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私房菜

作者:祖兒;編輯:徐無鬼

私房菜不同於八大菜系,它私密炮制,無宗無派,卻是“善烹小鮮,可治大國”。母親不曾學過廚,她的廚藝全憑天賦聰慧和不懈的摸索創造,愈到晚年,愈是爐火純青。母親的廚藝在我們的整個傢族裡,在世的時候是一個標桿,讓人望其項背;過世以後是一座豐碑,讓人在懷念裡仰望,更是無可企及。

我的兒子是吃著外婆做的菜長大的,這讓他的味蕾變得異常挑剔。兒子曾經又撒嬌又無賴地對他的外婆說:“我要一直在外婆傢吃,一直吃到高中畢業!”母親開心地笑:“好好好,吃到高中畢業,就是不知道外婆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不料,母親無心的一句玩笑話,竟然一語成讖,兒子初中還沒有畢業,母親就猝然永別瞭。

如今,吃不到母親做的菜已經兩年多瞭,吃來吃去,覺得哪裡的菜都不及母親做的菜那麼貼心養胃。我很遺憾在這方面沒有得到母親的真傳,廚房至今也不能給我快樂與成就感,使母親的一手美食佳肴,成瞭永遠的“私房”,也讓兒子的味蕾飽受瞭煎熬。

母親做的菜總是清清爽爽的,那清爽不是一青二白式的素凈,而是淡妝濃抹總相宜的恰好;不是隆重華美的精雕細琢,而是俗世安穩的賞心悅目,讓人覺得可親、可近、可享用,讓人對生活滿懷現實而又溫暖的依戀。

老媽私房菜

紅燒肉

母親做的紅燒肉就完美地詮釋瞭這種精神。一道色香味俱佳的紅燒肉,絕對是肉食者的心頭好。母親做的紅燒肉,基本具備這種功效,常常能夠瓦解兒子的一切厭食情緒。母親做的紅燒肉實則紅燒排骨,選材相當考究,一色的小排骨,一色粗細,一色長短,經紅燒以後,肉縮回去一截,骨頭就露出來瞭,正合兒子手拿。母親做的紅燒肉火候把握得也是恰好,既不會爛到塌瞭筋骨,又不至吃起來費力,隻需手拎著骨頭,稍稍一抖,肉就下來瞭,下來瞭也還是完整的,中間是一條平滑的隧道,像兒子大開的胃口。

老媽私房菜

小排骨

母親最得意的一道菜當是“紅燒豬手”,那應該算是母親私房菜的招牌菜瞭,也是年年除夕夜的壓軸菜。現在想起來,依然惱恨那個時候的自己太疏懶,以為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的,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去向母親學一學手藝。所以,關於“紅燒豬手”,之前的工藝是不清楚的,隻記得整個下午,滿屋都飄著濃鬱而誘人的香,那隻燉鍋也總是被我們忍不住時而掀開聞一聞,像跌宕起伏的故事,總是引人去探究一樣。

老媽私房菜

紅燒豬手

在我的記憶裡,自從大年夜的菜單上有瞭這道香飄萬裡的“紅燒豬手”以後,它就當之無愧地成瞭壓軸菜。可惜的是,這道極具誘惑的壓軸菜,就沒有哪一年真正壓過軸,總是第一個就被幹幹凈凈地消滅掉。細細地回憶起來,那味道單純用“肥而不膩,瘦而不柴”是遠遠不能涵蓋的,至於其間還有些什麼,我實在無法用語言準確描摹,隻好借玄妙的“隻可意會,不能言傳”來敷衍瞭。

但是,我卻深刻地知道,無論它是我們傢春晚大餐的開場“歡慶鑼鼓”,還是重頭壓軸的“難忘今宵”,它都是最溫暖的合傢歡,帶著明亮的色澤,散發著年的味道,和團圓一起,在我的生活裡永成記憶。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