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歷史故事:石床報仇

  棘陽府城鼓樓前的大街上,在隆隆鞭炮聲中新開張瞭一個小店。放過鞭炮,店主出現瞭,是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男子,自稱名叫孟一軒,要在棘陽城懸壺行醫。孟一軒的醫館有點兒特別,櫃臺上隻放瞭幾味平常的中草藥,卻在店裡支張石床。石床六尺長,三寸厚,三尺寬,通體泛著青紫色。孟一軒宣稱這是祖傳的寶物,能治百病。看熱鬧的人群搖頭笑著走開瞭。

  大清光緒三十二年,棘陽府大旱,一連三年,周邊八縣顆粒無收,朝廷好不容易籌集瞭二十萬兩賑災銀子,又被棘陽府一夥飛賊劫瞭。雖說過去七八年瞭,但百姓們依然食不果腹,一貧如洗,誰有錢去看病?就是有錢看,也不會來找這塊石頭。

  說來也怪,這紫色石床還真有些奇異之處。一些閑漢在醫館裡閑耍,死乞白賴地上床睡一會兒,起來後竟然神清氣爽,如沐春風。有個頭痛腦熱小傷小痛,隻要在石床上躺一會兒就好。人們越傳越神,紛紛跑來看熱鬧,醫館一時門庭若市。

  棘陽城裡”振威鏢局”的總鏢頭柳如風也被驚動瞭,他帶著賬房先生和幾個鏢師一起前來,見到孟一軒,不禁一愣:”孟先生好面熟,好像以前在哪裡見過?”

  孟一軒笑瞭笑:”世上沒有同山同河,卻有同人同貌。總鏢頭穿州過府,見多識廣,閱人無數,所以覺得在下面熟瞭。”

  柳如風哈哈大笑:”也是,聽說你的石床是個寶物,想要見識見識。”他在床上躺瞭半個時辰,起來連聲說好,以後他隔三差五就來躺一會兒。

  那天,柳如風一夥又來到醫館,坐在醫館裡喝茶、閑談,眾人的話題又扯到石床。

  柳如風對孟一軒說:”年輕人,你就別開這個醫館瞭,幹脆開個按摩店,用你這石床為大傢舒筋健骨,也好多掙倆銅板。”眾人紛紛附和。

  孟一軒一聽,突然勃然大怒,漲紅臉怒斥:”胡說!這張石床是傢傳寶物,能使病人起死回生,豈能隻給人舒筋健骨!”

  孟一軒的斥責,別人訕訕一笑也就罷瞭,柳如風臉上可就掛不住瞭。他武藝高強,前些年,他的鏢局在棘陽城可是赫赫有名的大鏢局,如今雖說市面蕭條,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在棘陽城還是響當當的爺們兒,如何受得瞭一個年輕後生的斥責?他忍住惱怒,說:”年輕人,你牛皮吹得山響,也沒見你的石床治好一個病人。”

  孟一軒梗著脖子說:”不是我沒治好,是沒人來治。”

  ”是嗎?”柳如風伸手招來幾個鏢師,對他們耳語幾句,那幾個人一陣風似的走瞭。

  一會兒,幾個鏢師抬來一個病人。眾人一看,隻見病人枯瘦如柴,卻腹大如鼓,這是流行於棘陽城的”巨腹”之癥。自從光緒三十二年棘陽大旱後,人人吃糠咽菜,這”巨腹癥”就在棘陽流行開瞭。無論男女,隻要染上就整天挺著個大肚子,偏又吃不下睡不香,天長日久漸漸消瘦,直到耗幹而亡。棘陽府的名醫對”巨腹癥”都束手無策,一個乳臭未幹的小子醫得瞭嗎?

  孟一軒將病人扶躺在石床上,用手敲巨腹,鏗鏘有聲。他對柳如風說:”這病人不難治,隻要病人每天到石床上躺一會兒,再喝些輔助治療的藥汁,十天後我保證他健步如飛。”說罷,就從藥櫃上抓把枯黃的竹葉,讓夥計熬藥給病人喝。

  這下,棘陽城得瞭”巨腹癥”的病人聞訊,蜂擁而至,將小小醫館圍個水泄不通。

  孟一軒的石床若十日內醫治不好病人,不要說柳如風不依,這些病人也會生吞活剝瞭他。

  孟一軒卻不慌不忙地讓病人們依次坐定,招呼夥計在醫館門口支上大鍋,放上半袋枯葉熬湯藥,每個病人灌上三大碗藥汁,然後躺上石床醫治。

  孟一軒從容不迫地算準時間,重癥者躺一炷香時間,輕癥者隻躺半炷香的時間,天黑前就把病人都打發走瞭,並約定第二天再來醫治。

  轉眼十天過去瞭,那石床顯示出神奇的威力。經石床醫治的病人,雖然不是健步如飛,但巨腹中堅固的鐵石,化作酥軟的粉末兒,一點兒一點兒隨著尿液排出,個個能吃能睡瞭。石床的威力把柳如風和看熱鬧的人驚得目瞪口呆。

  治愈的病人集資做瞭一塊大大的金匾,敲鑼打鼓地送到瞭醫館,卻發現孟一軒袖著雙手哭喪著臉,垂頭喪氣地蹲在醫館門口,裡面的石床不翼而飛!

  就在昨晚,他迷迷糊糊睡去,突然室內闖入五個黑衣蒙面人。他一個激靈驚醒,一團濃煙撲面而來,便失去瞭知覺。早晨他起來一看,發現石床不見瞭。

  半天工夫,石床被盜的消息便傳遍棘陽城,黑衣、蒙面、迷煙,這一幕與賑災銀兩被盜是何等相似!當年押解賑災銀兩的官兵就是在睡夢中被飛賊迷昏,銀子全數被劫,押解官上無法對朝廷,下愧對百姓,一頭撞死在棘陽橋上。

  飛賊又出現瞭,棘陽百姓再次群情激奮,一面咒罵飛賊,一面跑到以前的知府衙門–現在的鎮守使衙門告狀。鎮守使大人揮手就讓兵丁把百姓驅趕出去,如今兵荒馬亂,哪天不發生幾起殺人越貨的事?誰會去管一張石床?百姓們無奈,回到醫館長籲短嘆。

  但柳如風可不幹瞭,說飛賊太猖狂,簡直是不把棘陽的武林中人放在眼裡,發動眾人在棘陽城中查飛賊找石床,一連折騰十來天,石床如同野地裡的旋風–無影無蹤。

  這天,孟一軒讓夥計悄悄請來柳總鏢頭,泡瞭一壺好茶給他沏上。柳如風慚愧地說:”年輕人,老朽無能,沒有找出誰是飛賊,也沒找到石床。”

  孟一軒起身一揖,說:”柳總鏢頭,您不辭勞苦尋找石床,在下不勝感激。不過,總鏢頭不要太過辛苦,請隨在下到內室看一樣東西。”

  柳如風跟著孟一軒走進內室,夥計拉開一幅帷帳,裡面赫然放著一張石床!柳如風望著紫玉石床,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這……”

  孟一軒說:”這也是紫玉石床。柳總鏢頭有所不知,我傢有兩張這樣的石床,稱為紫玉鴛鴦床,一雌一雄,被飛賊盜走的是雌床,這是一張雄床。”

  柳如風”咦”瞭一聲:”原來是這樣。”

  見柳如風臉色不好,孟一軒躬身一禮,解釋說,他到棘陽城就聽說飛賊的事,所以才留瞭一手。他還告訴柳如風,這紫玉鴛鴦床雌雄都能治百病,但雄床更勝一籌,特別是能提升練武之人的功力。

  柳如風躺瞭半個時辰起來,果然渾身上下勁鼓鼓的。他摸著石床瞅瞭又瞅,看瞭又看,口中連連稱妙。

  僅僅一天時間,棘陽城的人就知道孟一軒的寶床是對鴛鴦床,被飛賊盜走的是雌床,雄床還在醫館裡。有人來探聽真假,孟一軒閉口不答,但如何阻得住那些閑漢,他們沒事就鉆進醫館探個明白。

  醫館剛平靜三天,那晚的一幕又重演瞭。孟一軒失魂落魄地呆在醫館,欲哭無淚。柳如風氣急敗壞地趕過來,大罵飛賊,責怪自己不該圖一時口快,把紫玉雄床的事告訴眾人,以至於傳入飛賊耳中。也許是羞愧難當,柳如風以後再也沒到孟一軒的醫館裡來。

  棘陽百姓再次憤怒瞭,卻又無可奈何,都替孟一軒嘆息,以為他的醫館要關門瞭。孟一軒卻沒有一絲要走的跡象,他打發走夥計,無所事事地呆在醫館裡。他畢竟救過眾人的命,眾人你一把米我一把菜的周濟他過日子。

  轉眼就到深秋。這天深夜,街角躥過幾條身影,鉆進孟一軒的醫館。幾個蒙面黑衣人,手持閃著寒光的尖刀,向床上刺去,卻空無一物,幾個人愣住瞭。

  隻見屋梁上火光一閃,亮起一盞燈,孟一軒騎在木柱上怒目圓睜地喝問:”想必賊首柳如風已見閻王瞭。”

  幾個黑衣人大驚,見身份被識破,紛紛扯掉蒙面佈,正是柳如風的賬房和鏢師。賬房沉聲怒問:”小子,你到底是誰?”

  孟一軒昂頭一笑:”前清戶部賑災銀押解官孟兆田的兒子,留洋學醫的孟一軒。”

  幾個賊人又是一驚:”你怎麼知道是我們?”

  ”我原本不知,你們盜石床後,我就知道飛賊是誰瞭。”

  幾個賊人才明白過來:”這是你設的圈套?”

  孟一軒大笑:”你們不是鉆進來瞭嗎?”

  眾賊不甘心又不解:”為何別人睡瞭石床神清氣爽,我們睡瞭卻形銷骨立,渾身酸軟?”

  孟一軒說:”兩塊平平常常的青紫石而已,不能治病,治愈百姓巨腹癥用的是石竹的葉。”

  賬房驚訝地問:”石竹有毒呀!”

  ”石竹是有毒,但對排石利尿有大功效,醫書《本草》上有記載。”孟一軒繼續說,”至於人們睡過後神清氣爽,那是因為我在石床上放有一種對人體有好處的磁鐵。你們盜去的石床,我早已在上面放瞭一種殺人的放射礦物,專殺人的血液,你們能不形銷骨立嗎?賊首柳如風最後一次在醫館裡喝的茶,我在茶裡放有興奮藥物,他睡過後當然勁頭十足。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隻有用這種方法對付你們這群狡猾的盜賊瞭。”

  一個賊人揮刀撲向孟一軒,賬房攔住他,說:”我們武功已失,殺人力不從心。這小子心機如此之深,我們是在劫難逃瞭。與其押解刑場受死,不如自行瞭斷吧。”說完,舉刀抹向脖子,倒地身亡。眾賊無奈,也將刀抹向瞭脖子……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