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飛直搗黃龍,動瞭誰的奶酪

嶽飛,南宋一代抗金名將,民族英雄。在北宋徽宗、欽宗二帝被俘,南宋開國皇帝趙構偏安一隅民族生死存亡之際,率領嶽傢軍一路凱歌高奏,痛擊金軍,收復故土,令金人聞風喪膽,抱頭鼠串。可就是這位即將“直搗黃龍,與諸君痛飲耳”的愛國名將,卻在與金軍頑敵金兀術酣戰朱仙鎮大捷後,想揮師北上收復故都,迎回徽欽二帝指日可待之際,被當時的高宗皇帝接連十二道金牌召回臨安,然後又被奸臣秦檜、萬俟卨等人網羅罪名殺害在風波亭,留下千古奇冤,成為國人心頭不可忘卻的悲痛。

嶽飛直搗黃龍,動瞭誰的奶酪

當時國內形勢綜復雜,趙構登基不久,剛剛站穩江南半壁江山,對金國大軍還心有餘悸。宋金戰亂,廣大中原戰區百姓在戰爭中生靈塗炭,無數流民怨聲載道,流離失所。南宋朝堂上主戰派與主和派為瞭各自的利益唇槍舌劍兇流暗湧。嶽飛率領嶽傢軍與敵軍交戰於荊襄豫一帶,大破金軍拐子馬後,才一鼓作氣乘勝出擊,取得朱仙鎮大捷。假如當時若嶽飛直搗黃龍,會不會如他所願,收復河山?當然歷史沒有假如,嶽飛終究不被一些人所容,其結局國人盡知,堪稱悲壯,可究其根原,嶽傢軍揮軍北上,直搗黃龍,到底觸動瞭誰的利益,動瞭誰的奶酪?

嶽飛直搗黃龍動瞭高宗保全皇位偏安一隅的奶酪

趙構——徽宗的九子,在北宋覆巢之下唯一逃出生天的皇子,在應天(今天的南京)黃袍加身做瞭當時宋朝的掌舵人。當時金軍勢如破竹,把徽宗欽宗皇帝爺倆連同一幹皇子皇孫後妃大臣等全都拴成串押往北國極寒之地,借以來羞辱宋朝殘存的軍民意志,迫使其早點投降。而逃跑有方,壓根也沒有什麼雄心壯志的趙構從登基伊始,隻想偏安一隅,保住皇位,得過且過。他把國都名字定為“臨安”——臨時安居地(今天的杭州)就可知這位皇帝隻想茍存性命於亂世,根本不是希望北復中原光復失地的中興有為之君。喊什麼“迎回二聖、收復故土”不過是在禮孝治國幌子下不得不做出的一種政治姿態罷瞭,至於高宗立朝初期啟用嶽飛、韓世宗等抗戰派真實目的也是通過抗戰金軍來增加自己與金國談判的砝碼,最後達到求和目的,歸根結底是在維護自己統治,否則嶽飛真得直搗黃龍迎回二聖,自己的君位何在?所以才會在朱仙鎮大捷後急令嶽傢軍南撤,然後撤瞭韓世忠等人的兵權,又默許秦檜等人垢陷嶽飛,殺瞭“不聽話”的嶽飛、張憲。跪在西湖嶽王廟裡的秦檜、萬俟卨四人不過是高宗趙構的背鍋俠,真正殺害嶽飛是趙構,是皇權!可嘆嶽飛一生為趙宋天下馳騁疆場,最後死在猙獰的皇權屠刀之下

嶽飛直搗黃龍,動瞭誰的奶酪

嶽飛直搗黃龍動瞭主和派的奶酪

自古以來,忠奸就是兩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民野如此,朝堂更是如此。南宋從建國之初,君臣就面臨金軍強大的軍事壓力,曾一度逃難到海上,可謂畏金軍如虎。一旦戰爭形式緩和定都臨安安定下來,像秦檜、羅汝楫等主和派官員隻想著偏安一隅,保全自己頭上的烏紗帽,還哪裡管什麼落於敵手裡故國百姓的水深火熱?主和派之首就是奸相秦檜,他曾經被金人擄走,在金國期間與金人暗通款曲,歸南後又裝出一副忠臣義士的嘴臉,靠著揣摩上意諂媚逢迎一路高升做到相位。他曾對高宗進言:“天下和,南歸南,北歸北”,而“求和”正符合趙構那不敢言說的心思,所以君臣一拍即和。趙構時常誇獎秦檜:“檜素撲忠,吾得之喜而不寐”。隨著嶽傢軍在戰場的深入,主和派官員自然視嶽飛等主戰派為眼中釘、肉中刺,利用一切機會污蔑陷害羅列罪名,垢陷忠良,達到利己的目的。曾經的主戰派將領劉光世在主和派的打擊下一度虧心喪氣,向高宗上奏交回自己統領的五萬兵權,高宗欣然同意。當時面臨宋金兩國第一次和談的壓力,高宗心中沒有和談勝算的砝碼,嶽傢軍又在前線勢如破竹,急需補充兵力,趙構為瞭籠絡嶽飛等在前線浴血奮戰的將士人心,曾有意將這五萬兵力交給嶽飛,可就是這時,主和派秦檜等權臣向高宗進讒言說嶽飛曾經不聽君命、 謊報軍情,又言“武將兵權過大將成禍矣”,在高宗本來就對武將狹隘猜忌的心上又撒瞭點鹽,最終兵權未給,導致嶽傢軍孤軍深入,無奈撤回淮河以西,又錯失瞭一次痛擊金軍的大好時機,同時也為高宗忌憚武將軍權過大,嶽飛最終被害埋下瞭禍根。

嶽飛直搗黃龍動瞭南方地主鄉紳階級的奶酪

當南宋軍隊和金兵在中原一帶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飽受戰爭塗炭的是北方民眾。當時嶽飛等北伐將領不是一味地占據主動權,有時候要靠遊擊戰,狙擊戰來打擊金軍,一場勝利以後,往往收繳完戰利品後還要回防南撤,所以北方的主站場荊襄豫一帶民眾沉陷在宋金的拉鋸戰中。戰爭令大量農民民不聊生,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被戰爭毀得一無所有,生活困苦,衣不遮體,民眾中有的為瞭生存甚至被迫走上流寇道路,例如後來被嶽飛鎮壓的“鐘相、楊幺”流寇起義就是佐證。大部分沒有生路的民眾逃到南方,眾多的人口流入,變相加重瞭南宋的財政負擔,而南宋的主要財政稅收都是靠江南富裕的鄉紳地主階級提供,他們為保自己的既得利益,為瞭自己手中的土地不被兼並,自然不願意更多的北方流民進入南宋,所以在朝廷主戰還是主和上,他們毫不猶豫地堅定地站在主和方,打心眼裡不願意嶽飛直搗黃龍,收復故土。

嶽飛直搗黃龍,動瞭誰的奶酪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裡路雲和月,莫等閑,白瞭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憾,何時滅?”,一千年來,當年的精忠嶽飛無奈奉命回師南撤時,那怒發沖冠,壯士扼腕的悲吟猶在耳畔,而若幹年後後西子湖畔棲霞嶺下的嶽王廟裡“還我河山”四個大字亦在每一位具有民族正義感華人的心頭熠熠生輝。可歷史往往書寫著灰色與沉重,1142年1月,一生金戈鐵馬,懷揣著“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驅除韃虜、收復故國英雄夢想的抗金名將嶽飛,被奸臣秦檜等以“莫須有”罪名屠戮於臨安風波亭,時年三十九歲,留下千古的浩然正氣還有一聲嘆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