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情散文:我的雪國

文:張玉清

圖:來源網絡

記憶中,故鄉的冬天就是一個雪的世界,同時,那也是我的雪國啊!

如今細數起來,遠在黑土地上的故鄉,每年的冬天都會來得特別的早,節氣一到瞭霜降,天立馬就會變個樣兒給你看看。俗語說:寒露不算冷,霜降變瞭天。確實如此,霜降節一過,艷陽南去,天就冷瞭。接下來就是千裡冰封,萬裡雪飄,長達數月之久,寒冷而漫長的冬天。開始瞭統治大地的輪值。

鄉情散文:我的雪國

故鄉因寒而明,雪也是因寒而生,所以故鄉的冬天自然而然的就與雪結緣瞭。天漸寒瞭,雪這個大自然孕育出來的精靈,也會及時地光臨人間。一場冷空氣南下,白雪公主就悄然地登上瞭舞臺。隨著寒風的樂起,她緩緩地起舞,素衣婀娜,袖帶輕揮漫舞間,細碎而稀疏的雪花灑向大地;天寒瞭,舞者漸入佳境,舞姿翩翩,雪花結片,隨著她的舉手投足而轉動;天大寒瞭,她已沉醉其中,如癡似狂,雪花成團,漫天飛舞,鵝毛棉絮一般地飄落,把那些廣闊的田野,寂靜的村莊,肅穆的楊林,都包裹在紛紛揚揚地大雪中。

我喜歡冬天,更喜歡雪。

冬天,穿戴上娘做的又厚又重老棉花套子的棉衣棉褲,棉狗皮帽子,整個人胖得象個老倭瓜,但卻不能影響我去瘋的行動。找一處凍牢的冰面滑冰玩,先在雪地上助跑一下,到冰面上再前後叉開兩腳停下,讓身體借力向前自由滑行。一次,兩次,數次重復的玩下去,時不時的都會有失誤,弄個大馬趴,或四腳朝天的“雄姿”,好在有娘的厚棉衣護衛,倒也摔得不疼不癢。

下大雪的天裡,不躲在屋子裡和姐弟們守著火盆取暖,卻非要一個人跑到院子中,站在沒鞋的雪地上,仰首向天,極目看那雪花從灰暗的天空中落下來的樣子,看著它們有無數的密密麻麻的小黑點,逐漸飄落到眼前,變成鵝毛般大小,曼舞著潔白而柔美的身姿,再發出噗.噗的輕響,落在遠處高高的柴垛上,近處低矮的屋頂上,還有我身邊的雪地上,也落在我稚嫩的臉頰上,身體厚厚的棉衣上。

鄉情散文:我的雪國

置身雪中,輕嗅著雪花清涼的味道,感受著雪落肌膚,慢慢融化的過程中,產生的那種一點一點涼透靈魂的快感,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大自然對我深深地撫摸呀!同時也是一次讓雪蕩滌心靈的過程。

幾場瑞雪飄落,幾番寒風凜冽,雪改變瞭它初來乍到時,那樣蓬松和柔軟的狀態,開始一點點地變得緊湊.堅實起來。這正是我心中期待的雪啊!學假的日子,就是我玩雪的日子。約上三.五個玩伴,扛著鐵鍬,跑到野外,那裡有老天送給我的玩具——厚厚的積雪呀!尋找合適的位置,揮舞起鍬來,每個人都會由著心性,或大或小,或方或圓地挖掘著屬於自己的雪洞。如果是結瞭盟的,會洞洞靠近,還會洞內相通。對立的一方,則會在相隔十米,八米遠近的地方,幹同樣的勾當。雪仗打起來瞭,雪塊橫飛,卻不是用手投出去的,而是用削尖瞭的木棍,插上雪塊,再拋出去的,那樣不僅不會寒濕瞭手掌,而且還可把雪塊拋得更遠。一場戰鬥下來,累得棉衣和皮膚間有瞭汗水,口口哈氣也讓睫毛和眉毛,以及頭上的狗皮帽子結瞭白霜。雪沫子更是撒瞭滿身,鉆進脖子裡,冰涼冰涼的,但每個人都咯咯地歡笑著,高興得臉上如春花般爛漫。

玩膩瞭打雪仗,就跑去更遠一點的田野中,樹林間,尋覓著野兔或者不知道什麼動物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跡,一路追蹤下去,心裡很想找到它們藏身的巢穴,最好能夠捕捉到它們,那樣該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啊!不知道是在那一天,那一地,還真的在追蹤時,驚起瞭一隻在雪窩中臥藏的兔子。在野兔跳起飛也似地逃逸的那一瞬間,我們都驚住瞭,不聲不動,好一陣子才先後發出歡呼聲,甩開兩腳,尾隨著追下去,可隻一會兒,那小小野兔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的雪原之中,和白雪融為一色,找也找不到瞭。

鄉情散文:我的雪國

整個冬天裡,我都會以雪為伴,也以玩雪為樂。在一天接一天無憂無慮的歡樂中,盼望著新年的到來。

如今,冬天已經來到瞭。又想起瞭故鄉,想起瞭童年。記得在哪篇文章上讀到過這樣的句子:故鄉在雪的懷抱裡,我在故鄉的懷抱裡!很對我此時的心境。

故鄉,永遠是我的故鄉!故鄉的冬天也永遠是我的雪國!

歡迎原創作品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號接受鄉情、鄉愁、鄉憶類稿件。隨稿請附作者名,以及個人原創的聲明,帶圖片最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