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每個瞭解這個故事,知道這個老人的傢人,難道不為他濃重的鄉土情懷深深震撼嗎?這也是大孫傢人,在孫氏宗譜上也有準記的……

——編者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史料講述人:孫振田老師,老惠師畢業,一生教書育人引為驕傲,現在退休居傢多年,好書樂研,廣泛涉獵於文史哲。



故事的主角是孫老師傢祖輩人,選用拍攝的圖片資料是孫老師精心保管的。

1962年收到哈薩克斯坦第一封來信,也是孫老師當年就讀惠師二年級的時候。當時學校有會俄語的老師,孫老師就把信帶到學校請老師翻譯瞭,然後他給這位身居異鄉他國的三爺爺回信。之後的書信來往就主要是漢語。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1962年寄來的照片,老人在信中提到自己的名字叫孫中玉,傢譜上落的名字是孫中長。據孫振田老師推算,老人當年出走異鄉的時候,大概是清末,但還不到民初,並用孫中山同盟會等資料佐證,推斷是那個民主主義革命風潮將起的時候。下面是1962年收到的第一封來自哈薩克斯坦的信,老人沒有讀過書,漢字是為瞭給故土傢人寫信自學的。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孫振田老師談到,老人身形矮小,現在說法就是“袖珍人”,自然也是一個有志氣有靈氣的人。正如當下許多走紅的袖珍藝人一樣,孫中玉老人長到成人二十來歲的時候,已經是學瞭不少雜耍技藝和魔術在身。行走江湖,賣藝謀生,雖然也是極盡艱辛,畢竟能換得錢財吃穿不會太困難。這樣在一次回孫法傢(大孫傢的故稱)的時候,就有叔伯侄子願意跟著,長輩們覺得也是個能有出息的路子,也沒太阻擋。可是行藝路上艱難多,清末那個時代的社會,對於我們無法想象,當時的醫療條件也相當底下。瘟疫就是那時代索命的病,孫中玉帶出去的這個侄子就在一次瘟疫中丟瞭命。這樣孫中玉就感覺無法交代,不好回老傢瞭,當然是一路走下去。後來越走越遠,西去異地,也就流落到哈薩克斯坦去瞭。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1962年首次收到來信的時候,與信一起寄來的還有食品大膘肉和面粉。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這裡演藝的照片上,是孫中玉老人的兩個女兒。孫中玉是孫振田老師的祖輩,這就是孫振田老師的兩個姑姑,左邊的是大姑你拉瓦,右邊是二姑你娜。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信件往來中,孫中玉老人告訴傢裡人,他在哈薩克斯坦的雜藝團體享受退休待遇。他的兒子兒媳和兩個女兒,還有後人,都有雜藝在身,可謂子孫事業兩相興旺。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孫中玉老人的兒子兒媳,信裡對孫振田老師稱嬸子名叫大馬拉,叔名叫瓦利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瓦利的表演藝術照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孫中玉老人大女兒照片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1962年孫中玉先生自哈薩克斯坦來信的事情,傢人感動於其濃濃懷鄉思傢之情,深知其骨肉情深,並且理解為人之常情。改革開放初期曾有鄉政府領導,作為外籍關系對此信件往來曾經做過專門瞭解。

更多的鄉親口口相傳,也是為老人懷藝居遠思鄉情重感嘆唏噓。




來往信函


從首次收到哈薩克來信,到最後,有四封來信。最後的一封信中,老人稱以後自己怕是寫信困難。孫振田老師的理解是,第一封信的到來,可能是老人傢一次大病後寫的,因為年紀大瞭又生過大病,人思鄉之情就會特別強烈,到第四封信可能寫信很吃力瞭,加上再沒有人懂漢語,信件來往不得不結束瞭。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陽信縣水落坡鎮大孫傢在哈薩克斯坦有個雜藝團的精英之傢

有人問,收集和發佈這個有什麼意義呢?

編者在這裡想說的是,一、孫中玉老人是我們大孫傢走出去的老輩人,在那樣的歷史條件下,無疑是一個成功的走外闖業而且取得相當成就的人;二、一個侏儒身形的袖珍人不自卑不氣餒,他所具有的不隻是聰明和靈氣,更重要的是自信和堅強;三、每個瞭解這個故事,知道這個老人的鄉土傢人,難道不為他濃重的鄉土情懷深深震撼嗎?這是大孫傢的老輩人,在孫氏宗譜上也有準記……正如孫振田老師說的,孫中玉老人身殘志堅,走出國門,把魔術雜耍等中國技藝傳播他鄉,讓華夏文化在哈薩克斯坦這片異國土地上傳承發揚,在民族文化交流上面更有一番積極意義。

這樣一來,大孫傢這個偏僻的鄉村,照樣是一個有歷史傳奇的地方,而且大孫傢照樣是一個創造藝術和故事的村莊。滄桑和古老,現代和落後,我們從矛盾中走來,靠著自信和堅強,一定能夠創造出大孫傢人更多的故事和傳奇。

而這所有一切,就是我們大孫傢人特有的文明創造和文化傳承。你說呢?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