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人民的名義》的熱播,讓人們看到瞭揚善除惡,懲治腐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場政治風暴。不管多大的貪官都鋃鐺入獄,不管私欲多麼膨脹,在正義的面前都是那樣的骯臟渺小。最終,正義壓倒瞭邪惡,讓我們從中看出中央懲治腐敗的決心。

劇中漢東省公安廳長祁同偉是一個於連式的悲劇英雄。他有一身抱負,他內心渴望出人頭地,但祁同偉出身農民傢庭,在現實的種種打壓下,他犧牲瞭自己的尊嚴。漢東大學的那一場求婚,跪出瞭一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祁同偉,這不僅送走瞭他的單純,也葬送瞭他的婚姻。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祁同偉的婚姻是不幸的,但他又是一個對愛情有憧憬、有向往的男人。他和高小琴的愛情是真實的。祁同偉知道高小琴的過去,但他依舊和她一起打拼,一起開創未來。這位嚴肅的公安廳長在他情人面前柔軟如紗,但在高小琴柔弱時,祁同偉又是那麼硬氣和擔當。兩人分手十指相扣,他們互相為對方著想,祁高的愛情是真實的,又是浪漫的,這是一對讓觀眾嘆息的苦命鴛鴦。祁同偉是一個很復雜的人,一個人物形象很豐滿的人,因為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到整個時代和整個社會的縮影。盡管作為一個反面人物,被人唾棄的同時,也有很多人同情他。為什麼很多人會同情祁同偉呢,因為他像一面鏡子一樣,讓很多人在他的身上看到瞭自己。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祁同偉在劇中年齡不算很大,四十來歲的廳級幹部,可謂是年輕有為,如果沙瑞金不來,他的老師高育良成為一把手,他就能再升一級,他是有可能成為像趙立春那樣的副國級幹部的,可是沙瑞金一來,所有的人事任命被凍結,他的前途就沒之前那麼明朗,對於本來能得到的事物,卻因為外部原因沒有得到,是個人都會急得,何況還是我們年輕有為,勝天半子的祁同偉。權利越大,貪欲越大。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從高育良嘴裡才知道,原來的祁同偉出身農民,曾想憑自己的努力走上去,內心渴望成為一個勝天半子的人,但現實卻沉重地打擊瞭他,進而走上瞭不歸路。就是因為越往上爬,內心的欲望會把本心所壓制,所幹出的事情也越來越難彌補,越走越偏。越往上爬,手裡的權利越大,更能滿足自己內心的欲望,錢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受人“尊敬”。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大傢都想知道祁同偉為什麼這樣著急的想盡副省級,因為像他這樣政法幹部,獲得一個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的職務以後。可能會有更大的發展,將來的政法委書記,或者是外省市的政法委書記。他都可以作為被考慮的對象。這也就是說如果他一旦進瞭副省級,後面的前途叫無可估量。所以他不顧個人的廉恥,不管自己身上的神聖職責,做出瞭一些脫離組織,違背信念,貪贓枉法的事情。最終,自己的醜惡嘴臉被組織發現,自己的罪惡行徑被組織所掌握,最終落下瞭一個悲慘的下場。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我們換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我是祁同偉,全國絕大多數省份,都是政法委書記,省委常委,副省長來兼公安廳長,然後我自己不是,那麼全省的公安戰線幹警怎麼想?或者認為祁同偉自身威信不高,或者認為本屆省委不重視公安戰線,無論哪種想法都不利於工作開展,即使為瞭正常的工作開展,祁同偉跑這個副省長,也是很必要的。隻不過在人民的名義裡,祁同偉沒有主角光環加持,就讓大傢先入為主認同瞭祁同偉貪官,跑官要官的形象。實際上,省委本身也有錯,這是典型的因人廢事。所以反腐敗本身也是有成本的。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對於一個省的公安廳長,高配是政法委書記,省委常委,中配副省長,低配省長助理,這三個職務都是副省級,祁同偉隻是正廳級,就意味著他這個公安廳長坐不穩,很容易被替換,如果能成為副省長,就是中管幹部,位置要穩定得多,也是入常委,升官的必經之路。還有一個原因自然是人往高處走,肯定希望自己的官越做越大,這也是人之常情。

《人民的名義》中祁同偉都廳長瞭,為什麼還這麼著急升副省級?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是近年來不可多得的良心之作,反腐大戲。劇中反派人物級別之高,腐敗人數之多,涉案領域之廣,官場規則之深,都突破瞭以往中國電視劇的最大尺度,劇中一些演員甚至認為這是一部可以拍但不會播的反腐大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