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納通致信泰國新未來黨議員:切勿放棄建立民主、實現變革的良機

眾所周知,獲得630萬張選票、擁有80個席位的泰國議會第三大黨新未來黨因“違法貸款案”於2月21日被泰國憲法法院宣判解散,該黨的管理層所有人員,包括黨魁塔納通、秘書長比亞博以及發言人帕尼伽等“網紅政客”均被裁決,十年之內禁止註冊新的政黨或者擔任任何政黨的管理層。

塔納通致信泰國新未來黨議員:切勿放棄建立民主、實現變革的良機

政黨解散後,塔納通、比亞博和帕尼伽在新聞發佈會上

法院作出裁決三天後,本屆泰國國會首次針對執政聯盟六位高官的不信任辯論會正式開啟。為瞭能夠履行好反對黨的職責,盡可能地抓住執政黨的痛點,揭露不為人知的貪腐問題,早在四個月前,新未來黨便成立瞭代號為“匹諾曹”的不信任辯論籌備小組,由黨魁塔納通親自指揮。籌備小組深挖題材,擬定瞭多個議題,希望在不信任辯論會上給予執政聯盟以重擊,揭穿其真實面目,徹底動搖其執政根基。比如,女發言人帕尼伽擬對巴育政府包庇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佈洗錢案主謀一事進行揭露,威洛議員擬對泰國軍方針對普通民眾開展IO(信息戰)一事進行揭露,瑯西瑪擬對副總理巴威利用裙帶關系權傾朝野進行揭露。應該說,新未來黨在證據的挖掘,組織的邏輯等方面,做得非常到位。

塔納通致信泰國新未來黨議員:切勿放棄建立民主、實現變革的良機

帕尼伽正在門外看著匹諾曹小組討論問題

但是由於政黨被解散,導致帕尼伽等人無法再擔任議員,隻能舉行“議會外辯論”,向媒體和民眾公開手中掌握的不利於執政黨的有力證據。而吊詭的是,剩餘的幾位議員,本應在議會內召開的不信任辯論中發言的,最後卻有三位因時間原因而不得不放棄,隻能移師場外,向媒體公佈材料。

另一方面,因為新未來黨的解散,全泰大中學校學生都被動員起來,舉行集會,聲討政府,呼喚公平正義。平心而論,其中絕大多數學生並非隻是單純地力挺新未來黨和塔納通本人,而更多地是對泰國現行體制的一種不滿。

塔納通致信泰國新未來黨議員:切勿放棄建立民主、實現變革的良機

3月1日,前新未來黨黨魁塔納通在個人的臉書賬號上刊發瞭自己寫給本黨議員們的最後一封信。內容如下:

作為新未來黨黨魁,我最後的一項使命就是代號為“匹諾曹”的針對政府部長的不信任辯論。現在,這項使命已經終結。

我相信,我們已經兌現承諾,讓人民看到瞭具有建設性的、奮不顧身的、勇敢而直率地與不正確的事情硬碰硬的工作態度。

非常榮幸,我曾經與我方的每一位辯論者共同戰鬥,所有人都非常專業地開展工作,我認為,過去六個月的工作是非常有趣而充滿挑戰的。

今天我已經無法與新的政黨以及你們共同前行,我將會遠遠地給予你們鼓勵,並且期待著看到你們的成功,而不會去幹涉甚至控制你們的工作。

今天的政治局勢是歷史上最令人激動的時刻,是敢於夢想、敢於激流勇進的時刻!

今天,中學生、大學生和人民“不知道生存之道”。他們做出瞭非常大的犧牲,因為要付出更多的代價。他們沒有議員那樣的特權,他們隻是普通人,沒有名聲,沒有地位。他們與朋友爭論,與父母爭吵,他們沒有收入,但是他們站起來瞭,為瞭實現自己所信奉的理念。

因此,對於前新未來黨議員們而言,僅僅做到“不背叛人民”是不夠的。

我向曾經一起共事的議員朋友們提出請求,希望你們一定要比這做得更好,一定要堅守原則,與人民並肩戰鬥,支持他們。

不要讓你擁有的職位成為枷鎖,成為個人的負累,一定要把它用以服務大眾。

至於我本人,將會在議會外開展思想宣傳和社會活動工作,與人民一起鬥爭、抵制政變體制,直至最後。發動民眾,支持你們。如果有一天,你們成為執政黨,我希望你們可以使用人民百姓賦予的權力,改變泰國,推進進步事業,將我們的夢想變為事實。

泰國非常有必要擁有進步的、勇敢的,而且與時俱進的黨派在議會中工作。

在抵制獨裁,轉向民主的鬥爭形勢之中,國民議會仍然非常重要,這是其他任何改革活動團體中的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除瞭你們之外(至少在當下的鬥爭中)。

千萬不要放棄建立民主,實現變革的最好的機會!

歷史已經給予瞭你們機會,如果今天不堅持鬥爭,我們將如何去迎接下一代人的目光?

請堅守正義、平等的信念,堅信全新的可能性!

新的世界在我們的手中!

這封信刊發後,截至筆者撰寫本文,已經有53000人點贊,2521次分享,1999條評論。其中,有幾條評論,讓筆者印象深刻:“就十年而已,很快就過去瞭,我們將等待一位叫做塔納通的總理王者歸來!”“再過十年,我49歲,在那個時候看到泰國發生改變還不算太老。”“希望塔納通能夠擔任總理,不用去管那勞什子的十年的禁令,那是不公正的!是無效的!我的總理就是塔納通!”“希望塔納通被禁止從政十年,能有辦法減輕一些,很遺憾泰國失去瞭好機會,好人都被趕出議會瞭,剩下的都是認為自己是鉆石的石塊,我真的為塔納通感到傷心!”

從塔納通的信中,我們可以看出幾點:

一是塔納通非常不放心新未來黨的議員們,感覺他們可能不會繼續在原來的道路上走下去,更多的是改換門庭,轉投執政聯盟中的黨派。所以,他需要公開地提醒議員們,也算是試圖以道義來約束他們。

二是現在泰國國內民眾的分裂已經非常明顯,塔納通所說的,朋友之間爭論,子女和父母爭吵,這些事情聽上去很像我們國傢文革時期。不過我想說的是,其實他信之後,泰國社會便已撕裂,紅衫軍、黃衫軍讓多少傢庭因政治而分裂。現在隻是歷史重演。

三是塔納通明確表示,自己已經無權去幹涉新的政黨的運行,隻能遠遠地為他們加油鼓勵,在場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動員宣傳。憲法法院之所以判新未來黨解散,最為重要的原因就是,塔納通對政黨的貸款有可能導致他對政黨的控制。所以,他公開表示自己不再幹預,是表現出對法律的敬畏,也證明瞭憲法法院的裁決在某種程度上是符合邏輯的。

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叫做《別瞭,新未來黨!別瞭,塔納通!》。有讀者留言說,塔納通是不可能別的。我想說的是,即便如此,塔納通的影響力恐怕也隻能日漸趨弱。十年後他能否東山再起,還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不過,我也想表達對塔納通的致敬。盡管我不認為塔納通的理念主張符合泰國的實際情況,但是依然對他這樣一位“鬥士”堅韌不拔的意志感到發自內心的尊重。

十年後,又會是什麼景象呢?

塔納通致信泰國新未來黨議員:切勿放棄建立民主、實現變革的良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