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然後是一道道的意識空白:
就連理智最陰暗的角落
也照得燈火通明,
那裡,此時正亮如白晝。

by 帕斯捷爾納克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算上早晨用洗面奶刷牙,應該不計其數瞭,偶然的錯誤,一錯再錯,還是個位數自己原諒自己的時候,大多一笑瞭之。我甚至記不睡夢匆匆結束的窘境,以及到底用什麼牌子洗面奶刷牙,毫無征兆的發生瞭。

我的悲觀,在刷牙之前,也在閱讀叔本華之前,實際上,哲學傢給予我們的,絕不僅僅隻是一些閃爍的火花,還包括他的道德、形而上學、探索以及巨大勇氣加持的智慧。

28歲的叔本華在完成《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之後,大抵以後會花費很長時間,也許一生,持續琢磨所謂糟糕透頂的人生,幾乎所有的解讀,都不過是對該書的另一種補充。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與世界為難,未免會走進悲觀主義的殿堂,然而並不影響曾經摯愛的叔本華,類似尼采在我胸腔裡澎湃的時間,悲觀可能屬於對生活的態度,我用這種方式閱讀,不一定用這種思索生活的選擇,隻能遠離俗世的拉拉雜雜。

當然叔本華繼承瞭一筆豐厚的傢族遺產,無論何時這對於用腦焦慮的哲學傢而言至關重要。但是,他們的閱讀者,我要沉溺煙火不能自拔,中午回來廚房的油膩,刷碗的油膩,工作養傢糊口的油膩,這樣就到瞭一天時間的尾聲,屬於我自己的所剩無多瞭。

疫期多夢,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畏懼是普通人的本能,所以哲學覺醒,這與閱讀不同,“在空間和時間上無窮的遼闊悠久時,當我們深思過去和未來的若幹千年時……所有這些世界隻存在於我們的表象中。”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這也是閱讀的高峰,叔本華不可攀登,能窺見他表象與虛無的糾結某處,隻是我自己舊世界與新世界的關隘,可以釋然的重新來過王靜安,詩人的宇宙人生,內外的生氣和高致,哲學傢的生活,總是難上加難。

不過美的距離感倒是不錯,人情世故逃不脫哲學預演的泥沼,遠瞭香近瞭臭,人生的諸多風景,宜在遠方眺望,“事實上你看不到‘眼睛’”,世界不可能不是虛無,風景仍要觀看,即便本質上的毫無意義。

苦惱的事情,閱讀文字與閱讀思想的區別,我們不僅糾結於此,而且還繼續難逃世事無常,陷入無妄的悲觀,往往就此偏離瞭叔本華悲觀之中,徐徐升起的樂觀之花。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或許從小說中反反復復代入都得不到的趣味,墜入瞭叔本華的預料之中,我敢打賭,許多人恥笑別人無聊的時刻,他們往往並不比眼前的誰誰誰,更有趣。人生奴役自己的結果,權當一場心滿意足的表演。

勘測不盡的羈旅,洞穿屬於寫作者本人,按照叔本華不斷的詮釋補充,清醒的直面人生,以及生活本來就是痛苦的,反而幸福是這些縫隙中的暫歇,剩下的無聊會充滿整個時間空間。

悉數火山巖還是氨基酸、皂基等等,用洗面奶刷牙完全是鬼使神差,食之無味,類似今天,費力費神的心不在焉,這是什麼牙膏,它為什麼沒有諸多泡泡,無聊地在口腔裡來回遊蕩。

用洗面奶刷牙的日子

作品:Michael Orwick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