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邵氏是何許人也?

《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顧廷燁的嫂子,顧傢大朗明媒正娶的妻子,顧傢大朗自小體弱,邵氏唯一遺憾是二人隻有一女,沒有兒子。

就在顧傢一片祥和之氣的時候,顧廷燁歸來瞭,顧傢滿府都沒有想到顧廷燁能夠功名在身重新回到顧傢。

隻是顧廷燁回來不久還沒能把心中那口惡氣發泄出來,顧傢大朗就不行瞭,顧傢大朗在去世前,為瞭妻女,把當初老侯爺臨終前寫的遺書拿出來讓顧廷燁知道。

顧傢大朗這一舉動隻是為瞭保全自己的妻女,為瞭讓妻女好過,因為他明白:小秦氏不會為瞭自己的女兒籌劃,顧廷燁雖然與自己有嫌隙,但是個實心的人,明蘭更不是苛刻之人,自己臨終前把一切交代瞭,壞人自己來做,隻要是妻女對明蘭夫婦客客氣氣的,日後的日子就不會太難。

《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果然是顧傢大朗,看問題一針見血,隻可惜他的妻子邵氏沒有他的一半伶俐。

為何邵氏後來過得如此“淒慘”?

那就先說一下明蘭夫婦是如何待她的。

顧傢大朗去世後,明蘭看到邵氏身體抱恙,主動來照顧邵氏,即使邵氏冷顏以對。明蘭也不生氣,隻溫言體貼地照看她、看方子、試湯藥,把外頭靈堂賓客的情形撿些要緊的和她說,又把蓉姐兒帶瞭來和嫻姐兒做伴,日日從澄園搬來好吃的好玩的,讓小孩子暫忘悲傷,好歹能吃能睡些。

在服喪期間,明蘭時不時去關心一下邵氏的身體,帶些小點心小玩意哄嫻姐兒玩。還送給邵氏明麗光華,顏色素凈的料子,正合替父戴孝的女孩子穿。

分傢時,顧廷燁為嫻姐分瞭一份豐厚的傢產,原著中的描述是邵氏當時就喜極而泣,她自己娘傢尋常,手上隻有大秦氏的一些嫁妝,可這些年過去瞭,也剩之不多。這樣的一分傢產,嫻姐的未來不愁瞭,幾句話描述出瞭這份傢產有多豐厚。

分傢後,邵氏還在侯府居住,自然是與明蘭夫婦在一起,明蘭給她們安排的房間通透明亮,鳥語花香,令人心情愉悅。

《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至於明蘭如何對待嫻姐,可以從嫻姐與邵氏的對話中得知。

原著中嫻姐與邵氏的對話:

“上學的姊妹裡,有位鄭四奶奶的外甥女。她爹是個秀才,屢試不第,隻好給族中為官的兄弟做瞭師爺,跟著外地赴任去瞭。就這樣,傢裡當傢的大伯娘還常克扣她們母女的份例,衣裳吃用,不是慢一步,就是短缺瞭。”

“娘,二嬸若也那樣,單一個守孝的由頭,就能省下我多少衣裳穿戴。可二嬸非但不那樣,還變著法兒地給我整治皮裘首飾,人都說,沒見戴孝的小姑娘還能裝扮這麼精致素雅的,顯是傢裡極用心的。還有娘日常禮佛,燒香,捐香油,哪回二嬸叫咱們自己出銀子瞭?都叫走公中的賬目。”

連孩子都能感覺出明蘭夫婦對她們的好,更不要說,明蘭明裡暗裡的開導邵氏,讓邵氏帶來的丫鬟婆子生活的舒適。

這原本是多好的事情,兩妯娌之間客客氣氣的,明蘭還對嫻姐十分用心,就像自己的女兒一般。

可是這一切的變化在邵氏的真實嘴臉出現之後,明蘭除瞭必要的禮節,什麼開導什麼和顏悅色全都不見。

《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第一次明蘭生孩子的時候,府中著火,邵氏看到大火卻沒有出手相救,而是嫻姐呵斥下人去救火的。

其次太夫人來為難明蘭,明蘭令人找到邵氏,讓邵氏做個中間的傳話人,邵氏一臉的為難,她內心裡既想博得太夫人的好感,又想不得罪明蘭。

前幾次明蘭都不在意,念及她一個寡居之人,不予計較,真正令明蘭寒心的是,下面這件事。

顧廷燁外出領兵作戰,京城有造反者,邵氏聽說宮裡來人宣旨,明蘭沒去導致宮裡人大怒,揚言要抄傢,便差親信來明蘭處詢問,明蘭的丫鬟解釋瞭一通之後,邵氏的親信還是支吾道:“為免宮裡的貴人惱怒,還請二夫人忍些委屈,進宮一趟才是。”

那一刻明蘭的下人都鄙視邵氏,既怕得罪明蘭,又盼無禍沾及自身。

隨後當天夜裡明蘭傢遭遇伏擊,顧廷煒與叛軍一起來攻打,隻為瞭殺死明蘭和孩子。明蘭本來將孩子藏身比較安全,卻不曾想邵氏帶人打聽出孩子的所在,以至於孩子差點被殺,要不是蓉姐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明蘭就見不到孩子瞭。

《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事後,明蘭與邵氏對峙:

“我來給大嫂子號號脈吧。”

“大嫂錯處有二,一者,不肯信我;二者,又太易信旁人!歸根結底,大嫂子就是信不過我,親信說我拿你們放在明處,是做瞭團哥兒的幌子,你其實很信的吧!””

“京城大亂,會來侯府搗亂的無非兩種人,不是為財的,就是別有用心之輩。我特意叫人將嘉禧居主屋點得燈火通明,為的就是好引貪財的蟊賊過去,哼,滿府還有比我的住處更財帛豐厚的地兒嗎?蟊賊搶完我屋子後,怕是連走都走不動瞭!”

邵氏張大瞭嘴巴,結巴道:“我……我就說,怎麼你的院子亮堂成那樣!”

“若是沖人來的……哼,侯爺兩兄弟不睦,鬧過何止一回,半個京城都知道!無論宮裡來捉拿的,還是咱們那好繼婆母,都隻會沖我們母子,與你們有什麼相幹!好吧,若非要進去……你那院子可是挨著湖建的!四面裡倒有兩面半是臨水的,難不成賊人還能隨身帶筏子來夜襲?統共隻一處出口,易守難攻,我佈置瞭多少護衛呀,屠老大早說瞭,除非沖進三倍數的賊人,否則絕對進不去!”

一番話說的邵氏隻是認錯,邵氏在認錯的時候還在想:“弟妹素來是個寬厚的人,隻要是自己認錯瞭,不會讓自己當眾難看。”

《知否》原著邵氏辜負亡夫囑托:拎不清的選擇,造就悲慘命運

可惜呀,邵氏的聰明用錯地方瞭,你差點害瞭人傢的孩子,還要人傢寬厚你,那不是個笑話嗎?

孩子是娘的命,明蘭怎會在這樣的事情上做到寬厚,所以說邵氏是愚蠢的,是癡傻的。

其實這個結局可以說是邵氏自己一手造成的,當初明蘭夫婦是答應顧傢大朗照看他們母女,可是如何照看還要看邵氏的行為,畢竟顧傢大朗當初做瞭那麼多讓顧廷燁痛苦的事情,隻因去世前做瞭一件事,顧廷燁夫婦就要感恩戴德?

所以說邵氏拎不清,明蘭夫婦對她孤兒寡母這麼好,她卻以怨報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