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對“慎獨”的通俗理解是:謹慎獨處,在沒有別人在場和監督的時候,也能夠嚴格要求自己。

不做違背道德的事,不做違紀違法的事,不做違背良心的事,這就叫做慎獨。

在別人不能看見的時候,能慎重行事;在別人不能聽到的時候,能保持清醒。不要認為隱藏的和危險的過失,就可以去做,而放松對自己的要求。

因此,當獨自一人時,同樣要嚴格要求自己,防微杜漸,自重自愛,把握住自己。

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慎獨”,出自《禮記·中庸》:“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意思是最隱蔽的東西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品質,最微小的東西最能看出一個人的靈魂,有道德的人在獨處時,也不會做任何不道德的事。

對“慎獨”的通俗理解便是謹慎獨處——在沒有別人在場和監督的時候,也能夠嚴格要求自己,不做違背良心、表裡不一、沒有素質的事。

一句話,任何時候都絕不放松對自己的要求。

品悟起來,慎獨,乃是一種君子的人格,一種高度自律的素質,一種良心的光明坦蕩,一種高貴的修養,一種人生的境界。

而這,就是高貴。

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慎獨,是一種君子的人格

《中庸》說,君子慎獨。

《論語》中也有這樣一段對話:“子貢問君子。子曰: 先行其言而後從之 。 ”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君子?先做到瞭再去說,這就是一個君子。

這句話一語道破君子素養的要訣所在——-知行合一。一個可以稱為君子的人,在任何時候都能夠嚴格要求自己,做到言行如一、心口如一、始終如一,人前人後一個樣。

而這些,正是慎獨的根本要義。

所以慎獨,是一種君子的人格。而且是基本人格、第一人格。

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慎獨,是一種良心的坦蕩

無論春秋時柳下惠的坐懷不亂,三國時劉備的“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元代時許衡的 “梨雖無主,我心有主”,都體現出一種對心中自律的堅守,一種良心的坦蕩。

《後漢書》載,東漢安帝時,荊州刺使楊震赴任途中,途徑昌邑,昌邑縣令王密曾受楊震提攜之恩,為表感謝,王密“至夜懷金十斤以遺震”。

楊震卻拒絕接受,王密勸道:“暮夜無知者。”楊震說:“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王密聽後“羞愧而出”。

世間口若懸河、信誓旦旦之人太多,但像楊震這樣做人坦蕩,即使沒人監督心卻一如既往遵從自己良心的人,卻寥寥無幾。

所以,慎獨就是老老實實面對良知,清清白白面對自己,坦坦蕩蕩面對這個世界,用一顆幹幹凈凈的心,換來高貴的人格。

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慎獨,是一種高度自律的素質

說到底,慎獨就是一種高度的自律。自律是人通過對自己情緒和思維的控制,來達到主動行動的能力。

“慎獨”的前提是堅定的內心信念和良知,是以自己的道德意識為約束力。自律的最高層次,便是慎獨。

如何做到呢?需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慎言。“慎言以養其德,節食以養其體”,人在生活中最多的就是說話,所以慎言是修養自己的第一步。

“修己以清心為要,涉世以慎言為先”,慎言還是處世最重要的一方面,所謂“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禍從口出,病從口入”,慎言與否,關乎成敗。

慎行。慎行是一種修養和品格,反映著內心原則操守的清晰、堅定與否。“行謹則能堅其志,言謹則能崇其德”,懂得“慎行”的人,必定志存高遠,腳步踏實。世事復雜險惡,也需要靠慎行去保證一個安穩周全。

慎微。“慎微”不是小器,而是不忽視細節,是對事物一絲不茍的態度。《老子》言:“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很多時候,細節決定成敗,圖大者當謹於微。

慎欲。心欲傷神,肉欲傷身。“欲雖不可盡,可以近盡也;欲雖不可去,求可節也。”

我們每個人都做不到完全消除欲望,但起碼可以節制,不受欲望擺佈,成為欲望的奴隸。老子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慎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人生中最大的悲哀莫過於交友不慎。看人不要隻看表面,要在多觀察、多瞭解的基礎上,再決定交與不交。

慎初。對於人生,忘瞭初心,就等於入瞭歧路,走得越遠便越空虛,因為那必定都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對於做人,任何事情隻要做瞭第一次,便必定有第二次第三次……如果是邁出惡的一步,就是走向惡的深淵。所以一定要慎初,當其時,是非善惡,就在一念之間。

慎終。老子言:“慎終如始,則無敗事。”如果能始終如一,持之以恒,到最後還像開始時那樣嚴格要求自己,那麼事情的成功率就會大大提高。太多的失敗,都是敗在瞭最後一段路。

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慎獨,是一種高貴的修養

慎獨,需要的是內心的定力。定力,卻是需要修煉的。

被稱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為師為將為相一完人 ”的晚清名臣曾國藩,就非常註重“慎獨”的修煉。

他臨終時隻給子孫留下四條遺訓,第一條就是“慎獨則心安”——如果能做到慎獨,則內心坦蕩,心中無愧疚之事,人也就可以泰然處之。這是自強之道,也是修身之本。

曾國藩還曾在傢書中說:“慎獨則心安。自修之道,莫難於養心,心既知有善知有惡,而不能實用其力,以為善去惡,則謂之自欺。方寸之自欺與否,蓋他人所不及知,而己獨知之……”

曾國藩32歲那年,給自己訂瞭個日課冊,規定瞭自己每天必做的十二件事:主敬、靜坐、早起、讀書不二、讀史、日知所亡、月無忘所能、謹言、養氣、保身、作字、夜不出門。一以貫之,堅持下來。他正是憑借這種嚴格的修身成就功名,並樹立瞭做人的標桿。

這為我們指出的,就是修煉慎獨工夫的最切實可行之法——為自己規定必須遵守的規矩,為自己制定必須要做的事情,然後堅定遵守、堅持做下去,以磨礪自己的心性,沉淀自己的修養,不因無人監督而放縱和荒廢。

慎獨,就體現在日常生活的細節小事中,除瞭一份高度的警覺之心,就是要切實紮實地去做。定力,就來自這樣一點一滴的積累中。

最大的高貴,是內心的定力。一個高貴的人,是能做得瞭自己主的人。

慎獨,是自律的最高層次

慎獨,是一種人生的境界

南宋陸九淵也說:“慎獨即不自欺。”慎獨之時,人主要面對的是自己,是與自己的內心赤膊相見。

能做到慎獨的人,是戰勝瞭自己的人。

老子言:“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能自勝,才稱得上強大;內心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這樣的人,才能獲得真正的安定和富足,面對世間的欲望滾滾,命運的榮辱沉浮,人生的成敗得失,守得住自己,約得住行為,不崩潰,不放縱。

這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境界。與自己相處是能力,與自己相處好才是境界。所謂慎獨,正是與自己好好相處,並找到那個更好的自己。

以上種種,無一不是自律慎獨、道德完善的體現。古代先賢在道德修養方面十分講究“慎獨”,因為一個人隻有獨自一人時才會表現出自己的真實道德修養來。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