時表示。

其實在戈貝爾確診之前,大傢也一度以為身體好的運動員們不容易感染。但在接受懶熊體育的采訪時,北大運動醫學研究所醫務監督醫生朱敬先否定瞭這一說法。“肯定不能這樣說,新冠肺炎是‘普遍易感’的,沒有例外。運動員隻能說明身體素質很好,但免疫力是否更強有待商榷,並不是絕對的。更重要的是,高強度劇烈的運動之後,人體免疫功能在短期內是下降的。”(相關鏈接:確診新冠肺炎=運動生涯終結?這裡有醫學領域的專業解讀

隨著戈貝爾的確診,一眾球員也開始居傢隔離,並且呼籲大傢要重視疫情。3月17日,多倫多猛龍球員克裡斯·佈歇(Chris Boucher)甚至在社交媒體上為自己在隔離期間私自外出的行為而向公眾道歉。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勇士隊主教練史蒂夫·科爾。

但在路易斯安那州州長約翰·貝爾·愛德華(John Bel Edwards)宣佈學校停課一個月以防止新冠肺炎傳播後,當晚的波旁街依舊人頭攢動,而且不少人並沒有戴口罩。對此,金州勇士的主教練史蒂夫·科爾(Steve Kerr)通過自己的社交媒體表示瞭不解。

戈貝爾確診一事猶如導火索,加速瞭全球體育賽事暫停的腳步。截至3月15日16點,全球主要的體育賽事已經基本“停轉”。在美國,隨著確診人數的增長,加利福尼亞州、康涅狄格州、伊利諾伊州、新澤西州和紐約州等地都先後發佈瞭“就地庇護令(Shelter In Place)”,要求當地居民盡可能地留在傢中,非必要時不要外出。一般來說,隻有出現大規模槍擊事件、化學物泄露或者自然災害等緊急情況時,當地官員才會發佈“就地庇護令”。

再次回憶那個令人焦慮的夜晚時,瓊斯表示, “得知有流行病和流行病找上門來是兩碼事,這兩件事所帶來的沖擊就是不一樣。”

延展閱讀:

戈貝爾確診前,這些人並不知道新冠肺炎離他們那麼近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