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橋小學 周思捷 || 殺年豬,吃年味

中國一直有一個老傳統,每每準備過年的時候,傢傢戶戶會把養瞭一年的豬在春節前不久殺掉,俗稱“殺年豬”。這不,快過年瞭,我們坐上大巴車,即將前往龍門古鎮去觀看一次“觸目驚心”的殺年豬。

到達目的地後,古鎮風情迎面而來,矮小卻不失親切的小瓦房,白墻黑瓦,好似一幅充滿勃勃生機的小畫卷,空氣清新順暢,讓人倍感親切,毫不拘束。進瞭古鎮後,不久便到達瞭殺年豬的院子前,大傢下車後,聚集在這裡準備觀看殺年豬瞭。

幾個大漢從豬圈裡把一隻肥豬抬瞭過來,豬一直在慘叫,似乎知道自己的命運,十分不甘。這隻肥豬在幾經折騰後,被幾位屠夫“送”上瞭一塊殺豬的長木凳上。接下來便是血腥的畫面。屠夫準備對豬進行“抽血”。一把殺豬刀對準瞭豬的脖子,一刀捅瞭進去,鮮血開始大批量的往裝豬血的盆裡流,幾個膽子小的學生看瞭幾眼後,轉過瞭身去,我也不例外,幾個膽子大點兒的,邊看邊輕輕喃喃自語,豬仍在叫,過瞭一會兒,估計血液差不多流完瞭,聲音逐漸小瞭下去,盆裡的血滿滿當當。

“你們看,這隻豬都‘休克’瞭。”不知是誰冒瞭一句。

“額,好殘忍啊!”一個膽子小的女生。

“喲,這豬的眼睛怎還睜著呢,是不是死不瞑目瞭?”

大傢議論紛紛,但屠夫們絲毫沒有理會,依舊準備殺豬的第二個準備,給豬去毛。屠夫們準備瞭一個大大的木盆,往裡面裝上瞭三分之二的熱水,吃力的把豬放到瞭木盆裡,屠夫用一把剃毛刀,在給豬去毛。左刮刮,右剃剃,許久,才把豬身上的毛剃完。

毛也已經去除瞭,現在,準備去除大腸,小腸等身體裡的“雜物”。屠夫把豬頭和豬身分開瞭,把豬頭放在瞭一旁。又順著身體的分割線,用刀把豬皮切開,現在可以清晰的看見大腸,小腸,屠夫把小腸拿出來,足足有五六米長,大腸比小腸要粗很多那接下來就是去除脂肪瞭。脂肪相當於一層皮差不多,屠夫用手把它撕瞭下來。

現在還不是分肉的時間,屠夫要稱肉瞭。一半一半稱,加起來有兩百一十斤左右,加上豬頭啊,大腸小腸,應該有三百斤左右。現在才是分肉的時間。幾經挑選我選瞭五花肉,排骨,豬腳,加起來有十一斤。

過年就要吃年味。剛才殺得豬是土豬,現在我們就要去龍門古鎮的餐館裡嘗嘗本地的特色:面筋以及土豬肉。上的第三道菜就是紅燒肉,特別是醬汁,那美味真是直入心間,不知是第幾道菜瞭,反正上的是面筋,松軟的外皮,裡面裹著香氣撲鼻的陷兒。雖然不能說這些菜是絕世美味,但吃著卻會有親切感。

出瞭餐館,走上瞭石柏小路,右旁還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溝。老師告訴我們,順著有水流的方向走,就可以走出龍門古鎮。走瞭一會兒,大傢決定在一個瓦房前拍一張合影,留作紀念,小的站前面。“一二三!”“茄子!”大傢擺好瞭姿勢,都很配合。

殺年豬,吃年味代表著春節即將來臨。在這麼美好的時刻,我預祝大傢新春快樂!

高橋小學 周思捷 || 殺年豬,吃年味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