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看病真的比國內好嗎?到瞭美國才知道的事情

前言:

上一篇美國生活類文章《美國並不是我們想象中樣子:到瞭美國才知道的事情》發表後條友點擊率很高,大傢可能對於真實的客觀的貼近生活的事情比較感興趣,所以我準備繼續這一系列文章,到瞭美國才知道的事情,今天就讓我們聊一聊美國看病的一些事情。

美國看病真的比國內好嗎?到瞭美國才知道的事情


在國內的時候,經常看到報道說哪個運動員或者明星赴美治病療養,也經常看到新聞說美國的醫院成功實施瞭什麼新型手術,讓很多人自然的相信美國醫療水平世界第一,作為普通人,我們可能無法評判一個國傢醫療水平的高低,但是我來給大傢講述幾個真實的事情。

交代下背景,本人在美國期間,所在的城市擁有兩個世界一流的醫學院校,他們的附屬醫院在某些領域也是世界頂級水平,特別是槍傷等外科科室都是全美排名第一,因為這個城市犯罪率和槍擊事件在全美排名前3的,這並不是開玩笑,美國大城市都有一個官方提供的犯罪地圖,可以查詢一周內在市區范圍內發生的槍擊、搶劫、盜竊等治安事件,在這個城市有統計的槍擊每天少於10起都是開心的。

本文章的內容,隻是客觀的描述本人在美期間真實發生的事情及身邊朋友的就醫體驗,不代表完全準確,僅是讓大傢瞭解在美國看病的真實情況。

美國看病的優點

先說一下好的方面,美國的醫院和醫生的敬業程度絕對沒問題,並沒有很多行業的懶散,除瞭急診Emergency,患者看病都需要提前預約,醫生每天接待的患者數量極為有限,這也保證瞭醫生每天的診斷時間充足並對患者的認真程度,而且大多數醫院的設備都是一流的,設備診斷的結果相對客觀準確。

除瞭預約看病以外就是急診,價格是非常昂貴的,很多人的日常保險是不能完全覆蓋急診費用的,所以大多數人看病都是要提前預約的,除非危急的情況才會選擇急診。而我們作為留學生可以享受到比較低價的醫療保險(每年約1000-2000美元),也不能覆蓋急診的費用,但是遇到急診,醫院可以保證第一時間給患者最好的治療,絕對不會因為你沒錢而拒絕治療,這就導致直到你出院可能都不知道花瞭多少錢。那麼錢怎麼收呢?賬單會在一個月左右時間給你發送到傢裡,你按照金額直接支付就可以,如果患者經濟困難又沒有足夠的保險,還可以和醫院溝通減免醫療費用,也就是討價還價。最重要的是,享受這個待遇的也包括我們這些外來的人,並不限於美國居民。但是有一點切記,哪怕金額再少也不可以忽視繳納,否則就會受到法院的傳票,還會記入信用記錄。

(我的一個朋友,本身就是國內的醫生,有一天喝瞭涼飲料,犯瞭急性的腎結石,疼的渾身冒汗全身發抖,室友見狀怕出現問題,叫瞭Emergency救護車,車來瞭直接拉到醫院開始檢查是否需要手術,這個時候可能因為路途上的顛簸,腎結石癥狀已經大幅度緩解,我朋友比較瞭解自身情況就和美國大夫說沒事不用治療,美國醫生觀察瞭一會後覺得確實沒問題就讓他走瞭,事後一個月,他收到瞭5000多刀的急診費用,這些是保險不能覆蓋的,我朋友去Argue,說就坐瞭一趟救護車也沒有什麼貴重的儀器檢查怎麼就要5000多美金,後來醫院給減免到3000多刀)

醫學科研方面,美國醫學院絕對嚴肅認真,很多搞科研的都不是醫生而是全職的醫學科研人員,我周圍很多朋友在美國取得行醫執照之前,都做的是這種全職科研工作,所以相對來說醫學科研更加的認真專註,在高尖端的醫療領域,我也相信美國確實是有一定優勢的。

用藥方面,美國的藥品管理非常嚴格,在藥店是不能隨便買藥的,必須有醫院的處方才可以,不會導致藥品的濫用,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去美國旅行時一定要自備常用藥,比如感冒藥、拉肚藥等。

美國的醫院還有一點比較人性化,因為外來的人員很多,同時醫療詞語又晦澀難懂,無論是在醫院現場還是電話咨詢,你都可以申請免費的翻譯支持,避免患者和醫護人員溝通出現障礙導致的問題。我朋友在看病期間,雖然他英語托福、雅思都高分通過,還是不得不尋求醫療翻譯,現場提供翻譯的是一名美籍華人,本職工作是醫學院的一名助教,自願幫助在美國遇到困難的華人。(這點不得不說,在美華人非常的團結,無論你是中國籍、美國籍還是來自香港、臺灣地區甚至東南亞的華裔,有困難大傢都會伸出援手,有句話說,出瞭國才知道我們有多愛國,細節我會另起篇章,這裡不詳細討論)

分享一些真實的案例

看瞭上面的描述,大傢會不會發現哪裡有些隱患呢?是的,那就是美國醫生接待的患者數量太少,而且中國人和歐美人相比體質完全不一樣,本來醫生接待患者就少,給中國人看病更少,醫學專業術語又不通,這樣很多問題就出現瞭。

正如剛才所說,我所在的城市擁有著美國最好醫學院校,所以我在美國時周圍的朋友,大多數是來自於中國各個知名醫院的優秀大夫或者醫學博士生,他們作為訪問學者在美國一般有6-24月的生活體驗。這些人往往在國內都具備醫學教授級頭銜和大量的臨床經驗,所以我說的美國醫生看病數量少,可並不是我自己的想象。

我買二手車的時候,前車主是一名剛畢業的中國博士生,他和我講述有一次感冒瞭,發燒38以上用藥止不住,預約醫院看病,結果排瞭兩個星期,可能這哥們感冒真是挺重的,兩個星期後感冒竟然還沒完全好,就應約去看瞭醫生。醫生檢查之後給出“藥方”,回傢喝冰水,每天三大壺,必須是加冰塊的水,而且要連續喝下,這樣才有效果。沒問題,朋友照辦,回傢三大壺冰水下肚,晚上救護車直接Emergency急診瞭。

中美文化不一樣,體質也不一樣,美國人從小不喝熱水,大冬天的喝飲料礦泉水還都加冰,人傢就這種習慣和體質,讓咱們這麼喝冰水,夏天我都受不瞭。美國人遇到感冒都是冰塊上頭物理降溫,咱們中國人有幾個這樣做呢?

再結合當前的新冠肺炎,你說在美國是當流感治療還是肺炎治療,你要是輕癥,等你預約兩個星期去看病時身體好的自己自愈瞭,身體不好的發病急診瞭,這確實是個問題,和國內完全不一樣的。

我們實驗室的一個留學生,長期胃疼,在美國醫院看病,第一次醫生說沒查出什麼問題。回來後更是胃疼失眠,整個人都很虛弱,再去醫院檢查,醫生查來查去,給出結論,胃疼是心裡問題導致,壓力太大,導致胃疼,要減少壓力註意休息。這個同學回來後更鬱悶瞭,病情反而更重,對美國醫生失去信心,於是買票回國看病。聽說這個同學回國後,心情放松,病情完全消失,也不回美國瞭。

上面這兩個案例不能算是醫生的問題,醫生方法應該沒錯,但是確實不太適用於中國人。

再說一個環境差異的,很多中國人,到瞭美國三年以上,一般3-10年都可能,就會出現一種感冒癥狀,發燒、喉嚨痛、流鼻涕等,但是普通感冒藥根本沒用,去醫院也經常會被當做感冒處理,但是有經驗的醫生會告訴大傢一個準確的結果,那就是花粉過敏!使用花粉過敏的藥物後,病情會立馬好轉。

這個和醫生沒有關系,可能美國環境污染少(這是真的,特別美東的天那是真藍),待時間久瞭抵抗力會下降。美國人花粉過敏的非常多,不但花粉過敏,海鮮、食物過敏的也非常多,所以很多美國人也不吃這些東西。很多在國外待幾個月的人回國都會得病,這也很正常,環境不一樣。而禽流感、豬流感在歐美簡直要瞭命,在國內似乎沒有這麼嚴重。所以美國的醫院看病肯定按照當地的思維,中國人不一定能接受。

網友有些開玩笑說印度新冠感染的少,是因為印度人生活環境不好自身抵抗力強,實際上是有一定道理的。

繼續說體質差異,因為我認識的中國留學生很多都是學醫的,其中一個是國內某三甲醫院非常有經驗的麻醉醫師,也來美國學習。她在美國生小孩的時候,醫生給她註射麻藥,那麻藥推進身體時,她自己就意識到用量完全超標瞭,在她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她大喊瞭Help,然後昏迷過去。

歐美人一般身體強壯,他們使用麻藥的劑量肯定比我們要大一些,這個應該完全可以避免的。麻藥過量普通人不知道後果是什麼,但是人傢職業麻醉師肯定清楚得很。

校友的房東,一個臺灣人,現在80歲左右瞭,來美國幾十年,在我們這最著名的醫院做前列腺手術,結果出現醫療事故導致性功能完全喪失。還是這個人,在做一個肩部手術的時候,出現醫療事故,導致食管受到永久性損壞,日常隻能吃粥這類的食物。

大傢可能覺得很誇張,感覺醫療事故的比例有點高,但是這完全是真的。正如之前文章所說,美國的醫療事故頻發,申訴成功的話能拿到一些補償,所以大傢習以為常瞭,去美國旅遊時大傢可以發現,美國做輪椅的人比例遠遠高於國內,雖然並不都是醫療事故造成,但是美國人的整體身體素質確實不太好。

來美國不久,就聽說美國生小孩的醫療事故很高,醫生盡量要求順產,但是順產過程中也經常出現嬰兒窒息導致腦癱的情況,給我們嚇夠嗆,這在國內好像是很嚴重的問題瞭。

然後請看這封實名郵件,發佈在我們學校的華人學者Mail list裡面。(郵件內容真實,對原作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原文如下:


抱歉打擾不感興趣者!

本郵件旨在提醒將要分娩或計劃要懷孕的傢庭,學一點懷孕和分娩的知識,並學會觀測自己是否有問題,學會如何和美國的助產士以及婦產科醫師打交道,合理的和她們他們談判,提出要求。大傢可以轉達一下。

孩子是自己的,美國的巫醫太多,需要你甄別。

近期我們的同胞在生孩子的時候總會遇到一些不良的醫務人員,沒有職業道德,毫不負責,導致一些嚴重的並發癥,應引起我們同胞的重視。

不久前,一位同胞在分娩中發生胎位不正,產程延長,出現血尿,產婦極度痛苦和衰竭。本地牧師在如此危急情況下,半夜按響瞭我傢的門鈴。作為一個在國內著名的一流的醫院婦產科一線工作近20年的醫師,我毫不猶豫的接通瞭該院婦產科值班助產士的電話,嚴厲質詢她們有關產婦的狀況。得知極為荒唐的是該院居然“沒有”婦產科醫師值班,而我們的同胞已經危在旦夕!

我立即亮明自己的身分,嚴肅的要求她們必須馬上呼叫醫師,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後,應產婦傢屬焦急的要求,立馬和牧師趕到醫院。

盡管我第二天還要起大早上班看病人(路上需要2小時),我和牧師飛快的趕到醫院。可恨的是,醫院的大門不像國內那樣方便,費瞭一些周折才進入產房。

趕到產房,值班的醫生也同時趕到,得到產婦的口頭許可後,通過我嚴肅的質詢,發現產婦產程已經極不正常的延長,盡管有麻醉在身,但是產婦仍然極度痛苦,這說明麻醉已經失去控制瞭,有嚴重的異常!

通過我嚴厲的質詢,獲知產婦第二產程已經接近2個小時,這是嚴重的失誤!

正常處產婦的第二產程不得超過2小時!

她們的醫師居然打馬虎眼狡辯說美國的第二產程是3小時,這隻能是欺騙外行,為自己解脫!

產婦出現血尿。為何有血尿??? 助產士面對我的質詢,無言已對!因為她知道血尿的後果是什麼!

就是子宮破裂,母兒雙亡!

要不瞭1-2 個時辰,我們的同胞姐妹就會出現這個嚴重的並發癥!

在我的質詢下,產房的工作人員前言不答後語。居然一直都不清楚具體的胎位。

助產士模糊的毫無底氣的說是前位(正常胎位)。我立即嚴肅的要求值班醫師做指撿,明確胎位,因為胎位判斷一旦誤診,則誤治!

值班醫師尚有一些底氣,因為她說沒有收到呼叫,並且這個時候做剖宮產有很大的困難,因為要把進入骨盆的胎兒從下面反過來推上去,手術很不容易。但是我告訴值班醫師胎兒先露(即胎兒入盆的最低位置)是+1,作為一個有經驗的醫師應該不是問題,如果你認為可能,我可以協助你手術!

值班醫師很不情願的檢查後,毫無表情的,極為尷尬的的告訴我:胎位是後位(一種不正常的胎位,導致難產和嚴重的並發癥),並且心虛的說道:我們馬上手術做剖宮產。

我再次表明自己婦產科醫師的身分,我嚴肅的指出三個選擇:剖腹產、產鉗、等待所謂的三個小時,你們自己知道後果會是什麼?她們心虛瞭!

好在我們的同胞也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並有前車之鑒,堅決要求手術。

在我作為一個專業人士的壓力之下,產婦在痛苦不堪中的要求下,在丈夫眼看自己的愛妻和胎兒瀕臨死亡危險而又手足無措之下,她們才匆匆的將產婦推進瞭手術室。

也是在牧師的親臨關懷之下,的確是有神保守, 趕在子宮破裂前,胎兒娩出!

盡管我很疲勞,但是我非常高興,因為又挽救瞭同胞母子的生命,這也是我為何從醫學院畢業後選擇婦產科的原因。休息瞭一個小時,又踏上上班的路程。

——————————————————–

科普一下,以下為第一次分娩的初產婦:

中國人的正常產程潛伏期平均 8小時,活躍期4小時,第一產程總計12小時。

第二產程不得超過2小時, 即從 PUSH 開始到胎兒娩出。

總產程不得超過24小時,即從宮口開始擴張到開全(十指)

總產程是指從正規宮縮開始到胎兒胎盤娩出,不得超過24小時。全球統一的標準。

正常胎位為頭位,頭位中的胎位正常為枕前位,枕後位則不正常。通常在宮口開大4指後可以確定,在宮口開全後無疑是可以確定的。

如產程異常,應盡快做剖腹產結束產程,以達到母兒平安。

此外胎心正常為120-160,平均140次/分。如超出這個范圍這不正常,應尋找原因如臍帶繞頸之類的,應盡快手術。

還有一些其他情況就不贅述瞭。

——- 謹致 07/29/2015 於美國華盛頓醫院中心婦產科


這位醫生在本地的華人圈絕對的德高望重,別給人傢帶來麻煩。我們真心的感謝這些華人,對中國同胞的大力幫助和支持,也許他們有一些已經入瞭美國國籍,是很多網友口中背信棄義之人,但是我在美國期間感受到的,更是同胞血緣間的真摯感情。

如上幾個案例,可以保證真實,並不是說美國醫療水平不好,隻是想告訴大傢,不要盲目的追求和信任國外的醫療水平,有些時候真的不見得比國內醫院好。但是國內醫院無法治療的疑難雜癥,確實可以考慮下國外的醫學機構。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應該向那些堅守職業道德、奮鬥在救死扶傷第一線的醫生們,無論國籍。

特別是在新冠疫情期間奮鬥在前線的醫護人員,向你們致敬。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