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世祿:本想在“己巳之變”中博軍功,卻成瞭的一場倒黴之旅

“己巳之變”是一場影響明朝命運的重大戰役,它是後金大汗皇太極率軍突襲北京,而明軍阻擊後金軍的一場戰役。

因為皇太極是發動的突然襲擊,所以明朝廷隻能調動離京師最近的宣府軍隊,當時統領宣府軍的是總兵侯世祿。戰爭從來都是殘忍和血腥的,這原本是一件嚴肅的事情,但發生在這位宣府總兵身上的遭遇在現代人看來卻是有點啼笑皆非。而綜其原因,跟明朝廷指揮調度失措、官員和將士一團亂有著極大的關系。

侯世祿:本想在“己巳之變”中博軍功,卻成瞭的一場倒黴之旅

崇禎二年十月底,皇太極率領的清軍繞道破口入口,明軍為瞭堵截便調動軍隊。最開始的計劃是將各路援軍派往薊州,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將兵力集中在一起,可以阻止清軍越過薊州西進。當時的宣府總兵侯世祿就是被朝廷調派的軍隊的一員。

11月1日,兵部下達命令給侯世祿“京城重地需要支援,形勢刻不容緩,速選精銳兵馬五千趕往薊州配合其他軍隊阻截清軍”。另外也要求山西的滿桂、保定的曹鳴雷、天津的劉國柱,以及三河、通州、居庸關兵力全部向薊州進集,對於物資、糧餉等,兵部也宣稱照例補給。但就是兵部的這個照例補給,開始瞭侯世祿在“己巳之變”中一場倒黴之旅。

倒黴之旅一:沒瞭大炮又折兵

沒有人知道“己巳之變”的戰鬥結果如何,因此所有將士都希望能在這場戰鬥中博得軍功,於是侯世祿開始整合自己的五千士兵出發。

根據史料記載,侯世祿在11月12日已經入關(居庸關)趕赴薊州,郭之琮則是16日攜帶火器到達居庸關。而讓侯世祿哭笑不得是,他夜以繼日的趕到薊州時,袁崇煥卻認為他的遼兵足夠抵擋清軍,所以不讓侯世祿進入薊州,並讓他“昏夜迫行”去通州。

侯世祿:本想在“己巳之變”中博軍功,卻成瞭的一場倒黴之旅

袁崇煥畫像

這袁崇煥不給進城就算瞭,還把侯世祿攜帶的81門大炮和一百三十多名炮兵給強留來下來,說是要讓他們鎮守薊州。這就讓侯世祿成瞭沒有火炮支援的部隊,無奈之下侯世祿隻能星夜趕往通州,到瞭通州時已經是11月13日凌晨瞭。

可是侯世祿又悲哀的發現,通州他也進不去,並且安撫院也把他的兵力給強留瞭2000,本來就5000的兵力,到薊州被扣瞭大炮和炮兵,現在又被強留兩千士兵,這讓侯世祿心裡別提多委屈瞭。沒辦法,通州也不要他,侯世祿隻能帶著不足三千的兵力,在15日趕往順義。

但兵部根本沒有讓他去順義,而他去順義的目的隻是為瞭吃飯,在急行軍瞭幾天後,不吃飯怎麼能打仗?所以他取順義隻是路過,為的是讓士兵能吃一頓飽飯而已。

要說起來,侯世祿確實倒黴,從宣府一路趕往薊州,12日到薊州不讓進去,13日到通州也不讓進去,而兵部答應的補給也沒到手。好在到達順義的時候,兵部的5000正月餉銀到來候世祿手上,不然士兵已經開始嘩變瞭,但侯世祿手上的這些錢卻不敢發給士兵,而是在沿途買瞭糧食,但還有很大的空缺。

正月的餉銀到11月才發到手,由此可見當時的明朝廷缺錢有多嚴重,“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沒有“工資”,士兵的戰鬥力也可想而知。但即便是這樣,倒黴的侯v世祿在拿到錢後還得感謝皇恩浩蕩,雖然這時候他沒瞭火炮,少瞭兵力。

倒黴之旅二:損兵折將,左臂中箭

兵部答應的11月份餉銀沒到,還被兩次拒絕門外,並被搶走裡兩千多兵力,再加上餓著肚子連日行軍,這支部隊早已是人困馬乏,毫無戰鬥力。

偏偏在此刻侯世祿又遇上到倒黴事,11月13日夜,皇太極公平駐紮薊州城西,14日攻破薊州城趕赴三河,而其中一支清軍打向順義,原本被朝廷給予厚望的袁崇煥薊州防線,在1日之間就被敵人攻破。

而這個時間正是侯世祿帶著餓著肚子行軍的部隊剛走到順應,恰巧碰到瞭趕往順義的滿桂,又那麼恰好碰到瞭那支打到順義的清軍。於是在沒有收到薊州防線被破的消息的兩隻軍隊,被清軍打得是措手不及,滿桂見此立即率軍脫戰轉向京城德勝門,損失不大。

而侯世祿因為沒有防備,再加上部隊人困馬乏,在於清軍的遭遇戰中自然不敵,損失兵力近千,自己在戰鬥中左臂還被敵軍射中,兵敗如山倒的侯世祿隻能帶著潰兵逃到居庸關。

侯世祿:本想在“己巳之變”中博軍功,卻成瞭的一場倒黴之旅

到居庸關時已經是11月16日瞭,慘兮兮的侯世祿在這裡碰到來郭之琮,向他匯報瞭這幾的遭遇,而居庸關也是糧草不足,所以侯世祿又被郭之琮趕回懷來去填飽肚子。

倒黴之旅三:重傷昏迷,軍隊被瓜分

皇太極的軍隊節節殺進,京師恐慌不已,19就郭之琮被調回京師,而他也是第一個到達京師西直門的援兵,就憑這個速度,郭之琮的官位是丟不瞭瞭。侯世祿也接到命令,但此刻他來不及調動軍隊,隻能帶著自己的兩百傢丁先趕到京城,11月20日德勝門大戰開啟。

這時候德勝門的明軍兵力為滿桂的5000士兵,郭之從和兩掖營宣鎮標奇兵2000,再加上倒黴的侯世祿200傢丁,他們對抗的是皇太極清軍主力右翼四旗並協從蒙古兵馬。

“遣人察實集德勝門之兵,乃是大同總兵官滿桂、宣府總兵官候世祿。汗曰:令我炮手近前發炮火。俟敵官炮畢,蒙古兵及紅旗護軍由西面進擊,黃旗軍由側面沖之,於是,按所授方略,兩路進擊之,填用於狹隘處,盡奸之。其遁出者,汗復遣禦前兵,盡斬之。”

這一戰,不知是明軍的指揮出問題,還是因為侯世祿的黴運傳染瞭滿桂。在明軍與敵人交戰時,明軍在城頭上放炮,卻把大炮打在瞭自己人滿桂的鎮中,直接將滿桂炸飛。負傷的滿桂被手下士兵抬到關帝廟療傷,這就導致明軍群龍無首,被清軍打得丟盔棄甲。

侯世祿:本想在“己巳之變”中博軍功,卻成瞭的一場倒黴之旅

郭之琮率的兵不知道哪去瞭,而侯世祿在戰鬥結束後也不知所蹤,這把兵部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三個將領兩個失蹤一個重傷,皇帝那邊可沒法交代。

直到12月初四終於收到侯世祿的消息,原來德勝門之戰,清軍四大營跟明軍交戰,侯世祿因隻有兩百傢丁,所以隻能協同滿桂作戰,他在順義時就已經左臂被箭射中負傷,再與清軍交戰後力敵不過被打落馬重傷昏迷,後來被傢丁救下躲在西山養傷。從此,侯世祿退出瞭己巳之變的戰鬥,而他手下的士兵在趕到京城時,都被分給瞭滿桂和其他鎮守城門的將領。

倒黴之旅四:被冤枉搶劫戶部賞銀,被彈劾

人倒黴的時候,事情總會接二連三的來,候世祿這邊傷還沒養好,就有人彈劾他。一是彈劾他在通州縱兵劫掠,二是彈劾他手下士兵搶劫瞭戶部發往薊州的賞銀,共一萬三千七百餘兩,兩個彈劾可真的會要瞭候世祿的親命。

這件事是這樣記載的:“㨿車戶李芝芳供稱,芳於去年十一月十五日撥車,裝天津銀鞘一萬三千七百餘兩,覓車戶盧大趕出新城西門外梨園地面,正遇夷丁三五百,頭戴紅纓達帽,各持弓箭搶刀,將車攔住,射死押車傢丁三名,殺死車夫盧大,劫去錢銀,並車騾五頭,將車遺下,去訖。又傳說是候總兵夷丁,今潰逃,無從緝捕。”

其實從前面寫的,我們可以知道侯世祿在11月15日就已經向順義行軍,並在順義時與清軍發生遭遇戰,潰敗後逃向居庸關,所以十五日才裝車的戶部賞銀是不可能被侯世祿搶劫的,那時候他已經都到瞭順義瞭。

說侯世祿搶的,這句話連經手的官員都不認同,因為十五日時“虜騎披猖,已薄通郊矣”,此刻城門關閉,城上的人根本無法分辨是清軍還是侯世祿的兵丁,並且侯世祿也自辯說清軍到達通州時,到處都是清軍,他攜帶的袁崇煥賞給他的一千兩賞銀在這天也被清軍給搶瞭。

這件事最後因為沒有確切的證據最後不瞭瞭之,但據《滿文老檔》記載,侯世祿當時確實是被冤枉瞭,這批銀子是被清軍搶去瞭,清朝歷史就是這麼記載的。

總結下候世祿在“己巳之變”中的倒黴經歷

倒黴的後世先是被朝廷命令前往薊州支援,但到瞭薊州後連城門都沒讓進就被袁崇煥攆到去通州,還被扣留瞭所有的炮手和火炮。到瞭通州後人困馬乏,還是沒讓進去,又被強留瞭2000士兵,雖然領到瞭5000的餉銀,但這還是正月應該發放給士兵的工資,並且這點錢永遠不夠。

無奈之下的侯世祿隻能帶著不足三千的士兵到懷來找飯吃,路過順義時遭遇清軍被打的措手不及,損失千名士兵,自己左臂還負傷,潰逃到居庸關後被郭之琮趕走去懷來。19日又被命令防守京城,手下無兵隻能帶著兩百傢丁駐守德勝門,20日戰鬥中重傷昏迷,逃到西上療傷。傷還沒養好,就被人冤枉縱兵劫掠和搶劫戶部賞銀。

這場本是建功立業機會的“己巳之變”卻成瞭侯世祿的一場倒黴之旅,從戰鬥的開始到結束一直都沒順利過。那麼,造成這種原因真的是他的運氣不好,還是自身能力不及、昏庸無能嗎?

從以上的經歷來看,會造成侯世祿這種結果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明朝惡劣欠餉、指揮不當、後勤補給拖延、地方官員搶功求自保等種種原因造成的。

如果沒有人詳細的分析當時侯世祿的狀況,許多人隻是嘲笑命運對候世祿的不公,或史書上對他的描繪是無能之輩。但實際上,這位總兵隻是被丟在瞭歷史悲劇的關卡裡,而他的出現恰好背瞭明朝腐敗無能、指揮無方的大黑鍋罷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