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受困“胡煥庸線“魔咒”?如何突破?

全面突破“胡煥庸線”的條件已出現,這也意味著東北迎來瞭振興拐點。

東北正悄然發生某些積極的變化:

2019全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遼寧籍企業由2018年的6傢增加到2019年的11傢;

2019年前三季度,黑龍江、遼寧兩省的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2.3%和25.0%,遠高於工業增速,其中新能源汽車、機器人、衛星、新材料等產業表現都十分突出;

去年,德國寶馬、沙特阿美、恒大、京東、阿裡等企業都開始進入東北。

然而,這些變化還不足以對沖東北經濟的囧境。

在短短5年時間東北三省占全國經濟的比重,由2014年的8.96%下滑至2019年的5.07%;三省的GDP總量由50年前超過河南省的3倍,降至如今不如河南一個省。

按10836萬人口計算,人均GDP4.64萬元,與全國人均GDP7.09萬元相比,少瞭近2.5萬元;

兩個副省級市沈陽和大連,歷經七年的發展,竟然還不及七年前的經濟總量。

東北究竟何去何從?

01

胡煥庸線

事實上,理解東北要從“胡煥庸線”開始。

1935年,我國地理學者胡煥庸通過數萬個數據,運用手工制圖技術,發現瞭我國人口密度空間分佈的分界線,被國際學術界命名為“胡煥庸線”。

一頭是黑龍江黑河,一頭是雲南騰沖,這條45度傾斜的直線把中國版圖一分為二,線的東南邊是36%的國土和96%的人口,線的西北邊則是64%的國土和4%的人口,兩邊平均人口密度比高達42.6倍。

魔幻的是,它不僅是中國人口地理分界線,也是400毫米等降水線、二三級階梯分界線、古代遊牧與農耕文明的分界線、荒涼與繁華的經濟分割線……

更魔幻的是,自這條線誕生以來,中國經歷瞭無數變化,人口規模從當初的4億多變成如今的13億多,經濟結構由低級向高級演變,國傢的區域發展規劃和人口移民政策更是不斷調整,這條線卻始終“巋然不動”。

無論人口佈局、經濟繁榮,還是氣候變化等都沿著這條線劃分的比例發展。QQ即時在線人數地圖、春運期間的百度遷徙地圖、阿裡菜鳥的物流預警雷達這三張互聯網時代的產物,都隱現出這條80多年前畫下的線。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胡煥庸線”總能一巴掌把我們打回現實。

02

經濟龍頭緣何淪落至墊底?

同樣地,瀕臨“胡煥庸線”的地理區位,也讓東北自認為是“胡煥庸線”鎖定瞭東北經濟的繁榮程度。

以往,在計劃經濟制度和國策的偏重下,所有資源都向東北傾斜,推高瞭東北“共和國長子”的形象,使其成為瞭中國工業經濟的最大堡壘。

但反過來,“共和國長子”的地位愈發固化瞭東北的官本位思想,政府直接幹預資源配置的現象越來越明顯,這種思維在市場經濟時期也沒有轉變過來,以至於無法適應市場經濟。

再加上,在工業經濟時期,東北利用自身豐富的資源優勢,過度依賴資源產業,導致第二產業占比過大,這種結構性“缺陷”一直被掩蓋,直至市場經濟時期才原形畢露,且積重難返。

更何況,與同緯度的其他國傢和地區相比,東北氣候獨一份,以省會城市為例,哈爾濱、長春、沈陽的冬季平均溫度,分別是-18.0℃ —-7.0℃、-15.0℃— -5.0℃、-11.0℃ — 0.0℃。且全年低於0度的天數占一半以上。

這樣的極端氣候不可避免地影響著東北的經濟發展,轉型越來越困難。

由此, “胡煥庸線”似乎成瞭東北經濟衰敗的“魔咒”,在計劃經濟、官本位思想濃厚、思維固化、產業單一等多種境況下,曾經的經濟龍頭淪落至墊底。

03

突破“胡煥庸線”N大條件

早在2013年,圍繞“胡煥庸線”,李克強總理就提出瞭“該不該破?能不能破?如何破?”三個問題。

如今來看,突破“胡煥庸線”的條件已出現。

第一,“胡煥庸線”逐漸被互聯網信息經濟所肢解。

以往“胡煥庸線”劃分出的格局下,我國存在著東中西梯度,如今,互聯網全面打破地緣格局,再無梯度區別。

以移動支付為例,2011年,移動支付覆蓋最高地區(上海)和最低地區(青海)之間的差距達50.4倍,2018年,兩地區之間的差距已降至1.42倍,短短7年間,移動支付覆蓋率地區間差異極值縮小瞭近50倍,打破瞭傳統的“胡煥庸線”。

從產業發展來看,中國的互聯網經濟已從以消費者為導向轉變為以企業為導向,指向瞭產業互聯網,包括農業互聯網和工業互聯網,一方面,東北擁有過硬的第二產業底子,是工業互聯網的底色,東北工業基地是5G、AI、機器人、智能制造等新技術落地的首選地。另一方面,東北地廣人稀特征明顯,發展互聯網農業具有先天優勢。

第二,大交通將以往的天塹打破,是突破“胡煥庸線”、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有力支撐。

如今,中國的交通網絡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交通大國,高鐵、高速公路、城市軌道交通運營裡程和港口深水泊位數量,均居世界第一位。

從“主動脈”到“毛細血管”的全面暢通、無縫對接,交通基礎設施四通八達,中國變得越來越“小”,降低瞭出行成本,擴大瞭資源流向選擇范圍,打破瞭邊遠地區以往的地理區位劣勢,所有地區機會近乎均等。

第三,從政治角度看,東北再迎重新崛起期,以國傢戰略支撐“胡煥庸線”的突破。

這是因為,當前正處於全球大變局時代,當中國登上世界舞臺中央,東北將被置於東北亞大格局中。

不管是東北亞一體化、中日韓自貿區,還是朝鮮準備實行改革開放,抑或是從一帶一路到中蒙俄經濟走廊,都迫切需要東北再次振興強大。

換言之,東北因地緣、區域格局及國傢戰略迎來新一輪重新崛起的機會,正如2018年第20、21期福卡分析文章《東北的位置究竟在哪?》中所言,未來國策調整將讓東北從後隊變前隊。

可見,不論是科技、交通,還是政治等方方面面已然改變,全面突破“胡煥庸線”成為瞭可能。

突破“胡煥庸線”也意味著東北迎來瞭振興拐點。

這對於東北而言,需要換腦子,用新腦子、新思維去重新定義發展問題,不是在原有產業上左右手互換,而是用信息文明格式化傳統經濟,這也意味著,拐點時期需要在新金融杠桿、新組織方式、新招商模式上做好文章。

東北轉型,既是一場攻堅戰,也是一場持久戰。在抓好這三方面的同時,讓先進生產力更快地紮根、擴張,才有可能在拐點時期以最快的速度彎道超車,實現東北的再次振興。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