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周成王在位時,封幼弟叔虞為晉侯,傳九世進入春秋時期。春秋初年,晉國君權微弱,而國君的同宗大族曲沃莊伯及其子曲沃武公力量卻很強大。公元前679年,曲沃武公滅晉,盡有晉地。次年,周命曲沃武公為晉侯,號晉武公。公元前677年,晉武公死,子詭諸立,是為晉獻公。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晉獻公稱得上是一位能幹的君主。他內平禍亂,外拓疆土,使晉國空前強大起來。但是,他晚年溺於酒色,親手制造變亂,禍及三個兒子、一個孫子、十幾位大臣。雖然在外流亡十九年的公子重耳回國即位,城濮一戰而成為中原侯國,使晉國登上霸主的寶座,壞事變成瞭好事,但這場延續三十年的變亂卻使晉國遭到極大的損失。個中緣由,還得從頭說起。

公元前672年,晉獻公決定攻打驪戎(居住在今山西晉城西南的一個少數民族部落)。按古代慣例,出兵征戰之前,先要叫主管天象歷法的官吏進行占卜。占卜後,負責占卜的史官史蘇對晉獻公說:“此次攻打驪戎,是勝而不吉。望大王還是停止攻伐為好。”但晉獻公沒有聽從史蘇的話,照樣出兵,結果還真的打瞭勝仗,並俘獲瞭驪戎最漂亮的美女驪姬和她的妹妹少姬。

在慶賀勝利的重大宴會上,晉獻公為證明自己出兵的正確,同時也是為瞭奚落史蘇這次占卜的“錯誤”,特意賜酒一杯給史蘇,但沒有賞賜菜肴。史蘇接過酒來,一飲而盡。他並不認為自己的預言是錯誤的。

晉獻公進一步責問史蘇道:“寡人不但戰勝瞭驪戎,而且還俘獲瞭天下無雙的美女驪姬。這不但是勝利,而且是大吉。真是大吉大利啊!”

面對國君,史蘇當然不敢再加爭辯。離開宴會後,當大夫裡克問他為什麼攻伐驪戎是“勝而不吉”時,史蘇是這樣回答的:“驪戎有男子,卻也有女子。今天晉國的男子戰勝瞭驪戎,日後必然是驪戎的女子戰勝晉國。”裡克追問道:“此話怎講?”史蘇答道:“有史為證!夏桀戰勝有施時,有施人把美女妹喜獻給夏桀,結果夏因妹喜而亡;商紂王戰勝有蘇時,有蘇人把美女妲己獻給商紂王,結果商因妲己而亡……如今主上戰勝驪戎,驪戎獻驪姬、少姬二女求和,與當年如出一轍。況且主上寵愛驪姬,比起夏桀對妹喜、商紂對妲己的寵愛有過之而無不及,晉國怎麼能不重蹈夏、商的覆轍呢?”

通過上面這些話,我們可以看出,史蘇是借占卜之名,行歷史分析之實。那麼,史蘇的預言究竟能否實現呢?事實證明史蘇的預言是正確的。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當驪姬被帶到面前時,晉獻公立刻被這帶有異域風味的美女吸引住瞭。隻見她白裡透紅的面容,猶如含苞待放的桃花;兩隻深邃明亮的大眼睛,既透出毫無懼意的野性,又有一種勾人魂魄的魅力;纖腰雖如楊似柳,但卻呈現出一種內在的韌性和強勁,自有一種打動人心的力量美。這一切,都是晉獻公在所臨幸過的女人中從沒有見過的。望著如花似玉、別具風情的異域美女,晉獻公禁不住心猿意馬,骨軟筋酥。若不是有眾文臣武將在側,他早就按耐不住心中升騰的欲火,立刻把這個美人擁在懷裡。

晉獻公本來是準備接受群臣朝賀的,但面對如此動人心魄的美女,他早已神不守舍瞭,隻是草草地應付一下,便宣佈退朝瞭。

一夜雲雨,百般恩愛,從此奠定瞭驪姬在晉獻公心中別人無法取代的地位。不久,驪姬便懷有身孕。晉獻公知道後,降旨後宮對她百般照料。十月懷胎,一朝分娩。驪姬生下一子,取名奚齊。奚齊的降世,更加深瞭晉獻公對驪姬的寵愛。

此時,晉獻公共有九個兒子,名見經傳的有五個:太子申生,齊薑所生;公子重耳、夷吾,大戎部落進貢的兩位美女所生;驪姬所生的奚齊;還有一個便是同驪姬一起入宮的少姬所生的卓子。晉獻公寵愛驪姬,便不顧太卜偃和史蘇龜筮的勸諫,擇日告廟,立驪姬為夫人、少姬為次妃。晉獻公既立驪姬為夫人,便想廢去太子申生而立奚齊。

這驪姬不僅人長得俊美異常,而且聰明穎慧,頗有心機。一天,晉獻公被驪姬侍奉得心滿意足之後,又高興地對驪姬提起讓奚齊取代申生為太子的事。沒想到驪姬卻跪在地上說:“申生早已立為太子,各國諸侯沒有不知道的。太子無罪,豈可隨意廢掉!主上如果因我母子私情而廢掉太子,我寧願自殺,也不敢從命。”

晉獻公聽瞭這一番話語,竟信以為真,就打消瞭廢立的念頭,更加佩服夫人的賢德。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其實,驪姬的這一番話語是言不由衷的。她心裡恨不得馬上立奚齊為太子,但她估量形勢,覺得對自己不利:一來申生作太子時日已久,無故廢立,群臣不服,必然有人百般勸阻;二來申生與重耳、夷吾相友愛,三公子各有黨羽,申生地位難以動搖。說瞭做不到,驚動對方,反誤大事。於是,驪姬百般勸阻,騙得晉獻公的信任,暗地裡卻勾結晉獻公的內寵優施,由優施出面,又勾結晉獻公的外寵梁五、東關五兩位大夫,讓他們離間三公子,削弱申生的力量。

一天,晉獻公臨朝聽政。梁五出班奏道:“西戎近來又在騷擾我國邊境,有些重鎮不能不加強防守。曲沃乃宗邑之地,應該派有地位、又能帶兵打仗的太子申生前去防衛;蒲城、屈城這樣的邊疆重鎮也應該派像重耳、夷吾這樣的貴公子去防守。他們三位既是高貴的王子,又都是有才能的人,派他們前去,一定能威懾住戎敵,使戎敵不敢輕舉妄動。這樣,既保衛瞭國傢,又為幾位公子創造瞭建功立業的機會……”

沒等梁五把話說完,晉獻公便說:“幾位公子年紀尚輕,能擔當如此重任嗎?”

東關五在一旁說道:“幾位公子年紀雖輕,但可以派人去輔佐他們哪。杜原款、狐毛、呂怡甥等人德高望重,有他們前去輔佐,保證萬無一失。”

杜原款等人是晉獻公所信任的正直大臣,也是驪姬覺得礙手礙腳的人物。晉獻公聽東關五這樣說,的確很放心,於是準奏瞭。

這樣,驪姬通過“二五”實現瞭她一箭雙雕的目的。她不僅把太子申生送到外地,連同重耳、夷吾和視為眼中釘的杜原款、狐毛等晉獻公信任的近臣也一並發落外地。至此,太子和幾名近臣與晉獻公的消息完全斷絕瞭。

支派走太子和二位公子,使三人遠居晉國邊邑,彼此不能相顧。這樣,驪姬奪嗣之計就邁出瞭第一步。接著,驪姬又開始策劃第二步,她要給奚齊、卓子找個強硬的靠山。挑來選去,她選中瞭荀息。這荀息智謀過人,當年曾獻假虞滅虢,以一璧一馬而滅虞虢二國,頗受晉獻公信任。因此,驪姬選中瞭荀息,她要把荀息拉過來,為己所用。

一天,正巧奚齊也在晉獻公和驪姬面前,驪姬看著奚齊,對晉獻公說道:“大王,妾看奚齊已到拜師學習的年齡瞭。諸臣之中,學富五車的人雖然不少,但德才兼備、又能使大王與臣妾真正放心的,唯有荀息一人。臣妾想請荀息做奚齊的老師,不知大王意下如何?”一聽此言,晉獻公十分高興地說:“夫人所言極是,與寡人的想法不謀而合,荀息確實是最可靠而又最為合適的人選。”於是,晉獻公下令以荀息為奚齊的老師。

頻頻得手之後,驪姬又開始策劃關鍵的第三步:害死申生,謀奪太子之位。

不久,傳來瞭晉國北部邊疆遭到北狄入侵的消息。驪姬聽到後,趕快找到“二五”商量如何借此機會除掉申生。“二五”雖然出瞭些主意,但驪姬都覺得不妥,最後還是美人的計謀高人一籌。驪姬說:“我看還是這樣最穩妥。你們倆人說服大王,派申生前去迎敵。他隻有帶兵打仗的權力,而發兵權卻在你們手裡。你們給他派一些老弱殘兵去,車馬也挑些不好的給他。這樣,如果他戰敗被殺,那是最好不過的瞭。退一步說,他如果命大沒被打死,戰敗回來也是要治罪的。”“二五”一聽,連稱妙計,分頭遊說晉獻公去瞭。

然而,由於北狄這次入侵規模不大,申生沒費什麼勁就把敵人趕跑瞭。驪姬聽說申生得勝而歸,又氣又惱,但也沒有辦法,隻好從長計議瞭。深思熟慮之後,她又想出瞭一條毒計。這一天,驪姬對晉獻公說:“大王年事已高,身邊需要有人照料,而奚齊和卓子年歲還都小,一時還靠不上他們,大王何不召太子回來,我們母子也能有個依靠。”晉獻公覺得有理,便派人到曲沃去召申生。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申生是個孝子,接到父親命令後立刻返京,先見父親。然後入宮拜見驪姬。驪姬設宴款待,請申生異日相陪,遊園觀花。申生雖覺欠妥,但不願有悖後母之意,隻好違心答應。

當天晚上,驪姬不卸裝,不更衣,坐在錦墩上直掉眼淚。晉獻公一見愛妃如此模樣,頓時睡意全消,連連催問。驪姬這才抽抽噎噎地說:“大王,您可要給我做主啊!我好意請太子飲酒,不料太子他卻酒後無禮,對我動手動腳,我奮力推她,他才悻悻作罷。他還說什麼大王年紀已老,你何必作我母親?昔年祖父年老,把我母親遣歸我父,今我父年老,你必有所遣,不歸我歸誰?說著說著又要動手拉我,我奮力掙紮,他才沒有得逞。……嗚嗚……他還邀我同遊花園。大王如若不信,請親去查看,自然就會明白的。”

在晉獻公的百般安慰下,驪姬合上淚眼,坦然入睡瞭。可晉獻公卻氣得七竅生煙,一夜不曾合眼。

次日天明,晉獻公自去花園樹林中的高臺上隱身。驪姬在衣著上並沒有怎麼刻意修飾。唯獨在頭發上大做文章,悄悄在發髻上抹瞭不少蜂蜜。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當陽光已暖洋洋地照滿整個花園的時候,驪姬來到瞭那裡。一到園門,便見申生早已恭候在門前瞭。申生陪著驪姬從花圃前慢慢地向林苑移步。此時,盤旋在花蕊上的蜂蝶,聞到密香,紛紛離開盛開的鮮花,圍著驪姬飛舞。驪姬神色惶然,往申生的身邊靠瞭靠,側臉吩咐道:“太子,快替我趕走這些討厭的蜂蝶!”申生不敢怠慢,舉起寬大的衣袖,前後轟趕著。

申生轟趕蜂蝶時,驪姬故意左右躲閃。晉獻公遠遠望見,真地以為太子要擁抱驪姬,做那茍且之事,頓時氣得七竅生煙,火冒三丈。回到後宮後,他立即就要下令處死申生。驪姬見狀,連忙跪下,婉言勸道:“太子是我請到宮中來的,要是為瞭此事殺瞭他,別人還以為是我害瞭他。何況宮中曖昧之事,難以說情,此事若是傳瞭出去,非但大王不光彩,臣妾也無臉做人,還是暫且繞瞭他吧。”晉獻公覺得言之有理,隻好忍下這口氣,但還是把申生趕回瞭曲沃。他心中恨死瞭這個不肖的兒子,派人暗中搜尋申生的罪狀,必欲置之於死地。

此時,申生還蒙在鼓裡,什麼事也不知道。回到曲沃,他正為不知因為何事惹怒父王而迷惑不解時,忽有使者傳來驪姬的口諭,說是夢見已故申生之母齊薑向她哭訴“缺衣少食”,讓太子趕快祭祀。於是,申生就在曲沃的宗廟裡祭祀,恭敬虔誠地祭祀瞭母親。事後,又按照當時的禮節,派專人把祭祀的酒肉送到京城一些,給親人們分享。

申生的使者抵達京城時,適逢晉獻公出獵,六天之後才回來。驪姬向晉獻公稟報瞭太子申生祭祀齊薑的事,並說:“有胙肉美酒,以待大王。”此時,晉獻公由於旅途勞頓,又饑又渴,拿起一塊胙肉就要吃。驪姬連忙勸阻說:“從外面送來的東西,可要當心,別吃壞肚子。”

晉獻公覺得夫人對自己真是關心,順手把手裡的胙肉扔給瞭獵狗。獵狗叼起胙肉,幾口吞進,眨眼間四腳朝天,口吐白沫死瞭。驪姬見狀慌瞭,聲色俱變:“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裡面有毒?”說者,舉起酒杯,將美酒倒在地上,但見美酒灑過的地方,地面即刻鼓起,竄出淡淡的藍煙。驪姬仍不相信,又拉過一個小內侍,喝令他再嘗酒肉。那小內侍已親眼目睹瞭方才的一切,連忙跪地求饒。驪姬哪裡肯依,命令身邊衛士,強行灌酒塞肉。可憐那小內侍,酒肉才入口,便鼻孔出血,倒地死去。

見此情景,驪姬一聲尖厲的吼叫,撲在地上就哭。邊哭邊說:“大王,太子怎麼竟下這樣的毒手!誰不知將來的王位是他的,可現在就等不及瞭,竟要把大王毒死。他也太狠心瞭。大王,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娘幾個可怎麼辦哪?”說著,伸手去搶酒肉,大叫:“奚齊、卓子,快來呀!咱們趁早死瞭算瞭。”晉獻公扯住驪姬,雙手攙起,連聲痛罵道:“這喪盡天良的畜牲!上次他對你無禮我就要治他死罪,你還替他求情。這回不許夫人多嘴,我一定要殺掉這個畜牲!”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網絡第二天,晉獻公怒氣沖沖地登上朝堂,以申生逆謀遍喻群臣:“申生下毒,謀逆君父,罪該處死!”群臣面面相覷,哪敢說一句話?於是,晉獻公派梁五、東關五率兵車二百乘,討伐曲沃。

老國舅狐突聞訊,連忙派人前往曲沃送信。申生接到信,雖覺得冤枉,但他是個孝子,決心自殺以明心志。太傅杜原款勸他或鳴冤朝堂,或出奔他國避難。申生道:“君父離開夫人,覺睡不著,飯吃不香。我若鳴冤,君父護著夫人,未必加罪,反傷父心;我若出奔,人們便以為我不孝,我如果說出實情,昭彰父親的錯處,又被諸侯恥笑。如今我內困父母,外困諸侯,真是進退兩難啊,不如死瞭算瞭!”說罷,大哭一場,北向跪拜,自縊而死。

梁五、東關五兵臨曲沃,申生已死半日。於是,他們便把太傅杜原款押回京城。晉獻公讓杜原款證實太子謀逆之罪。杜原款攘臂大呼:“說太子謀逆,真是天大的冤枉!杜原款所以不隨太子去死,就是為瞭表明太子的心志。胙肉美酒已存留六天,若是有毒,豈有日久不變的道理?”

驪姬大叫道:“杜原款空為太傅,輔導無能,還不趕快殺瞭他!”杜原款不待武士撲過來,便以頭碰柱,腦漿迸裂而死。群臣見瞭,無不流淚。

驪姬害死瞭申生,已經實現瞭奪嗣之計,可她並未就此罷手。不久,她又故伎重演,向晉獻公屢進讒言,迫使重耳、夷吾出奔他國。這樣,宮室中再也沒人能與奚齊爭位。於是,晉獻公立奚齊為太子,驪姬終於達到瞭自己的目的。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奚齊被立為太子的這年秋天,晉獻公病倒瞭。眼見晉獻公病勢日甚一日,驪姬半跪在病榻前,哭泣著說:“主上遭逢骨肉之變,逐出公族而立奚齊。一旦駕崩,我是婦人,太子年幼,如果二公子挾外援求入,我母子依靠何人?”晉獻公顫抖著伸出青筋暴突的手,撫弄著驪姬的黑發說:“夫人不必擔憂,太傅荀息忠貞,沒有私心,寡人已有安排。”

晉國驪姬機關算盡一場空,真可謂美人禍邦

不久,晉獻公去世,荀息擁立年僅十一歲的奚齊為君,使主喪事,百官都來哭臨。大夫裡克和丕鄭密約,派心腹衛士身著異服,混在雜役當中,趁奚齊吊孝的時候殺死瞭他。優施在旁拔劍相助,也被殺死。這樣一來,秩序大亂,喪禮再也進行不下去瞭。

荀息聞訊,匆忙搶入靈堂,抱著奚齊尚有餘溫的身體大哭道:“臣受命托孤,理當不離太子左右,嚴加防范才是。如今太子遇刺,完全是臣的過失啊!”說罷,便欲以頭觸柱。驪姬見狀,紅腫著眼睛奔過來勸阻,說:“主上屍骨未寒,大人怎不讓他安寧?奚齊雖死,卓子尚在,仍是主上骨肉。望大人節哀順變,悉心輔佐卓子,以慰主上在天之靈。”荀息覺得有理,決定依令行事。葬禮結束後,荀息又擁立九歲的卓子為國君,居朝堂行事。不久,裡克再一次發動政變。他聚起傢甲,暗中聯絡丕鄭、雅遄等大夫,攻入朝堂,摔死卓子,劍殺荀息。東關五、梁五二人也死於混亂之中。

驪姬絞盡腦汁坑人害人,到頭來卻是竹籃子打水–落得一場空,連年輕的生命也未能保全。最終還被鞭打,羞辱後,殺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